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文集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嫁入中国最多的外国女人》(2018-10-20 山川文社)报道:
   
   1392年,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为王,创建朝鲜王朝。为争取明朝的支持,李成桂参考了高丽古名“朝鲜”和李父就仕之地“和宁”,遣使请明太祖朱元璋裁定国号。朱元璋认为“朝鲜”是古名,而且“朝日鲜明”出处文雅,因此,裁定朝鲜为新国名。

   
   可以说,在古代时期,中朝关系友好,双方往来频繁,期间,有很多互通有无、相互融合的事情。
   
   比如:在明代时期,皇室就曾接纳众多朝鲜女子。据不完全统计,明朝永乐、宣德时期,身份为嫔妃的朝鲜女子共有8位;身份为侍女、女史的朝鲜女子则为38位,其中,永乐时期22位、宣德时期16位;歌舞、厨师等各类身份的朝鲜人,仅在宣德时期便达到一百多人。
   
   清朝初期,清军入关前,其中,跟随的朝鲜侍女、女史为10人,到了顺治时期,增长到16人。古时判断两国之间的关系,从皇室中所存异国之人数量便能看出,如果双方交恶,皇室绝对不会将敌国之民置于宫内。
   
   由此,明清时期皇室大量任用朝鲜女子,甚至,是纳为嫔妃,恰好体现了中朝两国友谊源远流长。朝鲜女子进入中国之后,带来了她们国家的风俗文化,即语言、饮食、习俗、歌舞、服装等方面,进一步促进了双方的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一定程度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明朝永乐、宣德两位皇帝,拥有朝鲜嫔妃,这在当时算是极具轰动的消息。到了明武宗时期,当朝皇帝甚至亲自到朝鲜纳妃,闹得朝鲜举国不宁。清朝入关前,同样有迎娶朝鲜女子的事情记载,如:摄政王多尔衮所取侧福晋便为朝鲜女子。
   
   这点在中国史书中并无过多记载,却在朝鲜文献中留有详细过程,甚至,连“皇帝”的诏令都选择用大白话记录在册,并未如中国史书一般,进行字句加工。其实,除了明清两朝,元代时期同样有皇室迎娶朝鲜女子的事例,即:元顺帝的皇后奇氏就是高丽人。
   
   可以说,明朝迎娶朝鲜女子为妃的习惯,还是由朱元璋开创。早年,明太祖朱元璋心生与朝鲜“结亲”的想法,并于洪武二十二年,传旨给朝鲜国王,让其在国内进行选妃,挑选一些出身名门的朝鲜女子,给明朝皇子婚配。
   
   三年之后,明太祖驾崩,“结亲”之事数次推迟,在双方多次商讨下,朝鲜先送来五名太监。
   
   到了永乐时期,朝鲜太宗亲自来到南京,面见永乐帝朱棣,进一步增进两国关系交流。朱棣三次朝鲜选妃,足以看出他对朝鲜女子的喜爱,除此之外,他还特别尊重朝鲜的风俗习惯,文化饮食。
   
   第一次选妃时间发生在他即位之时,当时,永乐帝为了继承先帝“结亲”心愿,遂派使臣前往朝鲜,商讨结亲之事。永乐五年,徐皇后病逝,次年,永乐帝派人赶赴朝鲜,正式开始选妃工作。朝鲜对于此次选妃极为重视,下令全国近期婚嫁一律停止,待选妃结束后方可恢复。
   
   期间,整个选妃持续将近半年,经过明朝与朝鲜两方人员重重挑选,最终,选出五位绝色佳人,即:权氏、任氏、吕氏、崔氏、李氏,这五位女子皆是朝鲜高官之女,出身不凡。除此之外,朝鲜还给予随从12名,太监12名,跟随进入明宫。
   
   为了防止中途意外,此次返程并未对外公示,朝鲜国王派出特使,一路护送明代使团及选出的五位女子。防止周围势力袭扰,他们选择掩人耳目,携带着数千张纯白厚纸,对外名义为进纸札。一行人在永乐七年初到达京城,二月,五人同时被册封为妃,各掌职权。爱屋及乌之下,五位妃子的家人尽皆被提拔为官,身居要职,官阶四品,可谓是前途远大。
   
