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方舟子到底是不是方骗子?崔永元到底是不是贪污的政协委员?似乎难以论断。但是仅仅从名字上来看,方舟子确实就是方骗子——因为这个方舟子,连名字都是假的,他还能说真话吗?这就像著名的文丐“鲁迅先生”,连名字都是假的,他写的东西能信吗?除非,毛泽东这样的山大王和半文盲(只懂中文,不懂外语;只懂下里巴人,不懂阳春白雪),才会仰慕文丐先生鲁迅骗子。
   
   《遭崔永元炮轰方舟子回击:贪污证据确凿》(2018-10-11 多维)报道:
   


   近日,中国名嘴崔永元在范冰冰案告一段落后,将矛头转向网络名人方舟子,方舟子也在第一时间响应。
   
   北京时间10月10日,针对崔永元在今日头条上的言论,方舟子连发两篇贴文响应。
   
   在第一篇帖文中,方舟子质疑崔永元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身份,他说,崔永元让传媒大学开了证明,上面写着他的职称是“高级编辑”,啥时候变“教授”了?教师资格证拿到没有?他自称“做好事不愿留名”,我记得有段时间他天天晒“给孩子加个菜”包括加肥肉,那不是好事?现在不晒了,是不再做了还是不留名了?
   
   
   当日,崔永元在今日头条发文:“方骗子又开始表演了。我们在法庭上质问牠对我们基金的造谣。牠的造谣律师彭剑说:我们只是怀疑。方骗子因为永远不敢出庭,于是大呼小叫: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做梦梦到的?好像彭剑代表的是一只狗。方骗子注销了在中国所有的账号,所以官司输了,胜诉方也无法执行。牠和院士辩论,院士去世了,牠还要辩两年。牠质疑病重的孩子,孩子去世,牠也没半点愧意。牠和我比基金的清白,我晒完账说该你了,牠说:我又没说晒?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渣子。”
   
   对此,方舟子响应,“崔永元自己满嘴谎言,我倒是正式举报过崔永元公益基金会的账目问题,证据确凿”。
   
   崔永元曾多次炮轰方舟子,称其一直为医药、农药、添加剂等各种利益集团的骗局洗地,导致大批民众受害。
   
   方舟子也曾于6月5日在微博账号质问,在查娱乐明星收入的同时,能不能把崔永元公益基金会顺便也查查。同时,还附上一段《崔永元如此搞“公益活动”》的长文。
   
   方舟子在文中称,自己就崔永元公益基金问题连续数次向中国民政部举报,但没有任何回音,并强调“政协委员在中国是享有特权的”。文章显示,方舟子的举报多在2014年进行的。
   
   崔永元在举报范冰冰后,曾在微博德次表示遭到死亡威胁,他写道:“我的危险来自四面八方。”此番与方舟子的骂战,或将引起新一轮的风波。
   
   谢选骏指出:方舟子到底是不是方骗子?崔永元到底是不是贪污的政协委员?似乎难以论断。但是仅仅从名字上来看,方舟子确实就是方骗子——因为这个方舟子,连名字都是假的,他还能说真话吗?这就像著名的文丐“鲁迅先生”,连名字都是假的,他写的东西能信吗?除非,毛泽东这样的山大王和半文盲(只懂中文,不懂外语;只懂下里巴人,不懂阳春白雪),才会仰慕文丐先生鲁迅骗子。
   
   《最新重磅:崔永元回应了!他处境究竟有多危险?看完你就知道了》报道:
   
   10月7日上午,微博账号“@小崔读书汇”发布《一声长叹一声雷》文章。文章提到,“上海公安局经侦大队对所有我参与的公司彻底侦察,对我以前的助理不断询查,彻夜询查。我知道原因在于(大轰炸)。参与这次大欺诈的既有演艺界大腕也有上海经侦的警察。曾经当着我的面,他们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几十万的现金用个书包就提走。”
   
   今天,上海警方假装回应。
   
   最新!
   
   崔永元回应上海警方:
   
   去查原长宁经侦副支队长彭奋
   
   这下是指名道姓提供线索了
   
   一句“你们把我的原助手、与我合作的公司、与我合作公司合作过的公司都查个底儿掉”,再来一句“有两个警察冒充过税务人员,它们有我电话”,诠释了崔永远在自己写的一篇文章《一声长叹一生雷》里提到的一句话“就这样,我的危险来自四面八方。崔永元,你怎么会把一手好牌打成这样?”
   
   看得出来,崔永元现在是孤独而失望的,也是焦虑而彷徨的。
   
   崔永元因为阴阳合同得罪了很多人
   
   其本人表述 : 今年五月崔永元当时爆料阴阳合同以来,屡次受到生命安全的威胁,多次报警收效甚微。甚至家人的隐私和安全也受到威胁。
   
   崔永元曾经在微博中说,他已经收到了十多次死亡威胁,10度报警!有人把威胁信从他家的门缝插了进去。
   
   大家可以想象,崔永元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但他依然无所畏惧,他说:“敢于站出来与这样强大的,一个利益集团对抗的人,必先掂量过自己,知道自己是干净的。”
   
   “就这样,我的危险来自四面八方。”
   
   他说过“我要是把那良心丢了,我的病好了也无用。”
   
   谢选骏指出:方舟子骗子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很像一只准备趁火打劫偷袭咬人的深水王八,很像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2018/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