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谢选骏文集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谢选骏: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原来这就是被习中央喊停的“高级黑”》(2018年8月4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近期,一场在中国悄然升起的高级黑式宣传被中共高层骤然禁停。一度热火朝天的“梁家河”宣传被冷却,中央党媒也带头淡化对领导人的过度报导和宣传,多个地方政府也发出禁令,撤下此前多地悬挂的中共主要领导人习近平的画像和标语。近期中国弥漫的个人崇拜式宣传似乎得到最高层主动遏制。


   
   “高级黑”包装过犹不及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因为新生代领导人习近平的积极有为和政治气魄,将中国带入新时代,绝大部分中国官员和民众都对之产生了崇敬、拥戴之情。在这个基础上,加之中共体制的推动,在政治上为避免十八大前因为过于强调集体领导而导致产生的九龙治水、一盘散沙局面,也有强化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需要,所以,对于中共主要领导人的宣传包装一直都在,包括各类宣传纪录片、书籍、讲座和学术研究。坦率说,在中国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政治体制下,这样做也的确有其政治逻辑。
   
   陕西梁家河村将当年领导人居住的房间和生活物品用来展览
   
   令人烦恼的是,这股风潮却被一些急于展现忠诚、习惯于“宁左勿右”的投机官僚与官媒火上浇油,变成了“高级黑”事件。比如贵州省《黔西南日报》曾效彷毛时代的文宣手法,在配以巨幅照片的同时又喊出“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等口号。后来这一过火行为虽被喊停,却留下了一个坏的示范案例。近期在中共建党97周年前后,各地在掀起新一轮学习热潮的同时,再度将这种高级黑式的宣传推向极端,再次起到了过犹不及的效果。
   
   本轮风潮的集中体现是“梁家河”,这个位于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的一个贫困乡村,因习近平在此作为知青与当地农民一起艰苦地生活过七年,被中共作为领导人亲民路线的教科书来宣传,以期对中共官员进行“不忘初心”的政治教育,恢复中共来自人民群众,为人民服务的神圣宗旨。如果事情仅限于此,其实可以理解,问题是“梁家河”热的宣传力度越来越大,大有如习近平所说的要“炸平地球之势”。
   
   随着宣传的层层加码和“宁左勿右”,地方上过度宣传和生硬拔高反而慢慢掩盖了梁家河在政治教育上的正面意义,转而变为对领导人个人经历和魅力的阿谀吹捧,一些招致舆论非议的机械宣传更是适得其反。比如,近期陕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以“梁家河大学问”为主题列出17个科研项目,每一项都把习近平七年的梁家河知青生涯与习近平思想的各组成部分生硬地建立逻辑关系,招致舆论一片愕然。
   
   不仅如此,在吉林省长春市出现了“习语录”地铁,将习近平讲话贴满车厢空间。近期中国多地传出清查滥用领导人画像的行动,比如北京、广东省东莞等要求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禁止使用领导人画像做户外广告,多地也撤下随意张贴的领导人画像及宣传品,这也反过来证实了此前各地竞相悬挂领导人头像的现象。
   
   上述这一切,由于对领导人密集“井喷”式颂扬,对内涵的粗暴拔高,把感染式宣传变为机械式灌输,既令人警醒,又再次凸显中共宣传的短板。
   
   “高级黑”的深层根源
   
   事实上,中国社会涌现这种高级黑风潮,除了宣传粗放误导的影响,又有其社会现实土壤和历史根源。个人崇拜在中国具有深厚的政治文化传统和社会土壤。中国民众普遍存在“明君”观念,尤其深深植根在中国社会数亿的农民群体中。
   
   而中国社会的各类复杂矛盾、发展不均衡和撕裂也呼吁着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来凝聚力量,推进改革和发展。作为一个有着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人口14亿的超大型国家,中国一直以国情复杂、治理难度高闻名于世,每当社会发展进入某个关键节点时,往往对于政治强人的依赖性非常大。当年文革结束后,整个社会普遍存在寻找出路的巨大诉求,邓小平正是在这种时代关口展现了自己独特的历史洞察力,与人民呼声相契合,推动了整个国家的巨大进步。然而,邓小平时代中后期经济社会发展陷入瓶颈,亟须转型,加之贪腐之风肆虐,各类深层次矛盾快速累积,人民普遍渴求变革。习近平同样是在此时代变革节点展现出自己的领导力、政治决断,方才初步扭转局势,重新收获人心。鉴于多数普通民众都有“明君”的观念,故当习近平契合人民呼声,积极有为,他们难免会产生一种崇拜之情。
   
