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谢选骏文集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谢选骏: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港媒爆料:释学诚灌醉女尼逼玩3P 还想花钱封口》(中国新闻组2018年10月28日)报道:
   
   第5届世界佛教论坛正在福建莆田举办,这项佛门盛会本该由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主持,不过其早前因涉性侵女弟子落马。近日,其性丑闻内幕再被揭出,港媒披露,释学诚曾将魔爪伸向曾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的比丘尼,不仅灌醉对方性侵、逼玩3P,被报警后,还想花钱封口了事。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释学诚虽然在被举报后落马神隐,但他在根据地福州、莆田地位仍稳如泰山,透过弟子间接操控多间庙宇。
   报导称,6月,释学诚性侵风暴受害人、北京龙泉寺前女尼释贤丙(化名,下称贤丙)向包括龙泉寺两名前都监释贤佳及释贤启在内的5名寺内执事法师披露,受中国佛教协会时任会长兼龙泉寺住持释学诚性侵,并牵出另一名受害女尼贤乙(化名)。4天后,贤丙赴北京市海淀区派出所指控释学诚性侵多名女尼。据报两次诉说释学诚罪行的举报均有录像,合共超过12小时。
   报导引述贤丙检举录像笔记指出,前年9月24日晚,北京海淀区东南部魏公村一间精舍(僧团宿舍)内,穿恤衫短裤的释学诚,坐在供奉佛像的客厅内,要求女弟子贤丙和贤乙脱掉僧服:「师父很激动,他抓住贤丙胳膊(开始性侵)」。口供披露,释学诚狂灌贤丙喝白酒,贤丙酒醉倒地,到卧室才有知觉,衣服被脱掉;贤丙洗澡后,「看到师父和贤乙在床上紧密地抱在一起」。报导表示,贤丙报警后,龙泉寺决定内部处理事件,私下给贤丙36万人民币(约5万美元)掩口费,送她去北京机场,直至看到她搭上飞机前往香港,对外则称「贤丙已卷款离开」。3P另一女角贤乙得知贤丙报警后,则怒不可遏,狂殴贤丙:「摁(按)她的头往墙上撞。」报导称,日前找到年约35岁的贤丙微博帐号,记者佯装成想出家的女生与她交谈,但她相当警惕,问她:「你在中国哪个寺修行?」等问题,她都不愿透露,只承认她的确是港大出身。记者随后表明身分,问她对释学诚与女弟子「双修」传闻的看法,她一概「已读不回」。
   另外,一名新疆母亲近日在网路控诉博士班毕业的女儿被龙泉寺洗脑后出家。她前往女儿所在的极乐寺寻女,却被拒于门外。后来好不容易见到女儿,但女儿不让她提起释学诚。
   消息人士指,释学诚下台后,龙泉寺和极乐寺受害人家属,本月6日向中国当局递交联名信,揭露释学诚控制的「龙泉寺」系统,以歪理学说精神控制年轻信徒,寄望政府出手,令子女早日归家。报导称,中国当局预计年底才会依法处理释学诚。
   
   谢选骏指出:大家不知,其实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何以见得?因为释迦牟尼本人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后来因为体力不支,厌倦了荒淫,才离家出走的。这个释迦牟尼家的中国学生,出身贫贱,没有见过世面,诚惶诚恐地追随佛祖,自然也要补上荒淫的一课,然后才能见到佛祖的伟大,就像“毛主席伟大,毛主席什么都大”一样。
   
   释学诚其人也,号称学诚大和尚,本名傅瑞林,出生1966年10月3日(52岁),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仙游县赖店镇罗峰村民,居住地北京龙泉寺,国籍中国(大陆),呼号学诚大和尚、学诚法师,头衔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全国青联副主席,同时兼任中国佛学院院长、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法音》主编、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
   网站龙泉之声,教育程度中国佛学院硕士、泰国朱拉隆功佛教大学教育学荣誉博士师承,圆拙老和尚(近代高僧印光大师、弘一大师的弟子)。
   著作《感悟人生》《皈依之路》。
   
   据称释学诚(1966年10月3日-)是一名中国佛教僧人。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早期生涯
   学诚法师,俗名傅瑞林,1966年10月3日(农历丙午年八月十九)出生于福建仙游。祖母学佛并出家,母亲为虔诚的佛教徒,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善人,在村中担任会计、文书工作。家中有3子,其为长子。
   
