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谢选骏文集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谢选骏: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澳洲新的签证政策即将出台》(2018-10-08 The Australian)报道:
     
   莫里森政府将每年为数千名移民设立新的签证政策,要求他们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外的地方定居长达五年,以解决超出预期的人口增长。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联邦政府还将考虑资助快速铁路项目,以解决人口增长造成的城市拥堵问题。
   
   今天,人口和城市基础设施新部长Alan Tudge将标记政府即将公布的人口政策的关键板块,包括联邦和州政府人口分布和基础设施规划管理的基本结构变化。Tudge说,由于陆克文和Gillard政府的移民入境和家庭团聚签证的快速推动,2007年之后的人口飙升量超过了2002年代际报告预测的增幅。
   
   这种人口增长的无计划性导致基础设施严重短缺和人口分布不平衡,并进而导致首府城市拥堵问题。Tudge在今天墨尔本Menzies研究中心的演讲中发表讲话称,虽然净移民现在占全澳人口增长的60%,但它占悉尼人口增长的84%,据统计,总人口增长的75%主要集中在墨尔本、悉尼和昆州东南部,这些地区也经历了高度的内部迁移。
   
   在他的演讲中,Tudge将展示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在管理基础设施和人口方面的一种新的合作关系。增长与支出比率的“不匹配”导致基础设施短缺,不仅未能跟上预测,而且现在严重低于实际需求。他说:“总体而言,拥堵给经济带来的成本已经很高,而且还在急剧上升,这对国家和家庭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挑战。21世纪初,尤其是墨尔本和悉尼的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无法满足预期增长的需求,更不用说实际增长了”。
   
   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1982年至2007年间,澳大利亚人口平均每年增长22万,其中自然增长约12万,海外净移民约10万。但自2007年以来,上升到平均每年37.5万,自然增长率仅略有增加。
   
   据悉,此次新移民政策主要确认将限制一批技术移民在偏远地区定居“几年”,因为他们不受地理区域的影响,例如那些依靠偏远地区公司担保和通过家庭签证移民澳洲的人,这约占总移民摄取量的45%。据报道,新政将通过对适用于其他签证类别的“违规行为”处罚来强制执行,这可能包括取消签证或限制其申请公民身份的能力。
   
   Tudge表示:“推动我们增长的主要因素是净海外移民,在过去10年里,净海外移民占人口增长的60%,而剩余的增长主要源于自然增长。”“我们正在制定措施,让更多的新移民前往较小的州和偏远地区,并要求他们在那里停留几年。有证据表明,经过一段时间后,许多人便会长期待下去。这样可以在经济上帮助较小的州和偏远地区的人口增长。”
   
   最值得注意的是,自2007年陆克文政府执政以来,人口增长出现了阶梯式的变化,几乎完全是由移民率的增长而推动。澳大利亚在过去的15年里原本预计人口增长大约为250万人,但却飙涨至500万人。
   
   谢选骏指出:500万人,超过了澳大利亚现有人口的20%!可见,即使地广人稀的澳洲,也受不了投机者蜂拥而至的的压力了。
   
   《华裔老人车祸亡 闯红灯司机无罪释放》(2018年10月09日 转载澳洲网)报道:
   
   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华裔老爷爷因救孙子,不幸被闯红灯的司机撞倒身亡,然而肇事者却于近日被判无罪释放,理由是法官认为其已被受创伤后压力症影响。
   
   现年42岁的Ruwanmalee Perera来自Doncaster East,她承认了一项危险驾驶导致死亡的罪名。在维州,这项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但她却被无罪释放了。
   
   2016年11月30日下午,66岁的华裔老爷爷张启民(Qimin Zhang,音译)在Nunawading的Springvale Rd和Springfield Rd的交汇处过马路时,不幸被Perera开车撞倒身亡。据报道,事故主要是因为Perera忽视了前方的红灯信号。
   
   据悉,事发时,张启民一把推开了旁边的孙子,并被Perera驾驶的的SUV撞倒身亡。Perera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从事儿童看护工作。她于近日在维州法院被无罪释放,同时被吊销驾照18个月。
   
   张启民的妻子姜玉南(Yunan Jiang,音译)因丈夫的离世备受打击,她曾恳求法官Frank Gucciardo严惩肇事者。但法官称,Perera因此事饱受创伤后压力症影响。这次车祸对Perera产生了重大影响,甚至超出了法庭审判的范围。内疚和羞愧会影响Perera的一生,让她入狱会使她的病情更糟。
   
   据悉,事发时,Perera在十字路口因疏忽大意,开车撞倒了张启民,导致他头骨破裂。张启民经抢救无效后,在医院不幸逝世,他的孙子面部受轻伤。
   
   法官称张启民为“英雄”,“在撞车的那一刻,张先生确实表现得很勇敢,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把婴儿车从他身边推开,以保护他的孙子免受伤害。这是一种勇敢和无私的行为”。
   
   法官Gucciardo将Perera的违法行为描述为这类型车祸中犯罪程度“最低的”,因为她没有喝醉、没有超速、没有打电话,同时也没有疲劳驾驶。他进一步赞扬了Perera的良好性格、扎实的工作经历以及作为一个好妈妈的品行。
   
   但他的话,并没有让张启民悲痛欲绝的妻子得到多少安慰。姜玉南向法庭提交了一份令人揪心的受害者影响声明,请求对杀害她丈夫的凶手判处适当的监禁。
   
   姜玉南在法庭上表示,她的生活因此被摧毁,她形容她的丈夫是一位深受敬爱、富有爱心和关心家庭的男人,并描述了失去丈夫后的伤心、沮丧和失眠的严重影响。
   
   在宣判中,法官Gucciardo指出,被害人的家人仍然对Perera“不宽容”,并寻求“最高限度的法庭赔偿”。然而,法官并未因此动摇。“我已经考虑到了这些强有力的情感表达……这种情感虽然可以被理解,但不能推翻法庭的量刑原则。”
   
   谢选骏指出:显然,这位拉丁法官Gucciardo不是很正常。因为得了“创伤后压力症”的,其实不是那位交通肇事者,而是这位法官自己——它是被中国移民的压力给逼疯啦!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很多,舒服很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毛泽东自述)!
(2018/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