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谢选骏文集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CEO的教训:管住下半身也要管住上半身》(2018年10月05日 转载秦朔朋友圈)报道:
   
   今年是美国CEO的灾年。


   
   2月,永利度假村CEO Steve Wynn被爆陷入性丑闻,董事会接受他的辞职。
   
   6月,被名模Kate Upton指控性骚扰4个多月后,Guess集团联合创始人Paul Marciano辞去集团执行主席职务。经过董事会特别委员会以及独立法律顾问调查,并未能证实Paul Marciano存在性骚扰的事实,但其在与摄影师和模特的沟通中存在判断力不足的问题。公司表示,2月20日-6月11日被调查期间,Paul Marciano所有薪酬将被罚没。
   
   6月,英特尔CEO莱恩·科再奇宣布辞职。这位在英特尔工作了30年的高管被发现他曾与一名英特尔员工交往,存在情人关系,这违反了英特尔的“禁止亲密接触政策”(non-fraternization policy)。
   
   9月9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宣布,公司CEO莱斯利·蒙维斯将去职。他是因为《纽约客》杂志7月底发表的一篇有关6名女性揭露其性骚扰的报道而遭调查的。
   
   上述所有公司对CEO的调查和处理过程,均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做了呈报。
   
   但所有这些案例产生的影响,都没有最近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因为没管住嘴所惹的麻烦大。
   
   马斯克推文事件来龙去脉
   
   事情源自今年8月7日,马斯克突然在自己的推特上大嘴一喷,说自己正在考虑以420美元一股的价格私有化特斯拉,而且他还信心满满地表示,私有化的钱已经到位了。
   
   马斯克发布这条推特的时候,正是当天美股刚开市不久。这条利好消息迅速引发投资人追投特斯拉股票,仅仅一个多小时,特斯拉股价就大涨7%。交易所甚至短暂暂停了特斯拉股票交易,但没有影响特斯拉当天股价持续大涨。但另一方面,就在这条看上去已经言之凿凿的推特发布的时候,马斯克在向特斯拉员工的内部信中却透露,私有化似乎是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之所以不太成熟,是特斯拉私有化所需资金并没有确定。2017年1月,马斯克和一家主权财富基金首席代表见面,对方口头表达了对特斯拉进行大规模投资并在中东建立特斯拉生产设施的愿望。2018年7月31日,他和主权财富基金的3名成员在公司总部会谈,有人对私有化表达了兴趣,但双方并没有讨论私有化特斯拉的相关条款。
   
   8月2日,马斯克向公司董事会成员及首席财务官和法律总顾问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题为《出价每股420美元私有化特斯拉》。8月3日,马斯克与特斯拉董事会通电话,说沙特基金有兴趣为私有化交易提供资金。然后就发生了8月7日的推文事件,这个举动没有咨询特斯拉的董事会、员工或外部顾问的意见。推文发出没多久,特斯拉投资者关系的负责人就问:“推文是否合法?”
   
   下午3点16分,马斯克通过电子邮件向员工们发送了关于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愿望,并将这封信发布在公司的网站上。晚上7点20,一位华尔街分析师询问特斯拉的投资者关系负责人,“担保资金”是否意味着有承诺函或口头协议形式的“公司要约”时,投资者关系部门回复:“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但我认为,鉴于我们全力以赴地公开了这项报价,这个报价就是坚定的。”
   
   今年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确实建仓了20亿美元,购入特斯拉股票,占约5%的股权,但其随后表示,并未就特斯拉私有化与马斯克本人有过实质性的探讨。
   
   8月25日,马斯克在特斯拉官网上发布公开信称,特斯拉将放弃私有化。
   
   SEC紧追不舍,马斯克迅速和解
   
   随着更多信息披露出来,马斯克的推文,一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二没有与任何潜在资金来源讨论过关键的交易条款,更不用说资金已经得到了保障。有小道消息称,马斯克这样做,只是为了讨新女友、说唱歌手Grimes的欢心,在抽了大麻后,拍脑门想了一个梗,于是发到推特上,想让同样也抽大麻的女友会心一笑而已。这种说法之所以流行,是马斯克推文上的出价是每股420美元,刚好国际大麻日是4月20日。而马斯克之所以认识这位女友,也是因为一个几乎没有人看懂的梗,走到了一起。但马斯克8月17日解释称,他发文前希望收购价是近期的交易价溢价20%,约为419美元,他四舍五入成了420美元,而不是因为自己抽大麻才选了这个价。
   
   无论怎么解释,都已经晚了。9月27日美股收盘后公布的美国曼哈顿联邦法庭的诉讼文件显示,SEC以“涉嫌证券欺诈”正式起诉马斯克,诉讼中表示:“马斯克在活跃交易日的中间时段,用他的手机公开发表了虚假的误导性声明,称特斯拉将被私有化。在向他的2200多万推特粉丝和任何其他可以上网的人发布该消息之前,他没有与任何其他人讨论过其中的内容。他也没有通知纳斯达克,他打算按照纳斯达克规则的要求发布公开声明。马斯克的虚假和误导性陈述,给特斯拉的股价造成了严重的混乱,并给投资者造成了伤害。”
   
