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谢选骏文集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谢选骏: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前国务卿批川普:中国非敌人 以诚相待》(2018-10-09 观察者网)报道:
   
   7日,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和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ine Albright)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电视访谈中批评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就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鲍威尔详细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认为中国不是敌人,美国在处理双边关系时应当尊重中国。
   
   “中国不是敌人”
   
   访谈期间,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指出,“总统对中国下足了功夫,涉及了地缘政治,不过主要还是贸易方面。”
   
   扎卡利亚把当下的中美关系形容成一种“冷战”,称中方取消了一系列会谈,吉姆•马蒂斯(美国国防部长)也取消了会谈。他问鲍威尔,“这是不是某种策略?目的究竟是什么?”
   
   鲍威尔直截了当地回答,“我看不出有什么实质性的策略。”
   
   他称,“国防部现在已经认定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为对手,几乎快成敌人了。”
   
   然而在对华政策上,这位美国前国务卿表达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的观点。
   
   “中国可不是敌人,”鲍威尔说,“我曾作为国家安全顾问和中方一同工作过……你是可以和中方合作的,前提是必须要尊重他们,而不是通过威胁的方式。”
   
   就近期的中美贸易摩擦,鲍威尔表示,“这是我们任何人都不想见到的。我们得记住这一点,为(关税)产生的额外成本买单的人,是美国的消费者。他们一直在购买高质量、低价格的中国商品。”
   
   鲍威尔还评论了特朗普政府欲拿中国留学生“开刀”一事,表示“中国在美国有30万留学生是件好事,而现在我却听说白宫不想再让他们过来了。”他认为,“大学的校长们会站出来反对,中国学生付的是全额学费。”
   
   “我们应该对中国保持开放。凭我的经验,你可以和中国打好交道,只要以诚相待,知道他们必须得到什么以及我们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大家再慢慢商讨如何去实现。”鲍威尔说。
   
   他接着总结道,“当双方有分歧时,我们需用敬意和中方对话。当存在贸易挑战时,我们应该一起解决。如果他们真的通过不当的方式获取了我们的技术,我们再采取一些措施。但我们不要和中国搞‘冷战’。”
   
   此外,鲍威尔还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待非法移民的“骨肉分离”政策。
   
   “全世界都在关注,人们无法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比如把那些试图穿过我们南部边境的母亲和孩子们分开,”他说,“人们不敢相信我们正在努力阻止移民进入这个国家,而正是移民让我们保持生机。”
   
   “特朗普是给普京的‘礼物’”
   
   当天的访谈中,另一名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则着重抨击了特朗普对待普京的态度,认为“特朗普看到自己和普京之间存在某种‘亲密关系’。”
   
   她称,“俄罗斯人正在极力破坏我们的民主,把我们和盟友分开。我认为在很多方面,特朗普几乎是给普京的‘礼物’,因为前者试图解释我们为什么要和欧洲人打交道、为什么要和北约有任何关系。”
   
   在对待俄罗斯的问题上,鲍威尔认为美国需要“坚定地”与俄罗斯对话,同时警告称普京在冷战结束后恢复了俄罗斯的自豪感。
   
   “我们应当考虑到这一点,”他说,“但我认为,我们也不应该试图让他(指普京)成为敌人。”
   
   鲍威尔补充道,“我们考虑太多的是敌对关系而不是外交关系……让我们找到对话和共事的方式,认识到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像美国一样。”
   
   鲍威尔曾于2001年至2005年担任美国第65任国务卿,供职于小布什政府,是美国历史上首位任此职位的非裔美国人。他在美国陆军服役超过35年,1989年晋升为四星上将。
   
   在外交策略上,鲍威尔强调多边主义和以外交手段解决对外关系,被认为是小布什内阁中的“鸽派”。由于小布什倾向于支持以拉姆斯菲尔德(前美国国防部长)为首的“鹰派”的主张,鲍威尔在对外政策上受到极大掣肘,遂于2004年底宣布辞去国务卿一职。
   
   奥尔布赖特是美国首位女性国务卿,于1997年至2001年服务于克林顿政府。在出任国务卿前,她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值得一提的是,奥尔布赖特出生于捷克,除了通晓英语、法语、俄语和捷克语外,也能说波兰语和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谢选骏指出:这两位美国前国务卿,都是帮助中国崛起的功臣。因为他们任职于2001年前后,正是在那个关键的年代,他们允许共产党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从而在以后十几年的时间里,让中国出口加工的商业总量迅速膨胀了十几倍,变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这样,美国前国务卿帮助了中国的崛起。
   
   

此文于2018年10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