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白邦瑞的悔改]
谢选骏文集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邦瑞的悔改

谢选骏:白邦瑞的悔改
   
   白邦瑞的出尔反尔可能不是由于其狐狸本性,而是对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的一种痛彻心扉的反省与矫枉过正的悔改吧。
   
   

   《和中国交手的那帮美国人,来自火星?》(2018-10-08 观察者网)报道:  
   
   美帝“碰瓷”副总统近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反华檄文式的讲话,令很多人震惊,感觉这样类似中国网文水平和风格的讲话,不应该出自美国副总统之口。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这样的话从哈德逊研究所里讲出来,并不奇怪。作为美国五大保守派智库之一,哈德逊研究所历来在台海、南海问题上以对中国态度强硬、语不惊人死不休著称。两年前,刀哥和哈德逊研究所打过一次交道,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回头来看,当时的印象和“碰瓷”的讲话是一脉相承的。
   
   壹
   
   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估计不少中国战略学界的人知道他。
   此次“碰瓷”演讲两次提到他,特朗普不久之前也在记者会上称他是“中国问题权威”。有人猜测,白邦瑞是“碰瓷”讲话的一个始作俑者,甚至可能直接撰写了演讲的部分内容。总之,在涉华问题上,白邦瑞对现在这个白宫有着不小的影响。
   特朗普刚当选总统时,还有传闻白邦瑞要入内阁。就在那个时候,刀哥正负责组织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便邀请白邦瑞参加,希望他介绍一下特朗普的对华战略。
   白邦瑞精通中国文化,据说通读《孙子兵法》《资治通鉴》。刀哥的联系电话一打过去,就感觉传言不虚。白的中文说得很好,也比较风趣,态度热情不生分。他一遍又一遍地强调自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一口把邀请应承下来。
   但他说,就怕中国使馆不会给他签证,因为上一次使馆举办活动没邀请他。刀哥听他这么说,便询问了中国驻美使领馆,但使馆告诉刀哥说完全没有这回事,只要是走正常程序,签证没有问题。刀哥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白邦瑞,还让一个在美国的朋友专门帮他办理签证。
   一切看起来比较顺利。但突然一天半夜,白邦瑞发来一封怒气冲冲的邮件,说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可中国对他有意见,中国使馆对他有意见,把他当作“不健康因素”,不让他来中国。虽然他很想来,但来不了了。
   然而,当刀哥再次和中国使馆联系,了解到的情况却是,白邦瑞的签证材料都没交上去……
   第二天,白邦瑞又发了一封邮件,说他误会了,因为他自己的原因,签证材料弄错了。中国的签证官很好,帮他解决了问题。
   在和白邦瑞一再确认之后,刀哥帮他预定了机票和酒店(应白的要求订了往返公务舱,不能退换),印发会议手册,并和其他参会嘉宾都确认了。
   刀哥还是太单纯了。在临行前大约一周,白邦瑞再次突然给我们发邮件,说来不了了。他列举的理由主要是两个:
   第一,他说,那一周正好是特朗普团队准备上任、做好过渡工作的关键时期,他被要求与特朗普团队待在一起。他的一个重要责任是给特朗普团队“补课”,讲述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以及未来如何改善中美关系。
   在电话里,白邦瑞用略带美国腔的普通话说道,“我的老板不允许我这个时候去中国,他们离不开我”。显然,他在强调自己对特朗普团队的价值是无可替代的。
   但这个时间是早就和白邦瑞确定过的,他之前从没有就此提出来有问题。
   第二,白邦瑞再次抱怨,还是因为中国使馆不欢迎他,给他的签证太晚了,让他来不及准备。一周的时间还来不及准备吗?
   这打了刀哥一个巨大的措手不及。北京时间第二天一早,刀哥直接电话了白邦瑞,请他查看刀哥发给他的邮件,并希望他能遵守诺言。结果,白邦瑞说他很抱歉,但就是来不了了。他用很“老油条”的口气说:“你们就当白邦瑞这个老头出门被车撞了”。刀哥当时的心情,真是很难形容,就像吃了苍蝇一样。
   贰
   刀哥辛苦为白邦瑞联系的三月期签证,白倒是很大方地用了,他在随后的几个月来中国“走穴”,大谈他如何如何是特朗普团队“内部人士”。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就有人提醒过刀哥,白邦瑞的人品差,不能邀请他。他头一天私下里跟你哥们兄弟的聊天,第二天就会把你私下里说的话,添油加醋地写到文章里。他那本著名的《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就是这么出来的。还有人说,白邦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老狐狸。没吃过亏,还是难有切身体会。
   本来这件事刀哥当成一个教训,自认倒霉就过去了。但是美国副总统的此次讲话,勾起了我们的这段回忆,觉得二者背后其实有着很强的逻辑联系。
   一、阴谋论心态。白邦瑞一再拿中国使馆不欢迎他说事,并且断定中国使馆不会给他签证,结果证明是地地道道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碰瓷”讲话中,对中国的指责,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阴谋论心态。
   二、毫无信用可言。整个过程白邦瑞反反复复,言而无信的程度让我们感到惊愕,最后的回应干脆就是耍无赖了,就像一个衣冠楚楚的大学教授,躺在地上撒泼打滚。
   三、擅长强词夺理,关键时刻还会倒打一耙。
   如果进一步地观察《百年马拉松》以及白邦瑞以往的表态,可以进一步地发现其惊人相似的脉络。
   叁
   我们已经比较了解了,在《百年马拉松》中,白邦瑞提出的“惊人发现”:
