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邱国权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南京知青之歌》——两千万下乡知青永远的记忆!
·百年中国悲剧:卑鄙无耻之徒鼓吹民主带来的是相反结局!
·二○一八年,习版“中国梦”梦中惊魂!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三日,老狼下乡到四川大竹县柏家公社柏家大队一生产队。与老狼一同下乡的共五人:邱国权(巴山老狼本人)、秦邦华、罗恒斌、李方平、兰树彬。老狼是高中毕业,其他四人是初中毕业。

   当年下乡时,我们五个知青的左邻是王姓农民,地主成份。王姓农民年长老狼五岁左右,结婚几年了,育有一女二子。右舍是本生产队会计胡姓农民。大老狼十岁左右。育有二子一女。胡姓会计家的隔壁就是生产队的保管室。

   大约是一九七六年的六月某天,本生产队生产的麻丝约两百多斤(国家收购价格是二元多一斤。失盗的麻丝约值四百多元。)在胡姓会计隔壁的保管室不翼而飞!失盗现场的保管室大门大开,会计的老婆一大早就嚷嚷说麻丝被人偷了。当时我所在生产队的队长姓名:王明理,他想立即抓出盗贼!根据胡会计提供的线索,本生产队的社员赵绍凡有最大嫌疑。队长当即决定:由队长、会计、保管员再加上五个知青一起把赵绍凡抓起来审问!审讯室就设在知青的厨房内。上午生产队长召集八个参与审讯的人开会,做出决定:由生产队长主审,会计和保管员陪审,老狼做审讯笔录,其他四个知青做打手。下午上工时,保管员直接把正在出工干活的赵绍凡喊到知青的厨房里面。

   刚把赵绍凡喊到知青的厨房时,赵不知道什么事,以为开玩笑闹着玩说:你们干啥子?我还要去做“活路”(四川话,意思是干活)。

   队长一本正经地说:“干啥子?你还不交待自己的问题?”其他四个知青立马将其双手反扭在背后,老狼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笔和纸做记录。

   赵绍凡一看这架势,大喊:“你们要做啥子?”

   赵话音没落,一个知青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具体是谁老狼记不清楚了)

   赵双手被反剪于背后,双腿自然下跪在地上!

   坐上主位的队长王明理立即审问他:“生产队的麻是不是你偷的?”

   赵绍凡大喊“冤枉”!赵一喊“冤枉”,按事前的布置,其他四个知青就对其猛揍。老狼当时若不是有“做记录”的重任在肩,肯定也要大义凛然地上前对赵绍凡一顿爆揍!

   赵绍凡先是坚决否认,经过多次暴揍后,一句话不说了。队长无论问什么,他都不吱声。队长王明理怕赵绍凡不经打,会出人命,也不喊知青再打了。就这样僵持了两个钟头左右。后来不知谁出一主意:把知青烧煤炭后的炭碴拿来铺在地上,把赵绍凡裤子脱掉,让其双膝跪在炭渣上。

   刚跪在炭渣上的赵还是一言不发,十多分钟后,赵忍不住开始双膝要动。队长给几个知青递个眼色,几个知青上前给赵几个巴掌,把赵强行按在炭渣上!

   又过了十多分钟,赵绍凡终于挺不住了!有气无力地说:“好,好,好,我承认是我偷的。”队长王明理说:“你早点承认多好!免得大家都费力气。”说着叫几个知青让赵绍凡从煤渣堆上站起来。

   赵绍凡站了一会儿又说:“真的我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知道。”

   队长一听,火冒三丈:“刚才你还承认了,现在又不老实!给我打!”几个知青又上去一顿猛揍!

   赵绍凡终于受不了了!连忙说:“我承认是我偷的!”

   队长王明理大声说:“把偷麻的全部过程给我交待出来!”

   赵绍凡带着哭腔说:“你们要我咋个说嘛?你们说嘛。”

   随后胡会计对赵绍凡慢慢诱导,叫他如何说出偷麻的全部过程。赵绍凡就顺着胡会计的思路,把全部偷盗过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老狼一字不漏地把赵的话全部记录出来。完了后,让赵绍凡按了手印。

   经过一个下午的审问,偷麻的“罪犯”赵绍凡终于“供认不讳”,承认了“犯罪”事实!

   但随后问题出来了:赃物现在何处?

   赵绍凡先说在自己家中。赵带着队长、会计、保管员、五个知青到他家中。赵绍凡的老婆见自己的老公被打得不成人形,大声漫骂!队长王明理不理会赵的老婆,只叫搜出赃物。可搜了半天找不出赃物!

   队长严厉质问赵绍凡:你到底把赃物藏在哪里了?

   赵绍凡蹲在地上不吱声。

   队长说:“再不交出赃物,就把你全家捆起来!”

   赵绍凡家中有四个十岁以下的儿子加老婆还有一个老娘共七人!

   赵绍凡一听队长的话,连忙说:“我把麻丝藏在我姐姐家里的。”

   随后赵绍凡又把我们带到几里以外的他的姐姐家中。

   他姐姐也有一大家子人。见弟弟带这么多人来到家中,吓了一跳。连忙问弟弟什么事。赵绍凡哭着说:“生产队的麻被偷了,他们说是我偷的,我不承认他们就打。我只有承认偷了麻藏在你家里的。”其姐姐大骂弟弟:“你挨打也不能乱咬自己的家人哪!我是你姐姐,你咬到我头上对你有什么好处?”赵绍凡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赵绍凡姐姐家距远我们大队书记家不远。赵的姐姐连忙叫其老公去大队书记家中把书记找来。当时我们大队的书记姓洪。名字记不起来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大队洪书记来了。他问了事情的经过。我生产队的队长王明理把事情经过给洪书记汇报了。洪书记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找不到赃物,这事先放一放。我向公社的公安特派员汇报一下,看他们如何处理。”

   大队书记的话算是给这件事暂时做了一个了结。队长带着我们加上赵绍凡一起回到生产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以后了。

   当时一同审问的生产队保管员一路见赵绍凡脸色不对,一个劲地安慰他。并陪赵绍凡回到家中。

   赵绍凡回到家中对老婆说了几句话后冲出了家门。保管员见事不对,急忙抱住赵绍凡:“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还有一大家人啦!”并急忙喊队长来!当时有很多社员在围观!

   在众人的劝阻下,赵绍凡终于平静下来了。

   生产队麻丝被盗窃事件因大队书记的表态,队上也没有再追究了。此事就算不了了之。

   ……

   半年多后,我们几个知青因单位召工,离开了生产队。

   ……。

   三十年后的二○○六年,老狼因事到达州。达州到大竹县不远。老狼专程到当年下乡的生产队去看了一下。三十年后的生产队与三十年前的生产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老狼当晚就住在当年当知青时的左邻王姓农民家中。

   第二天一大早,老狼专门到赵绍凡家中去。很巧的是,在半路上老狼遇到了赵绍凡。

   老狼见到赵绍凡,立即掏出一百元钱给他,并对当年的事向他道歉。

   虽然老狼没有出手打过赵绍凡,但老狼还是从内心中感觉有愧于赵绍凡。

   赵绍凡连忙推辞说:“这事不怪你们知青”。但老狼还是把一百元钱强行塞进赵绍凡的衣袋中。

   随后老狼问起了三十年前那件事的结果。赵绍凡对我说出了最后的结局。

   让人大吃一惊的是:偷盗生产队麻丝的人居然是我们几个知青的左邻王姓农民(就是昨晚老狼住的王家)和右舍胡会计!是胡会计勾结王姓农民共同作案!胡会计是整个偷盗案的主谋!

   ……。

(2018/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