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谢选骏文集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谢选骏: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控哈佛招生歧视今开审 两代亚裔立场迥异》(编译张玉琴、陈韵涵 2018年10月15日)报道:
   
   亚裔控告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一案,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开审。领导亚裔控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亚裔学生的SFFA主席布鲁姆15日一早来到法庭,准备出庭。关心此案的华人前来听审。


   哈佛大学一向隐秘的招生过程,因亚裔控告招生歧视一案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开审,罕见地面临公开检视。在美国种族及政治分裂的此刻,这场判决广泛被视为一种改革,且可能改变数十年来备受争议的哈佛等菁英大学利用种族作为招生标准,以平衡在校生比例的作法。
   哈佛被控招生作业歧视亚裔学生,引起各界关注校方有意识地以种族作为招生考量的策略;原告并非以此招生方式对白人学生不利控告哈佛,而是指出哈佛招收少数族裔和白人学生,却忽略了亚裔这个少数族裔。
   哈佛新任校长巴考(Lawrence Bacow)透过电邮表示,有信心哈佛会赢得官司,呼吁各界把眼界放远。
   审理在波士顿联邦法院进行,但控告种族歧视的亚裔,将无一人出庭作证,仅有他们的朋友及开审前约谈过他们的律师知情。哈佛大学则从招生小组、前校长到校友,都将出庭说明辩护招生时如何考虑族裔因素。
   这场审判结果将在某一程度上判定哈佛是否历年来都以种族来平衡学生人数,同时歧视了亚裔申请者。支持与反对团体14日在波士顿展开不同的示威活动。
   纽约时报报导,两场立场迥异的声援活动,虽然仅隔着三哩不到的查尔斯河,但却显示亚裔世代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异。在考柏利广场上的是年纪稍大的亚裔,他们认为哈佛以族裔做为申请标准,无疑是一巴掌打到亚裔脸上,否定亚裔美德以及追求美国梦、向上攀升的努力。
   而另一边在哈佛广场示威的年轻亚裔已经朝向美国精英的道路上迈进。他们维护多元化,并支持哈佛维持多元化的招生政策。他们不愿被不公平地用作废除「平权措施」(Affirmative Action)的棋子。
   但即使是支持多元招生的年轻一代,也对哈佛校方通常在「人格评级」(personal ratings)项目,对亚裔申请者评分低感到不舒服。
   控告指哈佛入学申请评核人员根本就是对亚裔抱有成见(stereotype),认为亚裔「长得都一样,想法也一样」,一个模子出来的(faceless, textureless),只会辛苦工作,但欠缺「与人不同的特质」(exceptional qualities)。
   这次提控的团体「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SFFA)主席布鲁姆(Edward Blum)代表控方发声,66岁的布鲁姆为白人,住在佛州和缅因州,以动员在法庭上向平权措施和选举权利法挑战而知名。他曾帮助被拒入学的白人高中女学生雅比盖?费雪(Abigail Fisher),控告德州大学招生政策考虑族裔因素是违宪,但2016年最高法院裁决,支持德州大学的招生政策。
   布鲁姆告诉华盛顿邮报:「法院和相关各造都了解,这些学生不具名,是因为曝光后可能遭遇骚扰和社交媒体的丑化。相关各造深知,费雪控告德州大学期间曾遭遇的骚扰和威胁,致使所有人为这些学生的身分保密。」
   布鲁姆承认,他四处找寻可为此案提供证据的亚裔,正如同他为其他案子找寻白人学生。他表示,这种方式与其他团体集结原告对抗歧视并无二致。他说:「这个组织的基本使命, 是泯除招生过程中将种族因素纳入考虑。」
   由于控告学生身分未公开,审判前,哈佛曾质疑SFFA的提控资格,但波士顿地区联邦法官伯勒斯(Allison Burroughs)裁决,该案应径行审理。
   纽时指出,尚不清楚此案只会狭隘地影响哈佛,或广泛地影响所有大学关于种族的入学政策。
   法律专家表示,此案至少会影响少数最菁英的学府,或上诉至现已更加保守的最高法院,改变当前的大学招生面貌。
   洛杉矶「亚美公义促进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专职律师欧琦(Nicole Gon Ochi)说:「我认为这肯定会影响平权行动,并扩及全美大学的多元种族政策,不仅止于哈佛等少数菁英大学。」
   哈佛驳斥此说,澄清校方并未种族歧视,而是根据每位学生的背景、种族、才能和想法分别考量,且没有证据显示招生入学委员会限制亚裔入学人数,但坦言若废除相关准则,将使非裔、西语裔等极少数族群的学生人数减半。
   华府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资深成员夏皮罗(Ilya Shapiro)表示,若此案上诉至最高法院,甫就任的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会遵照首席大法官罗伯兹(John Roberts)的判例,「罗伯兹已表示,解决歧视问题的唯一方式即停止歧视」。
   
   谢选骏指出:哈佛大学是一个煽动“文明之间的冲突”的贼窝。其认为亚裔「长得都一样,想法也一样」,一个模子出来的(faceless, textureless),只会辛苦工作,但欠缺「与人不同的特质」(exceptional qualities)的风俗,似乎在告诉亚洲人——“你们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的!”不反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真的,要是美国人不反对英国,现在就还是英国殖民地,如果这样英国人会认真看待美国人吗。向英国人说不、向英国人宣战并获得独立战争的胜利,这就是美国的地位要高于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原因吧。
   

此文于2018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