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谢选骏文集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谢选骏: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俄罗斯人被中国茶叶彻底征服”与“中国茶在俄罗斯市场上却十分少见”这样的语无伦次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国不能产生精品”。所以,中国的东西要外国加工才能成为拿得出手的精品。难怪日本据此以中国华族自居,反把中国故土贬作了蛮夷。那么,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呢?主要是由于专制政治不断摧残社会的有机活力,不断歼灭各种各样的老字号,使得中国的独门绝技逐渐失传——天子失官,学在四夷。中国变成了一个丧失灵魂的机器人国度。
   

   《俄罗斯人被中国茶叶彻底征服》(2018-09-23 新民网)报道:
   
   提到俄罗斯人的嗜好,首先想起的就是他们酷爱喝伏特加酒。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与喝酒相比,俄罗斯人更爱喝茶,对于他们来说,可一日无酒,但不可一日无茶。
   
   如今,喝茶已成为俄罗斯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俄罗斯人每年的茶叶消费量是美国人的6倍、中国人的2倍。尽管俄罗斯人饮茶的历史不算太长,但茶在俄罗斯民族文化中却占有重要的位置。
   
   饮茶王国俄罗斯被中国茶叶彻底征服
   
   “所有俄罗斯人都喝伏特加,如果我应邀去别人家做客,我肯定会尝尝。”按照外国人对俄罗斯人的刻板印象,他们很可能会这样认为。然而,这有些夸张。不是每个俄罗斯人都喝酒,更别提伏特加了——这种酒酒劲大,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所以,第一次做客时,主人请你喝伏特加的可能性相当低。
   
   不过,主人肯定会请你喝茶。你甚至不需要去俄罗斯就能够了解到,俄罗斯人无论何时或身处哪个国家,都会在餐馆或咖啡厅点茶。有人说,“茶对俄罗斯人来说是神圣的。”事实上的确如此,俄罗斯人喜欢喝茶,而且经常喝茶。根据2014年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4%的受访者有喝茶的习惯。
   
   俄罗斯人认为,喝茶是人生的一大享受,独自饮茶则可以给自己一个沉思默想的机会,进行自我反省与交流,更是交流信息、联络感情的重要手段,饮茶之际达到一种最好的沟通效果。为此,俄罗斯许多机构还“郑重其事”地订出饮茶时间,好让大家喝茶。
   
   在俄罗斯,茶香无处不在。无论是居家还是出门在外,不管是在餐馆还是在咖啡馆,抑或是在街边的小摊位,你都能闻到茶的清香。据说莫斯科的茶馆常常门庭若市,到了喝茶的时间,人们为了一杯茶可以放下手头上的任何事情。
   
   知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我需要喝很多茶,因为没有它我就无法工作。茶会唤醒萦绕在我灵魂深处的灵感。”
   
   与拿破仑或希特勒不同,茶叶不但成功进入了俄罗斯,并且彻底征服了这个国家。
   
   跟其他大多数国家一样,茶叶最初是从中国进口的,但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呢?历史学家仍然为此争论不休。
   
   19世纪的学者德米特里·普罗左洛夫斯基写道,俄罗斯于1654年派往中国的使节曾提到,(喝茶)“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并补充说,“茶是现代人的主要必需品之一。”这当然是一种非常俄罗斯式的观点。
   
   也有史料记载,最早进入俄罗斯的茶叶是蒙古可汗作为礼品送给俄国沙皇的中国茶叶。俄国沙皇一饮上瘾,从此茶便堂尔皇之地进入了俄罗斯宫廷,随后又扩大到俄罗斯贵族家庭。茶叶在俄语的发音为“恰依”,与茶叶的汉语发音及其相似。
   
   在俄罗斯,茶叶后来变得很便宜,每个人都可以负担得起。不过,贵族和富商所喝的茶确实在质量方面有所不同。
   
   历史学家阿列克谢·沃雷涅茨在《俄罗斯星球》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到19世纪中叶,所有社会阶层,从贵族到最穷的农民都在喝茶。”就连在1825年至1855年期间执政的最严厉的沙皇尼古拉一世也下令为被囚禁的革命者提供茶叶,因为不这样做将是不人道的。
   
