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谢选骏文集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谢选骏: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纳赛尔非正常死亡 与萨达特有关》(据埃及《每日新闻报》2010年9月20日)报道:
   
   埃及第二任总统贾马尔·纳赛尔去世40周年到来之际,埃及资深记者、曾任埃及第三任总统安瓦尔·萨达特助手的哈萨尼·海卡尔,9月16日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亮相,讲述了纳赛尔生前最后几天的情形,并暗示他的去世非正常死亡,而是与其继任者萨达特亲手调制的一杯咖啡有关。

   萨达特的家人获悉海卡尔这一言论后异常愤怒,认为这是一个“把萨达特与其前任的死亡联系起来的图谋”。目前萨达特的一个女儿已通过电视节目指责海卡尔的言论是虚假的,另一个女儿正式向埃及总检察长申诉,指控海卡尔污蔑和诽谤。
   
   纳赛尔生命中的最后几天
   9月16日,埃及第二任总统贾马尔·纳赛尔去世40周年之际,埃及资深记者、第三任总统安瓦尔·萨达特的前助手哈萨尼·海卡尔,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亮相,讲述了纳赛尔生前最后几天的情形。
   根据海卡尔的叙述,1970年9月26日,纳赛尔会见了巴勒斯坦领导人亚希尔·阿拉法特,陪同的还有时任埃及副总统萨达特。海卡尔作为萨达特的助手参加了会见。
   纳赛尔和阿拉法特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之后纳赛尔看上去有些紧张,表示想喝咖啡。这时,萨达特让纳赛尔的私人厨师离开厨房,由他亲自调制咖啡。
   海卡尔说,纳赛尔喝了萨达特调制的咖啡,两天后便撒手西去。噩耗传来,数百万哀悼者走上开罗街头,一家媒体这样写道:“数亿人——阿拉伯人——现在成了孤儿!”一名崇拜纳赛尔的女性哭喊着:“贾马尔,我亲爱的,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竟然抛下我走了呢?”
   对海卡尔的这种说法,萨达特的家人异常愤怒。他们认为,这种说法是一个“把萨达特与其前任的死亡联系起来的图谋”,海卡尔的叙述不可能是真实的,因为萨达特甚至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调制一杯咖啡。
   萨达特的一个女儿在接受埃及一家电视台采访时,指责海卡尔的话“是虚假的”,另一个女儿——鲁凯亚·萨达特正式向埃及总检察长申诉,指控海卡尔污蔑和诽谤她的父亲。
   鲁凯亚在提交给法院的诉状中写道:“海卡尔所说的话,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伤害,深深地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杀手展开8次暗杀行动
   贾马尔·纳赛尔1918年1月15日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市,中学毕业后进入埃及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获少尉军衔,并在军队里结识了他后来的继任者萨达特。
   在军中,纳赛尔建立了秘密革命团体“自由军官运动组织”,并担任该组织的领导人。组织成员多为年轻军官,致力于推翻英国支持的法鲁克国王。
   1952年7月23日,身为陆军中校的纳赛尔与89名军官一起,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政变,赶走了法鲁克国王,成立了埃及共和国,由以他为首的11名军官组成革命指挥委员会,推举纳吉布将军为埃及第一任总统。不过,纳吉布将军只是有名无实的领袖,作为内政部长,纳赛尔才是权力的真正拥有者。
   1954年,纳赛尔罢免并软禁了纳吉布,谴责纳吉布支持“穆斯林兄弟会”,企图在当年10月暗杀自己。1956年6月23日,纳赛尔成为埃及第二任总统。
   有分析认为,纳吉布支持“穆斯林兄弟会”暗杀纳赛尔一事,是纳赛尔“自导自演”的,因为当他面对群众讲话时,竟8次被名叫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提夫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行刺。更为离奇的是,虽然拉提夫都是近距离射击,但所有子弹都偏离了目标。纳赛尔毫发无伤地继续演讲,他情绪激昂地说:“让他们杀死纳赛尔吧。纳赛尔只不过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我的同胞们,不要紧张,我没有死,我仍然活着。如果我死了,你们就是纳赛尔。”
   以纳赛尔的安保措施,怎么能让同一个杀手8次展开行动呢?加之他的演讲太过“煽情”,因此有人怀疑,这些暗杀行动只是他“登基”前的铺垫而已。
   
