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谢选骏文集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谢选骏: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华裔政庇写手变线民:我骗了美国 美国也骗了我》(世界日报 于 2018-09-30)报道:
   
   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一胎化政策迫害——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宗教迫害——


   
   曾于2011年至2014年为联邦政府调查提供帮助的化名为“劳伦斯”(Lawrence,音译)的华裔“故事写手”,曾被FBI发展为线人,以律师楼助理的身分,协助当局调查涉嫌诈欺的移民律师,甚至动用了隐形摄像头,并策反同事。不过,他最终遭政府背弃,无奈选择隐退。
   
   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的报导,劳伦斯于2005年7月从中国来到纽约,他以为可以在美国开启新生活,“我以为我能成为百万富翁,我这个人就是比较自信”。然而落地后的第一年,他就在皇后区法拉盛陷入了可悲的生活圈子,比如在门窗公司、玻璃工厂打工。直到2007年,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华埠移民律师楼招募中文翻译的广告,于是他将简历传真过去,对方很快回复,问他何时能开始上班。
   
   于是,劳伦斯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就开始在专攻政庇案件的律师楼工作。他最开始工作的律师楼由在2012年移民诈欺案中被捕的律师肯吉尔(Ken Giles)开设,劳伦斯说,该律师楼就是一间狭小办公室和里面的三个桌子,屋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互相都能清楚看到、听到,“我意识到在华裔移民群体中,造假申请政庇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劳伦斯说,“办公室经理会告诉客户应该做哪类声明,要编造哪种故事,以及提供哪些假文件。经理编好故事后,让客户用自己的话写下来”。
   
   在肯吉尔律师楼工作一年半后,劳伦斯跳槽到刘枫凌律师楼,该律师楼基本专注于政庇案,他将律师楼比作一个工厂,每一个员工都有自己特定的任务,如翻译、指导、和写故事。劳伦斯则在那里开始担任写手,他会从客户的一些真实细节入手,加工编造成受政府严重迫害的剧情,他知道要让故事非常生动,并要描述出巨大的痛苦,只有这种基于信仰、政治和一胎政策的迫害,才能顺利通过政庇审查。
   
   在刘枫凌律师楼工作的几年间,劳伦斯撰写了500到600个假故事,并编写了大量的学习指南来指导客户,他还叫律师楼的翻译们将法庭上的很多细节编入手册,好让客户知道在法庭上移民官会喜欢问哪些问题,以及他们偏好何种答案。
   
   在那几年,劳伦斯是这么劝自己的,“我是在帮助那些较低层的中国人获得留在美国的途径,他们没有真正犯罪,他们想要的只是找到一份工作、在中餐馆里打工而已”。不过2010年11月,由于劳伦斯的兼职时间冲突,引起律师楼不满,他被刘枫凌律师楼开除,又回到肯吉尔律师楼。
   
   回顾那些年每天编写虚假故事,劳伦斯在接受采访时忍不住笑起来,“那些政庇办公室工作人员和移民官,每天被大量虚假故事所淹没,他们都不知道真实的政庇事实是什么样子了”。
   
   ●“我骗了美国,美国也骗了我”
   
   2011年感恩节前两周,劳伦斯接到FBI的电话,被告知他已经被联邦政府盯上一年多,并给他两个选择,要不就与同事一起入狱,要么就协助调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为自己多年的作为感到沮丧,突然间有机会把一切说出,有种爆发的感觉”。
   
   劳伦斯向FBI提供了参与诈欺政庇申请的人员名单,查看相册识别嫌犯,上交了学习指南。他佩戴隐形摄像头回到律师楼,录制了16个视频,他的目标是尽可能抓住更多人,第一个目标就是肯吉尔;他还策反了至少三人成为合作证人,其中一人是不久前劳伦斯帮助编纂故事获得政庇的李女士,联邦探员告诉她,如果合作就不会被起诉,还会帮助她移民。但她最后仍收到移民局的递解信件,“是的,我确实欺骗了美国,但最后,美国政府也欺骗了我”。
   
   劳伦斯在2014年刘枫凌被定罪后,也被检方控以三项重罪,这也就意味着他很难成为美国公民了。他面临最高25年监禁,由于合作良好,最终被判六个月缓刑。
   
   ●ICE致电 请他协助2000起案件
   
   之后,劳伦斯搬到西南部打算重新开始,然而ICE探员追踪到他,希望他协助识别此前在政庇申请上撒谎的客户,这让他意识到,政府的审查方向正在朝提交政庇申请的移民身上转移。移民官员表示,他们从2014年起就开始对申请者进行审查。
   
   劳伦斯说,从2017年早些时候起ICE开始频繁给他打电话,表示有约20起案件需要他的帮助,2017年3月,另一起电话中告诉他有200起案件。而三个月后,ICE再次致电,表示有2000多起案件需要他合作。“我很害怕,我拒绝了”。
   
   谢选骏指出: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不仅是移民局捉拿非法移民,律师楼也捕获非法移民——律师楼是比移民局还大的肥猫,他们吃了被告吃原告,至于老鼠的死活,那不是他们关心的。
(2018/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