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谢选骏文集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谢选骏: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我觉得,彭斯的讲话很有《独立宣言》的味道,充满临战的气氛——大家不信可以找来对比一下。记者不知,中美对抗公开化、美副总统彭斯全方位谴责中国,其演说内容不会仅仅“令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而是“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也就是一个“进入冷战的哀的美敦书”(拉丁文ultimatum的音译,即“最后通牒”)。和彭斯对抗可不好玩,弄得不好就会碰死了。
   
   

   《中美对抗公开化 美副总统彭斯全方位谴责中国》(2018年10月5日 转载美国之音/东网)报道: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就美中关系发表讲话。(2018年10月4日)
   
   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政治、军事、经贸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之际,副总统彭斯将于当地时间4日发表演说,指控中方干预美国内政、企图削弱特朗普的管治,更扬言美国不会在南海问题上让步。外界预料,彭斯的演说内容将令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
   
   彭斯在保守派的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演说中说:“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
   彭斯还谴责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进行军事化,并对发展中国家实行“债务外交”,还试图说服其它国家与台湾断交。
   中美贸易战逐步升级及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亦是彭斯的演说重点,他将形容中国以「债务外交」扩大在全球的影响力,声称中国向亚洲、非洲、欧洲及拉丁美洲的国家,借出数千亿美元的基建资金,只会一面倒对中方有利。彭斯亦将特别提到中国向委内瑞拉借出50亿美元,以「延长贪腐及无能的马杜罗政权寿命」。此外,彭斯将不点名提到一间美国主要企业,近期被中国威胁要公开反对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否则拒绝向该企业发出商业许可证。
   在彭斯发表这番演说之际,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美国政府官员表示,彭斯的演讲将向中国政府释放一个信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友好关系是有限度的。白宫提供的演讲摘要并未提到特朗普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哪些新行动,但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扩大全球影响力的具有威胁的国家。
   
   以下是美国之音根据白宫发布的彭斯副总统演讲稿所做的全文翻译:
   肯(哈德逊研究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感谢你的介绍。尊敬的各位理事,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各位尊敬的嘉宾以及“以非传统方式思考未来”的在座各位,能来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是我的荣幸。
   大约半个世纪以来,哈德逊研究所致力于“推进全球安全、繁荣与自由”。尽管哈德逊研究所的领导层不断更迭,有一件事从未改变:你们不断推进寻求真相,美国的领导力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今天,谈到领导力,请允许我带来美国在国内外发挥强大领导力的倡导者---第45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问候。
   特朗普总统上任伊始,就把与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列为重要议题。去年4月6日,特朗普总统在海湖庄园与习主席会面。去年11月8日,特朗普总统前往北京,中国领导人热情接待了他。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坚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合作推进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进朝鲜半岛的去核化。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这一点,那就是在此刻,北京正在使用一种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和利益。
   中国也比以往更活跃地使用其力量,来影响并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使用我们的原则和政策,开始对于中国的行动展开决定性的回击。
   特朗普总统去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谈到了“大国竞赛”的新时代。外国开始“重塑他们在区域和全球的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
   在这项战略中,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而且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来达成这个目标。
   特朗普总统去年访问中国期间表示,“我们有机会加强两国的关系并改善两国民众的生活”。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建立在过去的最佳时期,那时美中两国以公开和友善的态度互相接触。
   在独立战争之后,当我们年轻的国家寻求新的出口市场时,中国人对带着满载着人参和皮毛的美国贸易者敞开了大门。
   当中国经受“百年耻辱”之际,美国拒绝加入,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自由的贸易,并维持他们的主权。
   当美国传教士带着福音来到中国海岸,他们被古老而充满活力的人民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他们不仅传播了信仰,还创立了中国一些最早和最优秀的大学。
   随着二战开始,我们做为盟国共同打击帝国主义。在战争之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的一部分,成为战后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但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之后开始了威权扩张主义。很难想象五年之前我们并肩作战,而五年之后我们在朝鲜半岛的山区和峡谷中交战。我的父亲也参与了那场自由之战。
   然而,甚至残酷的朝鲜战争都没能磨灭我们恢复人民之间长期纽带的共同愿望。中国与美国的隔离在1972年结束,之后不久,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并开始经贸往来,美国大学也开始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业领袖、学者和官员。
   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
   
