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谢选骏文集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谢选骏: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美国无法再背负世界前行》(2018-09-30 FT中文网)报道:
   
   特朗普对战后体系的背弃令人不安,但或许他正在以自主选择的方式,做着未来美国总统不得不做的事情。


   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是不止一个共和国的梦想。德国的事例对全世界而言再熟悉不过。在为战争赎罪并把欧洲放在优先位置之后,作为一个普通国家,它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理直气壮地追求本国的私利。因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个人太奇怪了,我们无法相信他的计划是实现自己国家的正常化。尽管他的外交政策极具冲击性,但它们的用意就是要让美国回归自利国家的队列,而不再是一名过度操劳的家庭女教师,把整个自由世界当作低声哭泣的受监护人。
   
   这种现实政治可能适得其反。它会错失从《巴黎气候协定》这类名义上高尚的项目中可能获得的国家利益。但现实政治仍比其批评者更清楚易懂。自由主义者本来对美国的实力感到愤怒,直至看到其面临退缩的危险,以至北约(Nato)和关于贸易的华盛顿共识变成了需要从民粹主义威胁中拯救的圣餐。在主流共和党人看来,至少特朗普不爱搞那种神秘噱头,胡扯什么美国是一个以维护自由为天命的特殊国家。
   
   然而,现实主义所追求的不只是内在一致性。它也与外部环境相契合。领导世界秩序需要一个国家处于实力巅峰。这句话形容1948年的美国更恰当,而非2018年的美国,更不用提2048年了。特朗普对战后体系的背弃令人不安,但或许他正在以自主选择的方式,做着未来总统迫不得已得做的事情。
   
   “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并非世间的天然秩序。它是最极端的情况下产生的一个阶段。建立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体系、重振日本、保护欧洲的时候,美国占到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因为美国绝对实力仍如此强大,以至于我们忘了其相对地位早已开始下降。目前,美国占全球产出的20%左右。美国不再拥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来永远支撑民主世界。某个时刻,一位总统会从更狭隘的角度来理解国家利益。最近的三位总统当选都是因为承诺了要这样做。
   
   不管“政治家特朗普”是不是清楚这种伴随他生命历程(他出生于1946年)的相对衰落,但“政客特朗普”却明白一件同样相关的事情。纳税人仍在等待柏林墙倒塌时据说已在邮寄路上的和平红利。
   
   美国把后冷战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另一半球代价高昂的各种冲突之中。当美国本土遭遇了金融危机,国内的基础设施状况让这个建造了胡佛大坝的国家蒙羞时,这些“永远的战争”还在打个不休。
   
   这两大趋势——实力相对衰落和国内的疲态——为现实政治创造了自越战后那段时期以来最好的氛围。不同的是,随着中国等大国挤压美国的回旋余地,这一次现实政治应该会持续下去。
   
   孤立没有市场,对利益的着重远甚于价值观。特朗普是第一个(因此也是做得最糟糕的一个)试图满足这种诉求的总统。没有必要羞辱像加拿大那样无辜的盟友,或者像他的政府日前所做的那样,对每年接收的难民数量施加新限制。但深层的自私逻辑将在他身后延续。现实主义者嗅到了一丝机会,可以把“美国优先”的粗鲁口号调和成一项严肃的、利益导向的外交政策。他们的学术阵营中打头阵的是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和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Walt),两人都出版有鼓励自己的国家退出“自由霸权”的著作。
   
   即将到来的现实主义即便到最后成了一种过度修正,修正也是理所应当的。不久之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还可以把自由形容为“天然之作”,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可以以同样漫不经心的口吻说,历史的弧线向正义弯曲。历史的弧线不会向任何方向弯曲。这两位总统有一些地方值得怀念——他们个人所属的阶层、经验丰富的内阁——但这种带有目的论色彩的胡说八道不在其中。战后的历史表明,更经常让美国陷入麻烦的是理想主义,而非冷冰冰的盘算。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曾说过,一个领导人最多能“轻推一下历史”。他(她)改变不了历史进程,加快业已形成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的结构性趋势需要一个更加自利的美国。特朗普退出的每一项条约和加征的每一轮关税,都可以解读为向这一命运的一下轻推:努力让美国恢复成为正常国家。他的继任者们将做得更好。但他们会这么做的。
   
   《川普当场下通牒 威胁断绝中国生意》(2018-09-30 多维)报道:
   
   9月29日前往西弗吉尼亚州参加集会活动,现场再次谈及中美贸易战,并向中国发出警告。
   
   面对支持者,特朗普称中国必须推行公平贸易,否则美国将回避跟中国做生意。“要么中国开放市场、实行公平贸易,要么我们不跟他们做生意。就这么简单。”
   
   特朗普在现场称,因为美中巨大的贸易赤字,美国年复一年地将几千亿美元输给了中国。“我们将中国建起来了,我们这样做有多愚蠢。”
   
   谢选骏指出:三亿人口的美国背负着十三四亿人口的共产党中国前进了几十年,已经疲惫不堪了,实在走不动了。
(2018/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