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文集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嫁入中国最多的外国女人》(2018-10-20 山川文社)报道:
   
   1392年,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为王,创建朝鲜王朝。为争取明朝的支持,李成桂参考了高丽古名“朝鲜”和李父就仕之地“和宁”,遣使请明太祖朱元璋裁定国号。朱元璋认为“朝鲜”是古名,而且“朝日鲜明”出处文雅,因此,裁定朝鲜为新国名。

   
   可以说,在古代时期,中朝关系友好,双方往来频繁,期间,有很多互通有无、相互融合的事情。
   
   比如:在明代时期,皇室就曾接纳众多朝鲜女子。据不完全统计,明朝永乐、宣德时期,身份为嫔妃的朝鲜女子共有8位;身份为侍女、女史的朝鲜女子则为38位,其中,永乐时期22位、宣德时期16位;歌舞、厨师等各类身份的朝鲜人,仅在宣德时期便达到一百多人。
   
   清朝初期,清军入关前,其中,跟随的朝鲜侍女、女史为10人,到了顺治时期,增长到16人。古时判断两国之间的关系,从皇室中所存异国之人数量便能看出,如果双方交恶,皇室绝对不会将敌国之民置于宫内。
   
   由此,明清时期皇室大量任用朝鲜女子,甚至,是纳为嫔妃,恰好体现了中朝两国友谊源远流长。朝鲜女子进入中国之后,带来了她们国家的风俗文化,即语言、饮食、习俗、歌舞、服装等方面,进一步促进了双方的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一定程度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明朝永乐、宣德两位皇帝,拥有朝鲜嫔妃,这在当时算是极具轰动的消息。到了明武宗时期,当朝皇帝甚至亲自到朝鲜纳妃,闹得朝鲜举国不宁。清朝入关前,同样有迎娶朝鲜女子的事情记载,如:摄政王多尔衮所取侧福晋便为朝鲜女子。
   
   这点在中国史书中并无过多记载,却在朝鲜文献中留有详细过程,甚至,连“皇帝”的诏令都选择用大白话记录在册,并未如中国史书一般,进行字句加工。其实,除了明清两朝,元代时期同样有皇室迎娶朝鲜女子的事例,即:元顺帝的皇后奇氏就是高丽人。
   
   可以说,明朝迎娶朝鲜女子为妃的习惯,还是由朱元璋开创。早年,明太祖朱元璋心生与朝鲜“结亲”的想法,并于洪武二十二年,传旨给朝鲜国王,让其在国内进行选妃,挑选一些出身名门的朝鲜女子,给明朝皇子婚配。
   
   三年之后,明太祖驾崩,“结亲”之事数次推迟,在双方多次商讨下,朝鲜先送来五名太监。
   
   到了永乐时期,朝鲜太宗亲自来到南京,面见永乐帝朱棣,进一步增进两国关系交流。朱棣三次朝鲜选妃,足以看出他对朝鲜女子的喜爱,除此之外,他还特别尊重朝鲜的风俗习惯,文化饮食。
   
   第一次选妃时间发生在他即位之时,当时,永乐帝为了继承先帝“结亲”心愿,遂派使臣前往朝鲜,商讨结亲之事。永乐五年,徐皇后病逝,次年,永乐帝派人赶赴朝鲜,正式开始选妃工作。朝鲜对于此次选妃极为重视,下令全国近期婚嫁一律停止,待选妃结束后方可恢复。
   
   期间,整个选妃持续将近半年,经过明朝与朝鲜两方人员重重挑选,最终,选出五位绝色佳人,即:权氏、任氏、吕氏、崔氏、李氏,这五位女子皆是朝鲜高官之女,出身不凡。除此之外,朝鲜还给予随从12名,太监12名,跟随进入明宫。
   
   为了防止中途意外,此次返程并未对外公示,朝鲜国王派出特使,一路护送明代使团及选出的五位女子。防止周围势力袭扰,他们选择掩人耳目,携带着数千张纯白厚纸,对外名义为进纸札。一行人在永乐七年初到达京城,二月,五人同时被册封为妃,各掌职权。爱屋及乌之下,五位妃子的家人尽皆被提拔为官,身居要职,官阶四品,可谓是前途远大。
   