   一个也许只是想博美人一笑的推特,给马斯克带来了巨大的麻烦。SEC的上诉决定一出,特斯拉股票应声大跌。为了避免和SEC对簿公堂引发特斯拉股价继续下跌,傲娇的马斯克立刻“认怂”,以最快的时间与SEC达成和解,以极大诚意表示自己会改过自新,希望SEC能宽大处理。鉴于马斯克良好的认错态度,SEC也放他一马,但是马斯克必须做到以下两点:
   
   首先是辞去公司董事长的职位,并且三年内不能担任这个职位。
   
   第二是支付4000万美元的罚金。
   
   这对马斯克而言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因为虽然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但是作为特斯拉的灵魂人物,他依然是公司的“一把手”,并不会被驱逐出去;第二,4000万美元,相当于2.8亿人民币的罚款,对于马斯克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真正受伤的是特斯拉公司和投资特斯拉的股民,相较于8月马斯克发推特私有化时候,特斯拉将近400美元的股价,如今已经跌到了260美元,公司市价跌去了数百亿美元。
   
   按照分析师的观点,截至现在,特斯拉算是利空出尽,鉴于特斯拉强劲的技术实力和巨大的市场,特斯拉今天的股价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抄底时机。
   
   重要的问题是教育CEO
   
   无论是管不住上半身还是因为管不住下半身,美国CEO、特别是上市公司CEO的教训可谓沉痛。中国上市公司CEO在社交媒体上活跃的不多,但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案件中,暴露出信息披露的问题也相当严重:
   
   利用空壳公司以“名人效应+高杠杆融资”进行收购,不及时披露重要进展信息;
   
   有的大股东在控股权转让过程中隐瞒实情、控制节奏分阶段披露,不断“拉抽屉”;
   
   有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控制信息披露节奏,一方面利用误导性陈述频繁发布公司转型、对外收购以及项目研发突破等利好消息影响投资者预期,另一方面推迟发布企业亏损或收购失败的利空消息。
   
   凡此种种的信口雌黄,性质十分恶劣。
   
   从今年以来美国CEO的多场教训,对于已经在美国上市、或者希望去美国上市的中国CEO们,可以从中汲取至少以下五个教训:
   
   第一,美国资本市场对信息披露的监管力度之严格,超乎想象。能力杰出的马斯克,撞到了枪口上,不负责任地、草率地经由非官方渠道披露企业信息,而且还是虚假的、未经核实的信息,也会被立即处理。作为市场监管者,SEC不仅要维护市场的公开透明,对投资者的保护也是其重要工作。拿马斯克开刀,也是警告更多上市公司高管,要管理好自己的嘴,千万不能被抓到把柄。
   
   第二,市场上除了SEC之外,还有很多专业的“监管者”,千万不要耍小聪明。美国有大量专盯资本市场的律师事务所,但凡CEO出了问题,就会向中小投资者征集集体诉讼。中国公司的公关部门遇到危机喜欢“先撇清再说”,殊不知如果事实是浊而不清,那“撇”的举动就可能被认为是欺诈。美国律所的律师们都身经百战,最希望抓的就是大公司的把柄,狠狠打一场官司,赚钱又出名。
   
   第三、CEO要有强烈的自我管理意识,包括言论和行为,最低的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法律,这一点务必牢记。当然,如果能够做得更好,就要入乡随俗学习当地的习俗和文化,即便不触碰法律,触及了当地文化的一些禁区,后果也是很难受的。
   
   第四,公司治理要从严要求。今天很多中国公司都会选择在美国上市,但是公司注册地却在公司治理要求比较宽松的地区,这样很容易放松警惕,习惯拿宽松地区的标准在严格的地区行事,这样自然会带来很多麻烦。
   
   第五, 一旦犯错或者触碰法律,最坏的办法就是抵抗和欺瞒,因为跟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对抗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这也是为什么马斯克在SEC上诉之后,很快就“认怂投降”。因为他知道,如果跟SEC死磕到底,吃亏的只有自己,不仅股票大跌,甚至真的会被SEC驱逐出特斯拉公司,这才是真正的无可挽回。
   
   总而言之,管好上半身和下半身,是当一个称职CEO的前提条件;而是否能让CEO自觉管理好自己,则是监管和法律是否到位的试金石。
   
   这都给想要去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上市或许容易,但能否按照美国公司治理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和公司,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
   
   谢选骏指出:“管住下半身也要管住上半身”的说法,极具误导。实际上,“CEO”不是人,而是职位,攫取了这个职位的人一般都不是“老好人”,而是权力的化身。这样的“人”是无法管好自己的——而一旦充分行使其“权利”,就变成为一种自我放纵了。自我放纵了,就像魔鬼了,能不导致毁灭吗。
(2018/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