   被充当以色列间谍的按摩师毒害?
   纳赛尔上台后,除了领导人民进行经济建设外,还从英法手中收回了苏伊士运河,与以色列发生战争,并在外交中奉行不结盟运动。
   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战败,纳赛尔心力交瘁,曾一度打算辞去总统职务,但“在全国人民的一再要求下”继续担任总统,不过他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1970年9月28日,纳赛尔因突发心脏病去世。
   关于纳赛尔之死,埃及国内一直争议不断,有人提出了“纳赛尔的死系政治谋杀”这一说法。
   提出这种说法的人名叫贾马尔·萨利姆,是位作家。从1988年起,萨利姆在埃及的一本杂志上陆续发表文章,就纳赛尔之死提出质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同时也遭到不少人的反对。
   后来,萨利姆经过长期调查,写出《他们是如何谋害纳赛尔的》一书。萨利姆在书中指出,纳赛尔生前一直是帝国主义暗害的目标,特别是在1957年将苏伊士运河收回后,他便成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以色列摩萨德等间谍机构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萨利姆在书中透露,纳赛尔的私人按摩师阿里·阿托菲有毒害他的可能性。据医学专家介绍,按摩师一般会在手上涂一层油脂状的东西,然后为人按摩。这时如果他再在手上涂一些有毒物质,毒素便会经由扩张的毛孔进入血液。日积月累,当毒素累积到一定量后,就会置人于死地。
   之所以怀疑阿托菲,萨利姆还有一个原因:纳赛尔死后,阿托菲因被控为以色列充当间谍而遭逮捕,并被判处15年监禁。法庭在审判阿托菲时,曾提到他企图通过按摩毒害总统。
   
   死于血糖过低?
   下葬前,纳赛尔的遗体存放在埃及库巴宫厨房的大冰柜里,有人剪下了纳赛尔的一绺头发和右手的指甲,准备进行化验,以确认纳赛尔是否中毒。不过后来负责保管这些物品的人称,这些东西全丢了。
   在医学鉴定报告上,纳赛尔的死因被定为“突发心脏冠状动脉堵塞”。有5位医生在这份报告上签名,他们都是当时埃及国内有名的医生。萨利姆经过调查发现,这5个签名中,有的不是医生本人的笔迹,还有的医生则干脆否认纳赛尔死于“心脏冠状动脉堵塞”。
   萨利姆认为,如果纳赛尔不是死于中毒,那么另一个很有可能的死因是血糖过低。5名签字医生之一的鲁法伊·卡米勒博士告诉萨利姆,纳赛尔死后大约20分钟,其私人化验医生纳西哈·艾明便为他做了血液化验,结果显示不至于发生动脉堵塞,更不太可能致命,但自己当时还是违心地在鉴定报告上签了字。事后根据时任总理阿里·萨布里和副总统萨达特等人的指示,法医只对纳赛尔进行了外表尸检。
   纳赛尔死后,鲁法伊被纳赛尔的遗孀请去看病,期间鲁法伊向纳赛尔夫人问起纳赛尔去世当天的情况。纳赛尔夫人说,当天早晨,纳赛尔注射了降血糖的针剂,然后吃了半个苹果,便匆匆赶往机场,为来开罗参加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送行。从机场回来时已是下午3点多了,纳赛尔脸上冷汗直冒,两腿不停地颤抖。医生给他打了一些降血糖的针剂,不久纳赛尔就昏迷了。
   由此鲁法伊推断,纳赛尔的病症是典型的血糖过低,如果当时能够给他补充点儿糖分,他可能逃过一劫。
   
