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谢选骏文集
·8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特朗普向西班牙提议:在撒哈拉沙漠筑墙挡难民》(2018年9月22日 转载综合新闻)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推动加建美墨围墙,阻挡来自墨西哥的难民,没想到他更有意把这个主意输出国外。

   
   西班牙外交大臣巴内尔(Josep Borreal)近日向媒体披露,他今年访问美国白宫时,特朗普曾向西班牙提供建议——在撒哈拉沙漠修筑一道围墙,以阻挡从非洲涌入西班牙的难民。
   
   这个消息是西班牙外交大臣巴内尔(Josep Borreal)透露给媒体的,他说听到这个建议时,曾向特朗普表示建墙的方案不太可行,毕竟撒哈拉沙漠的边境长约4,800公里。
   
   不过特朗普回应称「还没有我们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线长呢。」但事实上,美墨之间的边境线长约3,218公里,并没有撒哈拉沙漠的边境长。
   
   西班牙外交部回应,巴内尔确实向外界透露了这一消息,但发言人不会再对此番言论做出任何评论。
   
   西班牙移民危机严重移民人数是去年3 倍
   
   自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以来,特朗普就一直推动在美墨边境加建围墙来阻挡墨西哥难民进入美国。
   
   西班牙同样面临着严重的难民危机,据英国《卫报》的数据,年初至今已有大约3.36万难民乘船涌入西班牙,是2017年的3倍;由此,西班牙取代了意大利和希腊成为地中海地区最主要的难民目的地。
   
   两块「飞地」 成撒哈拉沙漠上的跳板
   
   西班牙在撒哈拉沙漠里确实有两块飞地休达(Ceuta)和梅里利亚(Melilla),两地均是非洲移民涌入欧洲大陆的跳板。7月26日,有800名非洲移民徒手翻过6米高的边境墙,试图从摩洛哥进入休达,还与当地西班牙国民卫队产生冲突。
   
   对于特朗普的建议,《卫报》分析称,在撒哈拉地区建墙要比美墨边境复杂很多,因为除了在两块飞地修墙之外,这墙的其余部分还需要建筑在外国领土之上。
   
   谢选骏指出:我的“历史力学”证明,任何侵略都会导致“反侵略”也就是“反向的侵略”——西班牙今天的难民灾难,正是他历史上对非洲发动侵略战争的后果和反作用力所致。正如美国今天的难民灾难,其实是十九世纪美墨战争的后果和反作用力。愚蠢的西班牙人,只有武功,没有文治,无法理解我的历史力学,否则,它们就会乖乖交出非洲的飞地给非洲人自己去折腾,免得自己的本土遭到池鱼之殃了。当然,这个办法对美国是没用的。因为美国拿到的不是两块飞地,所以无法把加利福尼亚州、新墨西哥州、德克萨斯州放弃不要。解决墨西哥难民问题,需要创造性的智慧,而非筑墙这样的老套。
   
