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谢选骏文集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谢选骏: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BBC中国博客:中国女囚人数增加引起关注》(BBC记者杉丽雅Celia Hatton发自北京2015年 6月 25日)报道:
   
   中国是世界上女性囚犯人数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丁羽心是一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中国妇女,她凭借同中国官员的关系建立起庞大的商业王国,得到利益丰厚的政府煤炭和铁路合同,获利金额高达3.25亿美元。
   去年12月,经过法庭一天的审判,她被判处20年监禁。
   丁羽心代表着中国一个新的囚犯类型,也就是非暴力犯罪的女性囚犯。
   从总体数字来看,中国女性囚犯的人数正在增加,在过去10年增加了46%。
   在美国的囚犯权益组织“对话”说,相比之下可以看到,男性囚犯人数在过去10年增加了10%。
   中国监狱女囚犯的人数占总囚犯人数的6.3%。如果目前的增长趋势持续下去,中国监狱囚禁女性的人数将会在5年内超越全世界囚犯人数最多的国家美国。
   中国监狱的统计数字目前也存在着一些误导,数字中并不包括被囚禁在少年管教所、戒毒中心和强制教育营的女性囚犯。
   尽管如此,女性囚犯人数为什么会迅速增加呢?
   
   非暴力犯罪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程雷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处于转变时期。
   他说,“过去一些年涉及女性的非暴力犯罪有所增加,包括毒品走私和电讯欺诈犯罪。”
   中国的反腐败行动也对女性囚犯人数的增加产生了影响。随着女性在政府机构中任职人数的增加,也有更多的女性被判收受贿赂。
   程雷博士指出,暴力犯罪并不是女性囚犯人数的增加的原因。
   他说,“过去有许多女性囚犯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她们的罪行往往和这些家庭暴力有关。但是,这个数字现在处于稳定状态。”
   程雷博士在谈到中国监狱状况时说,中国监狱为囚犯提供的一些福利是一些西方国家所没有的,监狱不能给正在生产的妇女戴镣铐,也不能把婴儿同正在服刑的母亲一同关在狱中。
   但是,中国的监狱存在着很多问题。
   关押女囚犯的监狱比较少,平均一个省只有一个女囚监狱。
   
   探监不易
   程雷博士说,在这种情况下,囚犯家属探监非常不易,因为去监狱要走很远的路。
   他还说,“许多中国监狱是新建的,大多数都在很远的郊区。”
   程雷博士在2013年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囚犯同家人会面不足是一个重要问题,所有的囚犯都希望更多地见到家人。
   而对于女性囚犯来说,这一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她们是家庭中照顾孩子的主要成员。
   即便有时候女囚的家人能够前来监狱探视,监狱会面室的玻璃隔板也令她们无法拥抱自己的孩子。
   调查人员指出,许多女囚是孩子的母亲。
   在更多的女性成为囚犯的时候,中国当局有必要特别地考虑这个事实。
   中国女囚数量为何大幅增加?
   最近,有媒体报道,中国监狱女囚犯的人数已占总囚犯人数的6.3%。过去10年,中国男性囚犯人数增加了10%,而女性囚犯增加了46%。虽然这些数字并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但国内女囚数量上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女性囚犯数量增加不假
   关于中共国女性服刑人员的相关研究并不丰富,较权威的当属今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等完成的《我国女性在押人员处遇状况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中共女性服刑人员数量从2003年的71286人增加到2011年的93051人,占总服刑人员的比重也逐年上升,从4.61%上升至5.62%;2004年-2011年,女性服刑人员的总体增长率为30.53%,远远大于整体服刑人员7.16%的总体增长速度。
   中国女性囚犯的数量不断上升的原因何在?
   
   女囚数量增加与“社会进步”有关,更重要原因则是毒品犯罪
   女性犯罪以非暴力犯罪为主,和社会进步关系微妙
   说到犯罪,人们常常想到的是暴力犯罪,在过去不少中国学者也很关注女性因家暴等原因产生的暴力犯罪,但是这和女性犯罪率上升的关系似乎不大。程雷的调研报告显示,女性在押人员非暴力犯罪占到了女性犯罪的86.96%,他认为,“过去有许多女性囚犯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她们的罪行往往和这些家庭暴力有关。但是这个数字现在处于稳定状态。”美国的一组数据似乎也能佐证这一点,在1993年至2002年十年间,美国因凶杀、抢劫、盗窃和打架斗殴而被捕的女性有所减少,但是在其他方面的犯罪率却有所上升:因挪用公款而被捕的上升了80%,因伪造罪被捕的人数增长了19%,因吸毒和贩毒被捕的上升了50%,因违反酒精法被捕的人数增加了49%。
   美国杜克大学社会学教授兰德认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走上社会加入劳动大军,她们获得了同男性一样的社会地位,这为女性犯罪“创造了条件”。
   这确实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随着社会的进步,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中国,越来越多的女性更深度地参与到了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很多过去“专属”男性的犯罪领域,女性也在进入。如果女性还是过去那种“相夫教子”的传统社会角色,挪用公款、制假售假、行贿受贿这类经济犯罪确实很难和她们扯上关系。
   
