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沈大伟:美国两党在对华政策上的新共识]
陈泱潮文集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韦石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一:近14年来陈泱潮文集发表文章时间记录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二:陈泱潮文集每篇文章点击率记录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牟傳珩
·悲夫!牟傳珩一代人傑爲國爲民為真理獻身的悲慘遭遇!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清水君必讀
●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的补遗和更正
·陈尔晋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涉及宣威火腿开发等与我家关系的补遗和更正(1)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尔晋挽卓琳【注2】
·陈尔晋挽卓琳【注3】:邓小平的自杀
·补遗和更正(2).陈尔晋(陈泱潮)与浦琼英(卓琳)两家关系渊源
·补遗和更正(3):我的曾祖父与浦黛英-卓琳祖父在宣威县志上同在一篇乡贤列传
·补遗和更正(5):开发宣威火腿真正动议发起创办宣和公司的第一人是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6):陈时铨(晓鳌)作为开发宣威火腿食品工业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思想基础
·补遗和更正(7):铁证如山——清末宣威火腿公司领衔创办人是“在籍内阁中书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8):陈时铨(晓鳌)的确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二
·补遗和更正(9):陈时铨母亲陈朱氏为什么具有号令宣和公司的权力和声望?
·补遗和更正(10):陈时铨(晓鳌)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四
·ZT陈志娟:学习和发扬【卓琳精神】,把宣威建成【贤妻良母之乡】(2图)
●于浩成
·浩然正气长存,成仁精神永在/悼念于浩成先生!
●許良英
·挽許良英先生
●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理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及跟帖
·陈泱潮给达赖喇嘛的两点重要建议
·声援高志晟,为法轮功再请命
·在瑞典哥德堡中领馆前对全体中国使领馆工作人员的喊话
·关闭新唐人和希望之声是对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背叛
·强烈要求欧卫公司尽快在北京奥运期间开通新唐人电视
·三促欧盟敦促欧卫公司尽快开通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大陆转播书
·迎接2009年,支持新唐人创建自由卫星呼吁书
·到底是谁矮化了中华民国?
·聲援法輪功受害者起訴江澤民,支持習近平從速拿下江慈禧
·和达賴喇嘛谈李洪志先生顛覆其原《转法轮·论語》的重大意义
●秦永敏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沈大伟:美国两党在对华政策上的新共识

   
   2018-09-27
   
   沈大伟(David Shambaugh)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
   
    随着极其重要的中期选举日益临近,而且存在着民主党即将控制众议院和参议院(可能性不大)的现实前景,许多人都在猜测这种变化是否预示着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会出现实质性转变。在我看来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不”。
   
    其原因就在于,两党目前在推行强硬的对华政策方面有强烈的共识。国会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人不仅在对华强硬政策的基本意向和内容上找到了共识,而且这种共识涉及到各个行业领域。不过,与国家层面的政要和精英相比,普通美国人和地方政界人士(州长和市长们)却对中国和同中国的潜在合作抱更加积极的态度。
   
    奥巴马执政期间,一种新的全国和两党共识不知不觉地开始在美国尤其是华盛顿的政治圈子内形成。这种新共识与美国社会许多领域越来越感到中国开始变得日益棘手有关。
   
    美国军方和安全部门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着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及其在亚洲和整个印太地区的军事扩张。自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企业开始觉得它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挤压和歧视。外国非政府组织感受到中国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的限制影响,许多人放弃了在中国的工作。学者们发现在中国进行正常的学术研究越来越难,因为档案馆、图书馆、访谈、实地调查以及其他机会越来越受限制。中国国内的安全部门加强了对外国人的监视,入境签证已经收紧。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开始在其影响力未曾到达的地区与美国发生冲突。最后,自从2017年以来,人们越来越开始担心中国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开展的“影响力活动”。
   
    由于这一切原因,所有这些不同的行业领域在几年当中形成了对中国的广泛抵触。它代表着一种新共识,一种反华共识。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种趋势是随着时间逐渐发展起来的,并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也因此,美国对中国的思考发生了颠覆性变化。特朗普利用了这种新的情绪,中期选举也改变不了什么。其结果就是,中美关系处在了近30年来的最低点。

难以捉摸的两党共识

   
    长期以来,民主党和共和党一直难以就美国的对华政策达成两党共识,但两党通常会有共同点。
   
    在1972年尼克松总统戏剧性地对中国打开大门之后,并不是所有的美国人都支持这种做法。尽管它具有历史意义,而且美国公众对中国显示出了好奇心,但国会里仍然有许多人反对“共产主义中国”,并且同情台湾。这种反对是跨越党派界线的。同样,1979年1月1日吉米·卡特总统大胆地在外交上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引来国会和美国公众的支持,以及至少同样多的反对。虽然外交上的承认被视为对现实的务实认可(执政30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是中国的合法政府),但它仍遭到国会的台湾游说团和一些美国人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老朋友被出卖了。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罗纳德·里根就是批评者之一,他威胁说,如果当选总统的话,他会推翻卡特的做法(最终他并没有这样做)。
   
