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小人德草]
谢选骏文集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红色美国的崛起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红了就会被黑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人德草

   谢选骏:小人德草
   
   《史上好感度最高 国人对日本印象惊人 》(2018-10-26 壹读百科)报道:
   
   你对日本人的印象如何?不久前,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民间团体“言论NPO”和中国国际出版集团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日本印象“好”或“相对较好”的比例较去年上升了10.7个百分点,至42.2%,是2005年开展调查以来首次超过四成,创下新高。另外中国民众认为日中关系“不好”或“相对不好”的比例为45.1%,较去年大幅下降了19.1个百分点,是近8年来首次低于50%。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的好感度会逐年提升呢?曲阜师范大学在2014年曾调查了316名大学生,让每个学生听到日本这个词后,写出自己联想的与之相关的15个词,结果统计发现出现频率最高的前五个联想词依次是:1.动漫(出现191次);2.樱花(出现188次);3.钓鱼岛(出现136次);4.富士山(出现136次);5.靖国神社(出现110次)。
   
   从中可以看出,每年创造2万多亿日元产值的日本动漫产业对我国民众的影响很大,《火影忍者》、《海贼王》这些陪伴80后、90后青春岁月的漫画让日本形象加分不少。
   
   此外,随着近年来我国经济不断增长,赴日旅游的大陆游客也在不断增加。2017年,赴日中国大陆游客达735.58万人次,比2016年增长16.4%,是连续第四年增长,并连续三年位居赴日各国游客数量之首。
   
   随着文化、旅游交流的日益频繁,我国民众对日本的认识除了原有的历史心结之外,又多了一些理性的看待。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历史,看看日本人在中国人眼中的形象是如何不断在人与兽之间来回转变的。
   
   在早期,由于海上交通不便,我国古人脑海中的日本人形象近乎传说中的怪物。比如南北朝时期的《梁书》记载:“桑东千余里有女国,容貌端正,色甚洁白,身体有毛,发长委地。至二三月况入水则妊娠,六七月产子。女人胸前无乳,顶后生毛,根白,毛中有汁以乳子。百日能行,三四年则成人矣……男则人身而狗头,其声如吠。”
   
   意思是说日本人全身是毛,女人不长乳房,头发能产乳汁,男人都长着狗头,小孩三四岁就长成成人了!看到这个描述真是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想象力啊。
   
   至唐代,随着航海技术的进步,日本不断派遣大量使节、僧人、留学生来到中国交流学习,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日本人长得和自己也差不多!
   
   由于唐代来中国的日本人都是一心求学的留学生和虔诚向佛的僧人,所以当时日本人的形象是相当不错的,属于仁者形象。
   
   比如唐代大诗人王维在《送秘书晃监还日本国》序中这样描写日本友人:“海东日本为大,服圣人之训,有君子之风,正朔本乎夏时,衣裳同乎汉制……”
   
   至宋代,日本人的形象依然非常良好。比如《宋史》有这样一段记载:“上令滕木吉以所持木弓矢挽射,矢不能远,话其故,国中不习战斗。”
   
   这里说的是一个叫滕木吉的日本人不会射箭,大宋皇帝问他怎么这都不会?他说由于日本国内太和平了,人们都不用去练习打打杀杀的功夫!
   
   到了元代,随着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倭寇的出现,日本人保持了好几百年的美好人设开始渐渐崩溃了。倭寇大家都懂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以元代诗文中对日本人的描述开始大量出现“非类”一词,这个词在古代可是很难听的骂人的话,基本上相当于今天的“你XXX就不是人”!
   
   此外元代还出现了“蕞尔日本”(小日本)这个说法,这也就是“小日本”的最早源头。比如元代戏曲家白朴在《木兰花慢》中有这样的描写:“蕞尔倭奴,抗衡上国,挑祸中原。”
   
   可以看出,对中国人来说,日本人从元代开始又有了脱离人类形象的趋势。到明代,虽然来华的日本僧人目的还是很纯粹的,但是这一时期倭寇之患最甚,造成日本人的形象彻底崩溃,重回禽兽!
   
   中日甲午海战之后,两国间的留学形势和大唐时期反过来了,大量中国知识分子留学日本,学习日本的强国之路。留日的作家创作了很多反映日本人生活的作品,既表现了底层失业者、乞讨者生活的艰辛,也表现了普通劳动者的勤奋、敬业‥‥‥比如鲁迅的《藤野先生》、杨逵的《送报夫》、郁达夫的《南迁》等等。
   
   “九一八事变”以后,特别是后来抗战全面爆发,日本人的形象又完蛋了,再次回归禽兽。这一点从很多当时描写日军的文学作品的题目就可以看出来。比如秋涛的《最悲惨的一幕——日寇在漂阳的兽行》、穆旦的诗歌《野兽》、孙细的报告文学《污暴的行进——十二月三日在上海》‥‥‥
   
   新中国成立至文革开始前的十七年间的中国文学被称为“十七年文学”,战争结束了,人们的精神也可以放松一下了,对日本人的描写也发生了变化。这一时期日本人的形象在禽兽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三个字:“愚蠢的”禽兽。猪头小队长的形象就出现于这一时期,日本军人开始在文艺作品中被吊打。至今我们经常看到的抗日神剧还是深受“十七年文学”的影响。
   