   毒品犯罪对女性犯罪率上升的影响更大
   毒品泛滥是现代社会的一大顽疾,而随着毒品交易的扩大,很多女性被卷入其中,这是女性犯罪率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日本2012年入狱的30岁以下女性中,约50%是因为违反了《兴奋剂取缔法》;而美国在1993年-2002年,因吸毒和贩毒被捕的女性数量上升了50%。
   近年来,我国女性犯罪和毒品犯罪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虽然我国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异常严厉,但女性贩毒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更强,而且刑事诉讼法对孕妇的保护性规定,如“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可以采取取保候审”等,让不少孕妇或哺乳期的妇女“有恃无恐”,或是被骗或是自愿,加入到了贩卖毒品的大军中。
   据《齐鲁晚报》报道,2010-2012年,山东省法院共审结毒品犯罪案件3386件,女性从事毒品犯罪的人数增加已成为一大特点,共有508人,占总人数的8.31%。湖北省汉川市检察院检察长程世明在《近年女性犯罪增长变化特点和原因探析》一文中,曾列举过当地2013年女性犯罪的情况,当年女性罪犯76人,其中贩卖毒品罪达24人,占总数的30%以上。
   在程雷等人选取全国不同地区五所女性羁押场所(看守所和监狱)进行的调研显示,女性涉及毒品犯罪的比例更高,其中毒品犯罪占到女性犯罪的41.88%,占到女性非暴力犯罪的48.17%,在西部地区的羁押场所,女性涉及毒品类犯罪甚至占到了女性犯罪的50.66%。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毒品泛滥的趋势得不到遏制,我国女性犯罪率和女囚数量还可能有进一步的增长。
   
   提升女囚权利的保障水平并非是对女囚的“特殊优待”
   女性犯罪数量抬头的趋势不可不引起重视,但同时也务必要正视女囚数量增多后,女囚权利需要更多保障的问题。
   说到提升女囚权利的保障水平,也许有人对此感到不解:罪犯害人害己,理应受到惩罚,凭什么要提高她们的保障水平?这时因为,在人类的历史中,男性是犯罪行为的“绝对主力”,监狱系统也自然而然为男囚而设计,忽略了女囚和男囚的不同。例如,虽然较差的卫生环境男性和女性被拘押者都有影响,但妇女在月经期间、怀孕期间及怀孕之后更容易受到伤害。对犯人的体检也常常以男性为标准,没有考虑到女囚对妇科检查的特殊需求。这也是为什么在 201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女性囚犯待遇及女犯非监禁措施规则》(简称为《曼谷规则》),引领世界各国女性在押人员权利保障水平提升,这并非是对女囚的“特殊优待”,而只是根据女性的生理和心理特点,给予女囚本该享有的人道主义对待。
   
   保障女囚的家庭联络权对女囚及其子女都至关重要
   另一个需要重视的方面是女囚的家庭联络权。
   虽然女性在押人员的数量在增加,但由于其绝对数量还是少数,而为她们兴建专门的女子监狱花费不菲,加之监狱系统经费紧张,导致我国的女子监狱数量非常少,据《中国女犯矫正制度研究》(2012年版)一书介绍,我国共有36家女子监狱,除了云南有3所,江苏、四川、河南、贵州、内蒙古各有2所女子监狱外,其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平均只有1家女子监狱。一省只有一所女子监狱,结果往往是女性在押人员被关押的地点远离她们的孩子、家人和朋友,女囚和家庭的联络权得不到保障。
   而现实是,很多女囚都是母亲,通常她们和子女的关系更为密切,也是孩子最主要的照顾者,长期分离会给母子双方带来严重的心理创伤,不与父母分离的权利对幼童更为重要,这也是不少国家允许儿童尤其是婴儿,可以在监狱和母亲一起生活到一定年龄的原因。
   目前,在中国尚没有一个法定专门机构对父母双方服刑或一方服刑、另一方有实际困难无法照顾孩子的服刑人员子女进行主动接管,全权负责。在这种情况下,母亲对子女的作用就更为重要,因为常和子女见面不仅能缓解母亲的孤独感和心理压力,更有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但与国外较为宽松的亲友会面条件相比,我国女性在押人员与家人会面严重不足。如程雷对其所选取的两所监狱的实地调研发现,女性在押人员服刑期间每月有会见家人的机会,每次时长二十分钟,会见过程中,双方之间有玻璃隔板隔离,通过会见室设置的电话互相沟通。这样的会见,女囚与子女之间没有身体接触、近距离的沟通,又怎么能抚慰女囚和子女的相思之苦呢?
   
   结语
   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犯罪道路,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想办法让她们的子女不受影响,则是社会的责任,人们务必对此重视。
   
   谢选骏指出:美国是全球中央,号称G1——女权发达但也是全球最大的女子监狱。现在,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难怪G2相争,非要决出一个高低上下,最终变成“绝对G1”——全球政府就君临天下了。
(2018/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