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谢选骏文集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谢选骏: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讨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全面整肃》(2018年10月13日 转载RFA)报道:
   

   2018年7月10日, 天则经济研究所北京办事处入口被人强行封锁,职员一度被困
   
   中国著名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研究所正受到压力,近期内可能被吊销营业执照,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在被辞退之后,近日被中国农工党开除党籍。最新的消息是,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为在迎新生的致辞中提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参与公共事务、关心国家大事,被学校党委处以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了原中国改革杂志社长李伟东,和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目前的处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记者: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在今年应届新生的演讲中,主要提到的观点有这么几个,一是要自律,二是要有尊严和尊重别人,三是知识分子要关心国家和民族,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他说,知识份子是社会公共事务的行动者,但现在成了稀缺的精神资源。
   
   李伟东先生,以你对当下中国情况的了解,赵院长讲话中涉及的话题,有哪些触碰了中共的底线?
   
   李伟东:习近平上台宣布七不讲,这就是底线。自由、宪政,甚至是社会担当,都不能讲。根本上说就是反自由,全面反对普世价值。由原来内部监控,到现在公开用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中共已经走了非常远,这是一个纳粹化的过程,非常危险。
   
   记者:夏明教授,现在中国的自由派知识份子是否非常困难?
   
   夏明:是,现在中国共产党,把独立知识分子生存的公共空间全部搞掉。我同意李伟东中国纳粹化的说法。
   
   中国在全权主义扩张的时候,已经把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全部抛弃了。比如马克思是非常强调批评精神的,辩证法中也是如此。但现在中共已经把习近平的集团性取代党,然后以党取代国家,包括国家的公共性和社会性。由于习近平成了一个新的神,所以就是习近平取代了国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做法。
   
   记者:1950年代的时候,中国也发生过一次,反右运动把自由份子基本清除。李伟东先生,现在习近平在走回毛的路吗?
   
   李伟东:不是走毛泽东的路。我强调多次,现在中国是纳粹化。毛泽东搞的是共产乌托邦,习近平他们不会抛弃毛,因为那是他们的祖宗牌位,他是把党和国家捆绑起来,搞一套民族主义的东西,实际上是右翼集权。核心标志是元首化。
   
   如果用权力指数打分,毛是一百分,邓小平是八十分,习近平超过了邓小平,但他是民族主义的纳粹化。这对中国民主化,以及对全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秩序都有很大威胁。
   
   记者:赵思远教授是山东郓城人,和宋江是一个故乡。夏教授,中国现在这种高压政策下,会不会有水泊梁山式的反抗出现?
   
   夏明:伟东刚才讲了,中共权贵化和寡头化,变成了一种右翼的政权,而不是依靠工农的左翼政权。这种右翼政权需要某种暴民的支撑。当中共把知识的公共性和独立性消灭了之后,这种暴民就会随之出现。
   
   但是水浒梁山式的反抗会有,但难以有大的效果。不过随着经济问题凸显,那么中国的中产阶级,尤其是党内的官员财产受到损失,可能会引发内部的大规模的反抗。
   
   记者:李伟东先生,你觉得中国会出现夏教授讲的这种情况吗?就是党内的大规模反抗?
   
   李伟东:会的。中共这个红色帝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怪兽,谁都对他没办法。但大怪兽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是内部的九千万党员。这也可以解释目前中共内部斗争激烈的现象。
   
   记者:谢谢两位。
   
   谢选骏指出:实际上,右翼极权一般都是民族主义的,主张国家利益至上,而不是阶级利益至上。而中共呢,从来没有放弃“阶级斗争”的内战纲领,所以中共并非民族主义政权,还是共产主义政权。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二中共却是国有化措施主导的。
   
   《安邦“国有化”显示习近平思想的国家与人民性》(2018-06-27 多维)报道:
   
