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长痛歌]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痛歌

目录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第一章 开篇明志
   第二章 她,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第九章 柳暗花明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第十四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五章 刘校长啊!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宁为玉碎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夕阳西下,地平线上红光残照,一抹抹、一幅幅浓艳的橘红色晚霞,在海蓝、灰蓝、淡青、米黄、乌云、白云的映衬下……云蒸霞蔚, 气象万千。周远鸿先生晚饭后,散步归来,坐在电脑桌前,愣怔了一会儿,用干枯的手指敲击着键盘,伴着节节而来的一个个拼音字符,不禁悲从中生:长吁一声、短叹一句,饱噙着的热泪夺眶而出,滴落在键盘上;回忆启开阀门,前思后想、心潮逐浪,越思、越想、越凄凉,止不住由抽抽噎噎进而迸发出失声痛哭。在哈佛读经济系的外孙女蓝蕊莲,假期返家,正在欢天喜地,遇到此种情境,顿然感到突如其来,有些儿困惑不解,便悄声问妈妈:
    “姥爷怎么了?”
    “姥爷伤心。”
    妈妈周玉碎说出沉甸甸的四个字后,今夕之感,一触而发,喟然慨叹道:
    “可不是么,我都年过半百,你也‘正好’二十岁了!”
    所谓“正好”,是指姥姥韩冰清,1958年诞生妈妈周玉碎时,也是正值蓝蕊莲现今这个年龄。祖孙两个“二十岁”啊,都是青春年华,同处鲜花怒放正当年!怎奈同龄不同命 ——年轻的姥姥那时惨遭厄运,新婚燕尔遇反右:丈夫周远鸿于去年中秋被打成右派、今春宣布了劳动教养处分。她郁郁终日,“相思血泪抛红豆”,终致忧伤成疾。在病危中,她透过晶莹的泪光,看着宝宝模糊的小脸蛋,喃喃絮语,好像月娃子也能够听懂人世间的事似的;实情是,即使说给墙头,也比一直憋在肚里要好受些:
    “…… 别人曾指着娘怀着你的身孕,幸灾乐祸、轻蔑地诅咒着:‘肚子里怀着个小右派!’…… 我苦命的玉碎儿啊!这就是社会为迎接你的降临、营造的悲惨世界、冷酷人间啊!”
    她在嘤嘤地啜泣着,把最后一腔淋沥着鲜血的呼唤,抛向荒漠的远方——那里,她的丈夫周远鸿正在劳动教养:
    “远鸿啊,碎儿的爸爸!我们仨今生今世有缘成为一家,却无缘过上居家团圆的日子。我们何年、何月、何日才会有幸再见一面呢?上苍啊,我们作了什么孽,夫妻一场——怎么连一年都没到头,就被迫劳燕分飞、天各一方了呢?人们常说:“天公地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天竟这样不公、这时候的地竟这样不道?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啊!……”冰清命悬一线的哀鸣,日后传到了远鸿的耳中,令老先生每逢思及,老泪纵横、肝肠寸断。
    在那“冰刀霜剑严相逼”的残酷岁月里,右派分子们弃长痛、就短痛,一死而了之者有如过江之鲫。这时曾形成过一个右派赶死的高潮期,就像三反五反运动时上海资本家有过“跳降落伞”(当时上海市长陈毅语,意即“跳楼”)高潮期一样。周远鸿却更有另一番泣血、无奈的悲情,深深埋在心头,忍痛负重、苟延残喘到如今。现在,就让我们来倾听他忍痛守志、泣血苦吟 “长痛歌”吧!
    《离骚》悲歌,复起东亚大陆兮!汨罗江水泛沉尸。
    士可杀而不可辱兮,好多右派弃长痛就短痛决绝一死。
    我有小儿玉碎在牵肠挂肚兮!纵然生不如死也不能死;
    只可怜“小右派”已经成歿娘儿!情何以堪再丧爹爹?
   
    更想到自杀灭口、就堙其罪证兮,又由谁来还原1957?
    数不清一秒钟、一秒钟挨滴答的日子兮!比树叶还稠密;
    咬紧牙,時間再长总能坐穿牢底!独此痛绵绵而无绝期…
   
   
   
   
   
   第一章 开篇明志
   
   
   周远鸿和韩冰清,同在北蒙市胡峰中学工作。她是共青团团总支书记,他是数学教研组组长;她19岁,他比她大四岁另三个月。
   
   她有一双燃烧着热情的大眼睛,亮得勾人心魂,偏偏又新鲜感忒强,一遇个新鲜事儿就新奇作怪,把一双眼睛直瞪得铜铃般响。人们说她的人品貌样,特别是那一张玉盘大脸,就像是从电影《祥林嫂》中女主角的扮演者——白杨脱下来似的。白杨就是眼大、嘴大,冰清也不比她的小。按中国传统的审美观点,女的以明眉大眼为美、却又以樱桃小口为美,嘴大就不主贵了。有句谚语是这样说的:“男人嘴大吞四方,女人嘴大吞粗糠。”远鸿的嘴更大,但他是男的,所以不但不算是缺点,而且据说还能“吞四方”。他曾听到过别人在背后议论她,说她是美女胎子,100条占了99条,只可惜应了那一句:“自古美女有一陋”。而她在他的眼中,却根本就不存在那“一陋”,绝对称得起是 “美玉无瑕”。
   
