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谢选骏: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纳赛尔非正常死亡 与萨达特有关》(据埃及《每日新闻报》2010年9月20日)报道:
   
   埃及第二任总统贾马尔·纳赛尔去世40周年到来之际,埃及资深记者、曾任埃及第三任总统安瓦尔·萨达特助手的哈萨尼·海卡尔,9月16日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亮相,讲述了纳赛尔生前最后几天的情形,并暗示他的去世非正常死亡,而是与其继任者萨达特亲手调制的一杯咖啡有关。

   萨达特的家人获悉海卡尔这一言论后异常愤怒,认为这是一个“把萨达特与其前任的死亡联系起来的图谋”。目前萨达特的一个女儿已通过电视节目指责海卡尔的言论是虚假的,另一个女儿正式向埃及总检察长申诉,指控海卡尔污蔑和诽谤。
   
   纳赛尔生命中的最后几天
   9月16日,埃及第二任总统贾马尔·纳赛尔去世40周年之际,埃及资深记者、第三任总统安瓦尔·萨达特的前助手哈萨尼·海卡尔,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亮相,讲述了纳赛尔生前最后几天的情形。
   根据海卡尔的叙述,1970年9月26日,纳赛尔会见了巴勒斯坦领导人亚希尔·阿拉法特,陪同的还有时任埃及副总统萨达特。海卡尔作为萨达特的助手参加了会见。
   纳赛尔和阿拉法特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之后纳赛尔看上去有些紧张,表示想喝咖啡。这时,萨达特让纳赛尔的私人厨师离开厨房,由他亲自调制咖啡。
   海卡尔说,纳赛尔喝了萨达特调制的咖啡,两天后便撒手西去。噩耗传来,数百万哀悼者走上开罗街头,一家媒体这样写道:“数亿人——阿拉伯人——现在成了孤儿!”一名崇拜纳赛尔的女性哭喊着:“贾马尔,我亲爱的,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竟然抛下我走了呢?”
   对海卡尔的这种说法,萨达特的家人异常愤怒。他们认为,这种说法是一个“把萨达特与其前任的死亡联系起来的图谋”,海卡尔的叙述不可能是真实的,因为萨达特甚至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调制一杯咖啡。
   萨达特的一个女儿在接受埃及一家电视台采访时,指责海卡尔的话“是虚假的”,另一个女儿——鲁凯亚·萨达特正式向埃及总检察长申诉,指控海卡尔污蔑和诽谤她的父亲。
   鲁凯亚在提交给法院的诉状中写道:“海卡尔所说的话,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伤害,深深地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杀手展开8次暗杀行动
   贾马尔·纳赛尔1918年1月15日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市,中学毕业后进入埃及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获少尉军衔,并在军队里结识了他后来的继任者萨达特。
   在军中,纳赛尔建立了秘密革命团体“自由军官运动组织”,并担任该组织的领导人。组织成员多为年轻军官,致力于推翻英国支持的法鲁克国王。
   1952年7月23日,身为陆军中校的纳赛尔与89名军官一起,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政变,赶走了法鲁克国王,成立了埃及共和国,由以他为首的11名军官组成革命指挥委员会,推举纳吉布将军为埃及第一任总统。不过,纳吉布将军只是有名无实的领袖,作为内政部长,纳赛尔才是权力的真正拥有者。
   1954年,纳赛尔罢免并软禁了纳吉布,谴责纳吉布支持“穆斯林兄弟会”,企图在当年10月暗杀自己。1956年6月23日,纳赛尔成为埃及第二任总统。
   有分析认为,纳吉布支持“穆斯林兄弟会”暗杀纳赛尔一事,是纳赛尔“自导自演”的,因为当他面对群众讲话时,竟8次被名叫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提夫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行刺。更为离奇的是,虽然拉提夫都是近距离射击,但所有子弹都偏离了目标。纳赛尔毫发无伤地继续演讲,他情绪激昂地说:“让他们杀死纳赛尔吧。纳赛尔只不过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我的同胞们,不要紧张,我没有死,我仍然活着。如果我死了,你们就是纳赛尔。”
   以纳赛尔的安保措施,怎么能让同一个杀手8次展开行动呢?加之他的演讲太过“煽情”,因此有人怀疑,这些暗杀行动只是他“登基”前的铺垫而已。
   
