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移民秘笈
[主页]->[百家争鸣]->[移民秘笈]->[“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移民秘笈
·康州夫妇被迫递解的原因分析和可能解决办法
·庇护过程中的结婚问题
·关于最新庇护面谈政策的工卡问题
·移民局最新的优先面谈政策无济于事
·庇护优先面谈政策不是针对中国人
·“10年绿卡”能使康州华裔夫妇免遭递解?
·纪先生被ICE抓捕的可能原因分析
·庇护法庭失败的主要原因——“不可信”详解
·庇护申请高度雷同——移民法庭开始调查庇护欺诈
·刚刚面谈批准的庇护案例分析
·刚刚面谈批准的庇护案例分析
·庇护身份被取消雷同模板害死人:附移民局的分析点评
·ICE扫荡南加 为何抓合法庇护华人
·政治庇护的误区之一:一定要受到过迫害
·政治庇护误区之二:超过一年不能办理
·政治庇护误区之三:面谈不需要证据
·政治庇护面谈的另外几个“悟区”
·公民合法华裔配偶 为何被ICE逮捕
·证明信被移民局鉴定为造假:最终获得庇护
·没有面谈的华人愿意站出来“维权”吗?
·关于近期L1申请的补件说明
·I-140批准后绿卡申请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一个案例可以学到的教训
·美国起诉加州——三项有关非法移民的州法违宪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 第一章:庇护法律概要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 第二章 谁可以申请
·庇护指南和案例分析 第三章真实合理的恐惧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第四章 过去的迫害
·留学生申请庇护批准率为什么很高?
·L1签证成功上诉——移民局也常犯错误
·L1签证成功上诉——移民局也常犯错误
·安徽、河南 、新疆等地再次迫害“呼喊派”基督徒
·所谓“司法部取消庇护申请者工卡”的假新闻分析
·合法学生申请庇护失败会被递解吗
·庇护面谈的前半部分注意事项
·绿卡申请迟迟不批怎么办?起诉移民局
·政治观点申请人如何面谈就获得批准
·政治观点申请人如何面谈就获得批准
·“红通”被美国移民执法机构抓捕后如何保释
·庇护面谈官是如何识破虚假申请的
·“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最新的诉讼让超过一年的庇护申请人获利
·没有律师的庇护者如何上庭?斯坦福法学院给出详细指南
·移民法庭自我辩护系列之一:递解一年后重新开案
·成功的庇护反驳信:移民官改变拒绝的决定
·公宁的言论是“煽动恐怖主义”还是言论自由?
·为什么庇护面谈后迟迟没有结果
·庇护面谈介绍(之一)
·再次撰写了”反驳信“——对政治观点申请人的建议
·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本人在此在第九巡回法庭获胜
·第九巡回法庭一个“红通”庇护人的最新案例
·为什么拆迁的庇护没有批准
·BIA上诉成功的案例分析
·政治庇护面谈培训之三:政治观点
·政治庇护面谈培训之三:政治观点
·政治庇护面谈培训之四:计划生育
·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今日话题:庇护什么时候申请最好?
·今日话题:庇护什么时候申请最好?
·绿卡被拒的原因:掩瞒资产虚假申请福利
·美国参众两院提出“反红通”法案
·移民法庭上有关红通几个法律问题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绝大多数的理由都是因为政治和宗教等原因,在自己的国家受到过迫害。实际上,政治庇护的本意是为了保护那些因为政治或宗教的原因,如果回到自己的国家,在未来有可能受到迫害的人。只是美国的法律,也自动假设一个过去受到迫害的人,也会有将来受到迫害的可能性。

   

   但是最近,庇护移民官也可以反驳这种假设:如果国情发生显著的改善,或者你可以在自己的国家在其他地方找到安全的地方可以避免将来的迫害,那么这种假设就会被反驳,移民官会认识这种假设将来也会受到迫害,已经不存在了。尽管你之前的迫害已经达到政治庇护的标准,那么移民官也会拒绝你的庇护申请。

   

   最近,一位在旧金山面谈的申请人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移民官认为他的申请和证词都是可信的,他过去的迫害也已经证明自己达到难民的标准,因此符合申请政治庇护。但是他的教育水平,自雇的工作以及经济实力,完全可以办到其他城市居住,可以躲避在原来居住的地方所面临的迫害。因此,移民官准备拒绝他的庇护申请。

   

   “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本人为这位救助者撰写的反驳信)

   

   如果移民官要反驳申请人害怕将来迫害的假设,移民官有责任进行举证来证明自己的反驳。

   

    “When the petitioner establishes past persecution, the government bears the burden of establishing that changed country conditions have removed the petitioner’s presumptive well-founded fear of future persecution.” Mousa v. Mukasey, 530 F.3d 1025, 1029 (9th Cir. 2008)

