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谢选骏文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谢选骏: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他不用一兵一卒 就让十几亿中国人中圈套?》(2018-08-30 环球网)报道:
   
   人,只会被自己热爱的东西毁掉。


   有篇网文,最近两年隔断时间就被翻新热传一阵。它的内容,读起来让人心惊胆战:
   
   建国快70年了,新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但在这繁荣昌盛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危机。
   
   什么危机?我们中了一个美国人精心酝酿并经营了20多年的大阴谋,一个叫“奶头乐”的陷阱。
   在传说中,这个阴谋的设计者是布热津斯基,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大战略家。他不用一兵一卒,就让十几亿中国人中了圈套,陷在“奶头乐”的陷阱中不能自拔。
   说得如此严重,但这个“奶头乐”真那么吓人吗?
   可怕的“奶头乐”
   刀哥遍查材料,发现这个“奶头乐”比较靠谱儿的来源,是一本名叫《全球化陷阱》的书。
   这本书出版的1996年,围绕“全球化”的研究还没现在这么热,谈它负面效应的更是少之又少。但偏偏是两个不满40岁的的德国《图片报》记者,汉斯-彼得·马丁和哈拉尔特·舒曼,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两人并没什么学术背景,但书一出来,却在全球范围内大卖,一时洛阳纸贵。
   书的一个大卖点,是前一年9月,他们在美国旧金山的费尔蒙特大饭店,旁听了一场内部圆桌会议。据说会议高度保密,只邀请了3名媒体记者,他俩就在其中。
   在马丁和舒曼的“独家描述”中,这个会议很高大上,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出面组织,出席者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政治家、经济和科技界人物,包括老布什、撒切尔夫人、索罗斯、比尔·盖茨等,有500多人。
   大人物聚一起,自然是谈大事:讨论全球化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
   说是积极和消极的影响都谈,但在两位作者的记述中,与会者一上来就表达了他们共同的担忧,即全球化将导致一个“20:80社会”的到来。
   什么是“20:80社会”?简单说,就是在全球化竞争中,只有20%的人最后会赢,分享收益,剩下80%则成为LOSER,在全球化时代被抛下。
   出现“20比80”现象,不足以让与会精英们担忧。真正让他们忧心的是:如果那80%的人在挫败与失落中怒了,要造20%人的反,可怎么办?
   这时,“奶头乐”理论出场了。布热津斯基,以他一如既往的冷峻和现实主义考量,献上计策:
   给那80%的人嘴里塞上“奶头”,灌之以大量娱乐、游戏和其他感官刺激节目或内容,使他们沉浸其中、无暇思考,忘掉现实中的落魄境遇。
   英文中,奶头是titty,娱乐是entertainment,布热津斯基的“妙计”,就被称为“tittytainment”,“奶头乐”之意。
   在《全球化陷阱》中,两位德国记者对那场会议的描写生动细致,但那些细节,甚至那场会议是否真举行过,再没有任何其他公开材料佐证。
   刀哥请教几位学者,都说听说过这种说法,但没见到过那个会议的其他记录,学界也很少有人严肃研究这个“奶头乐”。
   中国学者何新曾在2002年3月的《香港(专题)商报》上发文,详述1995旧金山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但他所引的出处,也是马丁和舒曼的书。
   中国人中了圈套吗
   在为数不多的那几篇网文中,“奶头乐”则被说成了国际关系的一种黑色理论:
   美国已经用上了这招儿,把它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战略,用以影响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以保护美国代表的那20%人的利益。
   可怕的是,中国看似已经中招了。
   作为例证,那些网文回忆,正是在布热津斯基提出“奶头乐”战略的1996年,中国大步迈入流行偶像时代。那之前,国人普遍崇拜革命先烈、钱学森陈景润们,那之后,国人偶像就变成了天王天后、小鲜肉们。
   综上所述,“奶头乐”战略大概也是阴谋论的一种,在非正式的场合流传,得不到证实。把流行文化或娱乐,统统装进“奶头乐”的黑色理论,也不严谨。
   但“奶头乐”战略提到的这些问题,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可以将它看作是对当前大众文化种种乱象的反思和警醒。
   大众文化,包括娱乐内容,满足了亿万普通民众浅层次的文化需求,让人们获得感官上的享受,同时也让人沉迷其中,丧失意志。全民娱乐的国家,是不会有未来的。尤其对中国这样的大国。
   琢磨“奶头乐”的这几天,刀哥每次地铁上下班,都注意观察下身边的人。
   多半时候,这边睡眼蒙登的年轻小伙儿在翻“虎扑篮球”,那边妆容精致的美女戴着耳机在玩消消乐,或看新更的《延禧攻略(电视剧)》,另外一些有点社会敏感度的,在浏览新闻APP或公号。只要车厢不剧烈晃动,他们的视线很少离开手机。
   这样的场景无处不在,甚至你我自己,也经常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它的组成部分。 
   抖音、快手们你来我往,歌王争霸刚结束又来了好声音,这边《如懿传》一开播,那边《延禧攻略》立改日更。你争我夺,都是抢个“流量”。
   流量是啥?就是你我的时间,碎片化的时间。
   这个一个内容无限的时代,有限的只是我们的时间。这话,再深刻不过了。
   无处不在的娱乐,在网络时代被进一步放大。那么多综艺节目和网剧更新等着去看,还有什么时间45度角仰望星空,又有多少时间放空自己,安心读本书呢?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文字培养理性思维,视频图像诉诸感性思维。以电视为代表的图像取代文字,标志着感性思维正取代理性思维。
   出版《娱乐至死》是1985年,那时光是对着电视,波兹曼就已如此警惕。要是现在,浸身在这个网络长视频、短视频轮番轰炸的年代,不知他会作何感想。他一定以为自己的预言成真了,人类真忘记如何思考了。
   1995年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布热津斯基提出“奶头乐”战略,如果真的存在,也都是20多年前的事了。
   20年间,我们没被美国的文化、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渗透喂倒、“奶”倒,却沉溺在自己生产的泛娱乐化环境中,自己把自己“奶头乐”了。 
   仅是成年人如此,就已让人忧心。更让人担忧的是,孩子们的世界也在被侵蚀,网络尤其游戏的低龄化情况严重。
   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在今年两会上提案,建议推动网游分级。她说,2017年我国手机游戏用户达到5.83亿人,但防沉迷等保障机制一直没跟上。
   而且,游戏玩家的门槛越来越低,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当成最主要的兴趣爱好。以“王者荣耀”为例,它的玩家中11到20岁青少年的比例竟高达54%。
   这也难怪,刀哥不久前发的文章《农村孩子,正成批地被手机游戏废掉》,引起那么多关注。
   “被短视频废掉的岂不是更多”“别说农村孩子了,一本大学生都被毁了无数”。。。。。。文末留言中,这样的担忧很多。
   更有人直接指出: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一说,正在中国变成现实,其危害绝不亚于鸦片!
   
