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谢选骏文集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谢选骏: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他不用一兵一卒 就让十几亿中国人中圈套?》(2018-08-30 环球网)报道:
   
   人,只会被自己热爱的东西毁掉。


   有篇网文,最近两年隔断时间就被翻新热传一阵。它的内容,读起来让人心惊胆战:
   
   建国快70年了,新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但在这繁荣昌盛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危机。
   
   什么危机?我们中了一个美国人精心酝酿并经营了20多年的大阴谋,一个叫“奶头乐”的陷阱。
   在传说中,这个阴谋的设计者是布热津斯基,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大战略家。他不用一兵一卒,就让十几亿中国人中了圈套,陷在“奶头乐”的陷阱中不能自拔。
   说得如此严重,但这个“奶头乐”真那么吓人吗?
   可怕的“奶头乐”
   刀哥遍查材料,发现这个“奶头乐”比较靠谱儿的来源,是一本名叫《全球化陷阱》的书。
   这本书出版的1996年,围绕“全球化”的研究还没现在这么热,谈它负面效应的更是少之又少。但偏偏是两个不满40岁的的德国《图片报》记者,汉斯-彼得·马丁和哈拉尔特·舒曼,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两人并没什么学术背景,但书一出来,却在全球范围内大卖,一时洛阳纸贵。
   书的一个大卖点,是前一年9月,他们在美国旧金山的费尔蒙特大饭店,旁听了一场内部圆桌会议。据说会议高度保密,只邀请了3名媒体记者,他俩就在其中。
   在马丁和舒曼的“独家描述”中,这个会议很高大上,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出面组织,出席者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政治家、经济和科技界人物,包括老布什、撒切尔夫人、索罗斯、比尔·盖茨等,有500多人。
   大人物聚一起,自然是谈大事:讨论全球化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
   说是积极和消极的影响都谈,但在两位作者的记述中,与会者一上来就表达了他们共同的担忧,即全球化将导致一个“20:80社会”的到来。
   什么是“20:80社会”?简单说,就是在全球化竞争中,只有20%的人最后会赢,分享收益,剩下80%则成为LOSER,在全球化时代被抛下。
   出现“20比80”现象,不足以让与会精英们担忧。真正让他们忧心的是:如果那80%的人在挫败与失落中怒了,要造20%人的反,可怎么办?
   这时,“奶头乐”理论出场了。布热津斯基,以他一如既往的冷峻和现实主义考量,献上计策:
   给那80%的人嘴里塞上“奶头”,灌之以大量娱乐、游戏和其他感官刺激节目或内容,使他们沉浸其中、无暇思考,忘掉现实中的落魄境遇。
   英文中,奶头是titty,娱乐是entertainment,布热津斯基的“妙计”,就被称为“tittytainment”,“奶头乐”之意。
   在《全球化陷阱》中,两位德国记者对那场会议的描写生动细致,但那些细节,甚至那场会议是否真举行过,再没有任何其他公开材料佐证。
   刀哥请教几位学者,都说听说过这种说法,但没见到过那个会议的其他记录,学界也很少有人严肃研究这个“奶头乐”。
   中国学者何新曾在2002年3月的《香港(专题)商报》上发文,详述1995旧金山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但他所引的出处,也是马丁和舒曼的书。
   中国人中了圈套吗
   在为数不多的那几篇网文中,“奶头乐”则被说成了国际关系的一种黑色理论:
   美国已经用上了这招儿,把它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战略,用以影响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以保护美国代表的那20%人的利益。
   可怕的是,中国看似已经中招了。
   作为例证,那些网文回忆,正是在布热津斯基提出“奶头乐”战略的1996年,中国大步迈入流行偶像时代。那之前,国人普遍崇拜革命先烈、钱学森陈景润们,那之后,国人偶像就变成了天王天后、小鲜肉们。
   综上所述,“奶头乐”战略大概也是阴谋论的一种,在非正式的场合流传,得不到证实。把流行文化或娱乐,统统装进“奶头乐”的黑色理论,也不严谨。
   但“奶头乐”战略提到的这些问题,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可以将它看作是对当前大众文化种种乱象的反思和警醒。
   大众文化,包括娱乐内容,满足了亿万普通民众浅层次的文化需求,让人们获得感官上的享受,同时也让人沉迷其中,丧失意志。全民娱乐的国家,是不会有未来的。尤其对中国这样的大国。
   琢磨“奶头乐”的这几天,刀哥每次地铁上下班,都注意观察下身边的人。
   多半时候,这边睡眼蒙登的年轻小伙儿在翻“虎扑篮球”,那边妆容精致的美女戴着耳机在玩消消乐,或看新更的《延禧攻略(电视剧)》,另外一些有点社会敏感度的,在浏览新闻APP或公号。只要车厢不剧烈晃动,他们的视线很少离开手机。
   这样的场景无处不在,甚至你我自己,也经常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它的组成部分。 
   抖音、快手们你来我往,歌王争霸刚结束又来了好声音,这边《如懿传》一开播,那边《延禧攻略》立改日更。你争我夺,都是抢个“流量”。
   流量是啥?就是你我的时间,碎片化的时间。
   这个一个内容无限的时代,有限的只是我们的时间。这话,再深刻不过了。
   无处不在的娱乐,在网络时代被进一步放大。那么多综艺节目和网剧更新等着去看,还有什么时间45度角仰望星空,又有多少时间放空自己,安心读本书呢?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文字培养理性思维,视频图像诉诸感性思维。以电视为代表的图像取代文字,标志着感性思维正取代理性思维。
   出版《娱乐至死》是1985年,那时光是对着电视,波兹曼就已如此警惕。要是现在,浸身在这个网络长视频、短视频轮番轰炸的年代,不知他会作何感想。他一定以为自己的预言成真了,人类真忘记如何思考了。
   1995年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布热津斯基提出“奶头乐”战略,如果真的存在,也都是20多年前的事了。
   20年间,我们没被美国的文化、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渗透喂倒、“奶”倒,却沉溺在自己生产的泛娱乐化环境中,自己把自己“奶头乐”了。 
   仅是成年人如此,就已让人忧心。更让人担忧的是,孩子们的世界也在被侵蚀,网络尤其游戏的低龄化情况严重。
   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在今年两会上提案,建议推动网游分级。她说,2017年我国手机游戏用户达到5.83亿人,但防沉迷等保障机制一直没跟上。
   而且,游戏玩家的门槛越来越低,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当成最主要的兴趣爱好。以“王者荣耀”为例,它的玩家中11到20岁青少年的比例竟高达54%。
   这也难怪,刀哥不久前发的文章《农村孩子,正成批地被手机游戏废掉》,引起那么多关注。
   “被短视频废掉的岂不是更多”“别说农村孩子了,一本大学生都被毁了无数”。。。。。。文末留言中,这样的担忧很多。
   更有人直接指出: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一说,正在中国变成现实,其危害绝不亚于鸦片!
   