   

   反驳的第一个理由是国情的变化。因为你的国家的人权状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过去迫害你的情况得到了改善,或者不存在了,因此,你将来受到迫害的可能性也就不存在了。所以移民官认为你不会再有受到迫害的恐惧,因此,拒绝你的庇护申请。

   

   Pursuant to 8 C.F.R. § 1208.13(b)(1)(i) & (ii), the government may rebut the presumption of a well-founded fear by showing “by a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that there has been a “fundamental change in circumstances such that the applicant no longer has a well-founded fear.” See also Kamalyan v. Holder, 620 F.3d 1054, 1057 (9th Cir. 2010) (to rebut presumption of a well-founded fear, government must show by a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that a fundamental change in country conditions has dispelled any well-founded fear); Hanna v. Keisler, 506 F.3d 933, 938 (9th Cir. 2007); Mohammed v. Gonzales, 400 F.3d 785, 800 (9th Cir. 2005)

   

   但是移民官必须要有充足的证据来证明这种变化,仅仅引用国情报告的概括性的描述是不够的。移民官必须要联系申请人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

   

   Where past persecution has been established, generalized information from a State Department report on country conditions is not sufficient to rebut the presumption of future persecution. See Molina-Estrada v. INS, 293 F.3d 1089, 1096 (9th Cir. 2002)

   

   

   另外一个反驳的理由是你可以自由迁徙,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居住(relocation),从而避免在原来的地方的迫害。举个例子说明,有的国家分成基督教地区和伊斯兰教地区。加入你以前居住在伊斯兰教地区因为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受到迫害,那么你可以迁移居住在基督教的地区,从而避免了将来的迫害。一旦有这种情况发生,那么移民官也会反驳你将来受到迫害的假设,因而拒绝你的庇护申请。

   

    “Because a presumption of well-founded fear arises upon a showing of past persecution, the burden is on the INS to demonstrate by a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once such a showing is made, that the applicant can reasonably relocate internally to an area of safety.” Melkonian v. Ashcroft, 320 F.3d 1061, 1070 (9th Cir. 2003); see also Silaya v. Mukasey, 524 F.3d 1066, 1073 (9th Cir. 2008); Mashiri v. Ashcroft, 383 F.3d 1112, 1122-23 (9th Cir. 2004)

   

   但是假如搬迁是不合理的,无法实现的,那么移民官是不能以搬迁为理由拒绝庇护申请的。比如,假如你可以躲藏到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因为交通不便,可能会躲避抓捕迫害。这样的搬迁就是不合理的,因为你可能不懂少数民族的语言,找不到工作养家糊口,无法在少数民族地区生活,所以这样的搬迁就是不合理的。

   

   上面我们提到的旧金山的申请人,在申请和面谈的时候,移民官问道一个relocation 的问题。但是申请人没有明白移民官问题的关键,他回答说因为自己的教会受到了打压,自己不能在这样的时刻离开教会搬到其他地方。其实,申请人只要回答说,在目前的国情下,自己搬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受到相同的迫害,这样自己就无法 relocate.

   

   另外一点,如果迫害你的人是政府的话,从理论上说,你在这个国家任何地方都无法找到安全的住处,来躲避政府的迫害。因此,这样的relocation就不是合理的。

   

   Where the persecutor is the government, “[i]t has never been thought that there are safe places within a nation” for the applicant to return. Singh v. Moschorak, 53 F.3d 1031, 1034 (9th Cir. 1995). “In cases in which the persecutor is a government or is government-sponsored, or the applicant has established persecution in the past, it shall be presumed that internal relocation would not be reasonable, unless the Service establishes by a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that, under all the circumstances, it would be reasonable for the applicant to relocate.” 8 C.F.R. § 1208.13(b)(3)(ii).

   

   以上的案例以及本人引用的案例,提醒申请人,如果你是基于过去的迫害,如果面谈的时候回答不正确,还是有可能被移民官拒绝。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你也可以引用本人的案例来为反驳移民官。特别是申请人身份依然有效,移民官在打算拒绝的时候会给你一封信,让你进行反驳。这时候你就有了一个机会来引用这些案例来为自己辩护。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是因为过去计划生育的政策被迫绝育的申请人,之前的案例认为你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对你的迫害一直持续着,因此,移民官是不能以中国取消了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国情变化来拒绝你的庇护申请的。被迫流产的也可以按照这样的逻辑来申请,因为流产使你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小孩。但是那些以躲避流产和绝育而逃到美国的庇护申请人,现在可能就会面临国情变化,因而不再有超生而受到迫害的恐惧了。你的申请如果是基于这样的理由,很可能就会被移民官拒绝。

(2018/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