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谢选骏文集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谢选骏:《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中山国考古证明:司马迁的《史记》需要重写》(中国国家地理 2015年第11期 古德猫)报道:
   
   中山国,一个由游牧部落白狄鲜虞建立的诸侯国,曾与“战国七雄”争锋逐鹿,司马迁的《史记》却没把它写入王侯所属的《世家》系列。很长一段时间,中山国的形象只存在于零散的非正史记载中。直到沉睡了两千多年的中山国的都城被发掘出来,“中山国”的世代谱系和真实形象才呼之欲出。恢宏的王城与近两万件器物的出土,说明《史记》不写中山国,真是一个缺憾!

   
   中山国灵寿故城遗址出土的《兆域图》是一幅王陵的平面规划图:按照该图比例尺换算,整座王陵规模极其宏大,地面建筑是用于祭祀先王陵寝的飨堂,两侧并排着两个王后堂,整个墓区还分内宫、外宫。公元前4世纪的一天,经过长时间的规划、营建,飨堂建筑群正式落成,中山国的全体贵族们在中山王率领下,一起出席了当天举行的祭祀大典。根据《兆域图》描绘,结合相关历史记载,插画师完成了这张历史场景复原图,它描绘了中山王陵飨堂前举行的宏大祭祀场面。
   
   《史记》为许多不是“王”的诸侯立传,却忽略了称王的中山国——
   
   公元前296年,楚怀王客死秦国。这一年,伟大的诗人屈原开始了第二次被流放的苦旅,并在途中自杀。可以告慰屈原之灵的是:史家司马迁在《史记》中专门为楚国写了《楚世家》,洋洋洒洒详述了这个诸侯国八百年的兴衰史,屈原个人也有列传一篇,“三闾大夫”之名因此流芳百世。
   百家争鸣、群雄逐鹿的战国,深深影响了今天的中国版图和区域文化。比如,河北省因拥有燕、赵两国故地而号称“燕赵大地”。但实际上,在冀北的燕故地和冀南的赵故地之间,还存在过一个与燕赵双雄并立的诸侯国——中山国。就在楚怀王客死秦地的同一年,中山国被赵武灵王的铁骑所灭,从此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与楚不同的是,中山是个因缺乏详细记载而迷雾重重的神秘古国。屈原诗句中的“迷不知吾所如”,仿佛就是古中山国谜团的写照。
   战国时期“礼崩乐坏”,先后“僭越”称王的诸侯有11家,位列正史之首的《史记》为其中十国立了传:秦有《秦本纪》和《秦始皇本纪》,齐有《齐太公世家》和《田敬仲完世家》;吴有《吴太伯世家》、燕有《燕召公世家》、宋有《宋微子世家》、楚国有《楚世家》、越有《越王勾践世家》、赵有《赵世家》、魏有《魏世家》、韩有《韩世家》。未称王的诸侯鲁、卫、晋、郑也有一席之地。“千乘之国”中山军事实力仅次于战国七雄,又曾经称王,却没有进入世家系列,颇让人困惑。
   我是带着这样的困惑,到中山国故地去寻访的。这一路上颇费周折:从北京坐一个半小时高铁到石家庄,然后坐一个小时大巴到平山县,最后坐半个多小时中巴车到该县的三汲乡。中巴司机指了个方向说:“王城的废土堆就在那里。”随后,一脸狐疑的我被撇在了乡间小道上,呆呆地望着一大片金黄的玉米地。手机突然有了信号,地图导航提示:再步行半个小时方能抵达目的地。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似乎并不懂得——《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清华简揭示楚国名称由来》)(2012-03-18 湖北日报)报道:
   