   后来中日建交、改革开放,中日间的文化交流又开始频繁起来,大量日剧、日漫开始进入中国:《阿信》、《排球女将》、《哆啦A梦》‥‥‥
   
   同时大量留学生去日本求学,其中一些人创作出了很多表现当时日本白领、蓝领生活的文学作品,比如莫然的《风从东方来》、毛丹青的《发现日本虫》等。中国人对日本人的认识又重新开始进入理性多于情绪的周期。
   
   回顾两千年中日交往的历史,日本人的形象虽然始终在不断变化,但不变的是两个近邻之间的关系始终处在不断竞争又不断相互学习的循环中。
   
   谢选骏指出: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安倍访问大陆,舆论马上就变,日本不好变成了日本甚好。难怪《论语颜渊》说: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其意思是——季康子问政:“如果杀掉恶人,延揽好人,怎样?”孔子说:“您治理国家,怎么要杀人呢?如果您善良,人民自然也就善良。领导的品德像风,群众的品德像草,风在草上吹,草必随风倒。”孔老二算是抓住了华夏民族的短处。难怪黑社会要恐吓威胁群氓,以便牢牢掌握社会舆论导向。
   
   《恐美症发作 中共高调亲日》(2018年10月27日 转载苹果日报)报道:
   
   就在今年3月,中国外交部、国防部都严词批判亲日分子拿民族伤痕开玩笑,是中国人的败类、数典忘祖。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之际,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中日“确立了彼此尊重和共存共荣的大原则”,呼吁中国社会“克制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想像”。中共如此释放亲日讯号,何异于拿当年日本“大东亚共荣圈”对亚洲各国的伤害开玩笑?这既暴露了中共反日反美都是玩弄民粹,也表明中共被美国不依不饶的贸易战逼急了,恐美症发作之下,再变花样玩远攻近交。
   
   急于拉拢日本 吃相难看
   
   自特朗普启动对华贸易战之后,日本和欧盟就成为中共刻意拉拢的盟友。但是,欧盟不以为然,还与美国达成了自由贸易共识,日本则趁机修复与中国关系。今年5月,李克强访日,是中国总理七年来首次访日。安倍今次也实现了日本首相时隔七年再度正式访华,据说还享有十一年来的一项最高礼遇,获习近平夫妇宴请。
   
   对上一次中国国家主席宴请日本首相,是2007年胡锦涛在钓鱼台养源斋宴请福田康夫。而习近平与安倍上次在北京会面是2014年11月,安倍到北京出席APEC峯会。那次会面虽被期许为中日破冰之会,但习近平在记者拍照期间一直黑头黑面、一脸不屑,与他当日笑脸相迎南韩总统朴槿惠形成强烈对比。
   
   促成安倍迎春之旅的是中美贸易战的严冬。外交就是如此现实,不让人意外,但中共从严批精日到高调精日的吃相还是太难看了。《环球时报》的社评〈中日社会需调整心理重塑彼此认识〉声称:“在确立了彼此尊重和共存共荣的大原则后,中日就容易和而不同了。”如此高调认同共存共荣,当然让人们想起当年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历史,想起日本侵略中国、席捲东南亚时的战祸,不只让反日的五毛们情何以堪,更让人们猜测,当年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如今习近平是不是要邀请日本重建共荣圈?
   
   中国的所谓“精日”,泛指精神上的日本人,特别是认可日本极右翼思想的中国人,一些军服迷、动漫迷、网红也被指为精日分子。今年3月,中国外长王毅在记者会上怒斥精日分子是“中国人的败类”,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也指摘精日现象数典忘祖、譁众取宠,一些政协委员还提议立法“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官媒宣称,精日分子拿民族伤痕开玩笑、泯灭民族良知,对此必须抬头就打、零容忍。
   
   民间反日反美 政治表演
   
   言犹在耳,官媒透露中日确认了共存共荣的大原则,这何异于拿民族伤痕作买卖、自掴嘴巴?中共一向宣传,日本在“大东亚共荣圈”的幌子下,给亚洲各国“带来的只是饥饿、死亡、物产和财富的损失,以及无尽的精神苦难”。如今,中共为了拉日抗美,竟然欣然接受共存共荣,只能说明,中国民间所谓反日反美,不论何时都是党领导下的政治表演而已。那些在北京抢夺日本驻华大使座驾上日本国旗的热血青年,会否后悔被洗脑、被当猴耍?
   
   可圈可点的是,中日有共存共荣的基础吗?一如网友所指:“中日关系趋于正常甚至友好化的时候,基本就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装逼艰难或者装不下去了的时候。”中国要日本抓住改善关系的机遇,无异于说,过了中美对抗这个村,就没有中日合作这家店。尤可笑的是,中共不骂日本改骂美国,也如网友所揶揄:“你就只剩下和小国一起玩,和小霸一起合作,但却少了更为强大的朋友,甚至互为敌人。”
   
   谢选骏指出:八国联军和苏联红军都可以欢迎,何况欢迎几个缴械投降的日本鬼子。

此文于2018年10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