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谢选骏文集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谢选骏: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新民周刊》是共产党的喉舌,它的论调表明,共产党中国多么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这样,时间的轴线就会回到2001年,为了反恐,美国就会放共产党一马,再让共产党壮大个七八倍,那样一来,全球就真的一片血红的颜色了。
   
   

   
   《特朗普不疯也不蠢 世界正处于拔枪“决斗”的前夜》(新民周刊 于 2018-10-06)报道:
   
   对世界格局的另类思考之三:
   
   特朗普之所以与几乎整个世界都在发生矛盾和冲突,是因为特朗普总统卷入了影响国际关系格局的几乎所有因素。
   
   他到底是不是“疯子”?
   
   一本书,一本畅销书,已经成为飘浮在白宫上空的“幽灵”……
   
   曾在“水门事件”中“打倒”尼克松总统的记者波博·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最近撰写了一本《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将特朗普描述成一个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甚至不会与任何人共事的……一个“自恋狂”“疯子”总统!在美国媒体的全力支持下,此书大获成功,出版一周就已经印到上百万册。这显然是特朗普暗中的敌人惯用的一着:丑化对手、竭尽全力毁掉对手的声誉,试图由此来反制特朗普、阻止其连选连任……好在特朗普是美国当选总统,否则恐怕已经被套上“独裁者”“杀人犯”一类的大帽子了……不过,“通俄门”已经将“通敌”的小帽子给特朗普戴上了!
   
   必须提一笔的是,在研究国际关系格局的演变时,个人因素在历史上的作用不容忽视。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虽然在国力上似乎已经与法、英等国相类似,但普京个人却在起着全球性的作用。普京反对“金融跨国资本”已经是“人所周知的秘密”;普京支持欧洲民粹主义,与班农所做所为如出一辙。比如普京是欧洲唯一公开支持法国极右翼政党的国家元首。他曾亲自接见来访的国民阵线(现已改名为“国民联盟”)主席、法国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再加上普京坚定地在军事上全力支持叙利亚、在政治上与中国联手、对欧洲针锋相对、寸土不让,在国际舞台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任何机会来扮演引人注目的角色,使俄罗斯在今天的世界上起到了一个远超其国力的大国的作用。与戴高乐时期的法国异曲同工。
   
   影响着当今世界格局的另外一个不可忽略的个人因素,显然就是特朗普。《恐惧》一书为贬特朗普无所不用其极。读此书会令人不知不觉地产生一个念头:“这个傻瓜是怎么当选美国总统的?”然而,我们万不可通过西方的媒体来认识一位总统,而必须通过对其本人所言所行来寻求其行为和思维之逻辑。美国和西方媒体在评述国际政治人物时,从来都是“政治至上”的;对西方媒体而言,只要被列为“敌对国家”的领导人,要么忽略,要么极尽丑化、矮化、抹黑之能事,从来没有“客观报道”的。被特朗普批为“谎话连连”的美国媒体几乎很少有支持特朗普的,我们必须警惕他们笔下的特朗普的真实性。之前已经发生了数以百计的美国媒体联手公开反对特朗普的奇特现象。这次,美国媒体也借此书之机,大肆攻击特朗普。《纽约时报》甚至通过发表一名匿名的白宫高官的文章,来证明——特朗普无能之极。我们因此而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会成为一个“推特总统”:因为通过推特来发表自己真实的看法,已经成为特朗普打破媒体封锁的唯一手段。
   
   我认为特朗普绝非一个疯子或政治素人。只要读一读他的竞选和当选演说即可理解。特朗普反复强调,“金融财团及其资助的媒体和华盛顿权势集团”是美国“人民的敌人”、视自己的当选是“国家生死存亡的斗争”、是“最后的机会”、将“决定我们的国家是否真正自由,还是不过仅有一个民主的幻影”……特朗普非常清晰明白地指出,谁是他的敌人、他的敌人会怎么对付他,而且选民们心中有数,是“你们明白,他们明白,我明白,而且全世界都明白”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当选总统,怎么可能是一个“疯子”呢?
   
   
   
   相反,从《恐惧》一书中,我们却可以窥到特朗普的核心思想其实没有变过。在第七章第5至52页伍德沃德这样描述特朗普对拥有“印钞票大权”的跨国金融资本的核心权力的理解:
   
   在与科恩的一次谈话中,科恩提到美国利率将会上涨,于是特朗普说,“我们现在应该去借很多钱,拿着它,等利率上升后再卖掉它赚钱。”
   
   科恩对特朗普缺乏基本的理解感到惊讶。他试着解释说,“如果联邦政府通过发行债券来借钱,你就会增加赤字。”
   
   “你这是什么意思?”特朗普问,“我们只要发动印刷机印钱就是了。”
   
   “你不能这么做,”科恩说,“这样会造成巨大的赤字……”
   
   ……
   
   “特朗普回到有关印钱的事上。他说,我们要借钱……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信誉评级,所以能够用世界上最低的利率来借钱……
   
   这时科恩回答说:“你不能印钱。”
   
   特朗普不解地问:“为什么不能印?为什么不能印?”
   