   清华简,指清华大学收藏的一批由校友捐赠的战国竹简。
   这批竹简于2008年7月被运到清华大学后,校方立即组织专家,用3个月对它们进行了清理保护。经科学测定:清华简年代属公元前305±30年,即相当战国中期偏晚,与由古文字学观察的结果一致。
   武汉大学教授、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所长罗运环,作为楚文化与简帛研究专家,应邀参与了清华简的学术研讨。
   “简的数量一共有2388枚(包括少数残断简),在迄今发现的战国竹简中为数较多。简的形制多种多样,整简比例很大,最长的46厘米,最短的10厘米左右。”罗运环接受记者专访时介绍,这批竹简的性质是书籍,很多内容前所未见。简上一般都有文字,文字风格主要是楚国的。简上的墨书文字出于不同书手,风格不尽一致,大多精整清晰。
   “简的整个释读整理过程,预计费时10年以上。”罗运环说,目前,清华大学已经整理并出版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贰两部。每部又分上、下两册,上册为竹简原简照片,并在旁边注有释文,下册则是对上册释文的进一步解读分析。“清华简,为我们推开了一扇了解楚国历史的窗户。”
   
   部分记载楚国历史
   
   “很多人认为,既然是楚简,一定就是写楚国或者与楚国相关的内容。”罗运环说,其实不然。楚简只是说明简为楚国人所用。所有清华简中,涉及到楚国的内容并不多,主要集中在已经整理出版的两部清华简中。
   清华简《壹》共有9篇,共16支简。前8篇属于《尚书》或类似文献,只有末1篇《楚居》是专写楚国历史的。《楚居》是清华大学专家起的名字,内容主要分两部分:一是关于楚国始祖及始居地等方面的记载,在前面三段内容里;二是关于楚国历代国君以及都城等方面,但以都城为主,详细记录了楚国都城的迁徙。罗运环认为,“此篇最后一段有楚悼王死后的谥号‘悼哲王’,表明《楚居》作于楚肃王之世。”
   清华简《贰》共23章,有138支简。因其有纪年性质,又称《系年》,相当于《竹书纪年》。其中,书中有13章所记载的内容涉及楚国。“有一细节可以推论这批简文为楚人所书。”罗运环认为,“第22章用楚王纪年的形式,记述诸侯朝周王于周及晋、越、齐等诸侯国的历史事件。如果不是楚人所书,就不会用楚纪年。”
   
   揭示楚国名称由来
   
   “《楚居》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罗运环说,作为出土文献,《楚居》地位相当于传世文献《史记》中的《楚世家》。相较而言,《楚居》成书的年代更早,原始性更强,记载上至楚国先祖季连,下到战国中期偏早的楚肃王时期,涉及到37位楚公楚王的居处及迁徙等内容。
   《楚居》面世,使中国先秦时期的国君世系,第二次得到出土文献系统证明。此前,只有《殷本纪》被甲骨文证实。《楚居》证实了《楚世家》的内容,两者所载史实,“大同小异”,再次为没有得到证明的《夏本纪》增加了可信度。
   楚国为何称楚?这一命题一直为学界和世人所关注。《楚居》讲述了楚国名称的由来。
   《楚居》中有这样一段对楚先君穴熊的记载:穴熊的妻子妣厉,生子丽季时难产,剖腹产后死去,丽季存活。妣厉死后,巫师用荆条包裹埋葬。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国母,后人就称自己的国家为“楚”。
   “自古以来,楚国有楚、荆、楚荆、荆楚之称,多认为荆与楚皆直接得名于荆条的荆。”罗运环表示,《楚居》记载楚国名称的来历史实清楚明白,很有说服力,值得信赖。
   
