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谢选骏文集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谢选骏: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在我看来,这是因为“中国人缺乏宗教精神”——也就是说,“中国人缺乏‘人为上帝献身的神创论’”(其结晶为“独一真神”的一神教)。“中国人只有‘上帝为人服务的神在论’”(其结晶为“上帝百神”的主神教)。是的,中国不缺“为我祈福的宗教伎俩”,缺的是“为神献身的宗教精神”。
   
   

   《[记录]声音——“购藏”的上博简、清华简、北大简、岳麓简》(2011-06-13转载)报道:
   
   按:文中内容由刘静洁记录,不代表个人观点。资料均附纸媒与网络出处。
   
   李零:“‘文革’后,改革开放时期,商品经济大发展,到处破土动工,到处盗掘盗卖,简帛发现,再次掀起新高潮。面对这一高潮,我的心情很复杂,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材料太丰富,空前绝后;忧的是,盗掘盗卖,也是空前绝后。考古,主动发掘,国家不批,盗掘倒是很主动,局面完全失控,有如江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我可以好不夸大地说,这是真正的文化浩劫,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比不了。”
   (来源:人文与社会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2571/c1李零,《简帛古书的整理与出版——第九期全国古籍整理出版编辑培训班上的讲话》)
   
   一、上博简的来源
   
   第一批竹简
   马承源:“1994年初,再度去香港时嘱托香港中文大学张光裕教授,希望他特别留意竹简。……不久,张先生就在香港文物市场上发现了竹简,并电传了一些已经从泥团上散落下来的竹简的简文摹本。……这些简文有涉及《诗经》、《周易》的内容,还有一些与文王和周公有关的内容,但大部分简文无法与传承文献对应,感觉上作伪也绝对作不到这个程度,因此就对这批竹简予以特别关注。……我判定这批竹简是战国真品无疑,机会千载难逢,因此断然决定立即由上海博物馆斥资收购这批竹简,不使如此珍贵的国家文物再流失海外。”
   
   第二批竹简
   马承源:“当时正好近年终,上海博物馆缺乏可以调动的资金,但这和此前竹简的特征和现状相同,并可缀合,应属同一批,因此我们必须收购。我请张光裕先生想想办法,结果在香港的上海博物馆之友朱昌言、董慕节、顾小坤、陆宗霖和叶仲午5位先生每位出资11万港币,以55万元港币买下了这批竹简497支,捐给了上海博物馆。”
   
   第三批竹简
   马承源:“那次是香港商人主动送上门来的。字书是战国楚文字字书,有相当分量,十分重要。”(来源:朱渊清,《马承源先生谈上博简》,载《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3月版。
   http://www.bamboosilk.org/Fangtan/zhuyuanqing.htm)
   
   二、清华简的来源
   
   李学勤:“持有这批简的人也不敢公开兜售。后来我们的一位校友得到了这批文物,并请专家到香港看了一部分标本。经过专家判断,竹简具有收藏价值,这位校友就把竹简捐赠给了母校。”
   “按照这位校友的意愿,他是匿名捐赠的。2008年7月15日,这批竹简进入海关,送到了清华大学。”
   (来源:《楚天都市报》2009年10月25日A16版http://ctdsb.cnhubei.com/html/ctdsb/20091025/ctdsb881013.html)
   
   三、北大简的来源
   
   汉竹书
   北大出土文献研究所以捐赠方要求为名义,拒绝透露今年初入藏的这批竹简的任何细节,但朱凤瀚表示,在对残留泥土、编绳、丝织品和漆器残片进行取样分析后,初步定为西汉初年,其来源可能是南方的汉代墓葬。发现——出境——回流,似乎成为近年来国内简牍命运的普遍缩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第553期,2009年11月23日出版http://www.lifeweek.com.cn/2009/1130/26764.shtml)
   
   秦简牍
   朱凤瀚:“继去年获赠一批珍贵西汉竹书后,今年年初北大又获赠一批珍贵秦简牍。”(来源:《光明日报》2010-10-25 http://culture.gmw.cn/2010-10/25/content_1331789.htm)
   2010年初,香港冯燊均国学基金会慷慨出,资抢救了一批流失海外的珍贵秦代简牍,并捐赠北大。(来源: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工作简报,2010年10月,总第3期)
   
   四、岳麓简的来源
   
   王子今:“近年来,一些高校相继收藏保护了一些因盗掘、走私而流散的战国秦汉简牍资料。对于这种称作“购藏”的方式是否从根本上有利于文物的保护,还存在不同意见,但我们也看到,因这种形式推进的简牍研究,确实走上了新的阶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湖南大学等高校通过对这些资料的保护、整理、研究,提升了简牍学的水准。”(来源:《光明日报》,2011年2月10日,11版。王子今,《新新不停,生生相续——《岳麓书院藏秦简〔壹〕》出版感言》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1-02/10/nw.D110000gmrb_20110210_4-11.htm)
   
   图片:岳麓书院藏秦简之质日
   
   五、其他声音
   
   李零:“第一,包山楚简后,才有伪造竹简的高潮,很多假简,都是模仿包山楚简,让国内外很多著名学者上了当。第二,郭店楚简后,才有盗掘竹简的高潮,上博楚简的盗掘,据信就是受了郭店楚简的刺激。第三,上博楚简后,才有回购竹简的高潮。不仅上博楚简不是发掘品,最近发现的清华简、岳麓简、北大简、浙大简,也是盗掘后的抢救文物。
   和1900年一样,2000年以来,我们又碰上了盗墓造假的新纪元。以后的出版物,即使不是全部,恐怕也有相当数量,都是劫后余存。”(来源:人文与社会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2571/c1
   李零,《简帛古书的整理与出版——第九期全国古籍整理出版编辑培训班上的讲话》)
   
