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新疆种族迫害危急时 司马义•艾买提去世了]
shenmecaishiminzhu
· 《中国挑战》:美国艰难面对中国挑战
· 中国别怕 川普胜选会带来历史性机遇
· 民主国家对专制政体的支持率在上升 民主面临衰退风险
· 众议院民主党人推选佩洛西连任少数党领袖
·我绝不同意、绝不接受和绝不支持通俄门调查结果
·中国警方没收新疆部分地区居民护照
·川普不是铁板一块 双重面貌逐渐浮现
· 专家:川普团队不认为中国是军事上的挑战者
·美媒称中国同时射10枚东风21导弹 向川普示威 T
· 与蔡英文通话后 川普4日推文批中共
·川蔡电话与川普推文震动中国川粉
· 议员罗拉巴克:川普在告诉中共他不易对付
· 川普今天直接与蔡英文通电话
· 特朗普政府能否改变美对华政策?
·川普蔡英文通电话 罗艾斯:非常恰当
·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炮轰川普愚蠢无能
· 罗拉巴克:川普不担心触犯北京
·金里奇挺川普:中共将无法再恐吓我们
·克里:川普与外国领导人通话前未与国务院沟通
· 一个邓小平半部党史:苏联密档重构邓小平
· 白宫重申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没有变化
·美多位前高官:川普与蔡英文的电话交谈不代表政策改变
· 川蔡通话:并非偶然?
·《环时》:对特朗普不再抱幻想
· “川蔡”通话 来听听中国外交部怎么说
· “川蔡”通话 来听听中国外交部怎么说
· “川蔡”通话 来听听中国外交部怎么说
· 白宫:奥巴马政府正与中方讨论川蔡通话一事
·95岁基辛格此刻来北京见习近平 有何使命
· 与蔡英文通话后 川普将见基辛格
· 470万美国人请愿罢免川普 白宫炸锅
·穆勒听证会结果发生又是一个赤裸裸的政治绑架阴谋
· 普京给川普送大礼?要将斯诺登引渡给美国
· 俄罗斯干预美大选?奥巴马下令速查、彻查
· 两党议员推动调查俄罗斯卷入美国总统选举
· 美国长期搞的阴谋被川普一句话说漏嘴
· 川普称美需与中改善关系但否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
· 川普打出这张牌 让中国松了一口气
· 川普选他作驻华大使 难道为讨习大大欢心?
·白宫幕僚长:特朗普无意改变一中政策
·希拉里被曝出卖盟友 支持中共吞并台湾
· 川普執政第一周將簽一系列政推行新政策
· 晤國會領袖 川普又扯非法移民投票
·美國法律界人士欲起訴特朗普,稱其違憲
·美16州司法部長誓言“讓特朗普屈服於美國憲法”
·紐時:川普回一中 向北京低頭
· 美國會民主黨人要求徹查川普團隊與俄關係
·民主黨將向川普發起全面戰爭?
·川普推文搞砸美事 遭嗆“將是你的噩夢”
·演說鼓舞共和黨 但分歧猶存
·"十佳"参议员叛党震动美国可能触发"政治地震"
·加州最高院首席大法官退出共和党
·美国一共和党众议员退党 称对两党制失望
·川普称备忘录完全证明自己清白
·川普:解密备忘录为我洗冤 证实政治迫害
·我绝不同意、绝不接受和绝不支持通俄门调查结果
· 川普批民主党“违背美国精神”“叛国”
·民主党备忘录敏感内容多 川普不同意解密
· 民主党备忘录敏感内容多 川普不同意解密
· 挡民主党版通俄门备忘录 川普:大修后再送
·通俄门民主党版备忘录 川普以这原因拒公布
· 川普说中国“谋杀了我们25年”
· 民主党备忘录公开 白宫:重要疑点仍未解
· FBI前局长被炒后发声:特朗普就像个"黑帮老大"
· 白宫:川普有权罢免特别检察官
·科米:特朗普在道德上不适合担任总统
·美国民主党将俄罗斯和特朗普竞选团队告上法庭
·川普:众议院报告证明没有“勾结”俄罗斯
·特别检察官想问特朗普50个问题 全被美媒泄露了
· 普京说俄罗斯被美国骗惨
· 俄羅斯對未來美俄關係持樂觀態度
· 布希和普京結束兩人最後一次峰會
· 俄强烈不满乌兹别克斯坦拆除苏军纪念碑
· 俄总统发表声明对独裁者斯大林作出历史评价
·美国对车臣非法武装领导人实施金融制裁
·美逮捕10名俄间谍嫌疑人 俄外长讨说法
·美国抓捕俄罗斯间谍情节离奇 俄罗斯愤怒了!
·俄罗斯总统致信奥巴马称间谍事件不影响两国关系
· 俄总统颁令设二战结束纪念日 引发日媒不满(图)
· 金正日再访中国 要的是“一箭三雕”
· 俄国解密前苏联档案《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 普京力推军事改革2015年全面超越前苏联
· 俄媒呼吁不要武装中国
·普京语出惊人吓坏中国 北京竟成了俄未来死敌
· 热比娅参访靖国神社回答本网提问/王宁
· 乌兹别克斯坦决定退出独联体集安组织
·俄官员强调加入世贸组织对俄很重要
· 美国承认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 要冷战式谈判
·以下情况正是通俄门和通共门历史阴谋发生确凿证据
·俄将增加50%国防预算 主要用于购买新式武器
· 69%俄罗斯人认为中国是俄严重威胁
· 中俄联合声明互相支持复兴
· 俄方认为必须对波士顿恐怖事件有罪的人追究责任
· 德媒称波士顿爆炸案或与俄有关
·普京在波士顿爆炸案后呼吁美俄共享安全情报
·俄罗斯逮捕140名伊斯兰极端主义嫌疑人
· 普京:国与国间的关系远重于情报部门的丑闻
· 俄警方在库班抓获并驱逐570名中国非法移民
·俄罗斯立法认定否认纳粹罪行者将被监禁罚款
· 普京为何说中国“喝了我们不少血”
·俄国防部副长:中俄携手 世界可安然入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种族迫害危急时 司马义•艾买提去世了


