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谢选骏文集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谢选骏: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讨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全面整肃》(2018年10月13日 转载RFA)报道:
   

   2018年7月10日, 天则经济研究所北京办事处入口被人强行封锁,职员一度被困
   
   中国著名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研究所正受到压力,近期内可能被吊销营业执照,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在被辞退之后,近日被中国农工党开除党籍。最新的消息是,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为在迎新生的致辞中提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参与公共事务、关心国家大事,被学校党委处以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了原中国改革杂志社长李伟东,和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目前的处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记者: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在今年应届新生的演讲中,主要提到的观点有这么几个,一是要自律,二是要有尊严和尊重别人,三是知识分子要关心国家和民族,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他说,知识份子是社会公共事务的行动者,但现在成了稀缺的精神资源。
   
   李伟东先生,以你对当下中国情况的了解,赵院长讲话中涉及的话题,有哪些触碰了中共的底线?
   
   李伟东:习近平上台宣布七不讲,这就是底线。自由、宪政,甚至是社会担当,都不能讲。根本上说就是反自由,全面反对普世价值。由原来内部监控,到现在公开用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中共已经走了非常远,这是一个纳粹化的过程,非常危险。
   
   记者:夏明教授,现在中国的自由派知识份子是否非常困难?
   
   夏明:是,现在中国共产党,把独立知识分子生存的公共空间全部搞掉。我同意李伟东中国纳粹化的说法。
   
   中国在全权主义扩张的时候,已经把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全部抛弃了。比如马克思是非常强调批评精神的,辩证法中也是如此。但现在中共已经把习近平的集团性取代党,然后以党取代国家,包括国家的公共性和社会性。由于习近平成了一个新的神,所以就是习近平取代了国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做法。
   
   记者:1950年代的时候,中国也发生过一次,反右运动把自由份子基本清除。李伟东先生,现在习近平在走回毛的路吗?
   
   李伟东:不是走毛泽东的路。我强调多次,现在中国是纳粹化。毛泽东搞的是共产乌托邦,习近平他们不会抛弃毛,因为那是他们的祖宗牌位,他是把党和国家捆绑起来,搞一套民族主义的东西,实际上是右翼集权。核心标志是元首化。
   
   如果用权力指数打分,毛是一百分,邓小平是八十分,习近平超过了邓小平,但他是民族主义的纳粹化。这对中国民主化,以及对全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秩序都有很大威胁。
   
   记者:赵思远教授是山东郓城人,和宋江是一个故乡。夏教授,中国现在这种高压政策下,会不会有水泊梁山式的反抗出现?
   
   夏明:伟东刚才讲了,中共权贵化和寡头化,变成了一种右翼的政权,而不是依靠工农的左翼政权。这种右翼政权需要某种暴民的支撑。当中共把知识的公共性和独立性消灭了之后,这种暴民就会随之出现。
   
   但是水浒梁山式的反抗会有,但难以有大的效果。不过随着经济问题凸显,那么中国的中产阶级,尤其是党内的官员财产受到损失,可能会引发内部的大规模的反抗。
   
   记者:李伟东先生,你觉得中国会出现夏教授讲的这种情况吗?就是党内的大规模反抗?
   
   李伟东:会的。中共这个红色帝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怪兽,谁都对他没办法。但大怪兽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是内部的九千万党员。这也可以解释目前中共内部斗争激烈的现象。
   
   记者:谢谢两位。
   
   谢选骏指出:实际上,右翼极权一般都是民族主义的,主张国家利益至上,而不是阶级利益至上。而中共呢,从来没有放弃“阶级斗争”的内战纲领,所以中共并非民族主义政权,还是共产主义政权。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二中共却是国有化措施主导的。
   
   《安邦“国有化”显示习近平思想的国家与人民性》(2018-06-27 多维)报道:
   
