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魏紫丹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自从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作“如何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以来,直到北蒙市委书记亲自作“帮助党整风”的动员报告,提出“三不,一保证”,即:不管提什么意见,一律实行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入档案;保证对所提意见条条有答复。再到用“但是”转入反右之前,这是中共有史以来,再也没有如此谦虚诚恳、和颜悦色过的时期,这特别使知识分子受宠若惊。当时就引发周远鸿忽发奇想,竟想起诗云:“氓之嗤嗤,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同时产生一个问题和联想起一个故事:
   

    一个问题是,要想考验一个人不诚实到啥程度,就要科学地设计考验的题目;由最新的历史经验而确定下来的题目便是:比如说,毛主席能把“阴谋”谎称为“阳谋”时能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到何种程度?这就是可靠的尺度,用这把尺子就可以像数学那般精确地衡量出此人“厚颜无耻”的“厚”度。
   
    一个故事是,刊登在反右前夕《中国青年报•辣椒版》上的《老爷常有理》。故事说的是,老爷心血来潮,想打小奴才一顿解闷。小奴才抗辩道:“我并没有犯错误呀!”“你今后能不犯错误吗?这次打过你,当你今后犯了错误的时候就可以从免。”“老爷说得有理,倒也是,小的今后犯错误恐怕是难免的。” 小奴才想通了,便乖乖地撅起屁股挨了一顿打;此且按下不表。单说日后有一天他真的犯了错误,老爷怒不可遏,定要现打不赊。小奴才又抗辩道:“我没犯错误的时候老爷打我,说以后犯了错误时可以不打。当我真犯了错误的时候,怎么老爷一发脾气还是要打?”“既然你不犯错误的时候可以打你,难道你犯了错误反倒可以不打你吗?你这个小奴才简直是不讲道理!”
   
     市委书记做《帮助党整风动员报告》时讲的“三不,一保证”,到他做《反右动员报告》时,又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天下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中国共产党历来说话是算数的。‘三不,一保证’还是‘三不,一保证’。‘但是!’只对人民内部适用,右派自外于人民,当然对他们就不适用了。毛主席的确牙是牙、口是口地宣布过‘言者无罪’,说过对提意见的人即便说错了也不划右派。‘但是!’主席又指出:‘这种人不但有言论,而且有行动,他们是有罪的,‘言者无罪’对他们不适用。他们不但是言者,而且是行者。 ’ ( 《毛泽东选集》第5卷,页438)有的右派想钻空子、蒙混过关,说:‘我只有言论’。那,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主席还说过:‘另一种右派,有言论,无行动’(同上)。毛主席说的这话就为你的右派定了性。就算‘无行动’也不行,只要言论上反党,你这个右派也就想跑也跑不掉了。
   
     “别说你的意见错误,就算你的意见正确也不行。主席的思想是照妖镜、是显微镜、是望远镜,你就是一个跟头翻十万八千里也别想逃出毛主席的手心。他早已英明地指出:‘右派的批评也有一些是对的。’(《毛泽东选集》五卷,页426)
   
     “这样一来:因为右派猖狂进攻的言论就要算是行动,所以说他并不是因‘言者有罪’划了右派,而是‘行者有罪’。至于只有言论,甚至于批评得正确,还要划右派;这又是什么道理呢?是另一番道理。这就是,虽说意见正确,‘但是!’用意恶毒,那也不行。毛泽东思想具有火眼金睛:‘善意,恶意,不是猜想的,是可以看得出来的。’(《毛泽东选集》五卷,页427)”
   
    这就是说,说你是右派你就只有老老实实承认。如果你死心与党为敌,妄想用‘摆事实,讲道理’,驳倒放之四海而皆准、传至万世而永存的毛泽东思想。那你就又给毛主席说中了:右派分子是在‘放屁,放最臭的臭屁’。”
   
   市委书记的动员报告,就是庄严地宣布:北蒙市伟大的反击资产阶级右派运动开始了。
   
   在十来天内,就有十一个写过大字报、自认为是在劫难逃的教师,鉴于中央、各省市已被划右派们的遭遇——在被斗倒、斗臭过程中,饱尝自辱、人辱,丧失任何做人的尊严后,如果求得党的宽大,而获得苟且偷生、生不如死的况味,于是他们在内心咬牙切齿,说“不!”他们趁夜深人静,爬到胡峰中学内那个40米高的文峰塔之上,挤眼猛一跳的一刹那,忘记了对所有的人间得失之关切、唯独保住了自己终极关怀——人的尊严之豪迈:不管当活人或死人,归根结底无损于做人。这群知识分子就这样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了。其中有一个悠悠荡荡在空中时,还像厉鬼在悲声嚎叫着:“刘校长啊!”
   
   尽管凄惨的声浪弥漫夜空,但谁也不知道他喊“刘校长啊!”是什么含意。
   
   还有周远鸿邻室的一位老教师,用剃刀片割破喉管,身边留下一滩血。他们作为这次运动中的第一批,用自己的生命向共产党作出宣示:“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当然,党不会让他们的示威得逞;消息一封锁,死一百个人跟没死一个人一样无声无息。另一项有效措施就是鞭尸——把他们斗倒、斗臭,让他们死后留下恶名。例如对那个用刀片自杀的老教师,宣布他畏罪自杀 ,不仅他反党反社会主义,还因为他是道德败坏、丧失人伦,奸污了女学生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只是为了保护女学生的名声,才不让该女生出面做见证。这就为大家敲了一声震耳的警钟:让你们死也不得清白!知识分子是在乎生前、身后名的,所以这就会收到以儆效尤的效果。
   
    对每个人来说,别人、别校发生的事故,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封锁;所以任何个人知道得都是很有限,并且是一知半解。就连他周远鸿自己被斗争也多半是只知己、不知彼,只知自己曾做出负隅顽抗的几个回合,人家的斗争策略自己心里并不清楚。那就听他的一面之词吧!
   