   让人毛骨悚然的预言
   在《娱乐至死》中,尼尔·波兹曼描述了两种“同样令人毛骨悚然的预言”。
   一种是奥威尔在《1984》中提出的,人们将遭受某种外来压迫,被剥夺接触信息的权力,想读书都读不到。
   另一种则截然相反。在《美丽新世界》中,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被淹没在信息和无聊琐事的汪洋大海,他们不愿读书,甘愿享受充斥着感官刺激和欲望的庸俗文化。 
   1984年早就过去了,奥威尔式预言终究没有实现,我们没被自己憎恨的东西毁掉。
   但赫胥黎式的呢?他说,我们可能因为享乐而失去自由,最后毁于自己热爱的东西。
   
   谢选骏指出:俗话说“得了便宜还卖乖”,上文就是。吃了别人的奶,却说奶妈别有用心想害他。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有的贫困生,不仅不对资助者感恩,而且怀恨,恨资助者没有把全部资产都给他。上文作者便是也。难怪有人拆穿他了——“呵呵,一看就是历史不及格的主儿瞎变出来的东东,不懂得经济发展会导致社会享受消费生活的概念,所谓物质主义杀死了上帝,也是解释这个现象。只不过在不同的时期人们消费的内容是不同的罢了。类似中国现在的消费主义现象,所有发达国家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都有过。这种消费主义具有进一步刺激经济的作用,因为增加了资金流通渠道,和加速了周转,并不是坏事。而且这种现象是有时效的,下一代人就会有不同的消费对象和内容,因为客观上经济发展速率会降低,人们暴富的机会减少,社会对消费的hype会降低。看看其他发达国家,比如亚洲的,就知道了。”实际上,奶头乐和娱乐至死,都是“西方的没落”所致,而《全球化陷阱》和《西方的没落》都是德国人的作品——这也许不是偶然的,因为德国已经失去了组织世界帝国的资格。对于他们的心智来说,剩下的当然只有“没落”和“陷阱”了。他们的碎片,也只能和东欧难民(布热津斯基、基辛格)一起到美国来爬上高位,川普家族就是其中的成功者。幸好还有中国大陆还有几只臭虫,模仿《全球化陷阱》,出了本《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总算有个陪葬德国的亚洲猕猴了,小日本后继有人。
(2018/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