    上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美国媒体出现一种新的自由中国的时代思潮,美国社会也为之吸引。邓小平两次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人物”。中国的国际化总理赵紫阳身穿双排扣西装访问美国,给人们留下了积极的印象。一个脱离共产主义的、改革的新中国形象开始渗入美国人的意识。两党及全国也因此第一次形成了真正的共识,支持与中国的接触。美国游客、学生、公司、基金、银行和媒体开始大批前往中国。随着这种共识的出现,恰恰是里根政府(考虑到总统之前对中国的态度,真是有讽刺意味)为两国方方面面的交往打下了基础。
   
    随后发生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6月4日,这种共识一夜之间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新共识——震惊和报复。虽然多数人的观点是必须暂时停止“一切照旧”,但对于“惩罚”北京当局的力度和持续时间,以及这样做如何才能不伤害到中国“人民”,各方并没有统一的意见。人们的一致看法是两国关系要急刹车,要有选择地制裁中国,同时向中国政府提出恢复正常关系的“路线图”。它反映的是美国公众、国会、老布什政府和第一届克林顿政府时期各党派人士的普遍心态。
   
    随着美国的欧洲盟友和亚洲盟友放松对中国的惩罚,并在90年代中期开始重新与北京进行接触,第二届克林顿政府也开始了与北京的重新交往,但这未获得深层的、全国性的两党共识的支持。中国加入WTO的争议特别大,克林顿总统和小布什总统需要动用所有政治力量才达成了中国入世的协议。
   
    在克林顿之后的布什政府(2001-2009年)期间,围绕着两面下注的“战略对冲”政策,某种新的共识再次出现了。该政策意在有选择地与中国接触,同时在亚洲地区内对其加以遏制。对中国的战略猜忌日益增加,这一新共识占了上风。奥巴马政府基本遵循了这种二元策略,但它并未动用军事力量或行使战略威望,来抑制中国在亚洲日渐武断的行为。

出现新的两党共识

   
    进入到特朗普执政时期。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肯定是利用了这种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甫一上任,他的政府就推出了《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这两份文件都首次明确地将中国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接着,特朗普政府制定了“全政府”和“全社会”应对战略,以便在广泛的问题领域强硬地对付中国。
   
    如果美国政界对此没有深层次的跨越两党的共识,这样的战略就不可能制定出来,更不用说去实施了。虽然对把关税作为国家经济手段的效果有不同看法,但民主党绝对不会反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事实上,希拉里·克林顿要是当选美国总统,很可能也会有类似的一系列政策。
   
    特朗普政府的强硬政策反映了国会的态度,也得到了国会的支持。正如我的同事罗伯特·萨特所写,国会在广泛的问题领域对中国进行了反击:中国的投资,尤其是试图收购高科技公司和资产;技术剽窃;商业和国安领域的间谍活动;针对大学校园和在民间社会的所谓“影响力活动”;渗透华裔社区;在美国骚扰中国公民;在美国限制言论自由;扩大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及政治宣传;中国庞大的军事现代化计划;习近平招牌性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其他美国感受到的挑战。
   
    打击中国政府机构此等涉嫌违法行为的努力,最近被整合到了国会两党大力支持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8月份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该年度法律,以及目前正在国会审议的十几项与中国有关的立法条款,都拥有来自各政治派别的奇怪的政治同床人。像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和约翰·科宁(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就找到了他们之间共同的担忧,而且还与伊丽莎白·沃伦(马萨诸塞州民主党议员)、查尔斯·舒默(纽约州民主党议员)和帕特里克·莱希(佛蒙特州民主党议员)等民主党人携手合作。众议院也有类似的跨党派反华政治联盟。
   
    就特朗普政府本身而言,它的联邦机构已经在“办”行政部门做出的政策决定,回击中国对美国的多重挑战。特别是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他呼吁“全社会”一起对中国恶意的“影响力活动”做出回应。自从近50年前尼克松对中国开放以来,还从来没有哪届政府对中国有比这更多的恶意,并且愿意针对中国采取切实的行动。
   
    由于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对中国的反感如此之深,一种真正的两党共识不仅已经形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习近平政权的对内高压和对外独断专行政策出现根本性逆转。过去50年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只有当人们认为中国在国内实行自由化,在国际上与美国合作的时候,两党才会形成有利于与北京合作的积极共识。中国的政策与行动如果没有实质性地朝着国内更自由、国外更克制的方向逆转,那么美国新的对华强硬立场就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由于无法预期习近平和北京当局会出现这种逆转,美中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有可能相当持久并且充满争议的时期。这是“新常态”,其存在有着真实的缘由。
(2018/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