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谢选骏文集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谢选骏: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中国大跃退 习只顾造神葬送改革开放》(2018-10-18 法广)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一篇以《中国大跃退》为题的文章指出,中国过去数十年来都可以尽量避免其他独裁政权所犯下的问题,但现在习近平为了建立个人权力,而置无出其右的中国经济崛起其所依赖的一切,可能毁于一旦。文章指出,过去40年来中国的成就是可观的,1978年至2013年,中国每年经济增长平均达到10%,使得成年人的薪金增加10倍,这些增长为8亿人民脱离贫穷,而同时中国的婴儿夭折率降低了85%,平均寿命增加了11年。


   
   更让人惊奇的就是,中国政府交出这张成绩表的同时,却仍然是一个政治独裁的政权。文章继续指出,但中国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相对于中国奇迹性的成就,无疑是一个悲剧,而且令人警惕。在反腐的借口下,习近平制度性的摧毁了过去40年中国经济增长所赖以的几乎每一个改革。在中国这个有缺失但却有效的制度中,取而代之的,是习近平一手建立的个人崇拜,也是自从毛泽东之后,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领导人。
   
   短暂而言,习近平的反腐或许可以使得中国稍微清廉和稳定,但摧毁了中国经济奇迹的多个机制之后,习近平可能将过去的经济的收成付诸东流,并将中国变成另一个警察国家,不但14亿人民感到忧心,甚至还会波及全世界。
   
   从毛泽东去世,到邓小平在上世纪70年代启动他的改革开放政策,直至习近平2012年掌权,中间所经历的35年,中国都避免了独裁政府所犯下的错误,并且创立了一个新的“有适应力的专制”政权。一边在形式上保持了共产主义,而另一方面却拥抱市场主义中很多的模式。报道指出,这个情况今天已不再了。今天习近平正有系统地削弱差不多所有令中国与别不同、而且又是行之有效的特质,他做的一切,短暂而言,或许可以增加其个人权力和威信以及消除若干形式的贪污,但总的而言,习近平只会对他的国家和世界造成长期性的灾难。
   
   习近平2012年成为中共总书记,他立即拆解了中共的集体领导制度。这是邓小平遗下给中国一个非常中国的政治架构。他以反腐之名打击异己,最近被拿下的国际刑警会长、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就是一个例子。习近平上台6年,一共有134万党员干部成为调查目标,超过170个部长级或副部级的官员被整肃。
   
   为了长久确保权威,习近平除了清除异己,还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并拒绝遵从过去的惯例,安排一个继任人选,进而把自己成为“所有一切的主席”。
   
   过往的制度还有另一个特质,那就是每一级的干部都可以期望得到论功行偿,虽然这并非完全是“精英政治”,因官僚体制仍存在贪污和搞关系。但习近平却把上述特质颠覆,“将恐惧取代论功行偿制度”。这衍生两个很大的问题,首先,所有的干部以工作表现放在次要位置,取而代之的是大家争相恐后表态表忠;其次就是,正如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中国专家伽布耶夫所言:“当你只剩下恐惧,一众官僚都人心惶惶,除非上头有直接清晰的命令,人人都只会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整个官僚体制处于被动,一事无成。”
   
   文章提出一个问题:习近平对原有制度的摧残,到底对中国和其他地方的未来有什么影响?正如上文提到的历史教训,每一个预测中国倒台的人都应当小心,因为中国过去遇上问题时,总会找到绕过问题的途径,但今天习近平的中国已快速地成为一个典型警察国家,而越来越不像一个富有特性的国家,除了对中国立下一个灰暗的结论之外,实在很难还有其他结论。
   
   谢选骏指出:这又是一篇“觉昨是而今非”的“忆甜思苦”的哀嚎,不顾事实地大力美化邓小平时代。其实,别说邓小平陈云江胡等人了,就连胡耀邦赵紫阳等人,也没有做出什么政治上的真正跃进,始终停留在毛泽东纪念堂的阴影下牛步不前——天安门城楼上高挂的毛像,就是明证。这帮人,就连苏联共产党二十大报告的作者赫鲁晓夫都不如,毫无跃进之可言——当初既然毫无跃进,如今何来跃退之说!由此可见,法国广播公司和《外交政策》杂志又来外行领导内行、对中国事务胡说八道了。
(2018/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