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谢选骏文集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谢选骏: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为了维持专政权力,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套新衣,以便激发废垃的绝望。
   
   《一句「把家业送给共产党」 内地网民被逮捕》(2018年10月14日 转载维权网)报道:


   
   内地管制网上言论的尺度越来越严。有消息指,一名网民仅因发文写着:「把家业送给共产党」,就被当局处以行政拘留;还有女子因在自己车上贴着「宪政民主、新闻自由」等字眼,也遭逮捕。
   
   美国之音报道,网上流传河南信阳商城县公安局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5岁男子吴邦用于本月12日,在微信群中发文写:「应该把自己的家业送给共产党」,否则就是「政治觉悟不高,背离国家和人民」,「党要对你进行教育,把你送到新疆再教育集中营进行马克思主义教育,谁不服试试」。
   
   结果,吴邦用当天就被信阳商城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名,处以14日行政拘留。
   
   另据维权网报道,江苏南京68岁女子秦沪辉,因在自己私家车贴上「宪政民主、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官员财产公示」等标语,上月4日被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本月10日遭正式逮捕。
   
   报道认为,中国当局严控和打压社会和网络言论的行动,明显升级,更有近乎荒唐的趋势。据网上消息及报道,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在开学迎新致辞〈道义担当不能成为稀缺精神〉中,谈论公民和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并曾转发批评极左思想的文章,本月12日被学院党委发文,处以党内严重警告。
   
   网上流传的浙江传媒学院党委文件称,赵思运上月30日文学院新生开学典礼的迎新致辞有不当用词。此外,2013至2015年间,有转发和发表错误言论,并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不过,文件中并没指明赵思运哪些话是不当用语,引发网友强烈不满。有指,赵思运的开学致辞,主要是寄语大学生要体现独立人格,具备自律、尊重与尊严的文化素养,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肩负起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任。
   
   谢选骏指出:为了维持专政权力,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套新衣,以便激发废垃的绝望。但这话不能说透,否则就是妄议,就会大祸临头。这位小青年因为说出了共产党的底牌,而遭到了警犬的撕咬,甚是悲苦。看来,党的新衣再是漂亮也是千万不能予以评说的。
   
   《资中筠先生终于被中共约谈了》(2018年10月14日 转载微信信息)报道:
   
   注:对资中筠女士称先生是尊称。
   
   资中筠女儿:社科院美国所书记约谈我妈,给我妈念了三条错误:
   
   1,公然宣扬党史造假(造假还不能宣扬吗?);
   2,大肆鼓吹宪政(大多数先进国家都实行宪政,在中国说都不能说,这算什么罪?三个自个信都叫狗吃了?既然自信还怕人说);
   3,炎黄春秋的会上说十八大没有新东西,只有两点与以往不同还是倒退的(还不叫评论吗)。我妈“供认不讳”。
   
   让这位八十六岁高龄能说真话的老人,承担这种压力是我们时代的耻辱;共产党不讲真话,是共产党的耻辱。
   
   另外:前两天,美国所一副所长也闯进茅于轼先生家,进行赤裸裸警告、威胁。茅先生回答说:我做的事情,光明磊落,符合《宪法》。(读者:茅先生大概忘了,伟大领袖说过,我从来不相信宪法。言论自由我们的党从来没有对现过。)
   
   资中筠女士又发逆耳之言
   
   对于共产党犯下的种种错误,党有过多少深刻的反省?自己不讲,又不让人家讲,就是讲的时候也要首先评功摆好,成绩最大最大,问题最小最小。这样能怪老百姓与过不去吗?中共高层应当直面的六个问题
   
   第一,现在确实有人不喜欢共产党领导。而且近年来,不喜欢的人还在增多。然而,要承认,除了极少一部分人,时下很多现在不喜欢共产党的人,原来曾经是非常热爱共产党,真心实意地高呼过共产党万岁的。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曾经衷心拥护共产党的人(其中不乏不同时代入党的共产党员)离心离德,逐渐地不喜欢共产党,甚至希望换一种政治力量来领导中国?对此,我们大家都要想一想,共产党人,特别是共产党的高层,更应当想一想,有没有党自身的原因?不要动不动就把反党的帽子扣在人家头上。
   
   第二,现在共产党确实是在反腐了。但是,反腐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保卫老百姓的利益,还是为了借几颗脑袋稳住民众之心,以保住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甚至只是为了保住祖传的社稷?说“党性与人民性统一”在口头上是很容易的,然而,只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于一切的地位,当然也高于执政党利益的地位,即除了人民的利益,党没有自己的另外的利益,党性和人民性才能统一。不能要求人民服从党的利益来实现人民性与党性的统一。
   