   五位朝鲜妃子在明朝史书中,仅有权妃存留记载,其他四位皆没有记录可寻。《明史》曾这样描述权妃:“贤妃权氏,喜吹玉箫,帝爱怜之。”从这点可以看出,权妃在五位朝鲜妃子中,是最具皇帝宠爱的一位,否则,明朝史书断然不会仅记载其一人。
   
   然而,就在第二年,权妃在与朱棣从南京到北京的路上去世,永乐帝伤心至极,见到权妃的哥哥时,含泪叹息,久久不能言语。永乐帝能够接受朝鲜风俗文化、饮食习惯,绝大多数还是源于权妃,然而,权妃骤然离世,仿佛抽走永乐帝的魂魄一般,让他黯然神伤。
   
   直到永乐帝晚年的时候,还时常挂念权妃,甚至,到了用膳而无味的地步。
   
   第二次选妃发生在永乐七年,时值五月初三,皇帝派人到朝鲜传旨:“去年选的妃子高低胖瘦皆有,都算不上太好。但是,陛下念你一番苦劳,将选去的女子尽皆封为妃子,此次再行选妃,希望你们能够让陛下满意。”
   
   朝鲜不敢怠慢,很快用了两月时间,再次挑出人选,联系明朝时,正值明朝与蒙古鞑靼部作战,永乐帝便找个理由推辞朝鲜。这一等便是两年,直至永乐九年,明朝想起此事,遂通知朝鲜将选定女子送来。同年四月,朝鲜派遣特使护送,将郑氏女送到京城。
   
   永乐帝见此甚是喜爱,龙颜大悦之下,赏赐来访朝鲜使团。且将郑氏之父郑允厚封为光禄寺少卿,因其来朝,特授是职而不任事。皇帝的岳父一般要给予相应的爵禄,永乐帝对几位朝鲜岳父多给予光禄寺职衔,也反映了他对朝鲜饮食的喜爱。
   
   第三次选妃于永乐十五年,此次选出妃子共有两人,即:韩氏、黄氏,除此之外,还有随行侍女6人、太监2人。八月于朝鲜都城启程,历经两月跋涉,于十月进入京城。两位新妃子中,最受永乐帝喜爱的为韩氏,为了博得韩氏欢心,永乐帝赐予韩家大量金银珠宝,送至辽东地区。
   
   迎娶朝鲜妻子的明朝帝王,除了明太祖、永乐帝之外,还有明宣宗。明宣宗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才华帝王。他自幼便深得祖父朱棣喜爱,无论走到哪,朱棣都会将其带在身边,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他的阅历。最终,在朱棣的亲自指定下,明宣宗接任皇位。
   
   受祖父朱棣的影响,明宣宗对于朝鲜的风土人情亦颇感兴趣,最为喜爱的就是朝鲜歌舞。明宣宗执政十年,宫廷中招入朝鲜女子共计一百多人,其中嫔妃为八位。宣德帝朱瞻基也曾到过朝鲜选妃,不过,次数仅有一次。
   
   当时,是他即位后的第二年,想着要效仿历代先帝,遂命人出使朝鲜,目的只有一个,即挑选妃子。《明宣宗实录》中也留下侧记,像此次带去“赉赐”国王的礼物白金1000两、纻丝、纱罗、锦帛240匹。事先选中女子是7位:成女、车女、郑女、卢女、安女、吴女、崔女。
   
   永乐时入宫的韩女有妹貌美,明使听说后也将其请来,合共8位。这8位女子及执馔女子10人、使女16人、太监10人,于三年七月二十日离开汉阳,十一月二十六日到达北京。
   
   宣德帝之后,将近136年的空余时间,明朝再未至朝鲜选妃,直到明武宗时期,选妃之事再次被提起。明武宗朱厚照是历史上有名的荒淫无道的帝王,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朝鲜国内忽然出现“明朝将要来朝鲜选妃”的传言,一时之间,朝鲜百姓慌乱不止,皆抢先将女儿嫁出,以防遭受“选中”噩运。
   