   纵观中国历史,当权贵特权阶层利用国家官场腐败和权大于法的现状,把公平正义和人民利益公然踩在脚下,甚至地方衙门通过冤假错案徇私牟利,不顾国家存亡与民怨载道的时候,天怒人怨的现象便会开始出现。此后,当权者若不及时且有力的站在人民一边处理问题,水覆舟船的局面不可避免。
   笔者直言,中国若不是习近平在“十八大”后全面接管权力,以共产党人大无畏革命精神,和对人民、国家、执政党、历史的责任感,连手王岐山壮烈反腐治吏,中国的今天,难说已经进入到了什么样的状态之中?
   习近平是值得人民信赖的领袖
   毋容置疑,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从邓小平挥手推开改革开放大门,到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人,都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与此同时,由于人民缺少监督权,官员权大于法和不可思议的无边特权,公检法中害群之马们的执法权只效忠于金钱和权力,致使中国平民百姓中冤假错案受害人,以及暴力下的被拆迁户、被失地农民,国有和集体企业的被下岗职工、未得到应有正视与某些公平对待及其待遇的复退军人、因为当地政府和公检法滥权制造不公,信任北京而上访却二次遭遇地方潜伏在京的公安人员之迫害的人们,仿佛都在今天不同的喊冤声中开始聚集,他们往往为了自身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的公平正义,提出自身具体要求的,希望还自己一个公道的、要求严惩公检法害群之马的、盼望清除官场贪官污吏的,莫忘清理那些曾经变相侵吞了国有资产,迫使他们下岗的那些前台或幕后的董事长、持股人等正当要求……
   今天,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国际、国内错综复杂的新形势、新阶段,从某些现象可以发现社会出现了一些微妙变化,以及有诡谲的云雾正在或明或暗的弥漫……
   笔者不想猜测,更不愿多谈研究与分析结果,只想提醒我们每一个善良的普通平民百姓们,请一定要擦亮眼睛,集中精力,全心全意的团结在习近平周围吧!这是因为,国家很大,现在很多问题需要时间来处理。习近平和毛泽东主席一样,是为国家和人民利益勇于承担,值得信赖的人民领袖!
   若是国家在公检法中害群之马和官场的贪官污吏,甚至包括既得利益集团中人的作用下,利用我们百姓的单纯与善良,做实现他们别有用心的马前走卒,那么,只需看看他们转移至瑞士、香港、新加坡等世界多地的财富就会知道,国家若乱,他们若远走他乡利用鱼肉百姓而来的财富,可以继续过他们荣华富贵的生活。若浑水摸鱼,可以利用他们的财富优势和政治流氓技能,重新混入国家和地方权力机构继续阳奉阴违,甚至贪污腐化,漠视百姓利益和人权!
   安邦保险“国有化”
   据媒体引述中国银保监会网站6月22日发布公告称,批准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工作组2018年第一次会议决议对章程中关于股本结构的修改,即普通股6,190,000万股,全部为内资股股东持有;其中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持有75,800万股,占总股本的1.22%;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持有33,800万股,占总股本的0.55%;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持有6,080,400万股,占总股本的98.23%。
   中国银保监会的公告表明,除了上汽集团和中国石化两家老股东外,其他安邦保险集团的股东资格均被撤销。
   综合媒体信息显示:政府相关部门担心安邦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在4月份向安邦注入了近100亿美元;该基金是中国国内保险公司的后援。本次注资标志着安邦控制权的变更,但直到本周五,其股权细节都不清楚。熟悉该过程的人士称,该基金将临时控制安邦,直到遴选出一个私人股东。并依照《保险保障基金管理法》规定,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国有”独资公司,属于非营利性企业法人,其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亿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其董事会9名成员分别来自银保监会、财政部、央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法制办及三家保险公司。
   信息倘若无误,中国银保监会证实的“安邦保险,几乎所有股权已经被移交给政府控制的基金”一事,是否可以理解为政府已完成了对这家民营保险机构的“国有化”!
   民营保险是否都应思考“国有”或者“国有成分化”
   保险行业,其功能性和责任性,涉及社会稳定面等不同于其他行业,且是需要我们国家政府特批的行业。尽管,国家保险事业起步较晚,发展却比较快,其中原因之一在于有权者大量的利用了权力和权力的再寻租等复合特权,所以存在的问题也很多……
   众所周知,习近平成为我们国家核心领导人之后,不但和王岐山铁腕反贪治吏,还在如何监管公务人员权力,要求公检法平反冤假错案等方面,都有着深刻的思考与阐述。
   具体到本文而言,改革开放后中国的保险行业出现了“国慢民快”的新型发展局面。2009年,笔者曾经站在公众利益一边,根据澳门一位保险维权人士的维权事件,以及维权过程,撰写了《保险黑洞》一书。
   撰写过程中,最令笔者触目惊心的有五个方面:
   a.有保险公司收保费拒赔偿。
   b.港澳的境外保险公司人员,存在非法在内地从事带有地下黑保险性质的招揽投保人业务。
   c.内地有保险公司人员类似串通银行在银行营业厅内设立理财柜台,通过穿着银行工作人员服装,利用存款人对当时信誉尚好的银行业的信任之心,使用一些模棱两可甚至欺骗的语言迷惑存款人不明风险的签下投资理财协议,最终一定导致很多存款人蒙受损失的事件开始萌芽。
   d.那时的中国民营保险,甚至包括某些国有机构中,大约有几百万保险从业人员疑似并未有和保险公司签有规范,可以受到法律保护的劳动关系合同,有些属于黑工和临时工的性质。
   e. 政府监管部门偏袒保险公司的利益,漠视投保受益人的利益。
   而最令笔者担心的一个方面则是:将来以后,假若这些境外或民营股份保险公司宣布破产,投保人的利益能得到多大保障?
   在现有信息中,笔者认为习近平是最具为民负责和担当精神的人民领袖,因此才出现了习近平思想指导下,政府主管部门依法有序的令安邦这样的民营保险机构划到国有行列,避免日后投保人损失的作法不但依法合情、合理,而且符合人民的愿望和利益,以及显示出习近平思想的“国家性和人民性”之良好效果。
   由此及彼,国家监管部门是否有必要在习近平思想指导下,深化对该行业的研究,把安邦案例延伸到对所有民营保险机构,尤其是对某些存在不规范运作等隐患的保险机构,进行某些“国有化”,或者“国有成分化”的深度思考。(许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