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谢选骏文集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谢选骏: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黑非洲的加纳产出了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这样一个吸血鬼,其国家的未来是无法光明的了。同时,也可以看出“联合国”这个国际组织的邪恶程度之冰山一角了。
   
   《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80岁在瑞士病逝》(2018年8月18日 转载法广RFI)报道:

   
   安南基金会今日证实,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本周六在瑞士伯尔尼的一家医院当中因病去世,享年80岁,死时有他的妻儿陪伴。安南的死讯传出,国际社会进行哀悼。其中,科菲-安南的祖国加纳宣布举行为期一周的国家级哀悼。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安南冷静坚定的目光和他的战斗力量将永远不会被世界遗忘”。
   
   科菲-安南1938年出生于西非国家加纳,曾在1997年到2006年之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职位,是该职位的第七个担任者,也是第一位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联合国秘书长。2001年,安南与联合国组织一道,因“朝着更有秩序,更和平的世界而努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10年之间,安南的名字一直在国际外交界十分亮眼,但也和国际组织对于卢旺达,波黑,达尔富尔,索马里,伊拉克等问题的调停失败紧密联系在一起。卸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之后,科菲-安南曾成功阻止了肯尼亚2007年大选之后的血腥暴力事件,并在2012年以联合国特使的身份前往调停叙利亚战争,但是在两个月后因不满“联合国安理会的组织瘫痪不力”而终止了这一任务。
   
   谢选骏指出:2004年,安南宣布美国对伊拉客(伊拉克)的入侵和占领都是非法的,但在此期间媒体爆出安南的儿子利用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计划”贪污的丑闻。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假公济私的吸血鬼吗?
   
   科菲·阿塔·安南(英语:Kofi Atta Annan,1938年4月8日-2018年8月18日),加纳库马西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2001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生平
   科菲·安南是双胞胎之一,孪生的姐姐在1991年去世。
   1961年至1962年,安南在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学习。
   1962年,安南留在日内瓦为世界卫生组织工作,之后得到了晋升。
   1972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
   1993年安南当选为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加利的副秘书长。1997年1月1日开始了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第一个任期,是第一个出任此职位的黑人,2002年1月1日获得连任。他的连任在某种程度上出乎人们的意料。因为一般来说,秘书长一职每两任就会在各大洲的代表之间做变更。来自非洲埃及的加利从1992年便当选,而来自非洲加纳的安南接替了他的工作,本来安南只会任职一届,但安南依然获得了安理会的推举。
   2001年12月10日,安南因协助创建全球基金会和联合国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以表扬他们为“一个更有组织和更和平的世界”而作出的努力。该基金会以专门为防治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为成立宗旨。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安南呼吁英美两国不要在没有联合国的同意下出兵。2004年,安南宣布美国对伊的入侵和占领都是非法的,但在此期间媒体爆出安南的儿子利用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计划”贪污的丑闻。
   安南支持派驻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往苏丹,他也著手推动一些关于女性权利的工作。于2006年12月31日任满退休,之前的同年9月,安南发表离职宣言,当中提到当今世界两项最值得关注的问题是非洲的暴力屠杀和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的种族冲突。
   2012年2月23日,他出任联合国与阿盟联合特使,到叙利亚等国展开斡旋行动,以解决叙利亚危机,并提出了安南六点和平计划。2012年8月31日任期结束。
   2018年8月18日,安南于瑞士联邦首都伯恩逝世,享寿80岁。
   
   个人生活
   1965年,他与尼日利亚女性Titi Alakija结婚,两人育有一个女儿Ama和一个儿子Kojo。1970年代后期,两人离婚。1981年,他与在联合国工作的律师Nane Lagergren相恋[7]。1984年两人结婚。安南通晓英语、法语及非洲多种语言。
   
   谢选骏指出:加纳是一个极其贫困的黑非洲国家,其人均GDP美元计算,2017年只有1641,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不到美国的三十分之一,接近瑞士的五十分之一——就是这么一个穷极的黑非国家,其国民安南竟然可以到比祖国富裕五十倍的瑞士生活,还可能准备全家都死在瑞士。这样看来,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的的确确是个吸血鬼。其任内不知聚敛搜刮了多少财富,可以供其家族长期挥霍。
   
   附录
   
   加纳(英语:Ghana i/?ɡɑ?n?/)是非洲西部的国家,首都阿克拉。加纳西邻科特迪瓦,北靠布吉纳法索,东边是多哥,南边为几内亚湾。
   
   国家名称
   英语正式名称为“Republic of Ghana”,简称“Ghana”。
   汉语名称方面,中华民国称为“迦納共和國”, 简称“迦納”;中华人民共和国称为“加纳共和国”,简称“加纳”;香港、澳门、马、新与中国大陆相同。
   
