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陈维健文集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张乙坤在受勋时与总督Patsy Reddy合影)
   
   1989年的6 月4日,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上无法抹去的血腥日子,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血洒天安门广场。29年后的这一天,一个纽西兰的爱国侨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张乙坤得到一枚“英国伊丽莎白女皇国家荣誉勋章。9月12日在总督府正式受勋,这是纽西兰嘉奖给对纽西兰有着突出贡献者的最高荣誉”,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为此作了报导。一颗侨界的新星冉冉升起,一个更加辉煌的前途在等待着他,但是2018年10月16日,纽西兰爆发政治献金丑闻,主角就是张乙坤。
   
   被驱逐的国家党前国会议员詹米-利·罗斯(Jami-lee Ross)指控该党党魁赛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接受华裔富商10万元捐款并掩盖来源。
   星期二(10月16日),在被国家党高层驱逐出国会以后,罗斯在国会大厦爆炸式的新闻发布中指责布里奇斯“政治腐败”,并称他有一个录音,能够证明奥克兰华裔商人张乙坤(Yikun Zhang)向布里奇斯捐赠了10万元捐款。
   罗斯指称,今年5月份,布里奇斯在张家的晚宴和随后的筹款活动之后,从张乙坤那里获得了10万元的捐款。罗斯说,在筹款活动的当晚,布里奇斯打电话给他,要求他收取10万元的捐款并将其分成较小的金额,以便使单笔捐款低于1500元的申报门槛,这样张的身份和捐款来源可以不被披露出来。此事,在纽西兰政坛掀起轩然大波,虽然中国移民商人政治捐款已不是第一次了。
   这一次涉及多个政党与政坛人物与张的关系。包括国家党领导人布里奇斯,党主席皮特·古德费罗(Peter Goodfellow),副党魁宝拉·本尼特(Paula Bennett),奥克兰市长菲尔·高夫(Phil Goff)和现任司法部长、工党前党魁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等重量级政治人物。其中奥克兰市长菲尔·高夫(Phil Goff),“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时,正好在香港,从电视机的直播中看到了这场屠杀,令他为中国民主的浴血动容。他曾经同情中国民运,在中国著名民运人士魏京生访问纽西兰时,在国会接待,还自掏腰包在国会请了午餐。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了,同样对中国情有独钟,但这个中国时过境迁,已换上了中共。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市长菲尔·高夫在春节穿上唐装到张乙坤家拜年)
   
   政治捐款在怎样的条件下合法与非法,这个事情由有关部门去作出法律鉴定。这里要说的是这个爱国侨领的政治背景与所从事工作的政治影响力。
   
   张乙坤出生在广东普宁县,燎原镇一个名叫泥沟村的地方,这是一个古村落,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他在家排行老大,父亲在供销社上班,供销社在中国农村是一个很肥的职业,相信他比村中的同龄人境况好一些,幸运一些。
   
   18岁那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军是一个乡村青年跳出农村的一个机会。由于在部队表现积极得到嘉奖,又得到首长的赏识调到司令部,担任何种职务不详。92年他转到海南省特区政府工作。从转业为地方干部来看,他在部队已是军官,只有干部才能享受转业待遇,而且又是特区政府。他在特区政府担任什么职务不详,但据他自述在基层做扶贫工作。看来政府部门是看上他农村出身的背景。
   
   1996年他的人生又有了转机,被组织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在职研究生班培养。这个在职研究生是中共专为培养干部而设的。从他18岁参军的履历来看,他的文化程度也就是初中,是什么原由将这样一个文化程度很低的干部送到中国最高学府学习,颇让人猜测。但不管如何,到了这里我们可以说张乙坤从穷乡僻壤飞出的鸡,已变成了金凤凰。
   
   研究生文凭是那一年拿到的我们不知道,拿到文凭后相信不会再去做扶贫工作,否则是对国家教育资源的浪费,但他做了什么工作不得而知,只知道他2000的这一年到了纽西兰,原因是一次从香港到纽西兰的旅行,他的妻子喜欢上了纽西兰,并到梅西大学读书。于是开始了他的爱国华侨的人生事业。
   
   到纽西兰他与许多中国移民一样做餐馆。“中华酒楼”,这是一家靠近太子湾码头的黄金地段,餐馆颇有规模,中华文化情调十足。他在这家餐馆不是象大数是移民一样是从洗碗切菜开始,而是直接当了老板。那么从他国内的履历来看,并没有做生意的经历,也没有赚钱的机会,开这样一个餐馆的资金不菲,他的第一桶金是从哪里来的?每一个有生活经历的人都会作出这样的发问。而且他很快地又接着开了好几家,“中华茶餐厅”,“潮洲酒家”。
   
   在这以后他的生意一发而不可收,创办了新西兰皇联集团,新西兰HLG物业管理公司,新西兰皇联天然食品公司,公司集团总部坐落在皇后大街商业中心175号顶层,这里是全纽楼价最昂贵的。公司业务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进出口贸易,商业投资,同时在中国海南省,广东省,香港,泰国都设有办事处。一时之间命运之神,好象对他特别眷顾,羡煞了那些艰难打拼,辛苦创业的移民。而他则跷起二郎腿,一副“我本无心问富贵,谁知富贵逼人来”的样子。
   