   数学教师的职业,养成他具有了“论证”的癖好。他向她论证道,与她自己一头漆黑茂密的长发和耳目口鼻、五官端正大方,以及大手大脚、身材高挑相搭配,倒是“大”到了一起,反而显得非常成比例,“大”得协调匀称。在他的观感中,她呈现出一种特殊的外在魅力。而她内在的气质和外在的气象,也是非常协调、班配,都是属于大大方方那个类型,大得美。这引起他特别地偏爱她:“我的冰清!我不大喜欢小鼻子、小眼,动作如蚱蜢蹦跳那一路小巧玲珑的做派。” 他对她倾吐不完心里的挚爱,夸赞不尽她的外秀内慧。幸亏她作为团干部经常抛头露面,在大庭广众下可以游刃有余地发表演说,从不“羞羞怯怯、扭扭捏捏”。即便如此,每当他不厌其烦地褒奖她的心灵美、容貌美时,她的脸蛋也还是有些红晕了,受不了他这种美不自胜眼光的盯赏。她用一只手捂住他的眼,“不要你这样看我”;又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出去门儿可别这样夸我,人家听了会笑话我们是‘夫妻自夸、一对傻瓜’的。”遂又责备他“太偏激”,说他也太“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她一面说他偏激,一面又为他是她的“悦己者”而倍感欣慰。她不无得意而又矜持地说:
   
   “别人怎么看我,我不管,只要你喜欢就成。‘歪嘴桃,撇嘴杏,爱人不嫌就是正’。”
   
   不由人,他们两张跃跃欲亲的大嘴巴,便幸福地贴在一起,亲呀亲呀地亲不够。亲吻是这样的津津有味、富有激情!这不仅仅是四片柔软的嘴唇贴在一起,而更是两个青年、两颗滚烫的心贴在一起,咚咚地互相撞击。如果说朋友能做到同生死、共患难,那么,他和冰清作为夫妻,就更能够经受住任何严重的天灾人祸而相爱益坚。他真想能遇上这种严峻的人间考验,好让他们用自己一跌两响的现实生活来回答:“问世间情为何物?”
   
   韩冰清是1956年暑期开学后调入本校的。他俩一见面,她就满面春风,伸出一双大手来与他热烈相握,大大咧咧地自我介绍道:
   
   “我叫韩冰清,从本市三中调来,做团的工作。”
   
   她上身穿鸭蛋青短衫,下身一白到底:白裤、白袜、白力士鞋。她比他个头略低,但在女子中要算是大高个儿了。她显得干净、利索、健康,富有动态美。走起路来,两臂甩开,两条长腿迈着矫健的步伐,抖抖有精神。尤其是她穿着一身运动衣打篮球时,健美的体线毕露,优美的动作惹眼,在一群女球员中像是羊群中奔跑着一匹小马驹。她给他的第一个印象也太不免俗了: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这是常人的怪逻辑,好像是,四肢发达的人必然头脑简单。后来证明他大错特错了,她有一般女孩所没有的深邃的思维力。但她头一回见到他时,却说他没有留给她什么太深的印象;“迎面映入我眼帘的,是你大大一张嘴里,一口排列整齐的牙齿、洁白得像玉石一样。”
   
   她接着说,真正给她留下一个初步概念的,是在随后他作为教师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向新生致欢迎辞的那个场景中,“你谈吐滔滔,左右逢源,我觉得你是一个有头脑的青年,讲话很富有哲理性。”
   
   那次致辞,给了他一个表演的舞台。本来他这个人从小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表现欲。上学时参加过的演讲比赛会,总是以讲出独到之见、不落俗套而哗众;参加过的辩论会,总是以据理力争、辩锋雄健而取胜。
   
   这天他登上讲台,扫视一周,无意中发现冰清在台下,她自己搬了个凳子与同学们坐在一起。对她这种与青年群众打成一片,而决不以教师自居、自外于青年群众的团干部的优良作风,他是倍加欣赏的。
   
   人们终于送走了燠热的高温伏天,迎来了秋风送爽、秋色宜人的读书好时光。面对着这些琅嬛福地的莘莘学子,他的讲话,在同学们群情激昂的气氛中,在礼貌性的掌声后,开始了:
   
   “首先让我代表胡峰中学的全体教师热烈祝贺新同学们升入了高中,老生们升到了高一年级;新老同学欢聚一堂,共同在这个西靠巍巍太行山、北临泱泱胡安河的读书胜地,度过对你们一生成长中具有关键意义的高中阶段。我们青春年少的同学们正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预祝你们愉快、幸福、健康地长身体,长知识,长志气!--长身体、长知识,这是毛主席的号召,大家都已经知道、我就不讲了。我今天就只着重地讲一讲这个‘长志气’的问题。”
   
   在当时,由于周总理在年初所作《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和随后从苏联“20大”清算斯大林个人崇拜而刮来的“解冻”风,还有,党中央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在在使知识分子们感到欢欣鼓舞。预示着,令人谈虎色变的政治运动,有可能会一去不复返了。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指导下,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意气风发,艺术上和科学上万紫千红的繁荣局面在鼓噪着中国大地。啊!难忘的、可爱的1956年,这是知识分子鸟语花香的春天!
   
   他们这一段在学校,不管是在教育、教学工作上,还是在向科学进军上,是何等地春风得意啊!他们青年人对自己来日方长的锦绣前程,是何等地心向往之啊!因而他才鼓起了雄心壮志的风帆,也因此才会自鸣得意地胆大妄为,竟敢对伟大领袖“长身体、长知识”的教导,再来个“长志气”的狗尾续貂。为此,在一年之后他便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后话。当下,他是什么也不管,只管忘乎所以地侃侃而谈,大刀阔斧、海阔天空地大放厥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