   纵观中国历史,当权贵特权阶层利用国家官场腐败和权大于法的现状,把公平正义和人民利益公然踩在脚下,甚至地方衙门通过冤假错案徇私牟利,不顾国家存亡与民怨载道的时候,天怒人怨的现象便会开始出现。此后,当权者若不及时且有力的站在人民一边处理问题,水覆舟船的局面不可避免。
   笔者直言,中国若不是习近平在“十八大”后全面接管权力,以共产党人大无畏革命精神,和对人民、国家、执政党、历史的责任感,连手王岐山壮烈反腐治吏,中国的今天,难说已经进入到了什么样的状态之中?
   习近平是值得人民信赖的领袖
   毋容置疑,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从邓小平挥手推开改革开放大门,到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人,都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与此同时,由于人民缺少监督权,官员权大于法和不可思议的无边特权,公检法中害群之马们的执法权只效忠于金钱和权力,致使中国平民百姓中冤假错案受害人,以及暴力下的被拆迁户、被失地农民,国有和集体企业的被下岗职工、未得到应有正视与某些公平对待及其待遇的复退军人、因为当地政府和公检法滥权制造不公,信任北京而上访却二次遭遇地方潜伏在京的公安人员之迫害的人们,仿佛都在今天不同的喊冤声中开始聚集,他们往往为了自身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的公平正义,提出自身具体要求的,希望还自己一个公道的、要求严惩公检法害群之马的、盼望清除官场贪官污吏的,莫忘清理那些曾经变相侵吞了国有资产,迫使他们下岗的那些前台或幕后的董事长、持股人等正当要求……
   今天,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国际、国内错综复杂的新形势、新阶段,从某些现象可以发现社会出现了一些微妙变化,以及有诡谲的云雾正在或明或暗的弥漫……
   笔者不想猜测,更不愿多谈研究与分析结果,只想提醒我们每一个善良的普通平民百姓们,请一定要擦亮眼睛,集中精力,全心全意的团结在习近平周围吧!这是因为,国家很大,现在很多问题需要时间来处理。习近平和毛泽东主席一样,是为国家和人民利益勇于承担,值得信赖的人民领袖!
   若是国家在公检法中害群之马和官场的贪官污吏,甚至包括既得利益集团中人的作用下,利用我们百姓的单纯与善良,做实现他们别有用心的马前走卒,那么,只需看看他们转移至瑞士、香港、新加坡等世界多地的财富就会知道,国家若乱,他们若远走他乡利用鱼肉百姓而来的财富,可以继续过他们荣华富贵的生活。若浑水摸鱼,可以利用他们的财富优势和政治流氓技能,重新混入国家和地方权力机构继续阳奉阴违,甚至贪污腐化,漠视百姓利益和人权!
   安邦保险“国有化”
   据媒体引述中国银保监会网站6月22日发布公告称,批准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工作组2018年第一次会议决议对章程中关于股本结构的修改,即普通股6,190,000万股,全部为内资股股东持有;其中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持有75,800万股,占总股本的1.22%;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持有33,800万股,占总股本的0.55%;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持有6,080,400万股,占总股本的98.23%。
   中国银保监会的公告表明,除了上汽集团和中国石化两家老股东外,其他安邦保险集团的股东资格均被撤销。
   综合媒体信息显示:政府相关部门担心安邦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在4月份向安邦注入了近100亿美元;该基金是中国国内保险公司的后援。本次注资标志着安邦控制权的变更,但直到本周五,其股权细节都不清楚。熟悉该过程的人士称,该基金将临时控制安邦,直到遴选出一个私人股东。并依照《保险保障基金管理法》规定,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国有”独资公司,属于非营利性企业法人,其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亿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其董事会9名成员分别来自银保监会、财政部、央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法制办及三家保险公司。
   信息倘若无误,中国银保监会证实的“安邦保险,几乎所有股权已经被移交给政府控制的基金”一事,是否可以理解为政府已完成了对这家民营保险机构的“国有化”!
   民营保险是否都应思考“国有”或者“国有成分化”
   保险行业,其功能性和责任性,涉及社会稳定面等不同于其他行业,且是需要我们国家政府特批的行业。尽管,国家保险事业起步较晚,发展却比较快,其中原因之一在于有权者大量的利用了权力和权力的再寻租等复合特权,所以存在的问题也很多……
   众所周知,习近平成为我们国家核心领导人之后,不但和王岐山铁腕反贪治吏,还在如何监管公务人员权力,要求公检法平反冤假错案等方面,都有着深刻的思考与阐述。
   具体到本文而言,改革开放后中国的保险行业出现了“国慢民快”的新型发展局面。2009年,笔者曾经站在公众利益一边,根据澳门一位保险维权人士的维权事件,以及维权过程,撰写了《保险黑洞》一书。
   撰写过程中,最令笔者触目惊心的有五个方面:
   a.有保险公司收保费拒赔偿。
   b.港澳的境外保险公司人员,存在非法在内地从事带有地下黑保险性质的招揽投保人业务。
   c.内地有保险公司人员类似串通银行在银行营业厅内设立理财柜台,通过穿着银行工作人员服装,利用存款人对当时信誉尚好的银行业的信任之心,使用一些模棱两可甚至欺骗的语言迷惑存款人不明风险的签下投资理财协议,最终一定导致很多存款人蒙受损失的事件开始萌芽。
   d.那时的中国民营保险,甚至包括某些国有机构中,大约有几百万保险从业人员疑似并未有和保险公司签有规范,可以受到法律保护的劳动关系合同,有些属于黑工和临时工的性质。
   e. 政府监管部门偏袒保险公司的利益,漠视投保受益人的利益。
   而最令笔者担心的一个方面则是:将来以后,假若这些境外或民营股份保险公司宣布破产,投保人的利益能得到多大保障?
   在现有信息中,笔者认为习近平是最具为民负责和担当精神的人民领袖,因此才出现了习近平思想指导下,政府主管部门依法有序的令安邦这样的民营保险机构划到国有行列,避免日后投保人损失的作法不但依法合情、合理,而且符合人民的愿望和利益,以及显示出习近平思想的“国家性和人民性”之良好效果。
   由此及彼,国家监管部门是否有必要在习近平思想指导下,深化对该行业的研究,把安邦案例延伸到对所有民营保险机构,尤其是对某些存在不规范运作等隐患的保险机构,进行某些“国有化”,或者“国有成分化”的深度思考。(许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