   五位朝鲜妃子在明朝史书中,仅有权妃存留记载,其他四位皆没有记录可寻。《明史》曾这样描述权妃:“贤妃权氏,喜吹玉箫,帝爱怜之。”从这点可以看出,权妃在五位朝鲜妃子中,是最具皇帝宠爱的一位,否则,明朝史书断然不会仅记载其一人。
   
   然而,就在第二年,权妃在与朱棣从南京到北京的路上去世,永乐帝伤心至极,见到权妃的哥哥时,含泪叹息,久久不能言语。永乐帝能够接受朝鲜风俗文化、饮食习惯,绝大多数还是源于权妃,然而,权妃骤然离世,仿佛抽走永乐帝的魂魄一般,让他黯然神伤。
   
   直到永乐帝晚年的时候,还时常挂念权妃,甚至,到了用膳而无味的地步。
   
   第二次选妃发生在永乐七年,时值五月初三,皇帝派人到朝鲜传旨:“去年选的妃子高低胖瘦皆有,都算不上太好。但是,陛下念你一番苦劳,将选去的女子尽皆封为妃子,此次再行选妃,希望你们能够让陛下满意。”
   
   朝鲜不敢怠慢,很快用了两月时间,再次挑出人选,联系明朝时,正值明朝与蒙古鞑靼部作战,永乐帝便找个理由推辞朝鲜。这一等便是两年,直至永乐九年,明朝想起此事,遂通知朝鲜将选定女子送来。同年四月,朝鲜派遣特使护送,将郑氏女送到京城。
   
   永乐帝见此甚是喜爱,龙颜大悦之下,赏赐来访朝鲜使团。且将郑氏之父郑允厚封为光禄寺少卿,因其来朝,特授是职而不任事。皇帝的岳父一般要给予相应的爵禄,永乐帝对几位朝鲜岳父多给予光禄寺职衔,也反映了他对朝鲜饮食的喜爱。
   
   第三次选妃于永乐十五年,此次选出妃子共有两人,即:韩氏、黄氏,除此之外,还有随行侍女6人、太监2人。八月于朝鲜都城启程,历经两月跋涉,于十月进入京城。两位新妃子中,最受永乐帝喜爱的为韩氏,为了博得韩氏欢心,永乐帝赐予韩家大量金银珠宝,送至辽东地区。
   
   迎娶朝鲜妻子的明朝帝王,除了明太祖、永乐帝之外,还有明宣宗。明宣宗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才华帝王。他自幼便深得祖父朱棣喜爱,无论走到哪,朱棣都会将其带在身边,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他的阅历。最终,在朱棣的亲自指定下,明宣宗接任皇位。
   
   受祖父朱棣的影响,明宣宗对于朝鲜的风土人情亦颇感兴趣,最为喜爱的就是朝鲜歌舞。明宣宗执政十年,宫廷中招入朝鲜女子共计一百多人,其中嫔妃为八位。宣德帝朱瞻基也曾到过朝鲜选妃,不过,次数仅有一次。
   
   当时,是他即位后的第二年,想着要效仿历代先帝,遂命人出使朝鲜,目的只有一个,即挑选妃子。《明宣宗实录》中也留下侧记,像此次带去“赉赐”国王的礼物白金1000两、纻丝、纱罗、锦帛240匹。事先选中女子是7位:成女、车女、郑女、卢女、安女、吴女、崔女。
   
   永乐时入宫的韩女有妹貌美,明使听说后也将其请来,合共8位。这8位女子及执馔女子10人、使女16人、太监10人,于三年七月二十日离开汉阳,十一月二十六日到达北京。
   
   宣德帝之后,将近136年的空余时间,明朝再未至朝鲜选妃,直到明武宗时期,选妃之事再次被提起。明武宗朱厚照是历史上有名的荒淫无道的帝王,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朝鲜国内忽然出现“明朝将要来朝鲜选妃”的传言,一时之间,朝鲜百姓慌乱不止,皆抢先将女儿嫁出,以防遭受“选中”噩运。
   
