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杨恒均之[百日谈]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2018年7月26日5点3分,沙叶新老师与世长辞。沙老是我敬重的作家,是我的好友,也是我永远的师长……
   
    十一年前的2007年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问是谁,那边传过来的是那个极有特色的声音,他问,是杨恒均吗?我说是,那边说,我是沙叶新……沙老打电话来,我有些诧异,因为我们上次只是在一个笔会聚会上见过一面。我问沙老有什么吩咐,他说,我要去广州,坐火车去,听说广州火车站很乱,我有点担心,他们告诉我杨恒均在广州,有他在你不用害怕。是这样,你可以接我吗?
   


    我有点受宠若惊,像沙老这样的人想找个广州接车的,应该不难吧。那是我和沙老师私人友谊的开始,我不但接他,那几天还开车带他去讲座去会朋友,一路上我们不停地聊,我知道了沙老好多事儿,也知道了沙老怎么找到我的。笔会在广州当然不止我一人,但有车有时间可以到处走的只有我一个,而且,沙老听说广州火车站乱的重要来源竟然是我以广州火车站为背景的《致命系列三部曲》,上次聚会我送了他一套,沙老说,小说写得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搬上剧院……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后来在各种场合我和沙老师相见多达十几次,有意思的是,沙老会因为看到我的某篇文章,或者某个报道我的新闻而突然打电话给我,当然,大多是安慰我。无论是面对面聊天,还是在电话里,我都喜欢听沙老用他那特别的嗓音侃侃而谈。而这一点这些年几乎只发生在他的身上,因为我后来越来越没有耐心和人聊天,更不喜欢见了我就滔滔不绝的人,而沙叶新老师恐怕是极少数的例外。他中气十足,幽默风趣,看人看社会总是往好的地方看。可能是因为他的体制背景,让我对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有理解。
   
    沙老很早就从体制退下来,开始了“不为权力”的写作,他倡导“讲真话”,笔耕不止。他是真正做到了我手写我心的著作家——国内不让上演他的戏,他就去台湾、香港写,去那里排演。他的作品和演讲确实做到了他倡导的“讲真话”,但大概是讲真话太多太猛,据说他得罪了海里的人,后来的日子很艰难。但这些你是不会从他口中听到,从他脸上感觉到的,他永远是乐呵呵、精力充沛……
   
    两年前我准备在上海搞一次羊群年会,我给在上海的沙老师打电话,问他身体是否允许他和羊友们见见面讲两句。沙老说,可以吗?如果你允许我去,我带病也要去,不过,你知道,我很敏感啊。我说,您老都不写时评了,安心剧本创作,没事的,再说我们不公开,你来给青年讲两句,大家都很期待。电话那头的沙老爽快地答应了,他说:那也好,我会尽量不讲敏感话题,不会影响你们,这样吧,我讲一下我正在创作的戏剧……
   
   沙老短短几句话,恐怕只有我能够深深理解,理解后心中一阵难过。一个倡导并认真践行“讲真话”的老人,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我们。他担心影响我们,而主动回避一些他深有体会的话题,这对他难道不是一种折磨?……这样的心情,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就这一点,就足足够我喜欢、追随沙老师了。
   
    但那次聚会并没有举行,被强迫取消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发现沙老师也参加,结果如临大敌,后来甚至波及到对某个地区羊群的全面调查。
   
   但我并没有把这事告诉沙老师,当时他癌症手术后的身体一度反复,我真地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老人家:他一辈子都关心的国家竟然认为他很敏感。我给他打电话,我说,沙老,活动取消了。沙老说,好,我理解。你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可以住我家……
   
   我没有去上海,也没有去看望沙老,而且,我担心这件事反过来影响他的创作。所以,在接下来我路过他的门口,都没有去打搅他。偶尔从他亲戚朋友那里听到他的病情,我也担心,但我总暗自庆幸,我们一定还有时间见面的,记得沙老十几年前告诉我,他一直洗冷水澡,他的身体可以让他战胜癌症,挺过最艰难的岁月……
   
   沙老是最我敬重的艺术家,他不为权力写作,他来自于体制却坚忍不拔地追求真话真理,他乐观积极,幽默风趣,虽然我们不常在一起,但每一次见面,都足足够我回忆多年,足足鼓励我踏着他们这些前辈开创的道路走下去……
   
   沙叶新老师,一路走好!我想念您!
   
   杨恒均 2018/7/27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