   为楚国史研究提供细节
   
   “《楚居》与清华简《贰》,为楚国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更多细节。”罗运环说。
   纠正了传世文献中的不足。如《史记》记载,春秋初年楚国国君宵敖与焚冒是父与子的关系,而《楚居》记载则相反,“焚(蚡)冒酓(熊)率自徙居焚。”至宵嚣(敖)酓鹿自焚徙居宵。至武王酓达(通)自宵徙居免。”《楚居》对楚都迁徙的表述象链条一样,环环相套,清晰有序,绝无笔误可能。因此,“《楚世家》颠倒了他们的父子关系,焚冒应是父,宵敖是子。”
   楚国都城为何称郢?《楚居》记载,武王从“宵”迁都到“免”后,“众不容于免,乃溃疆浧之波而宇人焉,抵今曰郢。”这句话的大意为,“免”人口发展很快,城区不能容纳,武王就在“免”附近的的“疆浧”填湖来扩展城区居住地。“疆浧”原来有水,所以字从水作“浧”;填湖后成为陆地,就从“阝”,写作“郢”。
   长期以来,楚国都城郢都和更早的丹阳颇多争议。《楚居》表明,西周时期的丹阳和春秋时期的郢都因国君迁徙较频繁,应存在多处遗址,但大体不出汉水以西地区,为进一步探讨楚都及早期楚文化提供了文字资料。
   又如,传世史料记载,桃花夫人息妫为息国夫人时,被蔡国国君调戏;而清华简《贰》第五章记载,“蔡哀侯妻之”,显然,蔡国国君行为比调戏更为恶劣。
   再如,传世史料记载,著名美女夏姬没有名字,仅称之为夏姬。清华简《贰》中,她的名字为“少(孔)”。(文/图 记者 杨念明 实习生 南静) 
   
   谢选骏指出:“《楚居》面世,使中国先秦时期的国君世系,第二次得到出土文献系统证明。此前,只有(史记)《殷本纪》被甲骨文证实。《楚居》证实了(史记)《楚世家》的内容,两者所载史实,‘大同小异’,再次为没有得到证明的《夏本纪》增加了可信度。”——这说明什么情况?这说明“《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史记》里纯属司马迁写作的,仅仅是“太史公曰”——相当我的文章里的“谢选骏指出”。
   
   我十七岁的时候通读过司马迁的《史记》,那是因为我看到一篇文章,说梁启超七岁的时候就能背诵《史记》,我想自己七岁的时候只能看看三国演义的小人书连环画,转眼十七岁了还没有读过《史记》,于是在工余时间发愤读之。由于读过,1978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时候,我因报考“先秦至隋”专业,作文考试现场看见命题为“我喜欢的一本书”,就借题发挥,写了一篇自己如何阅读《史记》的故事,以便向考官展示自己对于史记的熟悉程度。(类似的技巧,后来在面试的时候,我故意把礼乐发音为“Li Luo”。有个考官纠正我,我得以告诉他,我这样发音,是因为看到1936年世界书局版的《四书五经》里,朱熹的《论语集注》在“乐”字后面专门注音为“音洛”。我说完之后,举座五个考官一起默然,然后我趁机展示自己对于四书五经的熟悉程度……)
   
   读过《史记》,不难发现每篇末尾多有一段“太史公曰”,有时文中也有掺入。当初以为是司马迁的历史结论,后来自己也写书了,才发现其实只有这段才是司马迁自己的干货,前后的叙述其实都是太史公改编过的历史材料。
   
   太史公曰:“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孔子至于今五百岁有能绍而明之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攘焉!”
   
   太史公曰:“余闻之董生:‘周道废孔子为鲁司寇诸侯害之大夫壅之。孔子知时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为天下仪表贬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也。’《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经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与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弊起废王道之大者也。《易》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故长于变;《礼》纲纪人伦故长于行;《书》记先王之事故长于政;《诗》记山川、溪谷、禽兽、草木、牝牡、雌雄故长于风;《乐》乐所以立故长于和;《春秋》辩是非故长于治人。是故《礼》以节人《乐》以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道化《春秋》以道义。拨乱世反之正莫近于《春秋》。《春秋》文成数万其指数千。万物之散聚皆在《春秋》。《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社稷者不可胜数。察其所以皆失其本已。故《易》曰‘差以豪氂谬以千里’。故‘臣弑君子弑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渐久矣’。有国者不可以不知《春秋》前有谗而不见后有贼而不知。为人臣者不可以不知《春秋》守经事而不知其宜遭变事而不知其权。为人君父者而不通于《春秋》之义者必蒙恶之名。为人臣子不通于《春秋》之义者必陷篡弑诛死之罪。其实皆为善为之而不知其义被之空言不敢辞。夫不通礼义之指至于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夫君不君则犯臣不臣则诛父不父则无道子不子则不孝:此四行者天下之大过也。以天下大过予之受而不敢辞。故《春秋》者礼义之大宗也。夫礼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后;法之所为用者易见而礼之所为禁者难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