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自由空间
[主页]->[新会员区]->[自由空间]->[史蒂文·哈桑(二):精神控制无处不在,没有差别]
自由空间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抹黑王歧山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当年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近期被诊断患有肝癌
·刘晓波偏激的言论,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刘晓波以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煽动性文章
·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刘晓波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三)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二)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菩提功”害了他们
·邪教人员教育子女的奇葩事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轻信“全能神”拒医把命丢
·这些钱“全能神”也不会放过
·女星范冰冰许晴杨澜围攻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
·郭文贵侵犯公民隐私权
·郭文贵将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遣返郭文贵的十个理由
·郭文贵被制成通缉令扑克牌
·郭文贵:美国人全是骗子
·美国司法部长:政治庇护欺诈现象猖獗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背后的真相
·李洪志就是只“变色虫”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郭文贵爆料漏洞百出 所谓情妇照片竟取自台湾网红
·郭文贵“蓝金黄”之洗钱:如何把老板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和豪车豪宅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四黄:层层设套俘获官员控制伙伴
·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第二桶金:自肥,设局,黑社会,赶走港商台商巧抢占有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征地骗迁
·郭文贵推特账号被禁言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6天(1204ship)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骗术揭秘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郭文贵虽在逃,又一罪行在大连被起诉
·全能神邪教如何反侦察
·“全能神”邪教活动之隐蔽性
·透过“保证书”看“全能神”的精神控制
·“全能神”邪教如此控制参与者
·惟愿幸福回家——邪教“全能神”破坏家庭实录
·邪教“心灵法门”疯狂敛财 头目自称观音菩萨
·心灵法门是假佛教真敛财
·面对法律制裁邪教“神功”屡屡失效
·面对法律制裁邪教“神功”屡屡失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蒂文·哈桑(二):精神控制无处不在,没有差别

   
    【核心提示】本系列文章为美国教会理事会心理辅导专家史蒂文?哈桑的博客文章,截至今年6月连载完毕,主要向读者普及了邪教对人隐蔽的精神控制手段,纠正了人们对于援助邪教成员方面存在的错误观点。文章具有较强强的借鉴性和实践性。
     一些人认为:精神控制无处不在(比如在心理治疗、广告、教育和军事方面),所以它必定是合理而可以被接受的。当我们这样简单笼统地概括并认为一切都是精神控制的情况下,所有区别都被掩盖了,因此便无法洞悉这其中关键的差别。一个较有效果的判断差别的方法是根据精神控制对人产生后续连贯影响的不同方面来考量的:一种情况是,高尚的、道德的精神影响会使提高人们对个性、人权和创造力的价值的认识;另一情况是,充斥着服从、依赖和奴役思想的精神影响,其价值是为了让领导者和组织掌控一切。
   
     并非一切都是邪教意义上的精神控制,尽管破坏性的精神控制也可以在许多类型的机构甚至个人身上看到。社会影响测评专业机构应该在研究具体案例情况细节的基础上来进行评估:一些是积极的,一些是良性的,一些是有害的。不同类型的社会影响存在于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但邪教对人们的精神控制的连续影响却是具有极端破坏性的,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现象。


     精神疗法
     精神健康治疗专业人员会利用他们对精神干预的专业知识,帮助患者进行心理修复和重建,在整个治疗的过程中,控制点应该始终保留在患者身上,而不是治疗师身上。正如我们所知,生活中有许多人饱受着精神疾病的困扰,他们想要并且需要专业机构和权威人士来帮助他们做出决定,还有一些人则是从来没有在他们的个人发展过程中独立做过决定,换句话说,他们的心智仍然停留在孩童阶段。如果一个人受到严重的精神疾病或一些重大心理创伤的影响,那么他可能需要专业人员的帮助,直到他自己可以足够强大。但不乏有一些经验不足或缺乏职业道德的治疗师,他们处于自私的原因有意去培养患者对其的依懒性。
     广告
     广告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对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广告商使用微妙的心理技巧来影响我们的购买欲望、思想和行为,主要目的是为了在前期不存在的市场需求中创造需求,或放大需求,并影响人们去实现购买的欲望。正如我们从烟草行业的销售中可以看到,某些香烟广告可能是有害的,是具有欺骗性的。当然,也有好的广告,它们旨在告知、劝勉、激励人们对自己和他人的生活要担负起责任。大数据时代,通过跟踪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和我们的购买习惯,可以给某些人一种独特的力量去激励我们做各种事情:从购买产品到为某个人或某种意识形态投票。我们要意识到广告对人的作用或干脆改变这种状况(关掉放广告的电视或收音机),这是减少广告的负面影响最有效的方法。
     教育
     毫无疑问,某些“教育”机构的目的是为了对人进行灌输和洗脑而不是单纯的教书育人,他们要求学员的一致和服从;同时,也有其他的教育机构会鼓励学生独立思考,要有创意,尊重自己和他人。那些利用恐惧感和负疚感的教育机构——注重竞争和一致性——为破坏性邪教培养了现成的候选人。教育应该要教授学生学会批判性思考,鼓励学生反对盲目从众,还应该鼓励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以加深他们对问题的理解。
     军队
     军队是高度结构化的金字塔形组织的一个典型例子,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士兵被编号、要理发、穿制服,说话、走路、行军、战斗都要经过严苛的训练,相比于社会中大多数的行业,在军队中,个人的选择极度受限。在新兵训练营的训练中,特别是在海军陆战队、海豹突击队和其他特种部队中,精神控制技术的使用被认为是创造精英士兵的关键。
     但与破坏性的邪教组织不同的是,军队被社会所认可和重视,在民主政体中,军事领导人要对政府的其他部门负责。军队也受道德规范和结构制度的约束,人们在规定的时间段参军服役,并获得报酬和福利。政策规定,军队在招募新兵时不能采用欺瞒手段,当人们报名参军时,他们清楚地知道将经历什么,军队也鼓励士兵与自己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每年都会有假期。
     当人们在诸如医学院、法学院、军队或神学院接受了严格的训练,他们就会有意识地选择成为医生、律师、士兵或牧师,这种训练增强了他们的身份认同感,提高了他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并提供了各种福利保障。但当一个人被诱骗进一个破坏性的邪教组织,邪教头目会立即对他原有的身份进行诋毁,强迫他抛弃原有身份并为他重建新的身份,受骗者根本不会获得什么个人利益,也不会像在军队里那样光荣退役。
     控制点的重要性
     精神自由的哲学要义是只有你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因此,控制的主动权应该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而不是任何外部的权威:个人或组织。为了融入社会,我们的确需要或多或少打磨掉一些自己的个性,以遵守法律和适应规则,但你的良知会提醒你什么时候我们是被强迫去做错误的事情或是我们根本不相信的事情。学习社会心理学的最大价值之一是了解我们如何会不自觉地受到他人的影响,特别是当自己与他人牵连在一起时或是处于一种权力不平衡的关系时。
(2018/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