   总之,饮茶成为俄罗斯的传统,将各个阶层的人联系在一起。2016年,欧睿国际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78%的俄罗斯人在对“茶或咖啡”二选一时选择了茶。
   
   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饮茶习俗。从饮茶形式上来看,中国人饮茶一向是香茗一杯,细品慢饮;俄罗斯人喝茶,不是为了解渴,也不是为了待客或消遣,他们喝茶时一定要伴以大盘小碟的蛋糕、烤饼、馅饼、甜面包、饼干、糖块、果酱、蜂蜜等“茶点”,将饮茶作为佐餐的重要部分。
   
   从功能上看,中国人饮茶多为解渴、提神亦或消遣、待客;俄罗斯人喝茶则常常为三餐外的垫补或往往就替代了三餐中之一餐。
   
   从饮茶的品种来看,中国人喜喝绿茶,俄罗斯人则酷爱红茶。有趣的是,红茶在俄语是“черный чай”,直译为黑茶。之所以称之为“黑茶”,似乎有合乎逻辑的道理:一来红茶在没泡入水中时呈黑色,二来俄罗斯人喜喝酽茶,浓浓的酽红茶也呈黑色。
   
   从饮茶的味道看,俄罗斯人更喜欢喝甜茶,喝红茶时习惯于加糖、柠檬片,有时也加牛奶。斯大林也喜欢饮茶,亚历山大·瓦西列夫斯基元帅回忆说:“通常在会议期间,他的助手给送上一杯柠檬茶……斯大林将柠檬汁挤到茶杯里,再加入一些干邑,然后一口口啜饮……”斯大林不是唯一一个喝茶时爱加柠檬的人,而这种习惯正是俄罗斯人所特有。
   
   俄罗斯甜品专家斯维特兰娜·乌斯秋戈娃认为:“这一传统出现在旅行者更换马匹的驿站(18和19世纪),当时路况很差,乘客经常晕车。有酸味的食物对缓解晕车有所帮助,所以他们会在喝茶时加入柠檬(感觉会好些)。”此外,在俄罗斯这样的寒冷国家,食用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很重要。因而,在俄罗斯的茶文化中糖和茶密不可分,人们用-Спасибо за чай-сахар(直译谢谢糖茶)来表示对主人热情款待的谢意。
   
   从饮茶的具体方式看,俄罗斯人喝甜茶有三种方式:一是把糖放入茶水里,用勺搅拌后喝;二是将糖咬下一小块含在嘴里喝茶;三是看糖喝茶,既不把糖搁到茶水里,也不含在嘴里,而是看着或想着糖喝茶,第一种方式最为普遍,第二种方式多为老年人和农民接受,第三种方式其实常常是指在没有糖的情形下,喝茶人意念当中想着糖,一边品着茶,结果是似乎也品出了茶里的甜味,很有些“望梅止渴”的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人还喜欢喝一种不是加糖而是加蜜的甜茶——чай с медом。在俄罗斯乡村,人们喜欢把茶水倒进小茶碟,而不是倒入茶碗或茶杯,手掌平放,托着茶碟,用茶勺送进嘴里一口蜜后含着,接着将嘴贴着茶碟边,带着响声一口一口地吮茶。喝茶人的脸被茶的热气烘得红扑扑,透着无比的幸福与满足。这种喝茶的方式在俄语中叫“用茶碟喝茶”。有时代替蜜的是自制果酱,喝法与伴蜜茶一样。在18、19世纪的俄国乡村是人们较推崇的一种饮茶方式。
   
   俄罗斯人重视饮茶,也就常常赋予饮茶以更多的文化内涵,从而使俄语里的“茶”(чай)一词有了更多的意义。俄罗斯人中常以(пригласить (звать) на чай(на чашку чая))(请来喝杯茶)向友人发出作客的邀请,同时也是向对方表示友好诚意的一种最佳方式。另外,旧时俄国人有喝茶给小费的习惯,俄语里称之为“давать на чай”,后来俄语这一表达方式转义表示指在任何场合的“付小费”。
   