   从朝鲜民间的这种反应来看,他们对于明朝选妃更多的是表现出了恐慌,不过,并非是针对明朝,而是针对明武宗。世人皆知,明武宗荒淫无道,对于女子常粗暴相待,朝鲜百姓自然不敢将女儿送去受苦。朝鲜官方对此持同样看法,他们觉得明武宗必然会对选去女子“待以非礼,与先世采女之事异矣”。可见,明武宗臭名何等昭著。
   
   后来,传言成真,明武宗真的要遣使前往朝鲜选妃,就在使团刚出发不久,明武宗便暴毙而亡,使团虽然接到哀书,却不敢停止脚步,毕竟,皇命仍在,他们只能继续赶路。半个多月后,使团一行渡过鸭绿江,眼看就要到达朝鲜,新任登基的嘉靖皇帝一纸诏令,将此次选妃作废,明朝使团方才折返。
   
   朝鲜与明朝关系密切,这里的女子她们以嫁到大明朝为荣。
   
   之后,朝明双方对满洲、后金即后来的清朝统治者同仇敌忾。皇太极于清崇德二年挥师攻朝后,提出:奉清朝正朔、人质、婚媾等条件,朝方都阳奉阴违。在朝方看来,与明人结婚是正常、体面甚或是荣耀的事,与清人结婚那简直是“辱没祖宗”、“国耻”。
   
   1623年,朝鲜内部政变,擅自废黜国王李珲。大明登莱巡抚袁可立严辞主张“待中国更立”。1636年,皇太极统率由满——7万、蒙——3万、汉——2万组成的12万大军亲征朝鲜,自此,“丙子胡乱”爆发。清朝攻占朝鲜全境,朝鲜国王李倧投降。
   
   之后,朝鲜改向清朝朝贡,成为了大清朝的附属国。
   
   顺治时期,朝鲜还是宗室锦林君李恺胤顾全大局,愿纾国难,自报自家的女儿。国王加封该女为“义顺公主”,四月十二日亲自到汉阳西郊送行……可以说,选妃在古代皇室极为常见,一定程度上算是封建制度的产物,世界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会留有选妃习俗。
   
   甚至,历史上有记载,朱棣的生母就是一个朝鲜女人——妃李氏。明朝的沈玄华在其《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中写道:
   
   “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众妃位东序,一妃独在西。成祖重所生,嫔德莫敢齐。”意思是说:妃的灵位之所以单独放在西面,是因为她是明成祖的亲生母亲,因而,明成祖独独突出她的位置,不与别的妃嫔放在一起。
   
   这种观点得到了后世很多学者的支持,傅斯年、吴晗等历史学家经过认真研究和考证,都认为成祖的亲生母亲就是妃李氏。并且,明成祖的命令虽然强大,却限制不了外国的记载。洪武二十二年,朝鲜使臣权近曾在北京拜见了燕王朱棣,后来权氏著有《奉使录》记载了这件事。
   
   其中写到了:成祖生母的忌日是七月十五日,而马皇后的忌日却是八月初十。以此论断,朱棣的母亲显然不是马皇后,所以,是朝鲜女人李氏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明朝的选妃之事为何扩大到朝鲜国内,这离不开两国之间深厚的友谊。之后,留在皇室的朝鲜女子将她们祖国的文化风俗,包括语言、饮食、服饰、歌舞艺术、风土人情,带到中国宫廷,进而促进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互相往来,同时,也增强了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友好关系。
   
   参考资料:《朝鲜实录》、《明史》、《明宣宗实录》、《奉使录》、《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而朱元璋及其后人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中国皇帝,而与蒙古——满洲的酋长们如出一辙。例如,在蒙元之前,哪有如此之多的朝鲜女子入华的?难怪人们怀疑,朱元璋不是汉人,而是杂种,甚至是回民。似乎恰巧,元明清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黑暗野蛮的时代。到了近代的中国野蛮化过程之中,朝鲜人更是大量移居中国内地本土,所以可以说,“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