   新疆种族迫害危急时 司马义•艾买提去世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7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china/2018/10/201810170705.shtml
   

    北京时间10月16日,据中国《新闻联播》消息,司马义•艾买提因病逝世。
   
   
   
   
    资料显示,1935年生的司马义•艾买提,维吾尔族高官,曾任中共中央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第七届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司马义•艾买提
   
    司马义•艾买提(1935年9月-2018年10月16日),男,维吾尔族,新疆策勒人,195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3月参加工作,中央高级党校新疆班毕业,大专学历。
   
    曾任中共中央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54年至1956年新疆策勒县四区团工委书记、团县工委书记。
   
    1956年至1963年新疆策勒县委副书记、县长(其间:1960年至1962年在中央高 级党校新疆班学习)。
   
    1963年至196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委宣传部副部长。
   
    1966年至1967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文教政治部副主任。
   
    1967年至1968年“文化大革命”初受冲击。
   
    1969年至197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革委会常委、文教卫生组组长。
   
    1972年至197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自治区革委 会副主任、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部长。
   
    1979年至198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
   
    1986年至1988年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1988年至1993年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党组成员,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1993年至1998年国务委员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
   
    2003年3月至2008年3月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博讯 boxun.com)
   2700705
   
   
   
   高新:王震当年主政新疆险死习仲勋之手?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6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8/10/201810162341.shtml
   
   
   
    资料图片:王震(左)1982年在海军东海舰队视察(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决战“泛清真化”与镇压“大回族主义”的历史轮回》中已经说过:习近平上台之后在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上,更是整个毛泽东时代里最左时期的变本加厉。美国国会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年度报告中,谴责中国大陆习近平当局对新疆维吾尔人展开前所未有的严厉镇压构成“反人类罪”。对照一下中共政权的“治疆史”就会发现,如今的习近平当局正在“决战”的所谓“泛清真化”,与上个世纪中共建政之初被毛泽东派往统治新疆的中共左王震所要镇压的“大回族主义”本质上是一回事情。
   
    2008年4月习近平在纪念王震百年冥诞时给王震“治疆”史以极高评价。他说: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王震同志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等职务。他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领导剿匪、土改等工作,改造和团结起义部队,指挥军队屯垦戍边、兴修水利、发展工业和各项事业,迅速稳定了新疆的社会秩序,实现了新疆财政经济状况的好转,为促进各族人民的团结,巩固新疆边防,倾注了全部精力,也为新疆现代化工农业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就是在他的积极建议下创建的••••••。新疆和平解放后,他一手抓剿匪、土改和建党、建政,一手抓经济、社会、文化等事业的恢复与发展,率领部队白手起家,进行大规模生产建设,为新疆的长期稳定和后来的全面发展创造了良好开端。”
   
    这和当年王震统治新疆时的直接上司,主持中共西北局工作的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当时对王震的评价截然相反。正象笔者多年前即已经在本专栏的相关文章中介绍过的那样,胡耀邦和赵紫阳先后担任中共总书记期间,党内最著名的两大左王一文一武,“文”是邓力群,“武”是王震。他们两人在中共建政之初即已经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回顾中共建政之初,当时受命主持中共西北局新疆分局工作的王震和邓立群,不但拒不执行习仲勋代表西北局所作的《关于西北地区土改和统一战线、民族工作的报告》,故意在当地党报上将习仲勋报告中所有对少数民族及宗教界的软性政策内容全部删除,在实际工作中对习仲勋提出的政策界限反其道而行之。习仲勋当时提出的主要政策界限包括,“游牧区不宣传土改,也不提反恶霸、不清算;半农半牧区暂不土改;严格保护畜牧业,牧畜一律不动;喇嘛寺土地一律不动;清真寺拱北、道堂土地暂时一律不动;必须排出各民族、各教派头人名单,坚决保护必须保护的人过关”,等等。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当习仲勋得知王震和邓立群居然在当地少数民族界及宗教界滥捕滥杀,强力推行了与自己的指示截然相反的极左政策之后,立刻紧急上报中央讨个说法,于是毛泽东和刘少奇下令让习仲勋和王震即刻进京开会,同时向新疆分局下达了由毛泽东亲自签署的“紧急指示”••••••。
   
