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徐水良文集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徐水良


   

2018-9-13~10-6日


   

   
   去年许多媒体报道,委内瑞拉已经向中国借650亿美元。习近平还要再向委内瑞拉撒钱,支持国际专制独裁者。习和土共永远不惜花费中国人的庞大血汗钱,去挽救,去支持国际专制独裁者。
   
   习大傻思想陈旧,与川普翻脸,只能拿出中共自力更生等等陈旧破烂,来对抗世界自由民主文明、以及世界一体化潮流。
   
   骗子一般只能骗不懂科学的土老冒。但美国国际骗子到中国骗中国土老冒,比在美国骗美国土老冒容易很多。带上土共习大傻提出的违反科学的正能量概念,还能得到土共照顾。
   
   海外网站,由于特线网站特线主管打压真反对派,真反对派不甘被欺负打压,往往被迫离开,人气越来越冷冷清清。共舞台被迫熄灯关门,停止运作。独评也越来越冷冷清清,看来将无可奈何走向衰落。
   
   实际上我早已不把独评及共舞台当作主要作战阵地了,去不去也无所谓。
   
   海外中文媒体,无论是平面媒体,电台电视,还是网络媒体,几乎全被中共控制或严重渗透,这纽约时报中文网被中共渗透厉害,好多年前就拒绝反对派反中共文章张贴。现在直接就直接发文章来帮中共制造舆论。
   
   中国权贵阶层,与全世界合法致富权贵不同,内心里充满仇恨人民大众,蔑视穷人的心理。因为中国权贵,骑在民众头上,靠特权靠专制,靠抢劫掠夺、欺压盘剥压榨民众,靠贪污腐败致富,内心里充满未来被民众清算的恐惧和仇恨。他们教育出来的小孩,也正是在这种仇恨浸泡中成长起来的。同时,仇恨和蔑视广大贫苦民众、穷人,这也是中国道德崩溃的反映。
   
   对王澄《中国仍处在初级阶段,如何才能拯救中国?》的评论:
   
   只要王澄承认了土共在马列毛谬论基础上杜撰的“低级阶段”这个前提,那么他在这个基础所作的一切论述,基本上都是在土共前提下展开的错误谬论。
   
   国内朋友,对海外真实情况实在太不了解。这是做国内工作面临最大困难之一。实际上,海外一般人,也同样不了解真实情况。你要让国内外朋友了解一部分真实情况,你也得花好多好多年。并且很多很多人永远只相信中共和花瓶民运制造宣传的铺天盖地的假情况,不相信你告诉的真情况。这都是民运面临的巨大困难。
   
   对王岐山当上中纪委书记后,兴高采烈给中纪委高级别官员开内部会议讲话视频的评论:这典型地表明了中共土匪黑社会组织永远搞黑箱作业。这就是中共本质。
   
   对《奇葩:检察院劝导强奸犯与受害者“冰释前嫌”》的评论:
   
   强奸是公诉罪,不是民事案件,没有当事人的和解“冰释前嫌”一说。检察官可以和被告签订认罪协议。但检察官只能依法决定是否起诉,以什么法律起诉,不能把国法当儿戏,让被害人与罪犯搞和解协议。
   
   这个案件的检察官,执法违法。涉嫌包庇罪等犯罪。其间如有受贿等徇私枉法的行为,则更加应该以徇私枉法渎职等合适罪名,从严惩处。
   
   检察官把国法当儿戏,竟然在强奸案件中让被害人与强奸犯和解。违法吃掉这起强奸犯罪案件。执法犯法,严重违法。确实是个渎职违法犯罪的奇葩!
   
