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谢选骏文集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谢选骏: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纳粹战机2次追至,美国轰炸机想对撞,47年后真相披露:太温馨!》(2018-10-03 军事阅读)报道:
   
   1943年12月20日,查理·布朗奉命前去轰炸纳粹德国的弹药工厂。可惜,他驾机途中被德军防御高炮击中,机组成员1死6伤。幸好,轰炸机的4只发动机还能正常运转,心急如焚的查理·布朗赶紧返回基地。


   1架全副武装的纳粹战机出现在视眼,让还没调转机头的查理·布朗大为紧张,他只能赶紧想法设法摆脱追击。不过,这架战斗机的飞行员,也不是什么菜鸟,没几下子就飞到轰炸机旁。
   摇摇晃晃的轰炸机组绝望了,让他们奇怪的是没有受到攻击,德国飞行员示意查理·布朗降落地面。查理·布朗冲对方友善一笑,摇了几下头,继续选择返航。
   
   查理·布朗看着战斗机消失后,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觉得对方也应该回去了。“妈的,又回来了,这回死定了。”查理·布朗才回飞不到1分钟,那架纳粹的战斗机又迅速追上来,一下子就堵在轰炸机前面。这下要玩命啦,查理·布朗一边驾驶轰炸机,一边急叫重伤的机枪手就位。查理·布朗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战斗机。如果德国人发动攻击,他就撞向对方,大家同归于尽。
   德国飞行员像刚才一样,丝毫没有攻击的意思,他打出一个“跟着我飞”的手势。查理·布朗虽然感到匪夷所思,但还是跟着他一起飞行,因为那个方位是返航方向。
   
   送至安全地带后,德国飞行员再对查理·布朗打了一个手势——祝你好运,战斗机随后调头而去。于是,查理·布朗顺利返航,受损严重的轰炸机被送进修理厂,受伤的机组人员也都活了下来。
   
   二战结束后,查理·布朗退伍回迈阿密生活,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德国飞行员,花费大量精力到处寻找。“到底是为什么,那个德国人会放过我们?”这个疑问始终缠绕在查理·布朗心中,他甚至有些担心这个德国人,会因放走轰炸机,而被纳粹枪决。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0年他通过报纸广告,终于找到那个德国飞行员。他叫“弗朗茨·斯蒂格勒”,战争期间是一名中尉,一个击落过28架敌机的飞行员。
   见面是必须的,时间已经过去47年,当年帅气的2个小伙都老了。查理·布朗紧紧抱住弗朗茨·斯蒂格勒,迫不及待地抛出困惑,“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们?”
   
   弗朗茨·斯蒂格勒回复:你们几个都在流血,轰炸机的状况也很差,我可下不了手。接着,他认真的告诉查理·布朗,第1次要求迫降是希望他们投降,第2次领航是希望他们能活下来。几句话,感动在场所有的人,查理·布朗更是热泪盈眶……
   战场是可怕的杀戮,但并不缺乏人性的温馨。弗朗茨·斯蒂格勒的举动感动美国人,也赢得全世界的尊重,他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战场的残酷会催生这样一种情况,今天你放走他,而明天他来打你。你是弗朗茨·斯蒂格勒,会选择要胸口的勋章呢,还是冒着风险放走敌机?
   
   谢选骏指出: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则荡然无存——所以德国终归统一,而苏联只能分崩离析。这不是政治口号,而是由案可查的——
   
   《二战德国军官私放美国兵,47年后说一句话让全世界尊重》(2018-06-28 淘历史)报道:
   
   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况惨烈,双方参战士兵死伤无数,交战区域满目疮痍。但此时却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国际惯例:空战时,不得射杀已经跳伞的飞行员。后来战争结束,为了纪念这条拯救了无数飞行员的国际惯例,各国共同将其称为“空中骑士规则”。
   
   这条规则被完整地传承下来,延续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1943年12月,年轻的美国轰炸机飞行员查理·布朗在执行轰炸任务时飞机不慎被德军击中。除布朗外,机组人员全部受伤,还有一人死亡。不得已,布朗一个人驾驶着摇摇欲坠的轰炸机开始返航。还没等布朗调转机头,一架德军战斗机就全副武装地飞了过来。奇怪的是,德军战斗机并未开火,反而飞到布朗旁边,飞行员做手势示意布朗降落。见对方没开火,布朗先是冲对方友善地笑了笑,然后摇摇头,随即调转轰炸机,开始返航。因为德军战斗机并未直接开火,布朗觉得自己已经返航,对方应该也会返航。但令布朗没有料到的是,布朗往回飞了不到一分钟,德军战斗机就迅速赶了上来,堵在布朗前面。
   看来这一次是躲不过了,布朗一边驾驶轰炸机,一边试图唤醒重伤的机枪手准备反击。可还没等叫醒机枪手,德军战斗机就调转机头,和布朗面对面了。布朗下定决心,一旦对方进行攻击,自己就以最快的速度驾驶轰炸机撞向对方,同归于尽。谁知德军战斗机并没有发起进攻的意思,飞行员还冲布朗做了一个“跟着我飞”的手势,然后调转机头,在前面领航。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用意,但布朗还是跟着对方往前飞。一会儿,重伤的机枪手醒了过来,看见前方德军战斗机,便艰难地操作机枪,准备攻击。布朗急忙让机枪手暂停,不要轻举妄动。
   很快,德军战斗机发现了苏醒的机枪手,飞行员对布朗做了个“祝你好运”的手势后,驾驶飞机离开布朗往回飞。最终,布朗艰难地驾驶着伤痕累累的轰炸机顺利返航,受伤的机组人员也都活了下来。
   二战结束后,布朗四处寻找那个没有攻击自己的飞行员,终于在1990年通过报纸上的广告找到了,他是德军中尉弗朗茨·斯蒂格勒。见面后,布朗先是紧紧拥抱了斯蒂格勒,随后迫不及待地问:“当时你为什么不开火,那样你就能再多一个勋章。而且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时你放了我,可能第二天我就会击毁你的战斗机。”
   
   斯蒂格勒看了看布朗,认真地说:“没有开火是因为看到你们的机舱里都是伤员,轰炸机状况也很糟糕。消灭一个丧失了抵抗力的敌人,那不是战争,而是一场罪恶的屠杀。虽然在战场上你死我活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是人,不是杀戮机器。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跟随自己的人性做出的行为,所以我是正确的。”
   充满杀戮的战争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则是在战争中丧失人性的军人。斯蒂格勒尽管身处战火之中,但仍能坚守底线,依从和保卫自我的人性,这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军人。对军人来说,再多的勋章也不如保持自己的人性重要。
   
   谢选骏指出:作者不懂,这不是什么抽象的人性,而是基督教的骑士规则——苏联的无神论者就不遵守这样的规则,最终走向了丧心病狂。

此文于2018年10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