   第三,说“无论中国共产党犯过什么错误,无论共产党中出现了多少腐败分子,我们作为中国的公民都不要和共产党过不去。”就是说,无论共产党错到什么程度,无论共产党内的干部队伍腐败到什么程度,我们都要容忍,而且都要拥护。我想,对此人民群众是越来越不能答应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在中国当代由共产党执政是历史的选择。”历史上,人民曾经作过选择,共产党执政也确实是人民选择的结果。但是,历史是发展的,世界是变化的,共产党领导得好,人民会继续选择共产党。但你不能无条件地要求人民群众“从一而终”。情况变化了,人民就有再选择的权利。人民再选择,仍然是历史的选择。任何政党都没有权力剥夺人民再选择的权利。这并不是我们现在就要拒绝共产党的领导了,但是,正如一些领导者说过的那样:“历史给我们的机会不多了。”
   
   第四,说“网络上出现了许多偏激的文章,这些文章置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巨大成就而不顾,一味列数共产党的种种错误,种种罪状,条理分明,数据详细”。也许是这样。但是,想过没有,这么长时间以来,党的领导、宣传部门、主流媒体,大中小学的教科书,及至电影、电视、戏剧、音乐、文化舞台,对于“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巨大成就”,讲得还嫌少吗?对于共产党犯下的种种错误,党有过多少深刻的反省?自己不讲,又不让人家讲,就是讲的时候也要首先评功摆好,“成绩最大最大,问题最小最小”。这样能怪老百姓与你过不去吗?其实,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好统治的。我想,不要老说自己“伟光正”,把自己最主要的错误说上几条,向人民作个讨,认个错,善良的中国人民是不会跟你过不去的。取得人民的谅解,“一小撮反动知分子”真的是掀不起大浪的。
   
   第五,“离开了共产党,中国必乱,中国一乱,遭殃的是我们老百姓。”这话不能不唤起我们对“文化大革命”的记忆。十年哦,天下大乱,抗日战争不过打了八年。不是说,因此共产党就不能领导了。但十年内乱确实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发生的。总结得够了吗?事实上,中国还真没有离开过共产党的领导,成绩是共产党的,出了乱子,共产党不该负责吗?亡我之心不死的势力是有的,但内因不是变化的根据吗?温总理是提醒过了:防止文革悲剧重演。由于某种原因,审薄时,把这一茬放过了。但是,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只唱颂歌能行吗?
   
   第六,是的,“无论是威望和执政能力,我国还没有任何党派和力量能够取代共产党”。我也希望共产党永远地强大下去,长期执政,永远执政。但是,共产党不应为此反对、限制、打击中国社会其他也想在推动中国社会发展中起作用的其他社会组织和力量。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荣辱与共,同舟共济,不应当只限于八个“民主党派”。八个民主党派也不能只是陪衬。不能像过去国民党一样,搞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应当容忍、允许、支持、鼓励其他政党和社会组织在宪法规定的范围内活动、发展、参政议政。除了共产党外,没有其他政党与社会组织的发展、活动,对中国来说不是好事,是坏事。
   
   以上六个问题,共产党应当向人民交出合格的答卷。
   
   谢选骏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不是一个“学术机构”和“研究机构”,而是一个“宣传机构”和“行政衙门”。记得1979年“思想解放运动”期间,社科院的领导人都在研究生院的全体大会上公然叫嚣:“研究生院是马列主义指导的,只能培养马列主义的理论工作者!凡是不赞同马列主义的,就应该退学!”我听后也是觉得十分悲苦,反复考虑过是否要退学不干了。好在这条最高指示后来没有得到认真执行。但是我还是经常会做噩梦,梦见自己终于被开除遣返了。现在,万幸资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了,终于接近了自由世界了。但是她的遭遇还是让人糊涂了——党的新衣漂亮的不能说了,丑陋的似乎也不能说。“正确的做法”似乎是,大家都做留声机——党的中央不能妄议。希腊剽客亚里士多德说:“奴隶就是会说话的工具。”但是在共产党中国呢?正确的答案似乎就是:“人民就是不会说话的只会鹦鹉学舌的工具。”呜呼哀哉,这比奴隶制度都还不及。这就是马列主义的社会发展理论的兑现吗。这就是文明的发展和历史的进步吗。
(2018/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