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愚蠢的辩解:中共终于承认了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
shenmecaishiminzhu
· 维基解密:不少中国官员人人自危 普京身家最少400亿美元
· 美媒:普京拥2000亿美元资产 成世界首富
· 普京小女儿酷爱跳舞 女婿身家逾20亿美元
·联合国官员访问新疆 人权组织批“背书”
· G7峰会重申中英联合声明存在且重要 中方:多管闲事
· 美国指责中国在南中国海进行“强制干扰”活动,中国称美国“恶意炒作”
· 美舰今年第七次穿越台海 解放军舰尾随
·新疆维族人在美国获得安全 但没有看到希望
· 阿尔巴尼亚记者参加官方新疆之旅 无惧威胁揭集中营确存在
· 彻底翻脸了 川普首次称习近平是“敌人” (这才是正确认识)
· 穆勒交出通俄報告 不打算再起訴任何人
· 通俄調查完成 穆勒交報告 未建議更多起訴
· 司法還川普清白? 麥康諾:特別讚賞穆勒貢獻
· 查無通俄證據 川普爽喊:美國是世界最棒的地方
· 「還我清白」 川普:調查是國家之恥
·通俄案╱民主黨緊咬:在穆勒報告基礎上擴大調查川普
·通俄結案 報復啟動 川普揚言揪幕後黑手
·川普要查通俄案誰起頭 促撤紐時、華郵普立茲獎
· 司法部辯護:穆勒報告每頁都標註保密 審查才可公布
· 穆勒調查報告 最受關注的5大看點
· 400頁穆勒調查報告18日公布 川普搶先消毒 再批通俄調查
· 關鍵內容可能被刪 民主黨眾院恐控告巴維理?
· 巴維理事事體貼老闆 川普就是要這種司法部長
· 如何看報告 紐時5指引 大家好奇 穆勒為何不做結論?
· 穆勒報告公布前 傳白宮與司法部已談過 讓川普律師應戰
· 川普是否干預司法?朱利安尼:穆勒9月1日前結案
· 特朗普要司法部长终止通俄门调查
· 川普律师限穆勒9月1日前结束调查
·穆勒听证会结果又是一个发生赤裸裸的政治绑架阴谋
· 巴維理:不同意穆勒報告的部分法律理論
· 穆勒報告/川普幕僚撒謊 擋通俄調查
· 通俄報告嚴重分歧 30年老友公開決裂
·穆勒報告/刪節近千處 不少整頁塗黑
· 1張圖 看穆勒報告哪裡被塗黑
·所謂「假新聞」 是川普誤導 穆勒報告證實報導正確
·穆勒報告揭露 俄國走後門與川普搭線 試圖影響美政策
·史大法學教授:司法部長巴維理歪曲穆勒報告
· 巴維理拒作證 眾院司委會將發傳票
·穆勒致函巴維理 反對通俄報告說明
·巴維理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開場
· 巴維理:我也很驚訝 穆勒沒有得出結論
· 斥巴維理扯謊 民主黨議員要司法部長辭職
· 穆勒痛批巴維理:破壞民眾對特檢信任
·穆勒抱怨斷章取義 巴維理4頁摘要漏了什麼?
· 新疆: 22国谴责与37国捍卫北京各自理由是什么 美国为何选择沉默
· 无耻的轴心:37个联合国成员国支持中共将穆斯林关押在新疆拘留营
· 史无前例 22国联名要求中国关闭新疆“再教育营”
· 中国新疆再教育营面对联合国人权机构联署批评
· 美成立“天赋人权委会”幕后推手疑是中美文明冲突倡议人
· 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请注意,我给你提供犯罪证据
·穆勒報告公布前 傳白宮與司法部已談過 讓川普律師應戰
· 如何看報告 紐時5指引 大家好奇 穆勒為何不做結論?
· 巴維理事事體貼老闆 川普就是要這種司法部長
· 關鍵內容可能被刪 民主黨眾院恐控告巴維理?
· 穆勒報告/川普幕僚撒謊 擋通俄調查
· 通俄報告嚴重分歧 30年老友公開決裂
· 穆勒報告/刪節近千處 不少整頁塗黑
· 1張圖 看穆勒報告哪裡被塗黑
· 所謂「假新聞」 是川普誤導 穆勒報告證實報導正確
· 穆勒報告揭露 俄國走後門與川普搭線 試圖影響美政策
· 史大法學教授:司法部長巴維理歪曲穆勒報告
· 巴維理拒作證 眾院司委會將發傳票
· 穆勒致函巴維理 反對通俄報告說明
· 巴維理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開場
· 巴維理:我也很驚訝 穆勒沒有得出結論
· 斥巴維理扯謊 民主黨議員要司法部長辭職
· 穆勒痛批巴維理:破壞民眾對特檢信任
· 穆勒抱怨斷章取義 巴維理4頁摘要漏了什麼
· 賀錦麗犀利盤問 巴維理承認沒看證據
·司法部長國會作證 一再重申「未幫川普脫罪」 民主黨狂轟逼退
· 通俄門調查/專家:司法部長巴維理掃除障礙 川普恐更脫序
· 仿通俄門 喜萊莉.柯林頓向中國喊話:何不駭川普稅表?
· 傲慢的白宮vs.憤怒的國會 權鬥能否法院解決
· 蒲博思、提勒森、巴維理……川普上任不到2年 毀多少下屬名聲
· 反擊穆勒報告 川普促「調查調查者」
· 穆勒初定5/15眾院作證 川普改口反對
· 巴維理拒交完整通俄報告 眾院司委會8日展開藐視程序
· 證據強大…450前檢察官連署:川普若非總統 將被控妨礙司法
· 白宮動用行政特權 令麥甘恩不得交出資料、勿到國會作證
· 眾院民主黨vs.川普連發三箭 司委會通過巴維理藐視國會案
· 通俄案調查「源頭」 司法部要查
·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一名犯罪凶手发生罪不可赦
· 穆勒發言:未說有信心總統無罪 俄羅斯確實有系統干預大選
· 穆勒聲明後 川普喊結案:我無罪
·穆勒:司法不能起訴總統 不證明川普無罪
· 國會民主黨查川普處處碰壁 納德勒挨批領導無方
· 巴維理藐視國會投票前 司法部同意交穆勒報告證據
· 川普:沒炒掉穆勒 是因為「水門案」前車之鑑
· 通俄調查 穆勒將赴國會作證 備受關注
· 穆勒將作證 民主黨寄厚望:彈劾案添動力!
· 通俄案特檢穆勒點頭了!將赴國會作證 川普:沒完沒了
· 穆勒將作證 葛理漢唱衰:民主黨人將自我打臉
· 穆勒眾院作證 兩黨各有盤算
· 30年赴國會88趟… 穆勒厭倦黨派之爭 不情願作證
· 通俄門聽證會 穆勒助理將隨同出席
· 直播/穆勒國會作證 稱俄曾干涉美2016大選
· 「通俄門」調查報告結果 穆勒否認川普完全無罪
· 他就是中共代理人发生涉嫌组织策划发动9•11恐怖袭击事件其中一个犯
· 默克尔完了吗?她早就应该完结了,如果她还不完,说明德国人民有问题(
· 默克尔完了吗?她早就应该完结了,如果她还不完,说明德国人民有问题(
·哈萨克斯坦噤声人权组织谋求与中国合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愚蠢的辩解:中共终于承认了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


