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谢选骏: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以前我写过一篇《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现在我再来说说《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俄媒:“中国是超级大国吗?”》(2018年10月17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大国一跃而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有人啧啧称奇的同时,也有人发出质疑。俄罗斯一个网站的评论文章就对中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以及中俄友好关系提出不同看法。
   
   俄罗斯“顶级战争”军事观察网站10月16日发表评论文章,题目为《中国是超级大国吗?有什么证据?》。文章就近期国际关系、尤其是美俄中之间的关系作出了评论。文章在开篇就质疑说,在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升级和政治关系急剧恶化的背景下,俄罗斯表现出了积极支持中国的态度,并在即将到来的对抗升级中积极向北京靠拢,同时对北京表现出了很敬佩的态度。坦率地说,我们不知道俄罗斯这样做有什么理由,我们看不明白,克林姆林宫这样做的依据到底是什么。文章说,有评论认为俄罗斯和中国是盟友。的确,在各自与西方的关系出现恶化的背景下,俄中关系看起来非常非常好,这是事实。但问题恰恰在于,俄中相互接近是在与西方对抗的背景下,俄中伙伴关系是被外部压力“推”到一起的,而不是双方真的友好。
   
   美国与西方各国之间的关系是友好关系,但俄中之间不是,只是被外力推着站到了一起而已。
   
   俄罗斯媒体评论说,还有人说中国正在成为超级大国。但真实的情况是,当年美国和西方国家向这个共产党国家投入了巨额资金和一些低层技术之后,将中国建成了一个世界工厂,仅此而已。世界工厂使得中国制造的产品出口到了全世界,贸易顺差使得北京有了使军事、科技进步的资金。
   
   但在美国要求公平贸易后所爆发的贸易战将北京打回了原形。认识到自己真实实力的中南海不得不紧急下令停止“大国崛起”、“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宣传。世界工厂不代表世界超级大国。
   
   俄罗斯政治学家阿利埃里•布雷什金对此评论说,外界对于中国将成为超级大国的预测基本上都是从中国近一些年来的发展速度作出的。但问题是,按照过去的发展轨迹作出对未来的预测并不准确。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日本。日本在当年的经济发展速度不次于今天的中国,人们也曾作出它会超越美国的预测。
   
   日本人曾在1989年陆续买下美国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和帝国大厦,将美国人的标志性资产纳入囊中,被认为是其经济实力将击败美国的具体体现。但后来形势的发展却急转直下,日本陷入了连续二十多年的经济危机,至今仍未完全恢复。
   
   布雷什金表示:“我不确信中国的未来发展会完全依照当年的日本足迹,但仅凭过去一段时间的发展就预测未来的做法实在是非常不可靠的。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不仅仅是因为其经济地位,还有军事力量、国际地位、国际盟友等等多方面的因素构成。”
   
   俄罗斯顶级战争网在评论中还说,北京想要成为超级大国十分困难,除了它的军费支出仍远落后于美国之外,其在国际上也少有真正盟友。此外,它同几乎所有周边国家的关系都很紧张,为自己设置了包围圈。内部的西藏、新疆问题仍然敏感,经济发展也遇到瓶颈。
   
   与此同时,共产主义信仰的崩溃也使得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合法性不断受到质疑,政治改革停滞不前。中共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自己唱衰中国的未来。
   
   谢选骏指出:以前,苏联(俄罗斯)人自吹为超级大国,虽然事实证明它不堪一击,但毕竟还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但是,现代中国有什么?以前中国是超级大国苏联的租界,后来中国成为超级大国美国的半租界,现在中国想自己成为超级大国——但是,中国没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有的只是杂抄苏美的“中国特色的二毛”(毛泽东与邓小猫)及其“摸着石头过河的实践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样的大杂烩可能支撑一个超级大国吗?当然不能。这样的大杂烩只能覆盖一个超级大国的租界。
   
   附录
   《超级大国》
   
   超级大国指极端强大的国家,特指当世界在政治上划分为支配国和被支配国的时代的一个或极少几个支配国家。此词于1923年在西方首次出现,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国际上广泛使用。超级大国的特点是其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并以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有能力直接或者间接对别国进行政治或者经济进行干预甚至动用武力而达到其利益最大化,谋求世界霸权。
   大英帝国在经历一战和二战后国力被严重受损加上全球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逐渐走向解体,地位又被崛起的美国和苏联取代,美苏进行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美苏对抗形式主要体现在军备竞赛,政治输出,代理人战争直到苏联解体。冷战中美国推行石油美元后来衍生出全球金融霸权,现如今的美国被特指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现今也出现了潜在超级大国(分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巴西联邦共和国、欧洲联盟,印度共和国),这些国家在经济,军事,文化,综合能力相对于大部分国家比较突出,具有成为超级大国的潜力。
   冷战结束后形成了美国金融霸权和军事霸权的双霸权体系,中国要想在潜在超级大国中脱颖而出,必须要应对金融和军事两方面的挑战,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文名
   超级大国
   外文名
   Superpower
   词语起源
   1930年
   衡量指标
   国际影响力、综合国力
   代 表
   美国(现今)、苏联(解体前)
   潜在超级大国
   中国、俄罗斯、巴西、欧盟、印度
   最早超级大国
   古代中国、西班牙帝国、大英帝国
   目录
   1 词语来源
   2 大英帝国
   3 苏联和美国
   4 制定标准
   ▪ 普遍接受
   ▪ 文化因素
   ▪ 地理因素
   ▪ 经济金融
   ▪ 人口因素
   ▪ 军事因素
   ▪ 意识形态
   ▪ 科技因素
   5 当前世界格局
   6 超级大国美国
   ▪ 政治因素
   ▪ 经济因素
   ▪ 军事因素
   7 地理因素
   ▪ 人口因素
   ▪ 太空科技
   ▪ 文化因素
   8 潜在超级大国
   ▪ 中国
   ▪ 俄罗斯
   ▪ 巴西
   ▪ 印度
   