   被充当以色列间谍的按摩师毒害?
   纳赛尔上台后,除了领导人民进行经济建设外,还从英法手中收回了苏伊士运河,与以色列发生战争,并在外交中奉行不结盟运动。
   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战败,纳赛尔心力交瘁,曾一度打算辞去总统职务,但“在全国人民的一再要求下”继续担任总统,不过他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1970年9月28日,纳赛尔因突发心脏病去世。
   关于纳赛尔之死,埃及国内一直争议不断,有人提出了“纳赛尔的死系政治谋杀”这一说法。
   提出这种说法的人名叫贾马尔·萨利姆,是位作家。从1988年起,萨利姆在埃及的一本杂志上陆续发表文章,就纳赛尔之死提出质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同时也遭到不少人的反对。
   后来,萨利姆经过长期调查,写出《他们是如何谋害纳赛尔的》一书。萨利姆在书中指出,纳赛尔生前一直是帝国主义暗害的目标,特别是在1957年将苏伊士运河收回后,他便成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以色列摩萨德等间谍机构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萨利姆在书中透露,纳赛尔的私人按摩师阿里·阿托菲有毒害他的可能性。据医学专家介绍,按摩师一般会在手上涂一层油脂状的东西,然后为人按摩。这时如果他再在手上涂一些有毒物质,毒素便会经由扩张的毛孔进入血液。日积月累,当毒素累积到一定量后,就会置人于死地。
   之所以怀疑阿托菲,萨利姆还有一个原因:纳赛尔死后,阿托菲因被控为以色列充当间谍而遭逮捕,并被判处15年监禁。法庭在审判阿托菲时,曾提到他企图通过按摩毒害总统。
   
   死于血糖过低?
   下葬前,纳赛尔的遗体存放在埃及库巴宫厨房的大冰柜里,有人剪下了纳赛尔的一绺头发和右手的指甲,准备进行化验,以确认纳赛尔是否中毒。不过后来负责保管这些物品的人称,这些东西全丢了。
   在医学鉴定报告上,纳赛尔的死因被定为“突发心脏冠状动脉堵塞”。有5位医生在这份报告上签名,他们都是当时埃及国内有名的医生。萨利姆经过调查发现,这5个签名中,有的不是医生本人的笔迹,还有的医生则干脆否认纳赛尔死于“心脏冠状动脉堵塞”。
   萨利姆认为,如果纳赛尔不是死于中毒,那么另一个很有可能的死因是血糖过低。5名签字医生之一的鲁法伊·卡米勒博士告诉萨利姆,纳赛尔死后大约20分钟,其私人化验医生纳西哈·艾明便为他做了血液化验,结果显示不至于发生动脉堵塞,更不太可能致命,但自己当时还是违心地在鉴定报告上签了字。事后根据时任总理阿里·萨布里和副总统萨达特等人的指示,法医只对纳赛尔进行了外表尸检。
   纳赛尔死后,鲁法伊被纳赛尔的遗孀请去看病,期间鲁法伊向纳赛尔夫人问起纳赛尔去世当天的情况。纳赛尔夫人说,当天早晨,纳赛尔注射了降血糖的针剂,然后吃了半个苹果,便匆匆赶往机场,为来开罗参加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送行。从机场回来时已是下午3点多了,纳赛尔脸上冷汗直冒,两腿不停地颤抖。医生给他打了一些降血糖的针剂,不久纳赛尔就昏迷了。
   由此鲁法伊推断,纳赛尔的病症是典型的血糖过低,如果当时能够给他补充点儿糖分,他可能逃过一劫。
   