   根本就不应该让被害人与强奸罪嫌和解,因为那样会对被害人被害方造成二度伤害。在美国,一般不容许罪嫌与被害人接触,就是因为那样会造成被害人的二度伤害和恐惧,影响司法公正。检察机关只考虑犯罪少年的利益,不顾司法公正,伤害更加应该受保护的被害少年的利益,做法完全错误。保护青少年利益,是全面的。只保护犯罪少年的利益,不全力保护被害少年的利益,并且执法犯法,妨碍司法公正,还要用所谓“用词不当”来辩解,来掩盖妨碍司法公正和无视并伤害被害人利益的本质,实属狡辩。
   
   青少年犯罪,保护犯罪少年的利益,完全必要。但保护被害少年的利益,更加必要。社会相关部门,包括心理辅导和民事调解机构介入,对双方进行心理辅导,在合理范围内降低双方敌意,也是应该的。但那不应该是检查机关执法时,用妨碍司法公正的办法来进行的业务。检察机关把自己当作心理辅导和民事调解机构,是对自己职能定位的错误。
   
   有网友说:“‘还没有结案’的案子拿在网上宣传,检察院是转业军人在主持吧?”
   
   本人看法,这个检察院、这个案子和这个辩解,说明他们根本不懂法,不适合在检察机关这样的执法机构工作。
   
   中医骗子不断神化中医攻击西医的这类文章,只能不断伤害中医,使得人们越来越不相信中医,把中医看做像主文作者这样的骗子。这种捏造“神迹”“奇迹”的骗术,早已经被一神教神棍、江湖骗子、神棍神汉神婆、功法骗子、玄学骗子们用烂了。中医骗子们一再使用,效果不大。
   
   我认为,当代世界的两大敌人,一是马列教党棍,二是原教旨一神教神棍,尤其是其中的恐怖分子。故意忽视抹杀任何一大敌人,都是错误的。在新疆问题上,抹杀或忽视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对一般维族人和普通信徒的恐怖主义,是错误的;但抹杀或忽视宗教或种族恐怖主义,例如胡平等对七五事件立场,也是错误的。
   
   我们当然不能支持中共国家恐怖主义;但我们也不能支持宗教和种族恐怖主义。我们必须警惕中共把宗教和种族恐怖主义推到全体维族人头上的阴谋,我们同样必须警惕混入少数民族及其支持者阵营中的中共特务,把中共罪责推到全体汉族人头上,以激进面目,煽动民族仇恨和冲突,分化反共阵营,帮助中共的阴谋。
   
   全世界不到万不得已,都必须坚持以自由民主文明普适价值对抗野蛮的恐怖主义,并把民主暴力,限制在必要范围内。只有恐怖主义强大到威胁到民主阵营或人类生存时,人们才有权不得不采取以恐怖对恐怖的策略,坚决铲除诞生恐怖主义的政权和宗教土壤。即使到那时,民主力量仍然必须坚持菩萨心肠,不得滥杀无辜。
   
   胡平坚持他的说法,说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还有许多人盲目赞成。其实这是违反自由基本理论和基本常识的错误说法。 https://twitter.com/xushuiliang/status/1042223181157687296
   
   当然,这个自由体系的基本理论和常识,是我的个人的意见和理论,之前没见到有人这样论述。但我想,只要懂点人类生活常识、而不是被前人错误教条洗脑、思想禁锢的人,都不难理解本人关于自由问题基本理论和基本常识的相关论述,并判断它们是否正确。
   
   有人讽刺我关于自由的学术理论说:“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生存顾,两者皆可抛。”
   
   本人认为:写诗可以浪漫化,可以违反客观实际,白发三千丈,飞流直下三千尺,为了爱情抛弃生命,为了非生命一般自由,抛弃两者。但学术却不是作诗。学术必须忠于客观事实和规律,一是一,二是二。你必须清醒认识到,生命是一切自由的基础,失去生命,就失去一切自由。你绝不能用你的诗和诗意想象,去要求所有人为一般自由抛弃生命。
   
