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谢选骏文集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谢选骏:“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习近平强调“定于一尊” 是背离正统还是警告讯号》(2018年7月20日BBC)报道:
   
   中共高层一个月内两次提到“定于一尊”,强调中共中央的权威地位,引发外界关注。

   
   在这之前,“定于一尊”并不是中国领导人经常使用的词汇,在民间的应用频率也不高。一个普通的四字成语,放在政治语境下便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对于已经高度集权的中国,“定于一尊”是否带有另种意味?
   
   既要“定于一尊”,也不要“定于一尊”
   
   作为成语,“定于一尊”指的是具有最高权威的人,此前也指思想、学术、道德等,以一个最有权威的人做唯一的标准。《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曾写道,丞相李斯向秦始皇进言,“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中国地方党报《山西日报》2017年曾对此解释称,“定于一尊”意指“主独制于天下而无所制也”,并称“历史上正是这种‘定于一尊’的专制统治,加速了秦王朝的覆亡。”
   
   近期这个词曾出现在7月4日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当天新华社发表习近平讲话称,中共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而在7月17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中国第三号人物、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重申这八字表态,而且强调了“党中央”的概念——“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观点:中共党内高层裂缝或现今年北戴河会议
   
   在这之前,“定于一尊”也曾见诸习近平的讲话,不过是另外一种色彩。就在两个月前,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活动上指出,“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2017年10月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表示,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政治制度“不能定于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国政治制度模式”;而最早在2014年,习近平还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优秀作品并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
   
   曾经被用作负面表达的词汇,现在只在正面意义时出现。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对此表示,之前强调不可定于一尊是针对西方而言,在政治制度、发展道路上,不能定于一尊,但是在共产党内,“必须要定于一尊”。他认为,不能用一个词语的不同运用来解释政治学或社会学道理。
   
   而中国独立学者吴强认为,“定于一尊”的态度是中国儒家文化一直批判的对象,“不可定于一尊”,“防止一言堂,防止领导干部终身制等”一直是中共比较正统的态度,也是儒家式的态度。“习对儒家这套东西有批判,表现在过去几年对儒家的官僚体制用反腐运动一直在镇压,对这个官僚体制是不信任的。他现在回归到秦始皇法家意义上的定于一尊,对自己说的话也有反复。”
   
   共产党的政治语言
   
   今年“两会”上,中国修改宪法,国家主席自此可无限期连任。
   对于关心中国政治的人来说,中共一个月内两次高调强调同一个词,背后的深意耐人寻味。丁学良指出,“定于一尊”是中国长期以来的一种理想状态,是列宁主义的一贯原则,也是中国共产党坚持的原则。“所谓定于一尊是指,一旦作出了决议,你不能有第二种方向,这是他的理想状况。”他认为,列宁主义的政党都会一直坚持这个理念,但在一些特殊时期会格外强调。现在如此强调,可能是因为“有些人在党内在许多政策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所有执政的共产党最怕的就是党分裂”,丁学良认为,这是一个警告,“你不能违反党的纪律,有不同意见在党内开会的时候小范围说一说是可以的了。但党如果做错了一个决定,你的意见就要保留,不能出去宣扬,更不能在行动上同已经做出来的决议之间不一样,这是列宁主义最反对的事情。”
   
   吴强则认为,通过“定于一尊”的权威,习近平实际是“在背离共产党过去几十年的传统,包括对邓小平路线的背离,对韬光养晦的背离,对自己曾经说的话也是大量的背离”。“一方面他的权力是前所未有高度的集中,这种集中也造成他在中共党内前所未有的孤立的状态,”吴强说。
   
   谢选骏指出:丁学良相当地无知。因为“定于一尊”是君主主义的原则,而不是列宁主义的原则,因为列宁主义的原则还是党的专政,不是君主的定于一尊。因此,不仅邓小平这个垂帘听政的老人,就是毛泽东包括斯大林最为独裁的时候,也不敢提出“定于一尊”这个明显来源于“李斯向秦始皇进言”的口号。甚至,连敢于称帝的袁世凯也不敢明确提出“定于一尊”,而要打出“洪宪元年”的宪政旗号。那么,为什么习近平敢于提出“定于一尊”呐?我认为,这是时势使然——是中国历史的水到渠成。早在1980年,我就预测到了这一点,并明确指出,当中国的国力恢复之后,势必走向复古主义的道路。为此,我在1988年还专门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回归祖辈的文化》,回归祖辈的文化,就是回归儒家统治中国以前的王国时代,而不是儒家统治的帝国时代。毕竟,儒家只能守成,不能开创。我认为,习近平如果真有“定于一尊”的原则,就会为中国恢复上国尊严,彻底驱逐马列主义的羊骚——这就是唯我独尊、上国尊严的秦始皇与崇尚羊骚、马列跟班的毛泽东之间的根本区别。
   
   附录
   
   谢选骏1980年旧文《定于一尊的天子》
   
   第三中国论
   The Idea of A Third China
   
   
   第十二篇
   “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一、古代的成就导致现代的挫败
   二、中国主义将影响世界进程
   三、回到民族原点,重新出发
   四、定于一尊的天子
   五、中国的文化创造者
   六、“王道”不是“神权国家”
   七、中国的罗马法
   
