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谢选骏文集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谢选骏: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华裔政庇写手变线民:我骗了美国 美国也骗了我》(世界日报 于 2018-09-30)报道:
   
   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一胎化政策迫害——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宗教迫害——


   
   曾于2011年至2014年为联邦政府调查提供帮助的化名为“劳伦斯”(Lawrence,音译)的华裔“故事写手”,曾被FBI发展为线人,以律师楼助理的身分,协助当局调查涉嫌诈欺的移民律师,甚至动用了隐形摄像头,并策反同事。不过,他最终遭政府背弃,无奈选择隐退。
   
   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的报导,劳伦斯于2005年7月从中国来到纽约,他以为可以在美国开启新生活,“我以为我能成为百万富翁,我这个人就是比较自信”。然而落地后的第一年,他就在皇后区法拉盛陷入了可悲的生活圈子,比如在门窗公司、玻璃工厂打工。直到2007年,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华埠移民律师楼招募中文翻译的广告,于是他将简历传真过去,对方很快回复,问他何时能开始上班。
   
   于是,劳伦斯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就开始在专攻政庇案件的律师楼工作。他最开始工作的律师楼由在2012年移民诈欺案中被捕的律师肯吉尔(Ken Giles)开设,劳伦斯说,该律师楼就是一间狭小办公室和里面的三个桌子,屋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互相都能清楚看到、听到,“我意识到在华裔移民群体中,造假申请政庇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劳伦斯说,“办公室经理会告诉客户应该做哪类声明,要编造哪种故事,以及提供哪些假文件。经理编好故事后,让客户用自己的话写下来”。
   
   在肯吉尔律师楼工作一年半后,劳伦斯跳槽到刘枫凌律师楼,该律师楼基本专注于政庇案,他将律师楼比作一个工厂,每一个员工都有自己特定的任务,如翻译、指导、和写故事。劳伦斯则在那里开始担任写手,他会从客户的一些真实细节入手,加工编造成受政府严重迫害的剧情,他知道要让故事非常生动,并要描述出巨大的痛苦,只有这种基于信仰、政治和一胎政策的迫害,才能顺利通过政庇审查。
   
   在刘枫凌律师楼工作的几年间,劳伦斯撰写了500到600个假故事,并编写了大量的学习指南来指导客户,他还叫律师楼的翻译们将法庭上的很多细节编入手册,好让客户知道在法庭上移民官会喜欢问哪些问题,以及他们偏好何种答案。
   
   在那几年,劳伦斯是这么劝自己的,“我是在帮助那些较低层的中国人获得留在美国的途径,他们没有真正犯罪,他们想要的只是找到一份工作、在中餐馆里打工而已”。不过2010年11月,由于劳伦斯的兼职时间冲突,引起律师楼不满,他被刘枫凌律师楼开除,又回到肯吉尔律师楼。
   
   回顾那些年每天编写虚假故事,劳伦斯在接受采访时忍不住笑起来,“那些政庇办公室工作人员和移民官,每天被大量虚假故事所淹没,他们都不知道真实的政庇事实是什么样子了”。
   
   ●“我骗了美国,美国也骗了我”
   
   2011年感恩节前两周,劳伦斯接到FBI的电话,被告知他已经被联邦政府盯上一年多,并给他两个选择,要不就与同事一起入狱,要么就协助调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为自己多年的作为感到沮丧,突然间有机会把一切说出,有种爆发的感觉”。
   
   劳伦斯向FBI提供了参与诈欺政庇申请的人员名单,查看相册识别嫌犯,上交了学习指南。他佩戴隐形摄像头回到律师楼,录制了16个视频,他的目标是尽可能抓住更多人,第一个目标就是肯吉尔;他还策反了至少三人成为合作证人,其中一人是不久前劳伦斯帮助编纂故事获得政庇的李女士,联邦探员告诉她,如果合作就不会被起诉,还会帮助她移民。但她最后仍收到移民局的递解信件,“是的,我确实欺骗了美国,但最后,美国政府也欺骗了我”。
   
   劳伦斯在2014年刘枫凌被定罪后,也被检方控以三项重罪,这也就意味着他很难成为美国公民了。他面临最高25年监禁,由于合作良好,最终被判六个月缓刑。
   
   ●ICE致电 请他协助2000起案件
   
   之后,劳伦斯搬到西南部打算重新开始,然而ICE探员追踪到他,希望他协助识别此前在政庇申请上撒谎的客户,这让他意识到,政府的审查方向正在朝提交政庇申请的移民身上转移。移民官员表示,他们从2014年起就开始对申请者进行审查。
   
   劳伦斯说,从2017年早些时候起ICE开始频繁给他打电话,表示有约20起案件需要他的帮助,2017年3月,另一起电话中告诉他有200起案件。而三个月后,ICE再次致电,表示有2000多起案件需要他合作。“我很害怕,我拒绝了”。
   
   谢选骏指出: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不仅是移民局捉拿非法移民,律师楼也捕获非法移民——律师楼是比移民局还大的肥猫,他们吃了被告吃原告,至于老鼠的死活,那不是他们关心的。
(2018/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