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谢选骏文集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谢选骏: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美中曾是“夫妻”, 现在“有意识地分开”?》(美国之音 于 2018-10-03)报道:
   
   2018年6月1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前后的会场有两国国旗。


   
   2013年,时任中国副总理的汪洋在访问美国时曾将华盛顿和北京的经济关系比作“夫妻”,并称双方不能“离婚”。不过,时至2018,这对“夫妻”看起来面临“离婚”或“分手”——从经济贸易到军事安全,美中之间的摩擦不断加深。有分析人士指出,美中目前确实有意图要“分开”(uncoupling)。可是,经济上已经盘根错节交织在一起的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真的能分开吗?
   
   2017年7月19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中国副总理汪洋抵达美国财政部“美中全面经济对话”的会场。
   
   美中面临 “分手”,各走各路?
   
   美中贸易战日渐加剧,短期内似乎看不到解决的办法。有观察人士指出,这次贸易战其实可以被解读为美中两国在“有意识地分开”。
   
   阿里.韦恩(Ali Wyne) 是美国国际研究机构兰德公司的政策分析师,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有迹象显示,美中有各走各路的意图。他说:“我确实看到了双方都有想分开的意图。美国把中国的技术创新,主要体现于‘2025中国制造’,看作是对国家安全的挑战。从中国方面来讲,中国觉得如果太依赖美国的高科技输入,如果不把对美国经济的依赖程度从现在的水平降下来,那么,美国就拥有了对中国未来雄心的制衡力。”
   
   曾任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前不久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说,美中两国的相处使得双方越来越不舒服,现在美国确实有些人提出美中应该 “分开”,“有意识地分开”。他说:“我是说,美中之间相互依存的一些元素,令人觉得不舒服了。比方说,很多美国人对中国拥有大份额的美国国债感到不舒服,在某些方面,这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也会对由美国来提供某些服务领域的关键技术也越来越感到不舒服。我是说,双方都有觉得,美中经济依存的某些方面让彼此不舒服,他们更希望找到一个办法,让双方获得更多的独立性。”
   
   9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东北考察时重提“自给自足、自力更生”的口号,分析认为,习近平的这番话传递出重要政治讯号,展示对贸易战的强硬姿态。也就是,北京当局宁愿付出失去出口和就业机会的代价,也不会放弃“2025中国制造”等可能导致与美国、欧洲等贸易伙伴冲突加剧的产业政策。
   
   2018年9月28日,上海一条街上的宣传画,包括习近平的漫画形象、中共党徽和中国地图,还有文字“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国家统一”
   
   美中从未“同心同德”?
   
   曾经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负责中国问题研究的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说,其实中国一直对美国抱有“冷战”思维,美中从来没有“同心同德”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习近平现在是直接挑战,而特朗普是直接应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其实中国共产党政府对美国以及整个西方的体系,包括资本主义和民主的敌意可以追溯到毛泽东建立政权的时候。在邓小平的时候,中国只是改变了那种直接对抗西方的战术,“韬光养晦”而已。而到了习近平的时候,习近平索性抛开了“面具”,直接挑战国际秩序了。他说:“这已经开始了很长的时间了,就像我刚才说的,习近平现在是抛开了‘面具’,不再需要隐藏自己的能力和意图来换取更多的时间了。他直接出来挑战美国了。”
   
   分手不易,美中应该学会如何相处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美中分手并不容易,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兰德公司的韦恩说,仅仅从全球供应链的角度来说,两国经济也很难分开。他说,考虑到全球供应链的广度、复杂度以及依存度,美国和中国要降低经济的依存度非常缓慢。
   
   韦恩援引2013年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的一份调查的结果说,美中无法通过贸易保护主义等手段大幅度削减双边贸易,除非对现行贸易体系做出基本的改变。2013年美中贸易总额达到5622亿美元,而2017年,贸易额比2013年高出了13%, 韦恩认为,现在两国更不容易削减贸易额度。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亚洲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说,抛开被加征关税的2500亿美元的商品,美中之间大概还有5000亿美元的贸易。 他说,这样巨大的数额不是随时可以分开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得再说一遍,要分开5000亿美元是不容易的。另外太平洋两岸的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也不是说分开就分开的。我想,很多时候,很多人缺乏历史的角度。 美中关系有比现在好的时候吗?当然。有比现在更差的吗?答案也是肯定的。可以追溯到毛时代。我想,大家在看问题的时候需要一点不同的角度。”
   
   兰德公司的韦恩还提到,美国也要担心,两国在经济上分开后可能给美国带来的安全风险,毕竟,一直以来,美中的贸易依存促使两国克制了彼此的“战略不信任”,在很多方面进行合作。他说,如果单从贸易的角度来说,目前,中国能制定的反制措施有限,所以美国一定会赢得这场贸易战。但是,中国有可能用非贸易的手段来应对美国的关税举措,比如在伊朗和朝鲜核问题上不合作,比如,进一步将南中国海的人工岛军事化等,甚至加紧备战,准备袭击台湾等。
   
   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说,美中分开可能会给美中经济以及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他说:“但是如果你坐下来想想,这(分开)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何才能做到这点?这会相当的困难,不仅会给美国和中国,并给全球经济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他说,未来竞争将是美中关系的主要形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国不可以合作。他说,两国应该做的是对目前的关系做出调整,学会相处。
   
   谢选骏:《美中曾是“夫妻”, 现在“有意识地分开”?》的说法,欲盖弥彰,但不确切。应该说什么呢?从圣经的角度说,应该叫做“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了。因为《圣经》(林后6:14)上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不仅是恩典,是提醒,而且也是律法,好叫基督徒在一切的事上都能从世界中分别出来。信与不信所结成的“夫妻”或“战略伙伴”,不就是苟合吗。“学会相处”?怎么相处!苟合与否?没有答案!重施故技?没有可能。
(2018/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