   让人毛骨悚然的预言
   在《娱乐至死》中,尼尔·波兹曼描述了两种“同样令人毛骨悚然的预言”。
   一种是奥威尔在《1984》中提出的,人们将遭受某种外来压迫,被剥夺接触信息的权力,想读书都读不到。
   另一种则截然相反。在《美丽新世界》中,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被淹没在信息和无聊琐事的汪洋大海,他们不愿读书,甘愿享受充斥着感官刺激和欲望的庸俗文化。 
   1984年早就过去了,奥威尔式预言终究没有实现,我们没被自己憎恨的东西毁掉。
   但赫胥黎式的呢?他说,我们可能因为享乐而失去自由,最后毁于自己热爱的东西。
   
   谢选骏指出:俗话说“得了便宜还卖乖”,上文就是。吃了别人的奶,却说奶妈别有用心想害他。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有的贫困生,不仅不对资助者感恩,而且怀恨,恨资助者没有把全部资产都给他。上文作者便是也。难怪有人拆穿他了——“呵呵,一看就是历史不及格的主儿瞎变出来的东东,不懂得经济发展会导致社会享受消费生活的概念,所谓物质主义杀死了上帝,也是解释这个现象。只不过在不同的时期人们消费的内容是不同的罢了。类似中国现在的消费主义现象,所有发达国家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都有过。这种消费主义具有进一步刺激经济的作用,因为增加了资金流通渠道,和加速了周转,并不是坏事。而且这种现象是有时效的,下一代人就会有不同的消费对象和内容,因为客观上经济发展速率会降低,人们暴富的机会减少,社会对消费的hype会降低。看看其他发达国家,比如亚洲的,就知道了。”实际上,奶头乐和娱乐至死,都是“西方的没落”所致,而《全球化陷阱》和《西方的没落》都是德国人的作品——这也许不是偶然的,因为德国已经失去了组织世界帝国的资格。对于他们的心智来说,剩下的当然只有“没落”和“陷阱”了。他们的碎片,也只能和东欧难民(布热津斯基、基辛格)一起到美国来爬上高位,川普家族就是其中的成功者。幸好还有中国大陆还有几只臭虫,模仿《全球化陷阱》,出了本《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总算有个陪葬德国的亚洲猕猴了,小日本后继有人。
(2018/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