   穿防弹衣“不是男子汉的行为”
   纳赛尔的死因至今扑朔迷离。作为中东年龄最大、最引人注目的电视评论家之一,海卡尔当然知道自己关于纳赛尔死因的这番言论会惹来麻烦,因此在半岛电视台的节目中他补充说,他认为萨达特“不可能”在纳赛尔的咖啡里下毒。不过这并未平息针对他的批评。许多观察家认为,海卡尔“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纳赛尔被谋杀”。
   “这是一场名声与高龄之间的争斗,”埃及著名出版商希沙姆·卡西姆说,“过去40年来海卡尔没搞出什么吸引人的话题,他的电视节目也越来越不受待见,所以他要进行宣传……鲁凯亚·萨达特想起诉除了神之外提到她的父亲的任何人。”
   实际上,早在海卡尔之前,就有人声称萨达特与纳赛尔的死有关。提出这一说法的是纳赛尔的女儿胡达·纳赛尔,她于2005年在埃及的一本杂志上撰文表达了这一观点。萨达特的女儿鲁凯亚控告胡达诽谤,索赔500万埃及镑(约合588万元人民币)。后来,法院判决胡达向鲁凯亚支付10万埃及镑(约合12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此次海卡尔语出惊人后,鲁凯亚将当年与胡达的官司旧事重提,意在告诫海卡尔,“你也会以失败收场的”。
   海卡尔是否会以失败收场、纳赛尔是否死于谋杀,目前都不能下定论。值得一提的是,萨达特倒是被谋杀的。1981年10月6日,为庆祝第四次中东战争胜利8周年,萨达特在阅兵时被极端分子射中5枪,死在不设防的检阅台上。在阅兵之前,萨达特已经知道有人要谋杀他,但仍拒穿防弹衣,因为“那不是男子汉的行为”。(青年参考)
   
   谢选骏指出:和纳赛尔死于谋杀相关的,是其女婿坠楼身亡,而其遗孀则称这是被以色列特工推下——
   
   2010年7月11日英国《观察家报》报道,已故埃及亿万大亨阿什拉夫•马尔万是埃及前总统纳赛尔的乘龙快婿。有人说他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间谍,也有人称他其实是一名“双料间谍”,故意向以色列提供假情报。2007年6月27日,旅居英国伦敦的马尔万突然坠楼身亡。英国警方一直认为马尔万死于“自杀”,然而马尔万的遗孀穆娜•纳赛尔日前却称,马尔万是被以色列“摩萨德”特工从阳台上推下坠楼致死。
   
   “驸马爷”受总统器重
   据报道,阿什拉夫•马尔万出身在埃及一个富有家庭,其父亲曾是纳赛尔总统卫队的一名高级军官。1965年8月,正在大学攻读化学专业的马尔万邂逅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千金穆娜,两人一见钟情。1966年,马尔万迎娶了时年19岁的穆娜,成为身价不凡的“驸马爷”。夫妇俩共同生育了2个儿子,并且相亲相爱了40年。
   
   婚后的马尔万成了总统纳赛尔的得力助手。据穆娜回忆:“父亲经常派我丈夫到国外执行任务。我丈夫从不向我透露他的行程,因为他认为这些敏感信息只会置我于危险境地。”1970年,纳赛尔去世,副总统萨达特继任总统。马尔万又成为萨达特的政治和安全顾问。
   
   他曾是“以色列间谍”?
   1981年10月6日,萨达特总统在开罗东郊出席为庆祝埃及十月战争8周年而举行的盛大阅兵典礼时,不幸遇刺身亡。次年,马尔万举家移居英国,成为一名叱咤伦敦金融界的亿万大亨。
   
   据坊间盛传,马尔万曾是一名“以色列间谍”。2004年,以色列情报机关首长埃利•兹伊拉在其回忆录中,首次提及马尔万鲜为人知的间谍身份。兹伊拉称,马尔万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开始前,曾向以色列透露过埃及可能先发制人的情报,可惜皆被以色列当时的领导人当成了耳边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