   历史
   3—4世纪起,为迦纳帝国的一部分;13世纪,阿肯人、莫西人等先后在南北各地建立王国;1471年葡萄牙殖民者侵入,掠夺黄金;沿岸被称为“黄金海岸”。1595年荷兰、英国等纷纷侵入,贩卖奴隶。1844年沿岸被英国占领,1901年全境沦为英国殖民地,名为“英属黄金海岸”。
   加纳于1957年3月6日宣告独立,由原英国殖民地“黄金海岸”和“英属多哥”合并建国,成为非洲英属殖民地中首个独立的国家。它的首任总统恩克鲁玛是泛非主义主要倡导者之一,曾经备受毛泽东推崇,对推动泛非独立和整合起过历史作用。
   加纳独立后,经历过多次政变。1981年宪法撤销,而且禁止组成政党。1992年新立宪法,再次准许多党制。不少部族依然生活在“无国家社会”状态。另一些加纳人的效忠对象,是一个已经失去实质权力的阿散蒂土王(称为“赫内”,Asantehene),相信世上只有“阿散蒂民族主义”,而没有“加纳民族主义”。
   阿散蒂位于加纳中南部,原为西非大国,首都位于库马西,曾为西方白人提供黑人奴隶。后来被英国纳为殖民地,逐步北上征服阿散蒂,形成今日加纳的雏形。英国人的行动激起阿散蒂人激烈反抗,阿散蒂土王亦于1902年被逐,但加纳一带变得更难管治,英国人于是在1924年恭迎土王回国,1938年举行“阿散蒂复国仪式”,恢复“阿散蒂酋长会议”的间接管治。
   当加纳在二次大战后独立期间,英国多次要求阿散蒂另搞独立,并不成功,但阿散蒂土王至今在加纳具有崇高地位。阿散蒂王位一脉单传到今。现任土王奥通富沃·纳纳·奥塞·图图二世在1999年继位,拥有美国博士学位,被称为“现代所罗门王”。
   
   地理
   沿海与沃尔塔河沿岸为平原、盆地,海滨多沙洲、潟湖;西南部和北部为高原,东南部和中部有山地,海拔600~700米。
   加纳离赤道很近,拥有典型的热带气候。大部属热带草原气候,年降水量800~1200毫米;西南部属热带雨林气候,年降水量1200~2200毫米。南部有两个雨季,5月-6月,和8月-9月。在北部,这两个雨季连成一个。1月-2月时会刮很干的东北风。
   加纳东南部的沃尔特水库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湖,从Yapei城到Akosombo大坝,长达520公里。这个湖现在主要用来发电和内陆水运,也可以用于灌溉和渔业。
   
   政治
   加纳是英联邦成员国之一。它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是选举的总统,拥有行政权。议会只有一院,由二个主要党组成:新爱国党和全国民主大会党。
   
   经济
   加纳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他的人均产出是西非更贫穷国家的2倍。尽管如此,加纳仍然有些依赖于贸易和国际援助,以及海外加纳人对本国的投资。大约有28%的加纳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日收入仅为1.25美元。而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加纳在过去45年里人均收入仅仅增加了1倍。
   加纳在殖民时代以他们出产的黄金而闻名,而现在它仍然是世界主要黄金生产国之一(非洲第二大产金国)。其他的出口产品包括可可、木材、电力、钻石、矾土和锰,它们是该国外汇的主要来源。在2007年一个据报告称储量接近30亿桶(480000立方千米)的轻质油油田在该国被发现。石油开采正在进行中,石油的储量也在继续增加。
   Akosombo大坝,1965年建于沃塔河之上,为加纳及其邻国提供水力发电。
   加纳政府出口的主要农产品是像腰果、可可、豌豆和落花生一类的坚果,以及色水银这样的引申产品和黄金。出口活动由加纳国家农业出口管理局管制,该部门由Antoinette Efua-Addo领导。加纳政府建立这个农业出口机构是为了使非法的黄金、色水银以及可可交易最小化,并且已经促进了经济的增长。
   2008年加纳的劳动力总计有1150万人。经济仍然主要依靠农业,其产值占GDP得37.3%却提供了占劳动力总数56%的就业岗位,农业人口主要以小块土地拥有者为主。制造业在加纳经济中只占很小一部分,2007年其产值只占总GDP的7.9%。
   过去军事政府效率低下的经济政策以及未兑现的保持区域和平的承诺使加纳继续出现通货膨胀,财政赤字,加纳塞地的贬值,以及人们日益加深的对财政紧缩政策的不满。尽管如此,加纳仍然算是全非洲经济结构比较合理的国家之一。
   2007年7月,加纳银行开始着手实施重新划定货币面额的试运行阶段,从塞地转变为新的货币:加纳塞地。兑换率为1加纳塞地可兑换原来的1万塞地。加纳银行使用强力媒介去教育民众关于重新划定货币面额的益处。
   新加纳塞地相对稳定。2008年与美元的汇率基本维持在1.1:1。增值税在加纳是作为消费税来收取的。税收制度在1998年刚建立时还是单一汇率,而到2007年9月时已经实行多种汇率制了。
   在1998年,税率是10%,而到2000年时上调到了12.5%。然而随着2007年第734号法案的通过,3%的增值统一税计划开始在零售和配送行业实施。这就允许零售商的在出售第546号法案下的应征税商品时,可以收取3%的边际成本费,在增值税服务项目上也可以按3%的比例报税。这项措施旨在简化税务系统和加强税务系统的灵活性。
   加纳还是一个农业国,全国有60%的农民人口,出产40%的国民生产总值。
   加纳还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电子产品回收国家,其回收污染之大为一般国家的三倍。
   加纳目前的黄金开采量超过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5倍。
   
   谢选骏指出:加纳产出了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这样一个吸血鬼,其国家的未来是无法光明的了。同时,也可以看出“联合国”这个国际组织的邪恶程度之冰山一角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