   词语来源
   编辑
   根据《牛津英语词典》,“超级大国(superpower)”这个术语最早于1930年见诸文字。英语中的这个术语来源于较早的“powers”(即“列强”)和“great power”(即“大国”)。在欧洲的政治外交领域,从1815年开始各国普遍认同达到“大国”或“列强”地位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中有较特殊的权利和义务,例如在多边战争和谈判中大国担当主持和调停的责任。二十世纪初年,国际政治学者开始意识到大国中有极少数的国家,由於其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特别大,而具备了大幅超出其他大国的左右世界事务的能力。第二次世界大战很清楚的展现了这个形势:同盟国和轴心囯两大阵营各有极少数的大国担当核心领导的角色。因此,在同盟国胜利在望的1944年,美国外交政策教授威廉·T·R·福克斯(英语:William T.R. Fox)发表了《超级大国:美国、英国、苏联——她们对和平的责任》(英语:The Superpowers: The United States, Britain and the Soviet Union—Their Responsibility for Peace)一书,描绘了超级大国的全球投射力。[2]後来,此书被认为确立了现代地缘政治上的“超级大国:概念。
   如同福克斯所预见的一样,二战结束後的世界格局变成了一个三级化的形势:虽然由战胜国主导建立的联合国强调正式废除列强制度、各国平等,但又在安理会设立了等同於大国或列强地位的常任理事国。而同时,1945年的世界形势很明显形成三个远比其他国家强大的三个超级大国:
   大英帝国:世界历史上统治势力最广、辖区人口最多的帝国演变而来,并能在全球投射其军事力量,还通过英联邦对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他大国具有相当影响力,和美国分享全球的制海权。
   美国:世界版图第四大国、世界经济第一大国,并能在全球相当大部分地区投射其军事力量,在全球对其盟友都具有相当影响力,和大英帝国分享全球的制海权。
   苏联:世界版图第一大国,军事投射力横跨欧亚大陆,在东欧和东亚具有相当影响力。
   但是这个三个超级大国的形势并未保持很久:大英帝国在战前就已开始转型,加拿大等重要领土在20、30年代就已取得独立地位,并开始偏向美国。二战初期英帝国部队在亚洲战场的失利,以及二战对英国经济的重创使得英国在全球,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例如一直不愿接受主权独立的澳大利亚已在1942年接受独立自治领地位。对英国影响力的打击加速了从战前就开始的大英帝国的肢解过程。不久後,随着印度和其他殖民地的独立,再加上英国本土经济政策失败,英国从50年代开始逐渐失去了超级大国地位。特别是第二次中东战争以後,英国意识到它已经不能在政治、军事、经济上与苏联和美国竞争而维持一个均等的地位,除非英国要以牺牲自己重建的努力为代价。在苏伊士运河事件中,即使英国拉上法国、以色列来一起配合行动,也是枉然。此后英国决定将其全球军事部署退防至苏伊士运河以西,放弃在全球其他地区单方面出兵干涉的能力。这一政策变化至少在军事上为英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划上了句号。
   与此同时,由於二战中,绝大部分的战斗都没有在美国本土上进行,因此,十分幸运地,美国的工业没有遭受到像深深烙在欧洲和亚洲国家身上的那样毁灭性的打击,它也没有巨大的人员伤亡。而且在战争期间,美国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工业和技术体系,这为它的军事力量迅速登上全球舞台上最显眼的位置奠定了基础。
   战后,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与美国或苏联之中的一者结盟。尽管国际上存在着建立起一套多国的联合司法体制(如联合国)的尝试,但是事态越来越明晰:美国和苏联就是在初露头角的冷战中占全球统治地位的两个政治和经济力量。不过人们对战后的世界应该是如何却有很大的分歧。这在北大西洋公约和华沙条约的签订所形成的两大军事联盟上有所体现。这种种现象都表明美苏将在即将出现的两极世界,而不是战前的多极世界裏面扮演重要的角色。不知道是否对这种世界格局的反应,一些国家,如英国、法国和中国,都纷纷做起包括研制核武器在内的各种努力,来保证自己独立的「强权」地位,以及能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一个「世界性的角色」。
   多数人认为,冷战时期,全世界都在围着美苏两个国家,或者说,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两大集团而转动。这甚至成为一条「公理」。不过在冷战过后的日子裏,这个「公理」被一些学者提出挑战。他们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两极世界的存在只能建立于忽略掉所有在这一时间爆发的各种各样的不受任一所谓的超级大国影响的运动和冲突。加之,超级大国之间的冲突,很多情况下都是间接发生的。这些冲突,往往都是远比单纯的冷战对手之间的问题来的棘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