    2016年初中国内地的搜狐网曾刊登《1952年王震遭批判后撤职离开新疆内幕揭秘》,注明文章来源是《人民网》,但现在已经在《人民网》上搜索不到这篇文章了,显然是因为文章中对习核心的父亲“着墨过多”。
   
    该文章的引言是:王震的一生和新疆有着不解之缘。是他率领大军解放新疆,使新疆回到人民的怀抱;是他带领新疆军民恢复和发展生产,使新疆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1952年6月,驻苏大使张闻天路过新疆,对新疆短短两年时问中发生的变化感到惊讶,专门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赞扬了新疆的工作。然而历史的发展往往出现意外的曲折。1952年夏,王震突然受到严厉批判,被撤销新疆分局书记、军区政委及新疆财委主任的职务,被迫离开他苦心经营的新疆。那么,王震缘何遭到批判?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又是怎样的呢?
   
    这篇通篇都是在为当年受到习仲勋“残酷整肃”的王震大诉委屈的文章内文回答说:王震当年之所以在新疆受到批判,根本原因是他主持的新疆牧区改革••••••.王震认为,镇压反革命分子越彻底,牧区就越稳定。1951年5月王震主持的新疆分局发出《关于北疆牧区镇压反革命的指示》,确定在全疆减租反霸已经结束、土地改革尚未开始前,在北疆游牧区开展一次镇压反革命分子运动,直接对抗习仲勋主持工作的西北局指示••••••。
   
    1952年6月18日,中共中央电告新疆分局并西北局:“习仲勋、王震两同志已到北京。中央认为5月26日新疆分局关于北疆牧区镇反与若干改革的指示是错误的,应立即通令停止执行。对于已经逮捕的一千余人,应暂不处理,听候中央决定。请张邦英、高锦纯、饶正锡、包尔汉、赛福鼎、王恩茂六同志即乘飞机来京参加中央会议。新疆分局日常工作暂由邓力群代理,南疆工作由高峰暂代。”北疆牧区镇反工作遂即停止进行。
   
    如上党史文章还记载说,6月28日,中共中央为了解决新疆分局在牧区工作中的错误问题,由中共中央主持在北京召开了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常委会议,毛泽东和刘少奇都到会并讲话。当时的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实际主持该局工作的习仲勋、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刘格平等参加了这次会议。习仲勋在会上严厉批判说,以王震同志为首的新疆分局犯的错误,特别是王震同志犯的错误,违反慎重稳进的方针,用向西北局斗争的方法,强迫西北局就范。粗暴、强词夺理,企图把中央和西北局分开,说中央正确,西北局右倾,发展到无法无天,无中央之天、党纪之法。又说,王震在牧区工作上所犯的严重错误,是其一系列错误发展的总暴露。新疆有严重的民族问题而没有民族工作,有严重的宗教问题而没有宗教工作。会上其他人的发言,也都严厉批评了新疆分局和王震的错误。
   
    会议由刘少奇主持并作总结。他批评了王震为首的新疆分局在牧区改革工作上所犯的错误,说“把农业区的经验机械地搬到牧区是错误的”;还对新疆的土地改革、宗教工作指出应当注意的一些问题,强调在新疆实行民主改革,应当采取慎重稳进的方针。
   
    这次会议上宣布,中央决定改组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委员会,免去王震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政治委员和新疆省财委主任职务,仍为分局常委、军区副司令员代理司令员和省财委副主任。王恩茂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兼新疆军区政治委员、新疆财委主任;徐立清任第二书记,张邦英任第三书记,赛福鼎•艾则孜任第四书记。常委由4位书记和包尔汉、王震、高锦纯、饶正锡等组成。毛泽东在会上说,新疆工作的成绩是百分之九十,错误是百分之十,错误性质是严重的,要纠正。对王震的批评只传达到县团一级。批评王震的错误不要伤害各级干部的积极性。
   
    王震后来回忆说:“我到新疆就是为新疆人民办好事。我对习仲勋批判我“新疆有严重的民族问题而没有民族工作,有严重的宗教问题而没有宗教工作”等等,没法接受但也无可奈何。我挨了批评以后到北京去见毛主席,毛主席批评我时,说了十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问题。他说,你的错误只是一个指头的问题,是小指头,而且是半个小指头,不是路线错误,不是政策错误,就是粗暴,不适宜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新疆问题是对我一生中最大的打击。中央政治局开会,散会时,毛主席同我紧紧地握了一下手,没有说话。散会后,我到董(必武)老那里,谁知他把朱老总、林(伯渠)老都找来了。他们几位老人家开会时没有讲话,他们替我惋惜。”
   
    一个月之后,为了贯彻北京会议精神,习仲勋主持的西北局、新疆分局召开的中国共产党新疆省第二届代表会议。会议的任务是,检查总结新疆分局的领导工件,纠正在牧区改革上的错误,讨论土地改革工作等问题。新疆分局常委、委员全部都参加会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