   此前的政府做出这个决定,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
   中国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没有实现。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增长九倍,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中国共产党也使用了与自由公平贸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工业补贴。这些政策建立了中国制造业的基本,而以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中国的行为给美国带来了巨大贸易赤字,去年这个数字是3750亿,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赤字的一半。就像特朗普总统本周说的,我们在过去25年重建了中国。
   
   现在,通过“中国制造2025”,中国共产党试图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进的工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为了赢得21世纪经济的领导权,北京指导其工业官员和商界以任何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经济领导力的基石。
   
   北京现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他们的商业秘密,也要求并支持对美国公司的并购,以获取他们的创意。最可怕的是,中国的安全机构掌握了大量窃取美国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使用这些偷窃的技术,中共正大规模地化犁为剑。
   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国军力作为首要任务。中国希望将美国挤出西太平洋,并试图阻止我们援助盟友。但是他们会失败。
   
   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附近巡逻。尽管中国领导人2015年站在白宫玫瑰园里说他的国家“无意将南中国海军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岛屿上的军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进的反舰和防空导弹。
   中国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为,一艘中国军舰逼近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的美国“迪凯特号”军舰,两舰相距仅有不到45码,迫使我方军舰迅速采取避撞动作。尽管受到这样鲁莽的骚扰,美国海军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在我们国家利益的要求下,继续飞行、航行和运作。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掌声)
   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将让中国与我们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伙伴关系。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而这又壮大了中国不断扩大的军队的胆量。
   
   北京也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让自己的人民迈向更大的自由。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对人权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
   
   如今,中国已经建立了无以伦比的监控国家,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具侵入性,而且经常是在美国技术的帮助之下。他们所说的“中国防火长城”也筑得越来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
   
   到2020年,中国的统治者试图落实奥威尔式的体系,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前提是几乎控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用这一项目蓝图的官方文字的话说,该体系“让守信者畅行天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在宗教自由的问题上,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经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冲击。
   
   上个月,北京关闭了中国最大的地下教会之一。在全国各地,当局拆毁十字架、焚烧圣经、监禁信徒。北京如今还与梵蒂冈达成协议,让公开宣称不信神的共产党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发挥直接作用。对中国的基督徒来说,这些是绝望的时刻。
   
   北京也在打压佛教。过去十年来,超过150名藏僧为了抗议中国压制他们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产党在政府营地内监禁了多达一百万维吾尔穆斯林。他们在那里经受昼夜不停的洗脑。营地的幸存者描述他们的经历说,这是北京蓄意要扼杀维吾尔文化并消灭穆斯林信仰。
   
   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北京还试图将其势力扩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写,“中国反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目标。实际上,中国正在与美国的盟友和敌人打造自己的关系,与北京的任何和平或积极的意图背道而驰。”
   
   事实上,中国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扩大其影响力。今天,中国为亚洲、非洲、欧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就算往好里说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带来的利益压倒性地流向北京。
   
   问问斯里兰卡吧,他们借了巨额债务让中国国企建造商业价值存疑的港口。两年前斯里兰卡无法偿还贷款,于是北京迫使斯里兰卡将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国手里。这个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为中国不断扩展的蓝水海军的前沿基地了。
   
   在我们的半球内,北京向委内瑞拉腐败无能的马杜罗政权提供了一条生命线,承诺提供50亿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偿还的贷款。中国还是该国最大的单一债权人,让委 内瑞拉人民背上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债务。北京还通过向承诺配合中国战略目标的政党和候选人提供直接支持来腐化一些国家的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