   穿防弹衣“不是男子汉的行为”
   纳赛尔的死因至今扑朔迷离。作为中东年龄最大、最引人注目的电视评论家之一,海卡尔当然知道自己关于纳赛尔死因的这番言论会惹来麻烦,因此在半岛电视台的节目中他补充说,他认为萨达特“不可能”在纳赛尔的咖啡里下毒。不过这并未平息针对他的批评。许多观察家认为,海卡尔“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纳赛尔被谋杀”。
   “这是一场名声与高龄之间的争斗,”埃及著名出版商希沙姆·卡西姆说,“过去40年来海卡尔没搞出什么吸引人的话题,他的电视节目也越来越不受待见,所以他要进行宣传……鲁凯亚·萨达特想起诉除了神之外提到她的父亲的任何人。”
   实际上,早在海卡尔之前,就有人声称萨达特与纳赛尔的死有关。提出这一说法的是纳赛尔的女儿胡达·纳赛尔,她于2005年在埃及的一本杂志上撰文表达了这一观点。萨达特的女儿鲁凯亚控告胡达诽谤,索赔500万埃及镑(约合588万元人民币)。后来,法院判决胡达向鲁凯亚支付10万埃及镑(约合12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此次海卡尔语出惊人后,鲁凯亚将当年与胡达的官司旧事重提,意在告诫海卡尔,“你也会以失败收场的”。
   海卡尔是否会以失败收场、纳赛尔是否死于谋杀,目前都不能下定论。值得一提的是,萨达特倒是被谋杀的。1981年10月6日,为庆祝第四次中东战争胜利8周年,萨达特在阅兵时被极端分子射中5枪,死在不设防的检阅台上。在阅兵之前,萨达特已经知道有人要谋杀他,但仍拒穿防弹衣,因为“那不是男子汉的行为”。(青年参考)
   
   谢选骏指出:和纳赛尔死于谋杀相关的,是其女婿坠楼身亡,而其遗孀则称这是被以色列特工推下——
   
   2010年7月11日英国《观察家报》报道,已故埃及亿万大亨阿什拉夫•马尔万是埃及前总统纳赛尔的乘龙快婿。有人说他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间谍,也有人称他其实是一名“双料间谍”,故意向以色列提供假情报。2007年6月27日,旅居英国伦敦的马尔万突然坠楼身亡。英国警方一直认为马尔万死于“自杀”,然而马尔万的遗孀穆娜•纳赛尔日前却称,马尔万是被以色列“摩萨德”特工从阳台上推下坠楼致死。
   
   “驸马爷”受总统器重
   据报道,阿什拉夫•马尔万出身在埃及一个富有家庭,其父亲曾是纳赛尔总统卫队的一名高级军官。1965年8月,正在大学攻读化学专业的马尔万邂逅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千金穆娜,两人一见钟情。1966年,马尔万迎娶了时年19岁的穆娜,成为身价不凡的“驸马爷”。夫妇俩共同生育了2个儿子,并且相亲相爱了40年。
   
   婚后的马尔万成了总统纳赛尔的得力助手。据穆娜回忆:“父亲经常派我丈夫到国外执行任务。我丈夫从不向我透露他的行程,因为他认为这些敏感信息只会置我于危险境地。”1970年,纳赛尔去世,副总统萨达特继任总统。马尔万又成为萨达特的政治和安全顾问。
   
   他曾是“以色列间谍”?
   1981年10月6日,萨达特总统在开罗东郊出席为庆祝埃及十月战争8周年而举行的盛大阅兵典礼时,不幸遇刺身亡。次年,马尔万举家移居英国,成为一名叱咤伦敦金融界的亿万大亨。
   
   据坊间盛传,马尔万曾是一名“以色列间谍”。2004年,以色列情报机关首长埃利•兹伊拉在其回忆录中,首次提及马尔万鲜为人知的间谍身份。兹伊拉称,马尔万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开始前,曾向以色列透露过埃及可能先发制人的情报,可惜皆被以色列当时的领导人当成了耳边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