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魏紫丹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冰清在家的生活,出现一种爱恨交加的局面。因为母女“人升官(人生观)”不同,所以不断磕磕撞撞。又因为双方都知道,谁也不吃谁那一壶,弓拉得太硬就会蹦;而蹦了对谁都不利,所以就又不断“脱鞋”(妥协) 。 这个月,冰清打算来探望周远鸿。这就给妈妈出了个难题:街道上正酝酿着撤换她的小组长,如果她继续包庇女儿与右派不划清界限的话。
   
   “一个小组长當个什么劲儿?不当也罢。”这是女儿的想法。但妈妈的想法却是,小组长虽然官比细菌小,但毕竟也带个“长”字。在这一点上,她和平又明副部长的“人升官”不谋而合;而与自己的女儿却分道扬镳。


   
    冰清不管妈妈会不会脱鞋,她任性地一意孤行,什么也动摇不了她来看望远鸿的决心。于是就口里省、肚里俭,省出二斤粮票,买了油条,给他带来。走前,蒸了一锅玉米面窝头,自己带去几个;妈妈嫌少,就又偷偷塞进两个。
    
     她发现了,说:“也不能让你在家棒槌支住牙呀!再说,带多了我也带不动。”——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大肚子。她做的准备是,不够吃就沿途乞讨;再作难也不会比孟姜女长城探夫更作难。
   
     她去找好友、刘校长爱人宋老师作伴,宋老师说:“自从你上次给我透露,想去探望他们,我就开始做思想准备,主要是怕别人说我已经跟他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去看他?揭穿我——可见是假离婚。”
   
     “不去,就没人说你了?还会有的,不说这、就说那;怕是怕不完的。”
   
     “倒也是,现在就有不少人在说我们是假离婚。咋想也不好办,不离婚,说你划不清界限;离婚,又说你是假离婚,让你左右为难。”
   
     “你考虑一下,要是你决定不去了,我就一个人去。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很简单,就给他秤了二斤油条。”
   
     “好!我主意打定了:咱们一道去!我也想办法给他称二斤油条去。”
   
   宋老师拉着四岁的男孩小强,跟冰清三人相依为伴,起了个大早、赶到汽车站等车。
   
   一路之上,尘土飞扬。
   
   半路上,同车的乘客告诉她们乘错了车。无奈这妇孺三人下车之后,还要步行一长段路程。所见树木,能吃的树皮、树叶,都被剥光、被捋光,树已枯死。走累了,要歇歇脚,连个阴凉都找不到。飞沙走石,满目苍凉,这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两个大人走着、说着、唏嘘着。小强也嘤嘤地啜泣,小脸儿上闪着泪花,说:
   
   “幼儿园阿姨说我是小右派。”
   
   “幼儿园阿姨也真是,竟能对不懂事的孩子这样说!”宋老师的语气带着忿怨。成为讽刺的是,梦楼曾跟她说过:
   
   “小家伙长大后,我们要把他培养成精通马列主义的专家。”孩子听不懂爸爸的话,嘻嘻笑着说:“马拉猪尾(yi)巴。”想到这里,宋老师哭笑不得,猛劲地摇了摇头。
   
   冰清说:“见怪不怪就是了。有人当着我的面,指着我的肚子说:‘怀着一个小右派。’我也不怪罪他们,因为他们不这样说,咋能显示自己思想进步--与你划清了敌我界限呢!”
   
     宋老师问:“我们天天喊毛主席万岁,我们竟成了敌人?”
   
   冰清以问代答:“你当你是什么人?”
   
   “我明明是人民教师嘛!”
   
   “那是你的职业,不是你的政治面貌。”
   
   “到底你曾从事过政治工作的职业,我从未想到这一层。”
   
   
    “我因与周远鸿划不清界限,就被开除了团籍。我与组织彼此互相抛弃了。”
   
     “唉!我没有挺住,沉底是离婚了!”她好像希望求得冰清的理解。宋老师接着问:“你校倒没有动员你离婚?”
   
    “咋会不呢?你和刘校长在两个学校,眼不见、差一半,他们都不放过你;我们同在一个学校,成天都在鼻子、眼上,你想想,我的压力该有多大吧!”
   
   别人在过日子,冰清是度日如年,她在“熬”岁月,从东方红熬到西方红。一天一天的日子,对于她犹如一根一根的棍子,朝她劈头盖脸地打来,她在“挨”岁月。每秒钟的一滴答,对于她都是一道关口、一个火坑。
   
   她回忆自己平生最后一次过青年团的组织生活。已成为正校长兼党支书的梁乖真,主持斗争会,斩钉截铁地把问题摆在她面前: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宋老师聚精会神地听着。她这时的眼光,比当时斗争会上一个个团员的眼光还更咄咄逼人,心想,坚强不屈的韩冰清难道真能回答“我要周远鸿!”吗?
   
   “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什么也没回答,沉默到底,直至散会,一字未答。”
   
   “那就等于你旗帜鲜明、毫不暧昧地做出了回答。”
   
   宋老师揉了揉泪眼,感到左右为难。“不到万不得已,谁会竟做出如此下策的决定——让一个家庭骨肉分离?考虑到我娘家成分不好,没担待,如若我也划成了右派,开除回家,连饭碗都失掉了,婆家、娘家两家子人家就都得断炊。”
   
   两人无语,空气沉闷,冰清想:妈妈——自己的亲人,为什么也会和自己的政治敌对者梁乖真一样,提出同样致命的问题:你是要周远鸿还是要家庭?大概是都断定我绝不会答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答案,所以才这样来威胁我!都没有想到杨家将老令公杨继业一头撞死在李陵碑上;他韩冰清有决心一头要撞死在那块与周远鸿“划清界限”的界碑上——来个人亡碑翻!
(2018/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