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
王巨文集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长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苦难三部曲之一《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2)
·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


       谨以此书献给中国姑娘嘉蕾和美国少女阿曼达。她们梦幻般空灵清澈的眼睛和谜一样神秘诱人的微笑,激发出我创作这部书的灵感。
   
   
   

   
   
   
   
   
   
   
   
   
   
   
   
   
   
   
   
   
   
   
   
   
   
   
   
   
   
   
   
   
   
   
   
   
   
   
                   我来了,我见了,我被征服了。
   
   ——题记
   
   
   
   
   
                  1
   
   
   
    它就在那儿,静静地停在那里,像那只传说中的巨鸟。
   你是在蓦然回首时看到它的,这是你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它。它离你如此之近,近得伸手可触。你知道,它在等待着你的到来。就在前不久,浓重的夜色笼罩着四野,像是黑色厚重的铁幕围圏着那片古老的满苦难的大地。那里没有门,也没有路。你以为,你会永远生活在那里,直到老死,也走不出去了。你在苦闷中徬徨,在黑暗中徘徊。你听说,有只巨鸟,可以带你逃离这个地方。于是,你开始苦苦地寻找那只传说中的巨鸟,多少年过去了,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你终于找到了它。它静静地停在那里,已等了你几千年了吗?你这样问着自己,慢慢地走近它。这只银色的巨鸟在在通明的灯光下闪耀,梦幻般地呈现在你的眼前。你久久地凝视着它,它如此巨大,如此壮美,完全把你迷住了。你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你置身于巨鸟的体内,你直觉得它从漫长的等待中苏醒过来,助跑几步,纵身一跃,箭一样刺向黑暗的夜空。你明白,它将带着你飞向一个完全自由的新世界。
    “这是我第一次飞的如此之高,如此之远。”
    多年以后,你回想着第一次来美时的情景,对坐在你身边的一个女人说。
   “我的家乡在那片黄土地上,前半辈我从未离开过那个黄土窝。我怕被那厚重的黄土埋没了,一直想离开那鬼地方。我想像鸟一样飞走,终于,那只大鸟带着我飞过半个地球,来到了这块新大陆。”
     像是从千年沉睡中苏醒过来似的,那只巨鸟张开了眼睛。四周是无边的朦胧,无边的混沌。你看见那垂天之翼平展地伸开,像一把巨大的银镰将那模糊不清的一团混沌切割着,恰似那鸿蒙初辟。天地开始清晰,昼夜开始分明。前方渐渐亮起一小片白色的朦胧的光,那光在驱散着黑暗,在渐渐地扩散,开始变得明亮起来。巨鸟冲出黑暗的边际,向着那白光飞去。那浓厚的即将隐退的黑夜似乎还想把它抓住,紧紧地缠裹着它,不想让它飞出去。然而,巨鸟坚定地向着光明飞去。在光明与黑暗间的灰色带中,巨鸟的身影时隐时现,朦胧可见。最后它奋力一搏,挣脱出来,将那黑暗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前方完全变亮,露出越来越透明的清新如洗的黎明。你凝视着那光亮的地方,期待着她的到来。她就在那里,像即将诞生的婴儿,就要出来了。她从一片红霞中探出头来,那样新鲜,那样光明,那样耀人眼目!它将红光洒满天空,继而一轮崭新的朝阳蓬勃而出,像是特意为迎接巨鸟似的欢快地蹦跳出来。你在内心大声地呼喊:
   “我来了,我冲破黑暗而来!”
   巨鸟在那蓝色而透明的无垠天空中滑翔着,清新的阳光像水一样在它那宽大而平展的侧翼上流淌。你看着那太阳像一颗轻飘飘的圆球,在巨鸟伸展开的右翼上弹跳——它也为趋走黑暗带来光明在轻松欢快地跳舞吗?你向下鸟瞰,在很远的下面,像是贴着地面似的,有一屋厚厚的白色的东西,广袤无际,像簇拥在一起的雪堆,像铺展开来的棉絮,像大海翻涌的银波……你定睛细看,才知道那是一望无际的云海——啊,原来你飞得如此之高,正在万米高空中翱翔。这是你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土地,飞向蓝天。许多年后,你看见了一双大大的蓝眼睛。那双眼睛也像天空一样蔚蓝清澈,它让你回想起在自由的天空中飞翔的情景。那双注视着你的眼睛变成了蓝天,你似乎飞进了那双眼睛里去。
   “那是一个美国少女。”你说,“她注视着我时,那双眼睛出奇的大,出奇的蓝,像一个美丽的梦幻。”
   “是那个美国女孩给你带来了灵感?”
   “是的,她总让我想起来美国时在蓝天上飞翔的情景。就在我向你讲述时,我的眼前仍闪现着那双眼睛和蓝天叠映在一起的画面。那双眼睛是如此地纯洁与美丽。”
   “后来呢?”
   “她热爱东方文化,我们曾有一段美好的交往。”
   “后来呢?”
   “我们失联了。一说是她参军去了伊拉克,一说是她参加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去了非洲……”
