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谢选骏文集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谢选骏: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本月2日进入沙国驻土耳其伊斯坦堡领事馆后即下落不明的土耳其调查小组透露,当天专程从沙国飞抵伊斯坦堡对卡舒吉动手的沙国15人行刑队,其中7人语沙国王储穆罕默德有所关连,都是他的贴身随扈保镳,都是高阶军官,许多人在今年都曾陪同穆罕默德出访英国及法国。
   
   更骇人听闻的消息是,土国最高检察署向媒体透露,行刑队2日下午在领事馆内完成对卡舒吉的杀害与肢解后,一起到500公尺外的总领事奥泰比(Mohammad al-Otaibi)的官邸共进晚餐,不久后搭机返回沙国。

   
   观察这个血腥过程,不难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谋杀案,而是带有某种“仪式”性质,很想中国古代的用于惩罚叛乱罪的“凌迟处死”。
   
   沙特阿拉伯在驻土耳其使馆里面凌迟记者,为何招致土耳其如此强烈的反对?这不仅与外交关系相关,也与两个国家的宗教状况不同相关——“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在土耳其是不被承认的非法罪行,但是在阿拉伯世界却是合法的!
   
   1、皮尤研究中心在2010年发表的一个调查显示在埃及有84%回应提问的穆斯林,支持处死退出伊斯兰教的人,约旦有86%,巴基斯坦有76%,尼日利亚有51%,印度尼西亚有30%,黎巴嫩有6%,而土耳其仅有5%。
   
   2、早在1844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就颁布法令,废除叛教罪的死刑处罚了。
   
   而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遭遇,很像是遭遇了“叛教罪的处罚”。
   
   伊斯兰教所谓的叛教(irtidād 或 riddah)通常被定义为一位先前信奉伊斯兰教(包括出生在穆斯林家庭)的人在言语或行为上摒弃伊斯兰教,例如公开宣称或被证实放弃伊斯兰信仰、持异端主张、对戒律明知故犯且拒绝悔改(不行五功、故意违犯禁令、跟卡菲尔异教徒联合对抗教胞等均属之)、故意辱教、公开质疑伊斯兰信仰本身等。
   逊尼派的四个主要教法学派都认同一个人非因无知(如父亲是伪信者,致子女从小缺乏伊斯兰教育)或受胁迫(如因生命安全考量而触犯禁令)而叛教是一种“罪”。他们也把严重叛教(如上述行为)与轻微叛教(如表示自己不虔诚)区分。根据瓦埃勒·哈拉格(Wael Hallaq)的说法,关于叛教的律法不是从《古兰经》而来。
   有些伊斯兰教法学家,诸如哈乃斐派教法学家沙拉赫西(Sarakhsi)、马立克派教法学家Abu al-Walid al-Baji及罕百里派教法学家伊本·泰米叶(Ibn Taymiyyah),以及一些当代伊斯兰教法学家,诸如沙斐仪派大穆夫提阿里·戈马(Ali Gomaa)及什叶派的大阿亚图拉侯赛因-阿里·蒙塔泽里,认为改变宗教信仰不应受“地上的”惩罚,或者仅在特定情况下才应受惩罚。
   现代也有一些因为叛教而被判死刑或受死刑威胁的知名事例,包括阿富汗男子阿卜杜勒·拉赫曼因为改信基督教而于2006年被拘捕及面临死刑,后来伊斯兰当局以他“精神不健全”才释放了他。
   但是,《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表明“改变宗教或信仰之自由”是基本人权之一。可是,由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在1990年发表的《开罗伊斯兰人权宣言》却没有把“退教自由”包括在内。在2007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伊斯兰会议组织透过与会的巴基斯坦代表团宣布该集团不承认个人有自由改变宗教信仰的权利。这个想法使得非穆斯林对伊斯兰的反感,甚至认为伊斯兰是暴力胁迫产生的极端邪教。
   