   从朝鲜民间的这种反应来看,他们对于明朝选妃更多的是表现出了恐慌,不过,并非是针对明朝,而是针对明武宗。世人皆知,明武宗荒淫无道,对于女子常粗暴相待,朝鲜百姓自然不敢将女儿送去受苦。朝鲜官方对此持同样看法,他们觉得明武宗必然会对选去女子“待以非礼,与先世采女之事异矣”。可见,明武宗臭名何等昭著。
   
   后来,传言成真,明武宗真的要遣使前往朝鲜选妃,就在使团刚出发不久,明武宗便暴毙而亡,使团虽然接到哀书,却不敢停止脚步,毕竟,皇命仍在,他们只能继续赶路。半个多月后,使团一行渡过鸭绿江,眼看就要到达朝鲜,新任登基的嘉靖皇帝一纸诏令,将此次选妃作废,明朝使团方才折返。
   
   朝鲜与明朝关系密切,这里的女子她们以嫁到大明朝为荣。
   
   之后,朝明双方对满洲、后金即后来的清朝统治者同仇敌忾。皇太极于清崇德二年挥师攻朝后,提出:奉清朝正朔、人质、婚媾等条件,朝方都阳奉阴违。在朝方看来,与明人结婚是正常、体面甚或是荣耀的事,与清人结婚那简直是“辱没祖宗”、“国耻”。
   
   1623年,朝鲜内部政变,擅自废黜国王李珲。大明登莱巡抚袁可立严辞主张“待中国更立”。1636年,皇太极统率由满——7万、蒙——3万、汉——2万组成的12万大军亲征朝鲜,自此,“丙子胡乱”爆发。清朝攻占朝鲜全境,朝鲜国王李倧投降。
   
   之后,朝鲜改向清朝朝贡,成为了大清朝的附属国。
   
   顺治时期,朝鲜还是宗室锦林君李恺胤顾全大局,愿纾国难,自报自家的女儿。国王加封该女为“义顺公主”,四月十二日亲自到汉阳西郊送行……可以说,选妃在古代皇室极为常见,一定程度上算是封建制度的产物,世界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会留有选妃习俗。
   
   甚至,历史上有记载,朱棣的生母就是一个朝鲜女人——妃李氏。明朝的沈玄华在其《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中写道:
   
   “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众妃位东序,一妃独在西。成祖重所生,嫔德莫敢齐。”意思是说:妃的灵位之所以单独放在西面,是因为她是明成祖的亲生母亲,因而,明成祖独独突出她的位置,不与别的妃嫔放在一起。
   
   这种观点得到了后世很多学者的支持,傅斯年、吴晗等历史学家经过认真研究和考证,都认为成祖的亲生母亲就是妃李氏。并且,明成祖的命令虽然强大,却限制不了外国的记载。洪武二十二年,朝鲜使臣权近曾在北京拜见了燕王朱棣,后来权氏著有《奉使录》记载了这件事。
   
   其中写到了:成祖生母的忌日是七月十五日,而马皇后的忌日却是八月初十。以此论断,朱棣的母亲显然不是马皇后,所以,是朝鲜女人李氏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明朝的选妃之事为何扩大到朝鲜国内,这离不开两国之间深厚的友谊。之后,留在皇室的朝鲜女子将她们祖国的文化风俗,包括语言、饮食、服饰、歌舞艺术、风土人情,带到中国宫廷,进而促进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互相往来,同时,也增强了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友好关系。
   
   参考资料:《朝鲜实录》、《明史》、《明宣宗实录》、《奉使录》、《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而朱元璋及其后人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中国皇帝,而与蒙古——满洲的酋长们如出一辙。例如,在蒙元之前,哪有如此之多的朝鲜女子入华的?难怪人们怀疑,朱元璋不是汉人,而是杂种,甚至是回民。似乎恰巧,元明清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黑暗野蛮的时代。到了近代的中国野蛮化过程之中,朝鲜人更是大量移居中国内地本土,所以可以说,“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