   据佛教花丛宣称,他于8岁起就读于仙游赖店中心小学。10岁起自发茹素,12岁开始读诵佛经。
   1979年至1982年,就读于仙游县华侨中学。学习之余,经常去离家不远的往生寺(现称极乐寺)游玩。法师很喜欢佛教典籍,尤其是祖师大德传记,其中唐朝玄奘大师的传记,大师求法、弘法的经历与“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弘愿对其日后出家有着深远的影响。
   出家
   1982年农历正月初三,16岁的他跟父母商量想出家。父母最初不同意,认为要把书读完再出家,他则认为出家人要毕业证没有用,不出家就在家干活,分担父母的辛苦。于是,母亲带他去玉塔东山寺出家,寺里一位居士认为其很有善根,带法师及母亲去莆田广化寺拜见圆拙老和尚(近代高僧印光大师、弘一大师的弟子,生前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及咨议委员会主席)。
   1982年农历二月初八,正式出家。1983年农历二月初八,因缘成熟,在广化寺剃度。出家时,他表现较为聪颖[4]且吃苦耐劳。
   1983年,考入福建佛学院预科班并担任班长。
   1984年,考取设于北京的中国佛学院,就读本科班。1988年,毕业并获得本科学历,并在中国佛学院继续攻读研究生。同年12月在四川成都文殊院宽霖大和尚座下求受三坛大戒。
   担任住持
   1988年冬,广化寺方丈毅然法师退居。1989年1月,全体执事表决推荐学诚法师为广化寺主持。然后者并不接受,经过几番劝说而最终同意。
   1989年农历二月初八举行升座典礼,年仅23岁的学诚法师成为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学历最高的名寺方丈。法师担任住持后,住众由原来的100人左右陆续增加至260多人。
   法师任方丈期间仍坚持学习,于1991年11月,通过了中国佛学院研究生论文答辩,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法师回到福建,并于同年12月兼任福建佛学院副院长,时年25岁。
   1993年10月,法师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1995年12月,任福建佛学院院长。1998年1月,任福建省第八届政协常委。1998年10月,当选为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并担任《福建宗教》杂志顾问、《福建佛教》杂志主编。2001年2月28日,在全国政协第九届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法师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
   2002年9月16日,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上,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同时兼任《法音》杂志主编。2003年3月13日,当选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2004年1月16日,荣膺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住持。
   2004年3月13日,任第二届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秘书长。同年4月11日和5月22日,在法门寺率两序大众以佛教最高礼仪,先后接待了前来视察和指导工作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和西藏佛教精神领袖十一世班禅大师。同年5月25日至6月5日,法门寺佛指舍利被迎请到香港供奉十日,担任迎送团副团长。
   2004年8月20日,任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是其中唯一的汉族僧人。2005年4月11日,荣膺北京市海淀区龙泉寺住持。2005年7月,当选为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理事。2005年9月,当选为第二届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及陕西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2005年11月11日至12月20日,应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邀请,法门寺佛指舍利被迎请到韩国供奉42天,法师担任中国佛教代表团迎归团团长。
   2006年2月17日,缅甸总理梭温先生一行40多人访问法门寺。同年4月24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纳亚克先生一行9人访问法门寺,总理邀请法师去斯里兰卡进行佛教文化交流。同年5月17日,法门寺与韩国道诜寺缔结“友好兄弟寺院”。
   2006年12月18日,当选为第五届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此外,他亦膺获诸多荣誉。
   2007年创建法门寺佛学院。2009年5月9日,主持佛指舍利安奉大典,迎请佛指舍利永久性安奉在法门寺。
   2009年4月11日,法师建立了学诚法师微博以进行弘法。其中文章《和尚微博•北京龙泉寺的365天》(2011)于2013年3月8日获得“世界上使用最多种语言的微博书世界记录”。
   住持寺院
   福建省莆田市广化寺(1990年迄2018年8月)
   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2004年迄2018年8月)
   北京市海淀区龙泉寺(2005年迄2018年8月)
   住持学院
   福建佛学院(1995年迄今)
   法门寺佛学院(2004年迄今)
   
   举报落马
   2018年8月1日,曾任龙泉寺都监的释贤佳、释贤启实名发布了一份95页的汇报,其中列举了北京龙泉寺住持释学诚的诸多不法行为,包括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男女双修”、寺庙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等。
   当天,龙泉寺就有关释学诚的检举发表声明,称相关指控为伪造证据、恶意构陷并否认了该举报。中国大陆社交网络中与指控相关的讨论、报导及文件传播亦受限制乃至遭删。
   8月2日,一位匿名举报者通过博讯发布反驳“龙泉寺的声明”的声明,称如果相关部门不依法处理犯罪者,而迫害受害人,预计将有更多内幕曝光。当天,国家宗教事务局表示,已注意到互联网上举报学诚有关问题的反映,已收到举报材料,并已开始调查核实工作。
   8月15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
   8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官网发布《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指出学诚发送骚扰信息问题、北京龙泉寺违章建筑问题、大额资金去向问题均属实,性侵问题正在调查中。
   8月30日,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佛协官网获悉,学诚已于同年8月24日在北京市佛教协会召开的常务理事会上被免去北京市海淀区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会上宣读了国家宗教局《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谢选骏指出:释学诚如此荒淫无耻,但是,只有这样,才算是释迦牟尼的好学生;而那些淫荡的尼姑,才算是释迦牟尼的好帮手,难怪她们都被叫做“尼姑”——就是“释迦牟尼的姑娘”,所以呢,不愿意献身给“尼”的“姑”,就不是好尼姑。也因此之故,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所以他至今屹立不倒,只是暂时休息一下。呜呼哀哉。这就是不承认“佛有原罪”的佛教最终走向的“哀莫大于心死”——因为佛祖也是人,不是神。人是救不了人的,只有神能救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