   自尼克松以来,奉行“对华接触”政策的8位美国总统全都“被中国骗了”,中国实际上从毛泽东时代起,就有一个秘密战略——在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百年之际,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若想成功崛起,需要设法“误导和操纵美国决策者”,以达到“获取美国情报和获得美国军事、科技和经济援助”的目的。
   而具体做法,就是“以穷困、落后的形象忽悠历届美国政府,使其不知不觉对中国施以援手,并骗取美国的技术”,最终中国“不费一枪一弹,从美国手中夺走全球政治经济主导权”。
   而中国这招“韬光养晦”源自《资治通鉴》。“没好好研究《资治通鉴》,是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的最大错误,也是美国被中国欺骗的原因之一。
   白邦瑞们的受骗感是什么来的,堂堂美利坚会一直被中国耍得团团转?
   据美国之音所说,1969年,24岁的白邦瑞被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发展为间谍。在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任职。这个办公室里汇集了全世界各国的工作人员,而白邦瑞是唯一的美国人。
   作为基辛格秘密接近中国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菜鸟间谍接受的第一份任务是设法接近办公室里的苏联同事,从他们口中得到苏联高层对中国的看法。
   白邦瑞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四十多年对华间谍工作的生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到中国访问,广泛接触军方、学界和政府里的各阶层人士,“在了解中国方面具有了别人所不具有的视野和人脉”。
   在美国战略界,当时有所谓“拥抱熊猫者”的“鸽派”以及号称“屠龙者”的“鹰派”,白邦瑞在《百年马拉松》中自称曾经是一个坚定的“熊猫拥抱者”,多次建言美国政府要从技术上和军事上帮助中国,因为他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走向“民主”,变得和美国一样。
   但是,随后时间中他发现,经济发展并没有让中国走上他希望中国走的道路。他以为中国“是一朵娇嫩的花朵,需要美国和西方的帮助”,但中国的GDP强劲到“最早2018年超越美国”。他觉得这都是因为中国人这么多年“忽悠”了他,而这又是中国人庞大“战略忽悠”计划的一部分,是要通过他来影响美国的决策者,继续为中国提供经济、科技和军事援助,接着“忽悠”……
   于是他痛心疾首的“发现”:帮助中国人实现超越美国目标的恰恰是美国人自己。
   而我们以往不甚了解的是,为了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白邦瑞还为《百年马拉松》给中国人写了一封信。
   照白在信里的说法,基辛格当时对中美接触前怕狼后怕虎,生怕苏联反应过度,对白的苦心建议都不认真对待,“如果不是基辛格,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还能至少早五年”。(有意思的是,在跟刀哥的电话里,白说他刚跟基辛格吃过饭,席间谈笑风生)
   为了帮助当时的解放军“实现军事现代化”,为了帮助中国“抵御苏联侵略”,白邦瑞“当了无名英雄”,却“好像从未受到称赞”,“应该得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章”。
   李登辉搞分裂中国的“七块论”,他坚决抵制,有人主张全方位遏制中国,他坚决不从。
   不但是他,整个美国都对中国现在取得的成功做出了“巨大贡献”:美国没有领导八国联军,也没有火烧圆明园,那都是英国军队干的;在中苏冲突中,是美国主持正义,挺身而出;是美国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科技援助,帮助中国培养了好多学科带头人。
   我为你中国做了这么多,我对你的希望现在全落空了。瞅瞅白邦瑞这个大逻辑、小情绪,眼熟不。
   刀哥在接触过白邦瑞,看过副总统的演讲之后发现,原来美国会锱铢必较地跟你来算小账,原来美国的大学教授、政治精英是可以躺在地下耍无赖的。
   这是一帮我们陌生的美国人。如果概括地话,就是不靠谱。他们的三观、思维和行为方式,原则和底线,和我们印象中的“典型美国人”有着很大差别。按说,几亿美国人,怎么着也会出一些不靠谱的。过去,这帮人总体处于边缘状态。现在这帮人进入华盛顿政治中心,用他们的方式推动美国和中国交手。
   我们对他们的陌生程度,就像他们来自火星,很难再用地球人的思维和逻辑去理解他们。和这样的一群人打交道,还要交手,我们在各方面的准备还远不够充分。(执笔:大砍刀&李小飞刀)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群体大概属于“秘密外交工作人员”,对白邦瑞的出尔反尔心怀怨恨。不过根据公开资料,白邦瑞此人其实是一个“极端亲华派”——
   
   白邦瑞:出生1945年2月8日(73岁)的加州;教育程度:斯坦福大学(学士)、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职业:美国国防部顾问(2003年至今);政党:共和党。
   
   白邦瑞,(英语:Michael Pillsbury,1945年2月8日-),美国国防政策顾问,前美国政府官员,中国问题作家。
   白邦瑞于1975年至1976年担任兰德公司分析师时,在《外交政策》和《国际安全》杂志发表文章,建议美国与中国建立情报与军事关系。他的建议受到罗纳德·里根、基辛格和施莱辛格公开赞扬,后来在卡特和里根总统任内成为美国的政策。白邦瑞在隆纳·雷根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负责政策规划,实施被称为里根主义的秘密援助计划。
   白邦瑞从1978年至1984年和1986年至1991年担任过四个美国参议院委员会的幕僚。他担任幕僚时,起草参议院劳工委员会版法案,在1984年成立美国和平研究所。他协助起草的法案还包括创建国家民主基金会,并协助起草美国国防部每年度的中国军力报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