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谢选骏文集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谢选骏: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中国智囊论坛“妄议中央”更“呼吁常识”》(2018-09-22 法广网)报道: 
   
   日前,中国50人论坛在北京举行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论坛成立二十周年研讨会。这是最受中共高层关注的民间会议,“产官学”三界老大及顶级经济学家云集,被国内外公认为中国高层经济决策智囊的与会者们 言辞犀利,极为少见,直面中国当下的经济问题,对政策制定者的批评指名道姓,借用网络自媒体一位作者的话说 可谓上演了一场经济版的“华山论剑”。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现身活动现场
   与会者表示“消灭私有制是一种不和谐音”,“民营企业的财产权不可侵犯”,“中国宏观税负可能使中国经济走向崩溃边缘”……
   
   此次会上的发言部分流出后,很多网友直呼全是“妄议”中央。但仔细梳理各方发言内容就不难发现,会议并未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向提出前瞻性的研判,更多地是在审视反思,重申市场经济几十年来对中国经济的深刻塑造,呼吁政府减政,减权,减税,减少干预, 淡化国企、民企以及外企的所有制分类,在法律上一视同仁,政策上平等对待。让司法独立,权力接受人民的监督,把资源交由市场配置。
   
   一位网友在发帖中这样写道:“一边强调国企是党执政的经济基础,一边又说市场配置资源,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坚持和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怎么会有真正市场配置资源的结果呢?如果真正让市场配置资源,岂不是动摇了党的执政根基,又怎么能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呢?现在是一边打右灯,安抚市场,一边向左走,讨好国企派,两边讨好,两边通吃。因此这个悖论无解。”
   一篇题为《洗洗睡了》的网文在总结了各方发言要点后写道:“他们说的,都是这四十年来改革开放形成的常识啊,现在已经到了呼吁常识的地步,而且到了大家都惊叹,现在这些体面人这么说话,是不是不想混了的地步!?这说明啥?说明统计部门的数据,其实也没必要看了”。
   一篇题为《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幼稚园教学研讨会》的网文这样写道:“比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坐标,这种讨论处在什么阶段?比照西方,1930年代凯恩斯的水平?非也。18世纪斯密的水平?非也。我们还在围绕国王能不能随意征税和没收财产而展开争论。毫无疑问,我们处于13世纪英国无地王约翰签署大宪章之前的水平。比照中国,我们在历史上处于什么发展阶段?中国自秦朝起,就已经事皆决于法,实行了土地私有制,就已经有了系统的法律保护产权。”
   一篇题为《五十人经济论坛存在一个大问题》的帖文这样写道:“五十人经济论坛存在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只在短期经济分析中转圈圈,而不敢涉足真正解决体制性缺陷的长期经济分析。
   短期分析方法原本只适用于自然科学家对部分自然现象的分析,在西方发达国家,在人类社会领域,最渴望向科学靠拢的经济学,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现象,也采用了这种假设一些因素不变的短期分析方法。虽然不同的西方经济学流派假设了不同的不变因素,但是他们也假设了共同的不变因素,那就是民主法治政治体系。各种以短期经济分析为基础的政策建议,都是供民主法治政治系统中的民选政府 相机抉择时使用的。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经济学家引进西方经济学时,完全没有对分析方法的指导性认识,更没有意识短期经济分析的各种假设前提,尤其没有意识到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中国日益落后的政治体系不可能被假设为不变战略要素,中国根本不适合采用短期分析方法。中国需要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全部纳入共变考量的长期经济分析方法。将政治因素剔除在外的短期经济分析方法与顽固维护落后政治体制的利益集团不谋而合,导致经济分析结果在实际操作中演化为政治掠夺的外衣,更导致经济全面的畸形化发展,并且没有有效的政治纠偏机制。中国出现了当代世界罕见的经济越发展民怨越沸腾的国家治理现象。
   当然了,中国经济学家回避长期经济分析也区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有些对方法论缺少研究的经济学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运用短期分析方法。
   另一种情况是,有些经济学家迫于压力不敢涉足长期经济分析方法。”
   发帖作者朱奇最后的结语是:“说话就说真话,不敢就不说话。一个有科学精神的经济学家,与其用短期经济分析转移和积累矛盾,误导民众,不如自我禁言。“改开”四十年的实践表明,中国经济学只是非民主法治的政治系统的华丽外衣。”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中国在很多地方还比不上汉唐——毛泽东自吹效法秦始皇,其实则对外丧权辱国,对内取消私有制,比秦始皇的孙子都不如,因为秦始皇的子孙都灭绝了,至少不会祸国殃民了。至于现在的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逐渐回归祖辈的文明,脱离现代的野蛮。
(2018/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