   张乙坤在建立他的商业王国后,又开始了他的侨领生涯,他的侨团事业一如他的商业事业一样惊人,可以说是飚升。2014年他组建了纽西兰潮团总会,二年多后即担任国际潮团总会主席。国际潮团是在1980年成立的,在同乡会中可谓翘楚,其中商贾大鳄如云,光说一个李嘉诚就能把人吓死。每二年举行一次的年会,其规模是其它同乡会无可企及的。今年应该是第二十届年会,这一届的举办权由纽西兰潮会获得自是张会长的功绩。现时张会长正带领着年会筹委会的成员在中国访问。不过还沉浸在衣锦还乡荣光中的他,没有想到自己已成了纽西兰政坛丑闻的主角。
   
   就象张乙坤的经济发达人们忍不住要发问一样,他的政治发迹人们也禁不住要问,他凭什么在短短的二三年时间,成为全球最大,最富裕的侨团的主席,凭资历,凭财力都轮不到他。
   
   我们还是来看看中国的官方机构,全国人大侨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罗保铭是这样对他评价的吧,也许有助于对他的晋升之迷能窥见一斑。
   
   2018年的6月8日,全国人大侨委会代表团访问纽西兰,新西兰潮属会馆接待他们一行,在接待会上委员长罗保铭说;“通过与张乙坤主席的接触,深感新西兰潮属总会主办的国际潮团联谊年会是一件大事,贯彻并体现了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倡议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中国梦的实现需要以张乙坤主席为代表的有实力、有爱心的侨领所体现出来的家国情怀。”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人大侨委会副主任罗保铭与张乙坤合影,看看握手的姿势谁官大)
   
   好一个家国情怀!这个家国是中国?还是纽西兰?他要实现的是纽西兰的普世的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的价值。还是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这个价值说白了就是中共的专制政治。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右一为杨建,右二为张乙坤,两个解放军站在一起)
   
   在盛赞张乙坤的会上,有两位纽西兰的国会议员在座,一位是国家党的杨建,一位是工党的霍建强。这两位华裔议员都在中新关系上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特别是杨建他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情报学校的教官。作为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张乙坤,同为“新西兰战友联合会”的会友(张是名誉会长)同台迎接中国的一个正部级干部,是不是一个偶然。
   
   我们再把视线放远一点,放到2015年9月3日的中国内蒙古。这一天,张乙坤被请到了朱日和军事基地参加了阅兵典礼,站在观礼台上的他,看到台下武装方队正步走来,看到各式新型的战车,导弹通过,看到蓝天上的飞机编队,他激情澎湃禁不住说;“作为一个军人,看到国家强大,自豪之情油然升起。”不过,这一天令世人难忘的到不是中国的飞机大炮,而是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检阅时用左手行了军礼。
   
   如果上面所说的还不够,再来补充一张照片,这是今年的8月30日的北京,这张照片中的张乙坤凝视着壁墙上一张灯光宣传栏正在听讲解,宣传栏以红为主色调,上方写着“永远跟党走”,后面是镰刀斧头的党旗。张乙坤是党员吗?当然不会错,要不然党怎么会培养一个从泥沟村出来的农民,从军人,政府干部,到社科院研究生呢。纽西兰政府给了他这样高的国家荣誉,他爱的国家是纽西兰还是中国。如果说爱中国到也无可非议,但他爱的是党,是永远跟党走。当然,从这张照片推出跟党走有些勉强,还是要看他一路走来的历史。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左一;张乙坤在北京面对;永远跟党走宣传栏)
   
   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了张乙坤的历史与种种头衔,还是有许多遗漏,再给他摆出几个头衔来,以便对这张跟党走的照片作进一步的理解。
   
   海南省政协常委
   
   海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海航陈峰是主席)
   
   中国民主促进会海南省常委
   
   被中国统战部评为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
   
   还有一个非常敏感的身份,他是“海航”集团的核心成员,由于海航的敏感性,他已将这个身抹去。
   
   这几个现职的官位与荣誉会给张乙坤加进了很多的红色元素与含金量,这样的说法想来没有人会有疑义吧。不过最后还要补充说明,这个跟党走的爱国侨领,在他衣锦还乡时并没有将他的财富惠及故乡亲人,反而凭借他的权贵地位欺压乡亲,采用利诱,恐吓,殴打等黑社会手段霸占良田,建了十五座豪宅。乡人投诉无门,只得在网络空间投诉。乡民在网络上呼吁;把张乙坤送上法庭,投入大牢,为民除害!还我家乡泥沟村的和睦安详美丽。
   
   一个连乡亲都要鱼肉的人,会爱他移民的国家纽西兰吗?
   
   好了!到此大家对张乙坤这个爱国侨领应该有了初步的了解,我们再回顾头来看看他的政治献金,大至上会有了结论。纽西兰这次政治献金事件,扯出了很多陈年旧事,与很多政治人物有关,纽西兰有一个解放军间谍学校教官扬建,成为国家党的国防负责人,已经够乱一阵子了,现在又出了一个同为解放军的张乙坤。还有在捐款丑闻曝光的前二天。中国爆料大王的崔哥,崔永元爆出纽西兰中文电视台的董事长彭明达,是中国的一个诈骗犯,到了纽西兰摇身一变,人模狗样地成为为纽西兰政坛的座上客,大使馆的红人。他在纽西兰撒币,乃是真正的一扔千金,让他的同行,其它几个中文电视台瞠目结舌,一台纽西兰的春晚,其阵容,规模能把人吓死。看来今年,明年纽西兰政坛注定不会平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