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郭知熠文集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作者: 郭知熠


   
   
   
   
   
   (四)。 第一哲学:认知体系现象学的意义与可能性
   
   
   
   首先我们要在这里表明, “认知体系现象学”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极大推广。 为什么这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推广呢? 这个理解就是胡塞尔现象学在逻辑上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殊情形。
   
   我们说过, 尽管胡塞尔没有声明, 但他在事实上还是假设了一个认知体系, 否则,他就不可能“立义”。 对任何意识对象的“立义”都必须有认知体系的假定,特别是对于知识体系的假定。不过, 这个假定的“认知体系”不是一般的认知体系,不是我们在海德格尔著名的“讲台体验”中的那个来自黑森林的农民的“认知体系”,也不是塞内加尔黑人的“认知体系”,而是一个最完备的最理想的“认知体系”,并且这个认知体系只有一个。
   
   而认知体系现象学里的认知体系就要将“来自黑森林的农民的认知体系”考虑进来,也要将塞内加尔黑人的“认知体系”考虑进来。因此, 我们的“认知体系”就有无穷多个(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而这个最完备的最理想的认知体系自然也包括在“认知体系现象学”里,因此胡塞尔的现象学就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形了。
   
   同样, 胡塞尔通过先验还原,通过把特殊的“我”也置于刮号中, 得到了一个先验自我。这个先验自我也只有一个。 但在认知体系现象学中, 因为我们不把“认知体系”置于刮号中, 我们在这个先验还原中就会得到依赖于“认知体系”的先验自我, 但因为认知体系可能有无穷多个,那么,这个先验自我也可能有无穷多个。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明认知体系现象学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推广。
   
   我希望我已经讲清楚了, 胡塞尔的现象学确实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 一个特殊的情形。
   
   为什么我在上一节的结尾处声称“认知体系现象学”是“第一哲学”呢?
   
   (这个有点模仿胡塞尔了,胡塞尔也喜欢搞“第一哲学”什么的。)
   
   我认为, “认知体系现象学”对于认识论就如同元素周期表之对于化学一样。而与元素周期表之对于化学不同的地方, 是元素周期表本身不是化学元素。 在这里“认知体系现象学”既是认识论, 也是一个装认识论的容器。 它两者都是。
   
   我们可以看到, “认知体系现象学”可以将所有的认识论整合起来, 但并不是说将它们统一起来(统一是不可能的)。我的整合的意思是将它们都看成“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或者近似于一个特例。如同我们将胡塞尔的现象学看成“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一样。
   
   (我们在随后将发展在“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中的“意向理论”,这个理论将是胡塞尔的“意向理论”在“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中的推广。 但显然, 我们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 只是一个先后次序的问题。)
   
   将“认知体系现象学”与化学中的元素周期表作比较的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预见能力。 我们知道, 通过元素周期表, 我们可以预见下一个化学元素。 同样, 通过“认知体系现象学”,我们可以预见下一个认识论理论, 譬如下一个现象学理论。在上一节的结尾,我实质上已经开始预见了。 不过, 通过对于“认知体系现象学”的各个方位的考察, 我们一定(我说的是一定)能够发展更多(我认为非常多)的认识论体系,这个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什么时候被发展的问题。
   
   这就是我将“认知体系现象学”称之为“第一哲学”的原因。 当然, 每个人的理解可能不一样, 每个人的观点也可能不一样, 每个人的视角也可能不一样。 我认为是第一哲学, 而你不这样认为, 那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我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将情感问题也扯进来, 使得认知体系现象学不仅仅包括认识论,也包括情感理论。这是后话,今后再说。)
   
   我们已经看到胡塞尔的现象学理论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我们事实上在上一节讨论了海德格尔的体系。 这个解释学的体系也自然是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 这是因为任何意义的考察,任何文本的解释都离不开一个认知体系。 我们说过, 海德格尔讨论了三种意义, 内容意义, 关联意义以及实行意义, 无论哪种意义, 都必然与认知体系有关。
   
   康德的体系也可以看作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 因为康德也必须假设认知体系的存在。 能力体系是显然包括在康德的理论之内的, 知识体系也是显然包括在康德理论之内的。不同的是, 康德承认假设了一个能力体系, 他没有承认他假设了一个知识体系(也许他是故意的, 也许他是无意的), 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故意的或者无意的), 也不管他是否在口头上承认, 他在其理论中已经实质上假设了一个知识体系。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也可以将“认知体系现象学”看成康德理论的推广。
   
   同样的道理, 我们可以将经验主义的体系看作“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别的情形。
   
   甚至我们也可以将理性主义看作“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别的情形。 理性主义者主张知识是先天得到的, 是不依赖于经验的。 而在认知体系现象学中的知识体系内, 有两个部分: 一个部分是先天的部分, 一个部分是后天的部分。如果我们将后天的部分设之为空集, 那么, 就只剩下先天的部分。这样,从某种意义上(也许牵强附会)我们也可以将理性主义看作“认知体系现象学”的一个特例。
   
   不过, 我们在这里所建立的“认知体系现象学”是独立的。也就是说, 它可以不依赖于任何已有的认识论体系。它不仅可以将其它的认识论体系看成自己的特殊情形, 它还可以预见新的体系。这些新的体系也是它的子体系。我们可以预言, 这些新的子体系必然向所有的学科和领域渗透。 如果我们在后面再引进情感方面的维度, 再引入道德方面的维度, 再引入美学等等的维度,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认知体系现象学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我们将向着这个目标而努力!!!
   
   
   
   下面谈一谈我的一些直接计划: 我将在随后推广胡塞尔现象学中的意向理论:静态现象学部分。 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思路,我将使用我的超存在主义的概念做这个推广。我说过, 这是我的体系与其它的体系的第二个重要的区别。
   
   对于发生学部分的意向理论, 也许会马上做推广, 也许会延迟。最主要的理由是我还没有想好一个大致的思路。
   
   然后, 我会尽量地拓展“认知体系现象学”的分支学科, 我已经有基本思路的是所谓的“功能现象学”,这个“功能现象学”我在前面提到过。
   
   因为时间关系,我会尽可能快地发展这些分支学科, 但不求深度。这样, 任何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发展这些分支学科的理论。
   
   这是我现在的直接计划, 等这些计划实施一段时间后, 再进行调整, 并拟定新的计划。
   
   
   
   
   
   
   
   完稿于2018年10月10日
   
   
   
   
   
   
   
   
   
   
(2018/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