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谢选骏文集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谢选骏: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为什么“花30万去南极冻成狗 中国人仍趋之若鹜”呢?我猜想,是因为现代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所以想到南极北极尝尝鲜。正如古代北人逃亡南方后难得见雪,竟把它比作珍贵的盐。难怪毛泽东那个苗侗的杂种,逃窜陕北后竟然兽性大发,命令手下写了一首《沁园春·雪》,自比统一中国的秦皇汉武,结果只是做成了封疆裂土的北方宋祖。这都是因为,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犯了大惊小怪的毛病。因为冰天雪地,确实给让人一种天堂般的感觉。
   
   

   《花30万去南极冻成狗 中国人仍趋之若鹜》(2018-10-06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据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7日报道,2016年登陆南极的中国游客人数达到3944人次,已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5%,超过澳大利亚,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南极游第二大客源国。
   2018年的春节,汤妙昌教授前往他暌违20年的南极。他说,没想到退休后还能去往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这位年近耄耋的老人,是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办公室原主任,曾任中国3次南极考察队中山站、长城站站长兼越冬队队长,14次前往南极考察。
   
   此次他再“出征”南极,则是以特约极地科学家的身份,受“奇迹旅行”邀请,为同船的游客分享他在南极科学探险的故事。这次南极行,载着一整船的200名中国人,将在南极迎接新年的到来。
   
   与南极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汤妙昌说,相比18世纪初就开始南极考察的西方国家,中国接触南极科考的时间总体晚了近200年,更别说以个人旅行者的身份到访这片土地。可近年来,这片最陌生的土地上,改变正在发生。
   
   成为少数派
   
   通常意义上的“南极”,指的是南纬60°以南的地域,包括南极洲和周围海域,总面积为5200万平方公里。其中,南极大陆面积达1400万平方公里,是中国陆地面积的1.45倍,相当于两个澳大利亚,或者美国与墨西哥的面积之和。
   
   这片被称为第七大陆的地方,由于占据地球上独一无二的空间资源、生态资源和矿产资源等,使得南极一直备受国际关注。1959年,经过协商,英美澳等12个国家签订了《南极条约》,开启了和平开发南极的道路,而中国加入《南极条约》则是在1985年。
   
   1772-1775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率独桅帆船穿过南极圈,如果把此举作为人类南极探险的起点,那么直到200年后的1984年,中国才首次登陆南极。
   
   尽管赶了晚集,可30多年来,南极土地上却多了很多中国的身影,在南极以汉语命名的地方已经超过300个。
   
   2017年5月,南极条约方面最为权威的会议——第40届南极条约协商会议,及第20届南极环境保护委员会会议,首次在中国北京召开。同年12月,中国又宣布启动第34次南极科考,继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之后,第五个南极考察站开始建站。中国的科考站数量正在赶超英国、澳大利亚,仅次于美国。
   
   随着中国在南极诸多国际事务上的地位提升,民众对于南极的热情也被快速点燃,掀起了一股南极旅游的风潮。“不到南极非好汉。”成了这两年高端驴友圈里的口号。
   
   2006年,20岁的张毅看完新上映的影片《南极大冒险》,对南极的气势与美丽心生向往。这个埋在心底的愿望在10年后的2016年初终于实现,他与妻子将蜜月游的地点选在了南极。
   
   南极适宜旅游的时节并不多,南极有寒(4月到10月)、暖(11月至3月)季之分,由于寒季平均气温低,且会遇到极端天气,所以南极旅游基本都集中在暖季的5个月。
   
   除了时间限制外,能够前往南极的旅游资源也是有限的,比如游轮、机票等都需要至少提前半年预订。“我们提前1年规划,提前半年进行预订,才能选到时间、价格更合适的舱位。”张毅说,7-20万元不等的大跨度价格,需要平衡各方面条件作出最理想的选择。
   
   对每一位前往南极的旅游者来说,抵达的过程还很考验体力。张毅选择的路线,是从上海前往乌斯怀亚——火地岛地区的首府、行政中心,也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再从乌斯怀亚乘游轮前往南极大陆,整个飞行时长超过30个小时。
   
   而且,在南纬60度,西经65度的德雷克海峡也是一道难关,这个被称为南极守护神的必经通道,是世界最宽最深的海峡,风高浪急,船只的最高倾斜角度可到45度,对于想抵达南极的人来说,要扛得住颠簸。由于路途遥远,南极行程从出发到回程基本在15天以上。
   
   当然,即便所有的行程敲定,签证办理也是每一个游客的“噩梦”。南极本身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所以前往南极旅游本身并不需要签证,而是取决于途经的国家,比如中转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还是阿根廷。现在大部分行程的重要中转国家是阿根廷。南美签证对于中国游客来说,不论从材料准备、办理时长来说,都是一件麻烦事。
   
   换句话说,想要叩开南极大门的游客们,得有闲、有钱、有运气,还得身体素质过硬。
   
   尽管有着各种条件的限制,可前往南极旅游的中国个人游客、企业团队数量,正在发生倍数级的高速增长。
   
   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IAATO)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登陆南极的中国游客人数达到3944人次,已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5%,超过澳大利亚,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南极游第二大客源国。
   
   2018年春节前后,阿里飞猪的四个包船共计2000名游客造访南极半岛,这也是有史以来中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的一次南极系列包船游。估计2018年全年,将超过6000名中国普通游客送达南极。大部分运营南极线路的游轮,都从开始只提供西餐转而增设了中餐。
   