     文学家赵树理有诗云:
   
     古来数谁大?皇帝老祖宗。
     如今数谁大?工农众弟兄。
     同是这座庙,换了主人翁。
   
     被捧上天的工农众弟兄,现在不吃香了,毛主席把整党的希望寄托在知识分子身上了。他老人家真够谦卑下世的,只要谁肯提意见,他就诚心诚意地把你奉为上宾,作为共产党的至朋好友。善于逻辑思维的知识分子,自己心里在捣鼓:“共产党的革命,一切都是依靠工农众弟兄;为什么偏偏是这次整风却不依靠工农众弟兄了?”早在 1956年,中共召开八大,刘少奇主持起草的政治报告,原稿提出中共特别需要各民主党派的监督。毛泽东增改为“首先是阶级的监督,群众的监督,人民团体的监督。”原稿另一处把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批评说成、同“党内的自我批评”和“劳动人民的监督”等量齐观。毛泽东将论述改写为:后两者的批评监督“是主要的一面”,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批评“常常是从右的方面出发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 第6册, 散见第136-212等页)。可见,毛泽东后来的通过鸣放让知识分子帮助党整风,是要“斗”出“从右的方面出发的”意见来的。在当时虽然不知道这情况,而从事实证明,在最近之前,全国的反右派运动早已在大抓右派了。再对政治不敏感的人也会看破其中“依靠”知识分子的蹊跷,就在于要从知识分子中抓右派。所以,任你市委领导态度诚恳、声嘶力竭地表态;尽管伙食调理得非常丰盛、酒肉穿肠过;尽管猴不上杆直敲锣;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教职员工们个个抱着葫芦不开瓢,人人守口如瓶。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大字报一张没贴。
   
      “刘校长!你看这种局面怎么办?现在市委都出不了水,‘六军不发无奈何’,无法向省委作交代了。我俩也无法向市委作交代。我倒是想起一个办法,由你带个头、打开局面。”梁乖真在和刘校长交心时说。
   
   “我?”刘校长目瞪口呆,直勾勾地盯着梁书记。
   
   “你最合适。一则,党信任你,认为你年轻有为;不信任你就叫你这个26岁的青年当正校长哩!正校长可就是正县级呀!我29 岁了才当个副校长。所以你就尽管放心鸣放好了,这是组织交付你的光荣使命。提的意见愈尖锐、愈具煽动性,愈能引出更多的蛇出洞,你为党立的功劳就愈大!”
   
     他看他疑虑重重,就进一步为他解除后顾之忧:
   
     “你不会是怕划你(!)右派吧?”
   
     他把“你”字强调得没法再强调了,言外之意是划谁右派也不会划你右派。
   
    “你这简直是在闹天大的笑话。你是谁?我是谁?咱们俩是谁跟谁?你说说:我们难道谁还不了解谁?谁还信不过谁?你就一百个放心好了。再则,你的业务能力强,群众都信服你。你要利用你在群众中的威信,为党出一把力,养兵千日、用之一时嘛!话说回来,你也不要忘了,你的群众威信还是党给你树立的呢。离开党,你也好、我也罢,谁还不是狗屁不如?刘梦楼――同志!”
   
     他照他的肩膀亲切地打了一小锤,随后连摇带晃:
   
     “我还要特别指出,你对反右派斗争也有错误的理解;难道是因为他们提意见才划他们右派的吗?‘提意见’正是党所要求的,他们是千呼万唤才出来的。问题是,比如章伯钧、罗隆基,毛主席说他们有恶意、有野心、要夺共产党的权,要在全国复辟资本主义,使千百万革命者、包括你我在内,都要人头落地呀!你刘梦楼对共产党有这样的恶意吗?会要夺共产党的权吗?想夺毛主席的权吗?”
   
     他看到他本能地、轻微地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你不是这号人。谁要说你是,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别说是我们为了打开局面才让你带个头,就算是你自发地提意见,那也没有什么嘛!党会实事求是地认为:刘梦楼同志是个好同志。他提的意见再尖锐,也不过是看到妈妈脸上有点黑,他要给妈妈洗掉。他是出于真心爱妈妈的。如此而已,还会有其他吗?我说的这--对呀还是不对?
   
   “拍拍良心眼儿吧!该是你报答党的时候了!你是业务有水平,群众有威信,为党打开局面、立这一大功,是非你莫属了。我要是有你这份蛊惑的能力,我就会是当仁不让的。梦楼同志!这也正是你为党立功的好机会!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你比我聪明,我是个实心眼的人,怕就怕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好了,梁书记同志!我也是个实心眼的人,既然您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把拳头一握,咬着牙狠狠地说:
   
   “我就在此关键时刻为党献上一份儿忠诚吧!”
   
   “你跟我不一样,我肚里水平不多,你们知识分子都是有十个心眼的人,考虑问题都是无孔不入的。”
   
     “原来你是把我当成是一个有‘十个心眼’的人了?”
   
   “‘十个心眼’有什么关系?平常人们说的‘十全十美’,就是指一个人的十个心眼全是好心眼,没有歪拐贰心。刘校长你就是。如果你再想别的,你就想到坷垃地里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