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谢选骏文集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谢选骏: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中国人分等,欧美人分类》(2018-08-16 刘云枫)报道: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个包罗万象、一网打尽的神器,这就是“礼”。孔子之学,虽有六艺,而礼学居于中枢。所以,才有孔夫子的“非礼”四部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没有礼,就没有儒学;没有礼,也就没有儒学意义上的人间社会。


   
   如果说,孔夫子之“礼”,还是人间法则的话,到了朱熹,“礼”就成了宇宙真理。朱子曰:宇宙之间,一理而已,天得之而为天,地得之而为地,而凡生于天地之间者又各得之以为性。其张之为三纲,其纪之为五常,盖皆此理之流行,无所适而不在.。
   理,在朱熹的理论体系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理,是万物之本,气是万物之具;天地未判,理已在先。理,是本源、无处不在、也是永恒的。理一分殊,世间万事万物只不过是不同性之寄居体。盖天下只是一理;一以贯之,只是一个自然之理。
   
   可是,“理”太玄了。看不见摸不着地,如何为“理”找一个化身呢?朱熹曰:礼,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于是,宇宙秩序统一建立在“礼”之基石上。大道归一,只是一理。喜欢统一、单一、唯一的中国思想者,至朱熹,终于将世间所有装入一个盒子里,天上星辰,人间众生,无不受制于一个“礼”字。
   