   
   
   
   

   愚蠢的辩解:中共终于承认了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0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8/10/201810100120.shtml
   
    这是新浪网刊登的官方文章,其目的在于为新疆种族迫害辩解,但其愚蠢的辩解自证了中国严重侵犯维吾尔人权。奇文共欣赏。
   
    新疆大地,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
   
   
   
     
    两年来,从巴里坤草原到帕米尔高原,从阿尔泰金山到叶尔羌河畔,一场伟大的新时代思想解放潮流,如暴风骤雨,正洗涤着这片占全国六分之一国土的广袤大地,并深刻地影响着新疆各族群众的日常与未来。
   
      这场群众性自发地顺应时代进步、历史发展的思想解放,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到如今的燎原之势,各族群众正以前所未有、不可阻挡的迅疾步伐,挣脱宗教极端主义的思想牢笼,摆脱中世纪的陈规陋俗束缚,并将那些“三股势力”的簇拥者、那些境外反动势力的代理人、那些流窜的宗教极端鼓吹者、那些隐藏在幕后的“两面人”一一打倒,扔进历史的坟墓。此实为新疆千百年来未曾有之盛况。
   
      “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面对这场潮流,有些人跳着脚地骂“糟得很”。最近有些西方国家气急败坏,如泼妇般在国际场合骂街,甚至扬言要对中国实施“制裁”。难道事情真的像他们喊得那样“糟得很”吗?
   