   
   《要说八卦,这个上博楚简算是这一百年来最大的八卦了》(emprieo 评论 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 2010-08-23)报道: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外行人一看什么竹书啊、楚简出土,一般人只把它当做一个考古发现和新闻。殊不知,这里面隐藏着很多不为外人所道的秘密,这个上博楚简,就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1994年,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先生接到香港中文大学张光裕教授的电话,说是有一批竹简,你们上博要不要买?一般而言,凡是从国内流落到香港文物市场上的文物,其买家的选择是先找欧美的,次找日本的,再找台湾的,然后再问大陆的。原因很简单,这个顺序和有钱程度一致。不用说,张光裕(在这里类似于一个经纪中介)找马承源先生,说明欧美、日本和台湾的藏家都看不上。这个没有看上,原因也不便明说。n年之后,早在马承源之前看过这批文物的一位台湾书法家和藏家,直截了当地说,这批竹书里面有假的。对了,就是这个原因,最后才找马承源买。马一看,嗯,检漏了,买。价格是多少呢。现在透露出来时最开始几十个竹简是花了50多万港币。后面花多少,就不知道了。总之,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然,马先生敢买这批文物,也有一个重要背景,我们不能不考虑。1993年,湖北荆门出土了一批竹简,这批竹简有一万多字,内容是跟先秦思想史密切相关。这批竹简的出土,是抢救性挖掘的成果。什么叫抢救性啊,就是被盗墓盗的差不多了,最后文物部门才来挖。你想,最后挖的都能挖出那么多宝贝,那么,前面被盗墓贼搞去的肯定有不少好东西。所以马先生或许在心中认为他买的这批文物与荆门楚墓的竹书有关。
   好了。买回来之后,当然要做鉴定啊。
   鉴定海外回归的文物,至少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1,文物的出土地点;2,文物的年代鉴定。
   关于第一个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学者猜测上博楚简也郭店楚墓出土文物的一部分,但迄今为止也无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一点。相反还有很多反证,例如上博楚简有一部文字和郭店简在内容上是重复的,而内容重复的部分,其竹简形制却相差甚远。这让人很头疼,有一个学者说上博楚简来自郭家岗2号墓,以示和郭店区别。郭家岗其实就是郭店的别名,当然这个结论只能当笑话来听。当然,这个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也和国内各单位的本位主义有关。在一次召开上博楚竹书的研讨会上,湖北有学者曾向上博提出,能不能把上博简上所附的泥土给我们一些当样本,拿回去做一下比对研究,这个要求很合理,但上博一口回绝,说我们自己会研究。
   关于第二个问题,那就更有趣了。现在公布关于上博简的断代测定,做了两次:一次是对竹简本身的碳14测定,这个精确度是正负65年,这个没有问题;一次是对墨的测定,这个结果很搞笑,结论是可以肯定这个墨是明代以前的。注意,只能肯定这个墨是明代以前,而不是汉代以前。
   有人可能会说,仅凭第一个结论,就不是可以肯定竹书的年代和真假了嘛?诸位,现在作伪的,不是我们平头百姓在潘家园所见的伪文物。这种竹书的作伪,是包括竹简、书写的毛笔和用墨都是古代文物。这样,我们就明白为什么上述两个鉴定结果反而让人不放心了。
   也许还有人会说,竹简、毛笔和墨可以用古代的,那么,文字本身怎么可能造假呢?有一位北大的古文字学家,德高望重,公开声明:如果谁能造古文字的伪,我就拜他为师。言下之意,说竹简文字是不可能造伪的。其实,这也是有问题的,造文字之伪,不是古文字学的问题,而是书法家的问题。如果你艺术修养足够高,即便你不知道先秦楚文字怎么写,但根据其它出土文字来推断写字,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也就是前面提到那位台湾书法家一口断定上博楚简是伪造的缘故,他直接说:这些文字我也可以写的以假乱真。
   好。这样看来,上博楚简很有可能是假的咯。但为什么没有人说呢?原因还是由于马承源先生在2004年以76岁的高龄,跳楼自杀了。自杀原因,原来是没有公布的,现在百度“马承源”条目也是含糊其辞:2004年9月25日,因患抑郁症加上受到伪造竹简的谣言刺激而跳楼自杀!
   
   这个表述很有意思,谣言说马承源伪造竹简。这个谁都不信,但这个谣言也有一部分是真的,即:上博竹简有假。
   这就够了。
   但为什么没有人说呢?很简单啊,一个上博竹简养活了多少专家学者啊。说上博简有假,那无疑是自断生路。特别是现在清华、北大、湖南大学等众多高校都纷纷斥资购买竹简,那么,这个问题就更加敏感了。
   
   《为什么相对「清华简」,对「上博简」真伪的质疑相对较少?》
   
   实际上以相对数字计算,对上博简的质疑并不比清华简少,而且上博简收购比较早,公布资料的时间也很长,开始有人怀疑上博简全伪,后来也不时有人怀疑上博简里掺入了假简,马承源的自杀也让上博简好像天生就显得不明不白一样。所以我个人印象里,如果以绝对数字来计算,对清华简的质疑应该没有上博多,主要就是姜光辉等几人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