   尽管从绝对数来看,与东南亚、日韩线路的游客人数不在一个量级,可就极地游而言,这条高单价的线路火了。
   
   谁的生意
   
   每年激增的中国游客数量,让原本只是面向窄众的极地游快速成长为一门生意, OTA、传统旅行社纷纷开设南极游线路。
   
   携程旅游2017年12月发布的《中国人极地旅游报告》显示,游客可以通过各在线旅游产品平台选择的南极、北极、极光路线已经增加到1000多条,2017-2018年南北极旅游报名增长2倍,人均花费超5万元,客源从北上广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散。除了南极游的火爆,北极目的地也迎来显著增长,在欧洲芬兰、挪威、冰岛这些国家每年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增长50%-100%。
   
   在消费方面,南极产品价位更高,平均在10万到20万元。一些直飞南极点,南极奢华游轮产品的价格在30万元以上。相对来说,北极路线更为亲民,多数线路价格在2万至3万元。其中预订春节、元旦前往极地旅行的游客,人均花费超过5万元。
   
   奇迹旅行是众信旅游旗下的高端旅游品牌,也是国内最早开始经营极地游线路的旅行社之一。2009年,一家企业找到奇迹旅行,希望能为其定制一次团体去往北极点的行程。北极的行程并不难,规划路线、联系各个供应商、选定北极圈内景点,旅行社第一次对极地有了接触,也第一次意识到消费者对于极地旅游的兴趣。
   
   2012年,奇迹旅行正式推出极地游线路,并在2012年11月首次包船前往南极。奇迹旅行副总经理马文婷回忆道,“南极游的本质其实是个游轮行程,最重要的组织方与承办方是极地游轮公司。”
   
   南极游首年,奇迹旅行的角色更多是个综合服务方,在众多经营极地探险的游轮公司中,选中了南极专业级海达路德“前进号”游轮,由对方承担主要运输及交通的角色,国内的旅行社负责分销船票并将之完善成完整的旅游产品。
   
   奇迹旅行的第一次南极包船的价格约10万元/人,当时这个价位当属高单价产品了,可产品上线一个月内,游客量还是超过了舱位的半数。马文婷坦言,最早前往南极游的旅客是传统意义上的高净值人群,以企业主、生意人居多,对价格敏感度相对较低。出游经验也十分丰富,是国内最早一批体验出境游的人群,需要不断寻找一个听起来很酷很陌生的目的地,“他们对于南北极这类稀缺性旅游产品十分向往,虽然没有十分详尽的行前准备,但怀揣着美好的南北极梦想,将南北极作为终极旅游梦想。”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下称“德迈”)自2009年开始运作南极项目,截至2016年末,累计组织2000人次前往南极旅行。创始人林建勋告诉记者:“早期由于媒体对南极报道少,信息不对称,所以更多是怀着探险精神的高净值游客居多。”
   
   可6年后的今天,国内运营商的角色在转变,游客的画像也不再单一。
   
   游客的年龄层在下降,80后甚至90后游客开始增加,原先游客以高净值人群居多,如今逐步往中产下沉,游客的行前准备也非常充分,不论是摄影器材或是对南极的了解度。“面对现在的客人,我们不只是把行程外包给游轮公司这么简单,专业度、熟悉程度以及对于整个行程的掌控度都需要增加。采购不同的运营公司,实际上就是挑选探险队的过程,经验丰富的探险队能够登陆尽可能多的南极点,也知道哪里更容易观察到南极的动物与生态。”马文婷说,不论是南极还是北极,对很多游客来说都是仅有一次的旅行体验,要尽可能不留遗憾。于是根据不同的登陆次数、船舱等级,极地游的选择必须多元化。
   
   南极传统的跟团游、定制的轻奢游以及自助游,对应着10万-40万元不等的单价。面对高单价,很多市场参与者接踵而至,笃信产品能够成为“现金牛”,可对于目前的市场从业者来说,这并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并没有因为高价就贡献高利润。
   
   一家经营极地游的旅行社负责人对《21CBR》记者表示:“南极游的线路对很多旅行社来说是‘门面’,尤其是高端旅游线路品牌的重要产品‘担当’,可要站在赚钱角度看,算不上好。”
   
   一名多年从事旅游产品定价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旅行社的成熟线路定价会确保平均10%左右的利润率,淡季可能在5%-10%左右,而旺季可通过溢价达到20%-30%左右。越是高端游,利润率会随着行程定价水涨船高。可对南极游来说,由于硬件设施、自然条件的先天限制,价格的高低并不与利润率直接挂钩。
   
   由于极地特殊的地理位置,南极游产业链很简单,如果拆解高昂的费用,首先是大交通费——机票,其次是南极游轮费用,最后是包括签证、各类地接社、途经地酒店、领队等细碎费用。其中占据整体成本60%-70%的是游轮公司,出行时间,预订时间,登陆点的多少,船只大小以及船舱等级,都由游轮公司划分为不同价格档位。
   
   整个南极旅游的线路中,交通连接枢纽的游轮、抗冰船运营权基本属于国外运营方,国内经营的极地游企业则根据本身的资源、规模,有些能够直接与游轮公司谈判一个优惠的价格,有些则需要从票务代理处获得,几层中间商,成本也会相应增加。“同一行程中,游轮本身以及探险队的含金量起到决定性作用,有些行程的卖点是船上的设施豪华,登陆南极大陆的次数可能在3-4次,而有些行程的登陆次数能达到8-9次,价格差异就取决于此。”马文婷表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