      笔者从沿海城市到新疆已有十多年,这些年从北疆到东疆,再到南疆农村,每个地方短则大半年,长则数年,期间有幸经历了这一场思想解放,也曾发过几篇拙文。这期间,笔者的亲身见闻与那些说“糟得很”的人恰恰相反,各族群众对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无不是说——“好得很”!
   
      那些不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很多群众本是不信教的,以前的时候,宗教“野阿訇”来敲门质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做礼拜,他们招惹不起,只好搪塞说自己在家做礼拜,然后偷着在院子里进行劳动生产。这两年,那些横行乡里的“野阿訇”被觉醒的群众们打倒了,如今这些群众每天从早忙到晚,有的开着拖拉机在农田里辛勤劳作,有的外出务工经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那些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以前受宗教极端思想侵害,他们不仅耽误正常的生产,有些还将本就不多的收成被“捐”给了宗教极端势力,有的辛辛苦苦经商获得的收入也被“集资”给了宗教极端势力。这两年,宗教场所规范了,名目繁多的变相“宗教税”也销声匿迹了,贫困群体掌握了自己的钱袋子,那些富裕户们也积累下了再生产的更多资金。宗教人士也说“好的很”。在中国的土地上,每个公民都应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宗教人士也不例外,有的宗教人士找到我们,感谢我们整治了村里的“野阿訇”,现在他们可以正常讲经了。有的宗教人士主动找到我们,问能不能把自己所在的宗教场所也规范一下,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农业劳动,足可见他们也有一颗勤劳致富的心。
   
      不信教的群众、信教的群众和那些宗教人士都说“好得很”,究竟是谁在说“糟得很”呢?当然是那些妄图靠宗教极端思想来钳制群众思想,进而作威作福、榨取群众收入的“寄生虫”们。千百万群众的觉醒,断了这些人的财路,把他们从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拉了下来,并打倒在地,他们自然是要破口大骂“糟得很”。
   
      那些妇女们说“好得很”。宗教极端思想猖獗的时候,她们被关在家里生孩子、看孩子,出门就要罩上笨重丑陋的罩袍,经常被家暴不说,还经常被念个“塔拉克”(一种宗教仪式)就得带着孩子净身出户,如同家具一样没有一点作为人的地位。这两年,念“塔拉克”离婚被禁止,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使这里的妇女们不再是单纯的生育工具,觉醒起来的妇女们摘掉头巾走出家门走上工作岗位,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孩子们都说“好得很”。前些年的时候,有些孩子在本应入学的年龄,被送到“地下讲经点”做“塔里布”,被那些道貌岸然,实则无半点真才实学的睁眼瞎“神棍”们灌输宗教极端思想,前途和未来一片灰暗。如今,“地下讲经点”被觉醒的群众一扫而空,所有的孩子都坐进了宽敞明亮的国民教育学校教室,与同龄的孩子们同等的享受着科学文化的滋养,也彻底切断了愚昧无知的代际传递。老人们说“好得很”。前些年一些孩子们受宗教极端思想浸染,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的甚至指老实巴交的父母为“异教徒”,连父母做的饭都嫌“不清真”,将民族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丢得一干二净。如今,群众们觉醒了,把那些受到极端思想洗脑的年轻人被从害人害己的邪路上、绝路上拉了回来,有的认清形势选择了幡然醒悟,有的则通过社会的挽救重获新生,老人们觉得安心了,可以安度晚年了。年轻人们也说“好得很”。以前的时候,很多人恋爱的自由被极端思想所剥夺,一些跨越民族的真情也在极端思想的阻隔下无疾而终,有的年纪轻轻就“被”订了婚,甚至有的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就被家人许配给了她从未见过的中年大叔。如今,醒悟的群众们,觉悟的青年男女们,冲破极端思想的锁链,他们公开、自由的恋爱,民族、信仰、习俗不再是爱情和婚姻不可逾越的鸿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们坚定的选择在一起。
   