   古兰经的教条
   事实上,伊斯兰教视叛教为重大罪过,出自《古兰经》第2章第217节、3章86至88、90节、4章137节、5章54节、9章74节及16章106节。这些经文说真主会惩罚叛教者。除了16章106节以外,上述谈论叛教的经文都是属于麦地那篇章,即是穆罕默德建立伊斯兰政权后。
   《古兰经》第4章第89节说穆斯林可以杀死“违背正道”的(第88节所指的)“诈伪者”,而第90节则列出了一些例外情况。
   《古兰经》关于叛教的其它经文包括第3章第72节。
   
   伊斯兰圣训的教条
   《布哈里圣训实录》4:52:260、9:84:57、58及64、9:89:271记载穆罕默德说:叛教者应被杀死。
   
   叛教的刑罚有以下:
   
   处死
   在伊斯兰法(沙里亚法),共识是男性叛教者必须被处死,除非他有精神病或是非自愿情况的叛教,例如性命受到迫切威胁。根据逊尼派的沙斐仪派、马立克派及罕百里派教法学说,女性叛教者必须被处死,而根据逊尼派的哈乃斐派学说及什叶派学者的说法,女性叛教者须被囚禁,直至她重新信仰伊斯兰教为止。理论上,穆斯林社会有过滤及制裁叛教者的权利及义务;但为避免影响人心,破坏乌玛表面上的团结,针对叛教问题亦有审慎为之的一面,穆罕默德亦注意到这点。伪信者则无地上的处罚,虽然其严重性甚于叛教。
   少数中世纪时期的伊斯兰教法学家,例如上面提及的沙拉赫西等人,认为叛教不应受到地上法律的惩罚。一些当代的伊斯兰教法学家,例如上面提及的阿里·戈马、蒙塔泽里等人,以及一些学者及作者也同样认为改变宗教信仰不应受“地上的”惩罚,或者仅在特定情况下才应受惩罚,不过这些少数派意见尚未被大多数主张暴力惩罚的伊斯兰教学者广泛接受。对于一个并未叛教的穆斯林来说,只有杀死教胞及已婚通奸两条有规定必须处死,可见伊斯兰对“叛教”的暴力程度。
   
   在穆斯林世界的实施情况
   在传统的伊斯兰法,叛教者在监禁中可被给予最多三天的时间去悔过及重新接受伊斯兰教,如果期限过后该人仍然不从,就可以杀他。或者发布教令追杀叛教者,刺杀叛教者的穆斯林将会得到奖赏。其它关于叛教的惩罚及考虑有:如果夫妇其中一方叛教,双方的婚姻即告自动无效;未成年的叛教者会被囚禁至成年才会被处死。叛教前所生子女若否认穆斯林身份亦属叛教。
   下面列出的近期关于叛教的事例,显示上述刑罚在现时已经很少会被完全地执行,亦带出了一些国家中世俗法律与伊斯兰法的调和问题。
   在阿拉伯帝国时期,叛教被视作叛国,以死罪论处。时至今日,在沙特阿拉伯、索马里、卡塔尔、也门、伊朗、苏丹、巴基斯坦、阿富汗及毛里塔尼亚犯叛教罪可被判死刑。
   
   反对处死的意见
   奥斯曼帝国于1844年颁布法令废除叛教罪的死刑处罚。
   巴基斯坦前首席法官S. A. Rahman认为《古兰经》没有指明要处死叛教者。Abdullah Saeed及Hassan Saeed认为伊斯兰法的叛教法及死刑处罚不符合伊斯兰教的一些基本原则。他们指早期的叛教法基本上是一种宗教政治工具,而在早期的穆斯林当中对于叛教刑罚的意见有不小的分歧。不过这些观点没有被主流的穆斯林学者接受,他们一直坚持主张暴力惩罚自由思考的人。 尽管一些著名的伊斯兰教学者,例如阿里·戈马,认为法律不应禁止叛教,应让真主在后世惩罚叛教者。
   
