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土之鹰
[主页]->[百家争鸣]->[东土之鹰]->[安娜·阿赫玛托娃诗两首/伊利夏提译]
东土之鹰
·中共,你有资格审判这些维吾尔人吗?
·中国中央电视台,你忘了加牛奶!
·中国的“女”新闻发言人
·我的世界
·告别
·思念
·打油诗一首
·随想
·打油诗
·遥望远方
·傀儡
·永康书记访和田有感
·献给中国共产党
·7.5两周年
·维吾尔人
·蓝衣姑娘
·7.5两周年
·南苏丹独立
·贼喊捉贼——记7.18和田枪杀维吾尔人惨案
·维吾尔人的脊梁
·自相矛盾的新闻报道?——再说7.18和田屠杀维吾尔人惨案/伊利夏提
·致‘解放军’建军节/伊利夏提
·伊吾之战/尼扎穆鼎∙侯赛因原文/伊利夏提译
·兵团、汉人移民——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的‘开拓团’/伊利夏提
·尼扎穆丁∙侯赛因——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楷模/伊利夏提
·被‘恐怖分子’的维吾尔人努尔∙默罕默德——又一‘中国制造’维吾尔恐怖案件/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的宣战
·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5.19事件/尼扎穆丁∙侯赛因文/伊利夏提译
·是‘援疆干部’还是‘开拓团’?/伊利夏提
·新瓶旧醋——评张春贤得‘五个坚定不移’/伊利夏提
·9.11和维吾尔人/伊利夏提
·致中共国庆/伊利夏提
·皇帝不急太监急/伊利夏提
·别了白克力/伊利夏提
·辛亥百年/伊利夏提
·致共党海外特务/伊利夏提
·不能自由地活,选择自由地死/伊利夏提
·致东土耳其斯坦独立日/伊利夏提
·致东土耳其斯坦独立日/伊利夏提
·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东土耳其斯坦伊斯
·没有了‘萨马’舞的库尔邦节/伊利夏提
·带血的奖学金/伊利夏提
·我们会汉语/伊利夏提
·我们都想回国!?/伊利夏提
·没有报道的事件(Elansiz Hadisler)/原作者:尼扎穆鼎∙侯赛因;译者
·《没有报道事件》续一/尼扎穆丁∙侯赛因原文;伊利夏提译
·维吾尔母亲/伊利夏提
·窒息中的维吾尔人/伊利夏提
·窒息中的维吾尔人/伊利夏提
·致奴儿主席/伊利夏提
·美国将轰炸伊朗,但不会占领伊朗!/伊利夏提
·台湾选举的启示
·错位?/伊利夏提
·良心的被否决/伊利夏提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伊利夏提
·张书记,你喝凉水都会胖!/伊利夏提
·叙利亚/伊利夏提
·跳梁小丑韩子勇/伊利夏提
·‘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伊利夏提
·致世界母语日/伊利夏提
·反抗/伊利夏提
·张春贤的狐狸尾巴!/伊利夏提
·繁忙的暴政/伊利夏提
·致温总理/伊利夏提
·几只蚊蝇/伊利夏提
·国殇/穆罕默德∙热希丁 诗/伊利夏提 译
·土耳其总理访问乌鲁木齐/伊利夏提
·埃尔多安切烤全羊/伊利夏提
·图穷匕见——穷途末路的‘菩萨’张春贤/伊利夏提
·中共政权正在强化其对维吾尔教师、学生的政治迫害/尔童阿∙阿力普(Er
·纪念巴仁乡维吾尔农民起义/伊利夏提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伊利夏提
·12岁的米尔扎黑德(Mirzahid)‘被撞墙自杀’/伊利夏提
·醒来!/阿卜杜哈里克∙维吾尔诗 伊利夏提译
·六四精神不容亵渎/伊利夏提
·六四精神不容亵渎/伊利夏提
·此地无银三百两?!/伊利夏提
·祭死被屠杀维吾尔孩子/伊利夏提
·生日感想/伊利夏提
·7.1偶感/伊利夏提
·7.5三周年祭/伊利夏提
·进化中的劫机案?!/伊利夏提
·劫机故事/伊利夏提
·自古以来/伊利夏提
· 维吾尔‘恐怖分子’名单?!/伊利夏提
·致阿力木烧烤店开张/伊利夏提
·你有资格谈文明吗/伊利夏提
·你有资格谈文明吗/伊利夏提
·禁令下的开斋节/伊利夏提
·是我们有资格!/伊利夏提
·作家之路——民族独立之路/热合买提江∙宇苏波夫(Rehmetjan Yusupov
·谋杀/阿斯姆∙巴克∙沃格利(Asim Baqi Oghli)/伊利夏提 译
·还在持续的谋杀/伊利夏提
·慕尼黑狗叫/伊利夏提
·谋杀(二)/阿斯姆∙巴克∙沃格利(Asim Baqi Oghli)/伊利夏提
·十月一日/伊利夏提
·赵宏伟是怎样炼成教授的?/伊利夏提
·奴儿∙白克力的新外号/伊利夏提
·同样的歧视、不同的反应/伊利夏提
·恶人先告状——谁在支持国际恐怖主义/伊利夏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娜·阿赫玛托娃诗两首/伊利夏提译

   
   
   我不是诗人,但一直梦想成为一个诗人,一个书写维吾尔民族近代悲欢离合的诗人。但一直因诸多人生坎坷,及一些琐事、烦心事,一直没有机会圆此伟大梦想。
   
   最近,因连连不断的噩耗、坏消息,我更是在一种无名的孤独和无助中,有一种想写诗的冲动;无奈能力有限,语言贫乏,只能以读其他名诗人的诗作,聊以自慰,安慰我那骚动的诗人雄心梦想。


   
   在众多诗人中,我最喜欢读安娜·阿赫玛托娃的诗。
   
   安娜·阿赫玛托娃生活的时代,看起来,尽管和我们很遥远;但实际上,今天,对生活在美国的我来说,读安娜·阿赫玛托娃一个世纪前写的诗,似乎她就生活在我们的时代,生活在维吾尔人当中,与我们一起经历这历史最黑暗的一页;她写的就是我想要说的,或者,换一种说法,她这些诗是写给我们维吾尔人的!
   
   怀疑?读一读下面我在匆匆中、凑合翻译的两首安娜·阿赫玛托娃于1921年,1934年在苏俄肃反恐怖高潮时期写的诗。
   
   最后的举杯/安娜·阿赫玛托娃
   最后的举杯
   为我们破败的房子
   为我凄楚的一生
   为我们孤寂的生活
   为你 我举杯
   为那欺骗了我的
   谎言成性的嘴唇
   为那冷酷的尸体
   无情的双眼
   为那艰难的现实
   残酷、冰冷的世界
   造化上苍的漠视
   
   
   掠夺/安娜·阿赫玛托娃
   
   所有的都被掠夺、背弃、出卖
   空气弥漫着
   死神翅膀散发的戾气
   血泪吞噬着骨髓
   但为什么
   我们却没有绝望
   
   白天,周边树林的
   樱桃花将夏季
   送进了城镇
   黑夜,空旷的宇宙
   新的银河系点缀
   
   然后,奇迹逼近
   残垣断壁、凌乱的房屋
   不为人知的
   但在我们胸怀
   冲撞了一个世纪的
(2018/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