   无茶炊不饮茶 沙玛瓦尔家家有
   
   茶炊是俄罗斯茶文化的代表。俄罗斯有无茶炊便不能算饮茶的说法。茶炊实际上是喝茶用的热水壶,装有把手、龙头和支脚。长期以来,茶炊是手工制作的,工艺颇为复杂。在古俄国,从皇室贵族到一介草民,茶炊是每个家庭必不可少的器皿,同时常常也是人们外出旅行郊游携带之物。
   
   俄罗斯人喜爱摆上茶炊喝茶,这样的场合很多:当亲人朋友欢聚一堂时,当熟人或路人突然造访时;清晨早餐时,傍晚蒸浴后;炎炎夏日农忙季节的田头,大雪纷飞人马攒动的驿站;在幸福快乐与人分享时;在失落悲伤需要慰藉时;在平平常常的日子,在全民喜庆的佳节时。
   
   如果有机会到俄罗斯家庭做客,你会发现在起居室的餐桌上都放着一个叫“沙玛瓦尔”的精美茶炊,是用银、铜、铁等各种金属原料或陶瓷手工制成的,工艺水平相当高,这种独特的茶炊有着典型的俄罗斯风格,其历史可追溯到18世纪前半叶。
   
   工业化时代的工厂大批生产茶炊,俄罗斯的能工巧匠们常将茶炊的把手、支脚和龙头雕铸成金鱼、公鸡、海豚和狮子等栩栩如生的动物形象。茶炊上还常镌刻着隽永的词句:“火旺茶炊开,茶香客人尝”;“茶炊香飘风行客,云杉树下有天堂”。其形状有锥形的、扇形的、圆形的、筒形的、花瓶形的、小酒杯形的,以及一些不规则形状的茶炊。中心部分是个直筒,用来放木炭烧开水,在直筒外部是装水的环形水桶。下端有个水龙头样的开关,用水时拧开水龙头就可以出水。这种茶炊有两种,一种是茶壶形的,将煮水和泡茶的用具合二为一;另一种是炉灶形的,将直筒分成几个部分,煮茶和煮水分别在不同的部分进行。如今更多使用的则是电茶炊,只用于煮开水,在茶壶或茶杯中泡茶。传统意义上的пить чай за самоваром(围着茶炊饮茶)在俄罗斯乡村的木屋里一直流传至今。
   
   俄罗斯作家和艺术家的作品里也多有对俄罗斯茶炊的描述,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有这样的诗句:天色转黑,晚茶的茶炊闪闪发亮,在桌上咝咝响,它烫着瓷壶里的茶水;薄薄的水雾在四周荡漾。这时已经从奥尔加的手下斟出了一杯又一杯的香茶,浓酽的茶叶在不停地流淌……诗人笔下的茶炊既烘托出时空的意境,又体现着俄罗斯茶文化所特有的氛围。
   
   列夫·托尔斯泰也有一句关于俄罗斯茶饮的名言:“茶炊代表着一家之安宁与祥和,更是兴味盎然的催化剂。”每当主人将茶炊端到桌上,那茶香便飘得满屋生辉。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窗外大雪纷飞,屋里炉火正红,坐上铜茶炊。一会儿便喷出蒸气,吱吱作响,再搭配桌上放着的面包、方糖、果酱及各种甜食,那种感觉真是好不惬意。只有这样,节日的气氛、人间的亲情才得以尽情喧染。
   
   茶饮:俄罗斯的必备军粮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提到军粮,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鱼、肉、蛋、奶等等。然而,在俄罗斯军队,茶叶和香烟也是必备的基本口粮。
   
   茶叶成为俄罗斯军队的基本口粮还得从俄土之间爆发的战争说起。俄罗斯军队在进军巴尔干的途中遭遇寒流,许多士兵被冻伤,不过凡是喜欢喝茶的士兵冻伤和患病的情况就很少。军队将领高层对此很奇怪。经过多次试验分析,他们得知,原来茶叶具有改善水质、解毒止渴、清心醒脑、提高肌力等功效。不仅如此,在蔬菜、水果缺少的情况下,它还可以补充人体每天必需的维生素。于是从1886年开始,俄罗斯军队就正式把茶叶列为军用食品,定量供给士兵,战时每人每天可达6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