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谢选骏文集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新疆维族人指控中国强制安置孩童》(2018年9月21日 转载德国之声)报道:
   
   面对国际关切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人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郭声琨近日在新疆调查研究时强调,要进一步增强各族“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联合国与欧美国家对中国维族穆斯林人权遭侵害发出警告,希望中国关闭“再教育营”。目前为止尚未有穆斯林国家站出来替维族人发声。
   
   根据美联社报导,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子女被安置在新疆西部的数十家国营孤儿院。维族人指控北京系统性地将新疆穆斯林孩童隔绝于原生家庭和文化之外,担心孩子会逐渐丧失文化认同。
   
   美联社在伊斯坦布尔古尔邦节(Eid al-Adha)期间,采访了十几个维族家庭。新疆穆斯林本因在这个节日与家人团圆,享用传统菜肴,如自制面条、新鲜羊肉和香脆的南瓜面包。但逃离中国的维族人说,他们许多人为了避免被关进“再教育营”而逃出中国,却发现孩子被北京当局带走安置。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维族人进入中国“再教育营”时经历被铐在铁椅上24小时等酷刑。
   
   中国政府:民族团结一家亲
   
   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郭声琨17日至20日在新疆进行调查研究。他强调要“进一步增强各族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报导中提到,被国际社会点名迫害维族人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也协同调查。
   
   郭声琨在“维稳指挥部”,通过影音察看大巴扎、景区治安情况,也到喀什、和田法院、监狱、街头便民警务站和乡综治中心考察。报导强调郭声琨深入少数民族家庭了解情况,要深入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和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
   
   《华尔街日报》报导新疆关押维吾尔族人的“再教育营”规模不断扩大。但有消息指出,在国际聚焦下,中国可能把在押的维族人分流送至其他各地。
   
   美联社采访案例
   
   因为担心中国报复还在新疆的亲属,人们接受采访时使用化名或匿名。
   
   1.失去妻儿的外科医生阿齐兹
   
   37岁的阿齐兹说,他本来在南新疆和田市经营医疗诊所。有一天,他准备出门购车时,接到当地警察局的电话,命令他立刻向当局报到。阿齐兹有超过一半的的邻居都被送进再教育营或监狱。他不想落得他们同样的下场。所以挂断电话后,就直奔机场。因为担心波及他人,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妻子都没有讲。像许多近年逃离中国的维族人一样,阿齐兹认为,只要等待政治局势平静下来就没事。不过一年多过去,他还在等待。阿齐兹谈到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其中包括名叫易卜拉欣的4岁儿子。“在我失去他们之前,我没有意识到他们就是我的一切。”
   
   2.儿子被当局挟持的努尔梅特和梅木特
   
   这对夫妻原本在新疆北部城市克拉玛依经营餐馆。全家包含他们的5个孩子在2015年搬到伊斯坦布尔。2016年初,当时16岁的儿子克尔班(Pakzat Qurban)搭机飞往新疆,打算探望他生病的祖父,却在乌鲁木齐机场被捕。
   
   克尔班是这个家庭的骄傲。他既聪明又爱运动,曾在家乡参加过书法和拳击比赛,得到相当好的成绩。努尔梅特说,克尔班落入当局手中两个月后,,一个自称是克拉玛依警察的人在努尔梅特的通讯软体上把他加为联络人。近三年来,这名男子偶尔向他们发送克尔班的照片和讯息更新,并承诺,如果这对夫妇协助监视土耳其的维族人,他们就会继续分享消息。
   
   努尔梅特说,这名男子在今年古尔邦节前发了一条怪异讯息说:“我最近和你的儿子说过话。他经常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的喜悦和痛苦。我现在是你儿子最爱和最信任的人。他说你们应该要配合。”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一名曾被关押维族女子说,在教育中心里每天都要被洗脑,说维族很落后,发展全靠中国人,得要高声朗读教条并唱爱国歌曲。
   
   3.见不到的儿子的商人阿迪尔
   
   2014年,阿迪尔当时9岁的儿子不得不报名参加寄宿学校,并且只能在周末回家。阿迪尔说,维吾尔族儿童被规定只能就读新建的寄宿学校。没有将孩子送去就读的父母将因违法受到惩罚。
   
   此后,他和妻子被送往“再教育营”。过程中,他们曾前往学校,在下课时探望儿子。阿迪尔当时很紧张,因为学校在窗户装上铁条,让他觉得儿子好像被放进动物园。他走出校园时得到保全同意问儿子说:“学校怎麽样?你吃得好吗?”他觉得儿子看起来很虚弱。接着他问是否可以去教室看看。他的儿子说不行,学校不允许。
   
   4.妻儿被拘捕的伊德里斯
   
   伊德里斯的妻子沙利想要和小儿子从伊斯坦布尔回到新疆,去探望她病危的母亲。一开始,伊德里斯恳求她不要去 ,因为他听说有维族人因出国而被拘留。但是沙利已下定决心,因为之前父亲过世时她不在场。看着视讯里生病的母亲,她泪流满面。沙利认为自己不会成为镇压的目标。她告诉伊德里斯:“我们既养孩子,也去上班! 况且我们不反对中国共产党!”
   
   沙利最终还是在乌鲁木齐机场降落时被拘留,并被带到家乡克拉玛依。虽然她在几天后就被释放,但警察紧紧跟着她。之后她告诉伊德里斯不会回到伊斯坦布尔,因为她“没时间”。一个月后,她失踪了。伊德里斯说,他后来得知妻子和儿子一起被送进了监狱。他表示,“我的大脑无法处理这种残酷的事。他们到底在做什麽?”
   