      妇女们、孩子们、老人们和那些年轻人们都说“好得很”,到底是什么人在说“糟得很”呢?自然是那些受极端思想洗脑,宣扬“男人比女人高一等”、把女人当成附属品的人;那些抱残守缺、妄图与我们争夺下一代来培植分裂毒草的人;那些妄图靠宗教剥削和宗教压迫不劳而获的人;那些不许别人恋爱,自己却一门心思琢磨着娶4个老婆、9个老婆甚至是未成年幼女孩的人。千百万群众的觉醒,击碎了这些毫无羞耻、心理极度变态的人的意淫,眼瞅着幻想化作泡影,他们自然是要大骂“糟得很”。
   
      关于“糟得很”与“好得很”,本质上是由立场不同决定的。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把那些睡在“新疆还将乱下去”的迷梦里的境外反动势力、三股势力和“两面人”们一脚踹下,给了那些准备火中取栗,妄图从宗教极端主义泛滥、暴恐活动频发中分一杯“红利”的野心家们以当头一棒,这些人恼羞成怒,于是大骂“糟得很”,并编造各种谎言,恶意地攻击、满世界地造谣。这些害怕群众觉醒的人咒骂“糟得很”是必然的,寄希望于他们夸“好得很”,未免太过天真。而我们有些并不了解新疆实际情况的人,受他们的谎言、谣言的影响,上上网就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情”,敲敲键盘就轻易地认同了新疆“糟得很”的言论,这既是无知的表现,也是对自身言行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更是对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付出极大的不尊重。
   
      所谓“过分了”“过头了”
   
      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一萌发,就有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大嚷“你们过分了,做的过头了!”。群众抵制非法宗教活动,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信仰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摘下蒙面罩袍,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个人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摒弃陈规陋俗,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民族习俗,过分了、过头了”;群众选择遵纪守法,这些人大喊“你们胁迫少数民族,过分了、过头了”。总之,但凡是群众们一丁点的顺应时代发展的自主抉择,都会被这些人称之为“过分了、过头了”。那我们群众们就要理一理,到底是谁真正的过头了、过分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想着建立中世纪政教合一的奴隶制政权,妄图将群众变成“依靠主人的哑巴”,自己来做那个生杀予夺的奴隶主。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摆脱宗教极端的束缚,追求自由幸福的生活的最基本的渴求,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三八妇女节都过到第一百零八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男尊女卑的臭裹脚布,极度歧视女性,不把妇女当人看,强制女性出门穿的跟黑色垃圾袋一样,还要“目不斜视”。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重新拿回女人也是人、男女平等的最基本的地位,只是追求自由与美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德先生与赛先生都来了一百多年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中世纪的经书大搞“原教旨主义”,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喝,这也不让用、那也不让动,甚至连怎么拉屎擦屁股都要凑上来管一管。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拿回自己选择何种生活,自己决定自己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的最基本的生活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法治宣传教育已经到了第七个五年规划,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在大喊着“教法大于国法”,煽动宗教狂热,把一切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视为敌人,引诱、蒙骗、胁迫无知群众当暴恐活动的炮灰。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想要安稳、安全的生活环境,免于动乱、流离、家破人亡的忧伤和恐惧而已。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千百年来拿着奴隶制的“枷锁”把人民群众困在其中。这些年来,受境内外形势影响,宗教极端势力又死灰复燃,野心膨胀,视人民群众生命如草芥,视群众对安定幸福生活的渴望如无物,将群众作为其制造分裂的工具,真是过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今群众觉醒了,刚要打开束缚了自身精神的锁链,这些人就恶人先告状,满地打滚,大喊“过分了”“过头了”。只准“三股势力”杀人放火,却不许群众点灯生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混账道理?!说穿了,这就是境内外“三股势力”害怕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害怕他们发出正面的呼声!
   
      所谓“自由和人权”
   
      面对群众的觉醒,那些“三股势力”的境外“野爹”们也坐不住了。虽然长期以来,某些西方国家作为一贯的麻烦制造者,打着“自由”“人权”的幌子炒作新疆问题已成为常态。但像这两年这么急眼的,还真是不多见。
   
      敌对势力越是急眼,越说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一旦我们的长效机制落地生根,一旦各族群众真正地觉醒,他们费尽心机培植的孝子贤孙、播下的毒草就会被群众连根拔起,新疆就永远不会成为他们幻想中的“流血的伤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