   “再没有消息了?”
   “没有。直到现在,再没有她的消息了。”
   “这个话题有些忧伤。好吧,再说说你初来时在高空飞翔时的感受吧。”
   “在漫长的飞行中,我朦朦胧胧地睡着了,一觉醒来,打开身边的舷窗,看到了如此美好的情景:天空是如此地清新,如此地蔚蓝,我像是融入进这无垠的蓝天中了。”
   “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吗?”
   “是的。有一种‘昆鹏展翅九万里,扶摇直上羊角’的逍遥快感。”
   “呵呵,好大的气势哟。”
   “那时真有这样的感觉啊。”
   你坐在她家宽敞的客厅里,向她讲述着初来美国时的情景。
   “你是一位有着奇特想象力的作家。”
   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口洒进来,斜斜地照在洁净的淡黄色地毯上。你看着那柔和的透明的光线,嗅到了那温暖的气息。这是来自宇宙深处的无声的问候。
   “你好!”
   “你好!”
   你舒适地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感到了一种家的温馨。窗外绿草茵茵,树木静立,蓝天白云,像是一幅幽雅宁静的风景画。厨间飘来了咖啡的香味。你看着站在厨台前的倩影。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新天新地新日月,新人新事新生活。从此,我的生命翻开了新的一页。”
   “初次浪迹天涯,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受的。”她从厨间款款地走来,将一杯煮好的咖啡,轻轻地放在你面前的茶几上。她的举止是那样的文静得体,令人折服。
   “你生在台湾,长在美国,没有在大陆生活过,那感受是不同。”你说。
   “那块古老的大陆,很神秘的样子。”
   她很优雅地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她有一张鹅蛋形的脸,白白净净的,光洁得纤尘不染;一头乌黑的秀发,油亮油亮的,在脑后挽了一个好看的髻;朱唇秀鼻,还有一双东方女子特有的那种丹凤眼;穿着一袭花裙,露出细而长的白嫩脖颈;纤纤十指上有着长长的光洁的指甲,整个人活像只美丽的花孔雀。
   “那也是一块苦难的大地。我就在那块神秘的大陆上土生土长,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你说。“不像你,生活在自由的世界里,可以满世界飞来飞去的。”
   过去的苦难生活在我的脑海里一一闪现。一个脏兮兮的衣不蔽体、骨瘦如柴的孩子,一个以乞讨为生的病魔缠身的老人,一个只能用四肢爬行的残疾女人,一个如牛般负重的苦不堪言的男人……
   “这就是你为什么要离开热土故地的原因。”她眼露同情地看着你。
   “为了自由……”你说。
   “还为了写作。”她说。
   “是的。自由写作是我生命的依托。”你说。
   “所以,你飞来了。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过奖了。”
   “我拜读了你的作品。”她呷了一小口咖啡,抬头看着你。“你的作品,如同这咖啡,闻起来浓香扑鼻,十分诱人;用口一品,有种难言的苦涩。”
   “谢谢你,对我的作品有这样深切的了解。确实,那种苦难是难以言说的。”
   你也喝了一口咖啡,想从中品出那苦涩的味道来。
   “这么多年,你没有回去过吗?”
   她放下咖啡杯,问道。她虽然坐着,仍显得那么雅静,她的秀丽的腰背一直笔直地挺着,而圆润丰满的臀部陷进柔软的沙发里去。
   “没有。”
   “你不想你的父母,你的妻子吗?”
   “想啊。”
   “那为什么不回去看看?”
   “我不能回去……”
   你噏动着嘴唇,沉思着。她看着你,不再发问。她那样凝视着你,似乎想猜出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一阵寂静。
   你的前半生,从来没有离开过地面,离开过那个祖祖辈辈生息繁衍的古老土地。你看见那黄色的土地上,到处是蚁穴,到处爬行着成群的蚂蚁。它们不停地忙碌着,或从洞穴里往外衔着砂粒,或几只蚂蚁合力抗着一片宽大的树叶,或拖着一只死去的昆虫。有的蚂蚁像是迷失了方向,到处乱蹿……
   “你的爱人为什么没有来?”
   “她来不了。”
   “你却抛下她,一个人来了。”
   “是啊,我有些对不起她。”
   “我觉得,你像一只巨鸟,在搏击长空……”
   你看着她的眼睛,凝视着她。
   她说对了,这次你是一飞冲天,飞得这么高,飞得这么远,飞得这么久。穿越漫漫的长夜,迎来了黎明的曙光。你沉思着,仿佛又回到那巨鸟的身上,在万米高空鸟瞰着海天。远远的像是铺在地上的那层白色如堆似的云絮已到了尽头,露出下面蔚蓝色的平滑的海洋,洋面上有点点白色的船影,看上去静止不动,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傍晚的星星在闪光。
   “有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在凝视着我。”
   你知道,她在那里,一直等待在那里。金发,碧眼,雪白而细嫩的肌肤。她张着梦幻般的蓝眼睛看着你,露出谜一样的充满魅惑的微笑。
   