   科恩于是解释说,“国会有一个债务上限,规定美国政府能够借多少钱,而且具有法律约束力……”
   
   伍德沃德由此认为,“特朗普不了解美国政府债务周期资产负债的运作模式”。一个优秀的记者总是会从字里行间将一些他已经了解、理解和明白了的、但却无法直白地说出来的事实,用一种“春秋笔法”写出来,这就是西方“政治正确”的作用。
   
   伍德沃德的这段描述表明,特朗普非常清楚美国总统手中没有“印币权”,正因为如此,特朗普才会说,我们要把权力交还到美国人民手中。他甚至还破例批判美联储的加息决定,认定美联储正在破坏他的“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计划……将特朗普描述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与一个能够将自己的对手——“金融财团及其资助的媒体和华盛顿权势集团”——明确地说出来的特朗普,实在是南辗北辙、差距太大了……我更倾向于认为,特朗普非常清楚自己无法控制美联储,无法从银行获得足够的资金,从这个角度出发,特朗普之所以向全世界贸易顺差国商品大肆征税的另外一个考虑,就是要增加国库收入,以便能够夺回一点行动的自由……
   
   跨国的金融资本
   
   我们应该承认,世界是复杂的,是多重性的,是矛盾重重的,有时甚至是很难理解的。特别是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世界的变化真的是朝着“多端、复杂”的方向在发生。很有点像宇宙大爆炸的格局:前进的方向不是线性的,而是膨胀式的,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的。这使今天的我们在理解世界格局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1990年美国总统老布什宣布要“建立国际新秩序”,此时正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达到历史高峰的时期:无论是政治(还记得民主加市场经济的“历史终结论”吗?)、经济还是舆论,全球化正在席卷整个世界。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在他的一部《世界往何处去?》(Où va le Monde?)的书中曾将全球化从1985年伊始,分为“幸福的全球化”、到2001年开始“痛苦的全球化”、以及从近几年最终进入“危机和束手无策的全球化”三个阶段。从他的分段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全球化是如何在从“幸福的全球化”走向“痛苦的”、甚至是“危机和束手无策的全球化”的过程中,将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利益一刀切开,从而形成当今世界格局中产业资本和金融跨国资本分化成两大对立的力量板块的。
   
   拉米的分析跨度长达三十年。我们在观察、思考、研究和分析国际关系格局的演变以及各国、各国家集团以及跨国的某些势力的对策、策略时,有必要区分其长期战略与短期战术之间的区别和分野。
   
   比如对于特朗普总统的“筑墙”“退群”、贸易战等一系列措施,我们应该从美国四年一度的总统任期,作战术性的研讨。我们当然知道,从长远战略角度来看,美国无论是作为世界霸主、还是从意识形态出发,都会把中国视为其长期的、甚至是唯一的对手和“敌人”。但是,奥巴马不退群,并不意味着美国不把中国视为对手;而特朗普退群,也不意味着美国就特别视中国为对手。从长期战略来看,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必然会成为另一个超级强国,因此中国当然会在未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将是美国唯一的可能的挑战者,尽管中国并没有挑战美国的欲望……我曾在“2018,中美互相试探的一年”和“未来五年,东西方冲突将以美国模式还是中国模式发生?” 等文章中都指出,中美之间未来必然会发生冲突。
   
   但是今天我们讨论的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就如我一再强调的那样,“特朗普的敌人”与“美国的敌人”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和条件下,有时不一定会完全重合。因此,在美国从长期战略出发、从国家视角出发,可能始终视中国为敌人,与特朗普今天在他的四年任期内是否一定就视中国为他的最主要的敌人之间,是存在着可供我们研究的空隙的。而我们需要争取的,恰恰是特朗普任期的四年或八年中,为我国的崛起争取一个有利的和平时期。我们不能因为“美国是我们的长期战略对手”就对美国任何一届总统的差异、甚至有时会是本质上的差异(这次特朗普与希拉里·克林顿的差异我认为就属于“质”而非仅仅是“量”的差异)就忽略不计、视而不见。这将会使我们丢失宝贵的、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很有可能是转瞬即逝的战略空隙机遇。
   
   
   
   ▲中美经贸摩擦时风时雨,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遭围堵愁云满面。
   
   在国际关系领域,中国历来主张和而不同、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即便美国视我为敌,我们也历来主张从“斗争中求生存”“从斗争中争取和平”、要“斗而不破”。正如我在“未来五年,东西方冲突将以美国模式还是中国模式发生?”一文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在认定中美冲突不可避免的前提下,要尽量争取这一冲突以“中国模式”发生,也就是非战争模式。不能将所有主张以“非战争模式”来解决中美之间的冲突的人,都批判为“投降派”。这显然是在中共历史上早已被多次批判的“左倾冒险主义”的再世。
   
   今天,中美之间爆发了不小的贸易摩擦。这场摩擦不仅是特朗普蓄意挑起的,而且目前也是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也就是说,是由特朗普所主导的。但中国的策略非常正确:我们不希望打贸易战,但我们不怕打;如果美国一定要打,我们将奉陪到底。这一事实并不妨碍我们深入分析特朗普为什么要与中国打贸易战,特别是认清特朗普到底代表着谁的利益,进而认识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这关系到我们的下一步棋将如何走。
   
   历史早就告诉我们,一个突发事件往往代表着某种力量的出现或崛起,它会改变原来非常明确的敌我格局,只要我们能够审时度势,便能因势利导,使形势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比如西安事变的发生,改变了国共两党之间的态势,证明国民党内部存在着抗日力量;因此,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便使国共两党形成临时的合力,共同对抗一个更大、更凶恶、更危险的敌人:日本侵略者。西安事变就是一个历史性战略机遇。在美国长远战略始终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是“敌人”的时候,特朗普的出现到底是我们的战略机遇,还是构成我们新的最危险的敌人,这正是我们必须进行深入分析、研究的。在这里,特朗普与美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个既有重合点,又有交叉点的概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