   而中共宣传机器面向的主要对象其实就是以农民、工人为主体的工农阶层。长期以来,中共的最主要政治基础不是中产阶级或知识分子,而是工农群体。他们占据着中国社会的大多数,是中共宣传的主要对象,这就决定了中共宣传要符合他们的思维习惯、照顾他们的口味。所以几十年来,中共的官方宣传从报导内容、语言和风格上,在已经城市化的角度看来,都显得十分保守、陈旧,难以让某些受众满意。
   
   当然,很多宣传弊病并非完全是某些官员个人的问题,也有中央集权式政治体制下“宁左勿右”政治生态的问题。中共作为一种新威权体制,当中央权威尚未建立时,最高层容易出现九龙治水式的政治危机,而当中央权威成功建立后,又难免会造成层层加码的问题。在压力型的层级制下,地方官员普遍面临上级的考核压力,存在“宁左勿右”的心态,因此,中国地方上做任何事都容易为了安全而层层加码,致使执行的时候偏离政策初衷。在对领导人的宣传中亦如此,中央层面也许只是正常倡导,到了地方就扭曲为个人崇拜。
   
   亟待改进的中共宣传方式
   
   然而,即便如此,这并不能成为中共文宣滞后的借口,中共的宣传方式依然远远滞后于现实社会发展。中国已进入互联网时代,即便是广大的中西部农村,年轻群体也早已成为互联网居民,开启了网购和微商,农民工群体也玩起了微信和抖音,具备了全新的互联网思维,更别提日益扩大的城市群体、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人们的思维和偏好日益多样化、多元化和开放,甚至已与中共旧有的宣传方式构成内在矛盾。而中共要想在互联网时代继续夯实政治基础,就必须与时俱进地革新宣传思维,探索更加多元化更现代的宣传方式,而不是沿袭霸屏的方式,简单粗放地灌输。
   
   所幸的是,针对这种过火之风,中共近期也主动做出了及时的调整和纠正。“梁家河大学问”课题项目已被官方叫停,多地据传也已撤下泛滥张挂的领导人画像,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头版亦不再将领导人新闻生硬拔高至最醒目位置。这些都被视为中共高层有意为之的降温信号。
   
   纵观这次风潮的起伏过程,一方面说明了今天中共领导者既有毛邓之后其他领导者所未有的时势和权威,又不同于毛时代,能够主动出手遏制高级黑,展现了难得的灵敏反馈和纠错能力。另一方面此类事情的发生还是暴露出中共依然不是一个现代政党。当然,此处的现代并非西方工业革命意义上的现代或是以自由主义为主要特征的现代,而是符合中国历史发展阶段和马克思主义(Marxism)哲学思想的现代。对于目前存在的非现代一面,只有不断自我批评和警醒,持续进行深化改革,方能逐渐克服。这不只是某个领导者的工作,而是中共的工作,甚至是全民都要一起做的“体操”,从而建立起新时代中国人的现代性和新文化起点。
   
   谢选骏指出:中央社逃亡已久,不知中土精魂矣。隔山打牛,犹如隔行如隔山,不知高级黑乃是天子崇拜的错用——中国人民对“真命天子”也就是“真正的文化创造者”的永恒期待,是不会落空的──“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从真挚的、孩童般的赤子之心中涌现出这种情感──能够改变天地!他是中国文化活的灵魂。只要这一期待继续存在──即使晦暗不明、柔弱无力、不绝如缕、奄奄一息──中国民族的生命力量还没有衰竭。“真命天子”也就是“真正的文化创造者”!他是强有力的精神凝聚剂:一种不可毁损、难以抑制的生命引力。他凝聚五光十色、参差不齐的人类物质──他分泌一代振聋发聩的新文化,造就一个空前未有的新王国。“文化创造者──天子”一旦从人间退隐,他的文化系统就趋衰退和分解。苦难深重的人民!他们等待什么?──“等待真命天子”也就是“等待真正的文化创造者”。他们希望什么?──希望这惊动世界的横空出世会创造超越理性的奇迹!人民永远在真诚等待,具有“真正中国”的百折不挠与耐心十足,永远都怀着最动人的希望,特别是在这暗无天日的无君世纪,这个让中国备尝屈辱、不幸、兵荒马乱、流离颠沛的世纪!中国人民的期待若不落空,真命天子就要降临──把真正的天命兑现出来给世界看!天命的仆人兴起发光,天命之子只听天命的呼唤!效率至高的工具,摒弃一切囿于自我的错觉、幻想,只看天命的图腾!(《天子七书》/《新王国》/《黄金时代的重来》)
(2018/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