   此为“知”,行得如何呢?日月星云之天象,真不好说;在社会领域,借助帝国不可一世的皇权,“礼”之等级制,威及四海。华夏九州,自不必说;蛮夷藩属,也莫不遵从。
   有一个安南、也就是今天越南的使臣,和大清朝礼部官员,因“礼”而起的辩论,值得一读。
   乾隆初年,安南使臣因为清朝诏谕中有“外夷贡道”之语,非常不爽,自认为久沐中华文化,早已由夷入夏,不再属于“外夷”之列,于是,请求将“外夷”改成“外藩”。
   可是,皇帝的诏书哪儿能说改就改啊!今文经学大师刘逢禄正在礼部,他回复安南使臣:《周官?职方》记载,王畿之外分九服。夷服离王国有七千里,藩服却有九千里,因此,藩国偏远而夷服亲近。
   接下来,刘逢禄还从字形出发,说“羌”字从“羊”旁、“狄”字从“犬”旁、“蛮”字从“虫”、“貊”字从“豸”等,这些表示蛮夷的字都是从物旁,所以,不是好字眼。但是,“夷”字就不一样啦! “夷”字从“大”、从“弓”,上古东方大人之国称之为“夷”,孔子都说自己“欲居九夷”,舜是东夷之人,周文王是西夷之人,称你们为外夷,没什么好亏的。
   经过刘逢禄大师一番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安南使臣只好认命,然而,心里并不服气。
   可,这就是“礼”,谁也不能改!礼,早在孔子之前的周王朝,已经蔚然成型;孔子之春秋乱世,礼崩乐坏,在世风日下的时代中,孔夫子依然逆势而为,克己复礼,时时处处捍卫“礼”的尊严。
   孔子侍坐于鲁哀公,哀公赐之桃与黍。哀公曰:“请用。”仲尼先饭黍而后啖桃,左右皆掩口而笑。哀公曰:“黍者,非饭之也,以雪桃也。”仲尼对曰:“丘知之矣。夫黍者,五谷之长也,祭先王为上盛。果蓏有六,而桃为下;祭先王不得入庙。丘之闻也,君子以贱雪贵,不闻以贵雪贱。今以五谷之长雪果蓏之下,是从上雪下也。丘以为妨义,故不敢以先于宗庙之盛也。”
   足见,不止人有等下之分,五谷和蔬菜水果,也有等差。五谷在先,水果在后,不能颠倒。要是颠倒了,就是非礼。因此,尽管旁人讪笑,孔夫子依旧故我,先吃黍子,再吃桃。尤其是,鲁哀公说黍是来擦桃子毛的,显然,黍子未经蒸煮,还带着穗,才能擦毛。可如何下咽啊?然而,在维护“礼”之大是大非面前,孔夫子绝不让步。和失礼比,再难吃的黍子,也是可以忍受的。
   何止是五谷、蔬菜、水果,纳入了“礼”之轨道,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也在“礼”所规定的秩序里。比如五岳,乃山之领袖,泰山又是五岳之首。所以,才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说,才有封禅之举——以泰山天下第一之势,映证皇帝的至高无上。
   实际上,泰山五岳之首的名号,名不副实。五岳之中,泰山并不是最高的。北岳恒山、西岳华山都比它高,还高了不是一点半点。泰山的高度,在1500上下。华山和恒山的海拔都超过两千米了,比泰山高了5百多米。但是,五岳之首,还是泰山。
   这一方面,反映了古人测试手段落后,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五岳到底有多高;另一方面,泰山之尊,是皇帝封的。皇帝是人间至上,泰山,就是山岳至高。
   总之,从人类社会到自然万物,总不过一个礼字;个人与家庭、民族和国家,无论华夏九州,还是番邦蛮夷;一花一草,一石一山,大到宇宙星辰,小至花粉微粒,以等差为序列,因距离别亲疏,构成一幅像水波纹一样由内而外无限扩张的同心圆,无所不在,无所不有。近则尊,远则卑;亲则近,远则疏;人有高下,事有等差,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物,无不嵌入一个预先设定的级别中。
   对此,以基督教为核心的西方文化,是不认同的。就人类而言,信徒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天父上帝,上帝是所有人的共父。明代第一个来华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指出:国主于我相为君臣,家君于我相为父子,若使比乎天主之公父乎,世人虽君臣父子,平为兄弟耳焉,此伦不可不明矣。这就是说,既然上帝是所有人的共父,君臣父子,就没有意义了;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我们也知道,事实上的、绝对的平等,在人类社会还远没有实现;即便在教会内部、教众之间,也有种种不平等。但,不可否认,基督教在教义上,是承认并肯定“人人平等”这一最高原则的。但是,以礼为核心的儒家思想,从来没有将“平等”、而是将“礼”、将等差作为其核心价值。因此,在儒学主导的社会里,平等即便在口头上,也是没有根据的。
   这就是儒学和基督教的根本差异,也是中国社会和西方之本质区别。
   因此,分等级、别高下,是没有市场的,是不被基督教徒们所认可和接受的。这倒不是说,分类是因为基督教的反对,才开始的。事实上,分门别类地研究,是古希腊由来已久的传统,且由亚里士多德发扬光大。
   亚里士多德的视野,是世界性的,不过,他可没有像中国古人一样“天人一体”、天人不分,而是将不同的对象、划分为不同的研究领域。自然的归自然,社会的归社会,心理的归心理,自下而上,先分析再综合,从而,构建起了一个覆盖所有领域的知识之树。今日之科学分类、图书馆的图书分类,大体上还是沿用亚里士多德的体系。
   亚里士多德个人的著作,也反应了分类的基本思想。如:
   政治学:《理想国》;
   哲学和逻辑学:《形而上学》、《范畴篇》、《前分析篇》、《后分析篇》等。
   心理学:《论灵魂》、《论梦》、《论记忆与回忆》等。
   伦理学:《尼可马可伦理学》,《大伦理学》等。
   动物学:《动物志》,《动物的运动》等。
   此外,还有《家政学》、《修辞学》、《诗学》、《论植物》、《物理学》、《气象学》、《政治学》等。
   亚里士多德的学术,迄今,多已过时。可是,有两样东西却是永恒的。一是三段论,二是学科分类。学科分类,不仅奠定了西方学术的根基,也深刻影响了西方人的思维方式——耶稣的归耶稣,凯撒的归凯撒;不分类而混为一体,实为鸡鸭同笼。
   中国人分等,由此,中国是一个垂直社会;西方人分类,由此,西方是一个平面社会。当一个垂直社会遭遇平面社会,会发生什么?结果是什么呢?走走看吧。
   
   谢选骏指出:中国人分等,由此,中国是一个垂直社会;西方人分类,由此,西方是一个平面社会。为什么呢?没答案。不知道。我来告诉你吧——中国是自然神论的,所以只能发展“神在的社会”(祭神如神在),发展不出“神创的社会”,所以中国社会只能循环轮回,无法进步升级。当一个垂直社会遭遇平面社会,会发生什么?结果是什么呢?走走看吧?别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垂直的等级社会稳定,平面的网络社会生动。神在的社会追求稳定的日子,神创的社会迎接末日的审判。呵呵。懂了吗。
(2018/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