   自由民主文明社会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尊重人,尊重生命。你如果不坚持文明社会这最重要一条,却坚持做诗,要求一般人为了一般自由抛弃生命,那你必然就变成中共伟光正高大上那一套假大空。你就转化为中共那样,以共产主义或自由这些被当作美好理想的东西,来蔑视、虐待和践踏生命,就转化为自己的专制对立面。
   
   只有生存和生命自由,才与生命等价。你把言论自由提到生命自由自由之上,有人还把生存自由当作中共观点。你就实际上颠倒了不同自由之间的关系,就站到中共一样的蔑视生命的立场上去了。
   
   言论自由从属于思想自由。没有思想的解放,思想的自由,就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先于言论自由,重于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是言论自由的基础,言论自由从属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不是人一出生就拥有的自由,人要到掌握语言以后,才有可能获得言论自由。因此,言论自由绝不可能是第一自由。
   
   有人攻击说:“动不动就诛心,上纲上线还是自以为举着正义大旗?可笑~”
   
   本人回答:我们这里在讨论理论和学术,你却来搞道德攻击,什么道理?你恰恰才应该是“动不动就诛心,上纲上线还是自以为举着正义大旗”的样板吧?
   
   有人说:为自由坐牢的人思想上是自由的。
   
   为自由民主坐牢的人,至少思想的某一部分是自由的。相反,那些御用学者和许多封闭愚昧被洗脑的人,他们身体上是自由的,思想上却是禁锢的。这也是反对洗脑,反对封闭和禁锢人们的思想,提倡解放思想的伟大意义。
   
   当然,我原则赞成有的网友意见,思想自由不自由,与是否坐牢没有必然关系。
   
   胡平发推说:“按照民主的现代化理论,发达的市场经济,强大的中产阶级,是民主转型的前提。这套理论显然不适合于共产国家。当年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民主转型,都没有依赖这样的前提,尤其是蒙古。当年的蒙古既没有什么市场经济,也没有多少中产阶级,可是说转型也就转型了。”
   
   本人同意胡平这个意见,并且认为,胡平批评的那套理论,不是仅仅不适合共产国家的问题,本身就完全是经济决定论的谬论。实际上,有自由民主平等,才可能有正常的市场经济。而不是相反,有市场经济才能产生自由民主和平等。在中国,这种谬论,则完全是新自由主义官僚权贵走卒的谬论。
   
   班农这个人立场不错,但相当笨,所以才会与郭文贵搞到一起。他做低级脑残的大脑还可以,吹嘘他是美国和全人类大脑,那是神话。
   
   美国和中国的川粉,郭粉,平均文化水平比较低,搞战神救世主大救星一类造神运动。往往忽视、蔑视甚至仇视政治正确,支持政治不正确,尤其是反对政治正确核心内容普适价值,思想和精神上仇视以普适价值为代表的现代文明的比较野蛮的人。往往反对以普适价值政治正确、赞扬种族主义及宗教、民族、性别歧视等政治不正确。
   
   但这段时间来,川普反对中共和伊斯兰恐怖分子等等坚定的立场,都很不错。我支持川普这类立场。美国非常需要川普这类立场,来警惕、对抗和防备世界和人类头号公敌中共对美国和全人类的威胁,反击二号敌人伊斯兰恐怖主义。这是川普虽然不是承担这个任务的合格人选,却仍然能够站住脚的原因。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细内奸行为:
    https://groups.yahoo.com/neo/groups/netdigest/conversations/messages/6603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9/xushuiliang/2_1.shtml
   
   有人攻击说:“不要无限上纲!这是文革说法、在美国民主社会没用。”
   
   本人看法恰恰相反:你们动不动把别人意见,打成文革说法,打成文革无限上纲的说法;却掩盖那些不顾民主社会宪法、法律、战争和司法实践等等一再强调的敌人概念,造谣捏造民主社会没有敌人,以及无视极权专制是民主不共戴天的敌人,用“没有敌人”来欺骗来麻痹民主力量及人民大众的叛徒本质,那才是无限上纲的文革说法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