   ……
   
   三、回到民族原点,重新出发
   
   对于历史的思索,使我们想到,历史不可能永远在我们一边,即使我们是历史运动的推助者,是天命的忠实仆人。历史超越善恶:不像恶人所说的那样是恶推动了历史,但也不像善人所说的那样是善推动了历史,历史只有“易化”,无形的易化,易化于无形。
   在人类思想的原始时代,“万物有灵”论曾流行一时,这在今天看来多么可笑;在人类思想的未来时代,“历史善恶”论也会变得可笑:把历史人物视为“有灵魂的人”岂不也是一种“万物有灵论”的现代翻版?我们努力祛除这种可笑的迷信──可爱的人或可憎的人,并不能瓜分历史。
   一个观世者。一个仅仅如此也甘于如此的观世者。他从世界观察中吸取灵气、酿成救世的良方。不论这良方能否“行得通”,反正它提供了一剂精神的补药!风水、利禄、宗教、裙带关系、审美情趣……作为人民生活的种种“不谐和状态”──经常会使精神形式感到侮辱。人民生活应该充满愚蠢的快乐和琐屑的平和;伟大的战争和痛苦的智慧──应由创造者们承担起来。可现在一切都颠乱了:人民在冒充精神,精神却遭到放逐。
   其实事情应该反过来:“如果那个能够挽救中国沉沦命运的主宰者饿了──我们就毫不犹豫地献上我们的筋肉;如果那个能够挽救中国破落命运的主宰者渴了──我们责无旁贷地献上我们的鲜血”……只有这样,历史荒原中的“中国民族”才会突然醒来、并且“物质化”,虚空的虚空才会变得货真价实:
   1、中国民族的定义:接受儒佛道三教合一的礼制文化的居民。
   2、中国民族的历史命运:在东亚大陆上作凝聚状地扩散,自黄河中游地区向四面八方作大体等距离的扩散。扩张的“中原文化”,其最后表现形式即为儒佛道三教合一的礼制文化。即使“专制皇帝”也是以这一文化秩序的最高保护者的面目出现的。
   3、中国民族近代以来的命运:在受尽耻辱(多少次的“唾面自干”)和丧尽边陲之后,勉强保住了地理意义上的部分遗产。但“文化遗产”则失去了。“现代中国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甚至不认为自己是这份产业的天生主人,但这却是中国最为重要的一笔资产。
   4、“改造中国”是迫于“适应现代世界”这一空前的压力。甚至是迫于“苏联的亡国奴”这一卑贱的身份。
   5、一部中国革命史,就是中国民族“自戕自害”、“自我改造”的历史。表面上看,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内乱及革命的一切目标,全都落空了,而且还导致幻灭情绪的逐年深化;但事实上,中国革命的终极目标既非改变社会结构、亦非改造文化结构,而是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进而为中国人唤回全盛时期的那种精神;重塑一个新的生存目标、培植一个新的方向感。
   6、中国全民的情趣所发生的这种革命性变化──将使中国人的精力拥有一个广大无边的宣泄空间,并为这一宣泄提供某种极富魅力的文化形式。历史终将证明:由于中国人的精力有了相对稳定和持久的去处,这就等于大大刺激了这一精力,从而使它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起来,并铺张开去。如此,则中国民族的生命将因“精力的有效新陈代谢”,变得日益健康和饱满,一扫千余年来横遭压抑造成的萎靡不振、结束民族生活史上“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牛马状态。食草动物只会自相残杀而不会攻击肉食野兽,即使它体形巨大如牛也不会主动进攻。而食肉动物则全然不同,连杂食的小老鼠都敢于咬人。中国人要从“改造食谱”入手,去强化自己的生命力量。
   7、黄河的不肖子孙们,已经丧失了祖辈的可贵品德,只在父辈的因循守旧中苟延残喘,并在西方真理所带来的毒害中、在马列主义的专政下奄奄一息了。“圣人出而黄河清”,这是一个伟大的真理。圣人能够保护自然环境,因为天生圣人、为民作则。中国文明的每一个进展,都体现为对于黄河的一个超越;中国的未来只有消除了黄河的弊害,才能实现真正的社会复兴、民族复兴。如果不能根除黄河之弊,我们就不能称为中国圣人的继承者。在这种意义上,南水北调之类的“工程”,只会火上浇油,加剧中国的衰落,而无助于中国的复兴。
   8、古代中国并不比近代日本更少自我调节能力与对外应战能力,黄河并不比日本的小溪更为逊色。中国文明是在黄河流域的艰苦环境中,在抵抗严酷气候和糟糕地理的条件下诞生的!正是在困难的包围中,它产生了礼制文明。礼制文明照亮了黄河,也照亮了中国,也许还能照亮整个世界……但为了礼制文明的复兴,我们需要回到民族的原点、重新出发。如果我们不能回到黄河流域、解决那里的生态问题,我们就没有能力用礼制的秩序解决世界问题。
   
   四、定于一尊的天子
   
   (1)定于一尊
   中国历史与中国文化的命运愈来愈强烈地呼吁我们:中国唯有定于一尊方能得救。
   不是汉武帝那样一元化的定于一尊,而是西周和盛唐那样多元化的定于一尊,多元与一尊的有机结合,能够开创新的中国文明。不是偶象崇拜;不是人体崇拜;不是权势崇拜;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折服与心理上的归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