   许多维族人因为担心遭到迫害逃往邻国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图为土耳其爱国份子焚烧中国国旗以抗议对维族人的迫害。
   
   5.被迫离开孩子的梅里佩
   
   29岁的梅里佩来自新疆和田市。她在学校学习护理时成绩优异,毕业后就考到执照,并在一家私立医院工作。婚后她决定要全心扶养孩子长大,让她的孩子成为有用的人。每天带儿子去学校时,她都趁机指导他如何做好事并善待家人。在家里,她会陪孩子阅读有关穆斯林成功人士的书籍。她说:“和他们(家人)一起度过的每一分钟。我都清楚记得。”为了今年的古尔邦节,梅里佩买给她最小的儿子一件新的牛仔裤、条纹背心、绿色和银色领结。
   
   但是一岁的阿布杜威利(Abduweli)是梅里佩在土耳其唯一的孩子。他从未见过四个哥哥和姐姐。梅瑞佩认为,她离开中国后,孩子们被安置在中国的一个国营孤儿院。她说:“如果神让我有机会和孩子说话,我有好多话要跟他们讲。最重要的是,我很抱歉。”
   
   谢选骏指出:“强制安置孩童”,其实是“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的结果。这些殖民强盗把土人的孩子强行带走教育,造成了历史的创伤。那么英国的脑袋怎能发明如此“东方的措施”的呢?原来,这是奥斯曼土耳其发明出来对付基督徒的,这些豺狼从基督教的村庄里暴力征收儿童带走进行再教育,让他们的父母再也见不到这些孩子,把他们变成敌基督的战士,专门从事反对他们同胞的活动。这其实是一种驯化动物的古老手段。所以,穆斯林国家对于这些措施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意,倒是西方社会对此特别敏感和反感,他们甚至反对川普总统用来对付非法移民的家庭分离政策——指控政府强制安置移民孩童!这些指控者,甚至包括川普总统的家人!由此可见基督教的恩赐博爱,即使在非基督教的当代背景之下,还是得到了顽强的延续——这都是由耶稣基督的宝血促成的。即使利欲熏心的资本论的祖国英格兰,最后也不得不屈服于上帝之光。
   
   《美专家: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2018年9月22日 转载RFA)报道:
   
   美国一家知名外交事务杂志最近刊登文章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文化灭绝的政策,而它把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监禁在再教育营的做法和对他们日趋严密的监控,则已构成了反人类罪。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19日发表凯特.克罗宁.福曼的、标题为《中国在新疆采取文化灭绝政策—至少是现在》的文章说,今年夏季,从新疆一直不断地传出有关类似英国作家奥威尔描述的国家政权监控百姓一举一动的那种恐怖状况的消息。例如,一百万人被强迫关进再教育营里、情报官员进驻平民家庭、在每一个街角都设有检查站,以及每人的手机或其它电子仪器里都被强制安装间谍软件等。而这些警察国家似的措施所针对的目标是穆斯林维吾尔民族。
   
   中国政府否认它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进行大规模拘留,并说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只是为穆斯林人提供职业培训的设施,而这些培训旨在遏制极端主义思潮的蔓延和使穆斯林人具有更好的就业机会等。
   
   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
   
   《外交政策》的文章表示,据外界迄今所知道的情况,中国政府目前没有对维吾尔人进行大屠杀,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的压制措施不具暴力性。
   
   文章说,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不愿使用致命的暴力。中国当局日益把伊斯兰教当作传染性疾病似的看待,其信徒必须被隔离起来。为此,它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近来也在以令人警觉的程度加强。仅2018年开始以来,新疆“再教育”营的数目就已增加了一倍。被关进这些营里的时间长达好几个月。
   
   一些维吾尔人指控,中国政府正在对他们进行文化灭绝。文化灭绝是通过强制性地将一个民族的少年儿童与其家庭隔离、限制他们使用民族语言、禁止他们的民族文化活动、或拆毁他们的学校、宗教机构和纪念场所和设施等。与针对肉体的灭绝不同的是,文化灭绝不一定带有暴力成分。
   
   维吾尔人活动人士指出,强迫拆散他们的家庭、把他们的学者和其他领导者监禁在再教育营里,学校里禁止使用维吾尔语教科、拆毁清真寺等、限制维吾尔人的穿戴和其它习俗,以及禁止他们为孩子取穆斯林名字等,都是中国政府试图灭绝他们文化和认同的证据。
   
   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还透露,他们在新疆的亲戚不再接他们打去的电话。他们不知道亲戚们是为了避免引起当局的怀疑而不接电话,还是因为他们被关进了“再教育”营里?
   
   《外交政策》的文章说,无论如何,中国当局正在对维吾尔人犯下反人类罪,尤其是当一个政权针对一个民族的平民百姓进行广泛而系统的任意监禁和迫害时,这可被定性为是反人类罪。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有关报告说,曾被关在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透露,在这些设施里,被监禁的人还被施予酷刑。该组织指出,如果大规模地、系统性地实施酷刑的话,那也属于反人类罪行。
   
   谢选骏指出:按照英国和欧洲各国的“先行者”的经验,“反人类罪行”大约是一个社会进入现代文明的必不可少的一个程序。这都是由于人类的原罪造成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