   欢迎你,
   那些疲乏了的和贫困的,
   挤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大众,
   那熙熙攘攘的被遗弃了的,
   可怜的人们。
   把这些无家可归的
   饱受颠沛的人们
   一起交给我。
   我站在金门口,
   高举起自由的灯火!
   
   飞越茫茫的大洋,终于看到了海岸线。蓝色的海洋与绿色的大陆那么和谐地吻合在一起,和谐得就像八卦图上的阴阳鱼。它们一柔一刚,一平一仄,一动一静,一藏一显,看似对立而又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像一对甜蜜的恋人难分难舍永无止境地拥吻,令人惊叹造物主的伟大与神奇!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新大陆时产生的联想。”
   你与她坐在温馨的大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透过敝亮的落地玻璃窗,看着远处的风景。隔着一片绿色的草坪,一条有着两排绿树的小路上,不时有汽车拖着小船向湖边开去。隔着一片高大的树林,那湖光不时地在闪烁着。
   “把陆岸与海洋想象成一对恋人,你的联想也太神奇了。”
   她呷了一小口咖啡,把杯子托在手掌上。
   “因为有一双美丽而清澈的眼睛在注视着我。”
   你看着远处的风景,却能感觉到她在看着你的脸。
   “你还在思念着她。”
   她轻柔地低声说道,像是有一种受伤的感觉。你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是美丽的、清澈的、宁静的。你望进那黑色的瞳孔里,看到了一抹淡淡的忧伤。
   “是的。”你说。“她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了。”
   那双眼睛出现在一个长方形的窗口里。深蓝色的,宁静的,灵动的,妩媚的,像一汪清澈的湖。你第一次看到它时,仿佛看到了一个缥缈而透明的梦境,一个忧伤而美丽的童话。你的心怦然而动。那以后,你不由自主地总是向那窗口望去。她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你希望经常看到那双眼睛,看到那白净的面孔,看到那像阳光一样流泻在窗口前的金色的长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