   近期关于叛教的事件
   虽然未有正式统计,在现今穆斯林世界,非政府的个人或团体杀害叛教者的事例多于政府当局对叛教者执行死刑的事例。其中一个例子是2003年孟加拉一位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的传道人于回家途中被刺死。孟加拉没有禁止叛教的法例,但是一些伊玛目鼓吹杀死从伊斯兰教改信其它宗教的人。英国有不少前穆斯林要面对穆斯林的辱骂及暴力,甚至死亡威胁。在其它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的针对脱离伊斯兰教的人的暴力事例。
   皮尤研究中心在2010年发表的一个调查显示在埃及有84%回应提问的穆斯林,支持处死退出伊斯兰教的人,约旦有86%,印度尼西亚有30%,巴基斯坦有76%,尼日利亚有51%,而土耳其仅有5%,黎巴嫩有6%。该中心在2013年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在马来西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埃及、约旦和巴勒斯坦有超过半数受访穆斯林支持处死退教者。
   
   阿富汗
   虽然阿富汗宪法有条文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可是又规定任何法律不得违反伊斯兰教义,所以放弃伊斯兰教信仰的人可以被控以叛教罪。2006年的阿卜杜勒·拉赫曼案虽然引起西方国家的广泛关注,可是阿富汗宪法在事后仍然没有作出保障离教自由的修改。
   2010年,改信基督教的阿富汗人阿萨杜拉赫(Shoaib Assadullah)因为把一本《新约圣经》给予另一阿富汗人而被告发及拘捕,随后被控叛教罪。阿萨杜拉赫在2011年获释,随后离开阿富汗。
   
   伊朗
   当代被指控叛教的最著名人物,大概是萨尔曼·鲁西迪。1989年,伊朗的霍梅尼向这位作家发出追杀令,指他的《撒旦诗篇》亵渎伊斯兰教。
   1990年,一个于30年前(当时13岁)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的伊朗人Hossein Soodmand被当局以叛教罪执行绞刑处死。
   根据美国智库“自由之家”,从1990年代起伊朗有时用“行刑队”对付改信者,包括基督新教的主要领导人。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政府展开一个有系统的行动,意图找出改信者,使他们重新信奉伊斯兰教或是杀掉他们。
   2008年,伊朗有意立法把“互联网上叛教”定为判处死刑的罪行。
   其他曾经被控以叛教罪的伊朗人包括哈希姆·阿哈加里(Hashem Aghajari)及Hassan Youssefi Eshkevari,虽然未有被处死。事件起因不是他们表示改投另一信仰,而是他们的言论及/或活动(在外人看来是伊斯兰改革主义者的政治表达)被法庭认为违反了伊斯兰教义。阿哈加里因为在一次演说中呼吁伊朗人“不要盲目跟从”伊斯兰教士而被裁定叛教罪名成立;Eshkevari则是于2000年到德国柏林出席“选举后的伊朗”会议后被控叛教罪。阿哈加里于2002年被判死刑,经过上诉及重审后改判有期徒刑;Eshkevari也曾被判死刑,上诉后改判有期徒刑。
   2009年,早年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的伊朗牧师尤素福·纳达克哈尼被伊朗政府拘捕,其后被控叛教罪及被判死刑,引起国际关注。伊朗法院在2012年改判他叛教罪不成立而较轻的其它罪名成立。
   2012年,两名伊朗人因连续多次饮酒被判死刑。针对触犯禁令是否成立叛教死罪,伊斯兰教法认为应看其是否有“以非法为合法”或是尚未悔改其非法行为而定,后者可无限期处罚导正而不处死(类似马来西亚对叛教者做法),但该教条自由心证颇大,伊朗法院于本案采前者判决。
   
   巴哈伊信仰
   巴哈伊信仰虽然起源于伊朗及是该国最大的少数派宗教,但是什叶派教士以巴哈伊信仰宣称在穆罕默德之后仍会有神的启示而视其信徒为叛教者。巴哈伊信徒认为自己的信仰是一种独立宗教,但是伊朗法律把该信仰视为异端。巴哈伊信徒因此在伊朗受到不少各种迫害。
   
   沙特阿拉伯
   沙特阿拉伯有一些逊尼派教士认为什叶派是叛教者。1992年,一名什叶派穆斯林Sadiq 'Abdul-Karim Malallah因为叛教罪及亵渎罪而被斩首处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