   附录:美墨战争
   
   美墨战争(墨西哥-美利坚战争,Mexican-American War),是美国与墨西哥在1846年至1848年爆发的一场关于领土控制权的战争。
   1846年5月18日,泰勒率美军南下占领马塔莫斯,5月23日墨西哥向美国宣战。9月攻占蒙特雷,11月占领萨尔蒂约。同年6月卡尼率美军1700人西进,夺取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1847年2月,泰勒部在布埃纳维斯塔击溃墨西哥总统圣安纳率领的墨军1.4万人。3月,美军在总司令斯克特率1万美军在墨西哥湾韦拉克鲁斯登陆,29日,美军攻占韦拉克鲁斯。4月18日,美军击溃总统圣安纳主力和参谋部,5月5日,美军占领普埃布拉,逼近墨西哥城,8月美援军赶到,美军在康特列拉斯再次击败墨军。双方进行和谈,9月7日谈判破裂。9月8日,美军向墨西哥城发动进攻,被击退,12日,美军占领城外高地,炮轰城墙。14日美军攻入墨西哥城,16日控制全城实行军事管制。10月,墨西哥总统被免职。1847年11月11日,安约当选墨西哥临时总统。1848年1月双方开始和谈。2月2日双方签定和约,墨西哥割让德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1848年6月12日,美军撤出墨西哥城,战争结束。
   美国通过这场战争,夺取了墨西哥2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跃成为地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大国;美国从此获得在美洲的主宰地位。但美国也付出了一点代价:死亡13283人(伤病而死者11550人),伤4102人,耗资9750万美元。墨西哥丧失了大半国土,元气大伤。
   19世纪40年代的美国,素有“暴风雨的四十年代”之称。1846年至1848年美墨战争进行之际,在美国国内弥漫正着一股扩张主义思潮,称之为“天定命运论”。这一思想主要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含义:一为美利坚合众国建立的必然性。它认为“在北美大陆范围内建立一个自由、联合、自治的共和国——这就是天定命运,它是基于各州的共和主义。”二为美国领土扩张的合法性。它是来自上帝的旨意,“上帝早就作了决定,西半球是美国人的,即从大西洋到太平洋,或许从北极到南极。”三为传播民主制度的神圣性。“民主制度是如此尽善尽美,以致不会受到任何国界的限制。扩张时上天安排的启发邻近国家遭到暴君同时的人民大众的一种手段,它不是帝国主义,而是强行的拯救”。“天定命运”论是美国国内扩张主义思想进一步传承和发展的产物。这一思潮的泛滥符合了美国统治阶级的扩张要求,也成为他们为自己的野蛮侵略行径进行辩护的理论依据。1846年至1848年的美墨战争就是在这一思潮倡导下进行的。富兰克林本人一生致力于美国的独立事业,是正在觉醒的美利坚民族的卓越代表;另一方面,他也积极主张建立一个包括加拿大、佛罗里达、西印度群岛、甚至爱尔兰在内的美利坚帝国,因此又成为一名帝国的设计者。早在1751年,富兰克林就预言殖民地人口每20年会翻一番,在一个世纪内将挤满大西洋沿岸地区,“需要不断地获取新的土地来开辟生存空间”。富兰克林的扩张思想,影响了殖民地整整一代政治思想家。
   美国独立后,这种扩张主义思想开始与领土扩张紧密联系起来。杰斐逊坦白:“我常把古巴看作是最好的能够纳入我们各邦组织中的添加物”。“控制了该岛和佛罗里达尖端将使我们掌握墨西哥湾和它四周的国家和地峡以及所有河流注入其中的国家”。而在众多的鼓吹扩张的人中,最为卖力的一个是约翰·亚当斯。早在1787年,他就公开宣称,美国“命中注定”要“扩张到全球的四分之一的北部(北美洲)”。1811年时他又说:“上帝似乎已经预定整个北美大陆要由一个国家的国民定居,他们说同一种语言,信奉同样的宗教和政治原则,习惯于相同的社会习俗”。1823年4月28日,亚当斯在致驻西班牙公使休·纳尔森的信中说:“自从我们成了独立的人民,北美大陆应成为我们的财产这一点,就正如密西西比河必然流入大洋一样,是不言而喻的自然规律”。
   1845年7月,奥沙利文在《民主评论》发表《兼并》一文,明确提出了“天定命运”理论。在文中他声称:“我们的天定命运,是拓展到上帝为我们年年增值的几百万人的自由发展所指定的整个大陆”,“上帝显然的意志是要我们占居这个大陆”。奥沙利文还在1845年12月27日《纽约晨报》上提出了“天定命运”和“不许动手”的口号,以警告英国不要插手干涉俄勒冈地区。他还讲到“上帝赋于我们在整个大陆发展的权利是天定命运”。1845年秋《纽约晨报》宣称“我们十分之六的人民愿意打一仗”。《纽约商业时报》刊登了“让我们走向战争”的醒目标题。1846年1月3日,美国众议员罗伯特·温思罗普在国会提出:“我们的天定命运的权利是扩展到整个大陆”。1846年3月16日,《新奥尔良商业报》还说:“现在除诉诸武力外,别无他途”。1846年5月15日,《纽约日报》编辑断言:“如果墨西哥人民一致要求加入联邦,则我们的边界会扩展到比格兰德河更远的地方”。1847年10月,《民主评论》杂志说:“人民占有领土是时代的伟大运动。只有北美大陆的每一英寸土地为美国公民所占有,才谈得上奠定未来帝国的基础。”1847年11月20日,《纽约日报》编辑莫尔斯·贝克还说:“墨西哥战争将导致两国的统一”。由此可见,“天定命运”这一扩张思潮的泛滥,为美国统治者发动战争进行了舆论准备并提供了理论依据,推动了美国对墨西哥的战争。
   
   美墨战争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墨西哥与得克萨斯共和国未解决的边境问题以及美国的扩张主义。美国以移民为先锋,向西部进行大量移民。1835年,人数达到3万,并远及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等墨西哥领土。美国移民与墨西哥政府不断发生纠纷。
   1835年,美国政府唆使原属墨西哥的得克萨斯奴隶主发动武装叛乱,墨西哥出兵镇压,在阿拉莫歼灭美军187人。美国出兵击败墨军,宣布得克萨斯“独立”,成立“得克萨斯共和国”。1836年,得克萨斯革命后新建立的得克萨斯共和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有争议。墨西哥不承认得克萨斯的独立,宣布要将得克萨斯重新并入其领土,并警告假如美国介入的话两国之间将爆发战争。得克萨斯维持其独立立场并强调格兰德河是其边境。英国试图调停这场争议但没有成功,因为墨西哥不肯承认得克萨斯独立。得克萨斯单方面宣布独立,且请求加入美国联邦。而美国碍于当时国内奴隶制问题,及避免与墨西哥交战,多次拒绝了得克萨斯加入美国的申请,后因问题的解决接受了得克萨斯的申请。5月23日墨西哥对美宣战。
   对墨西哥来说,得克萨斯加入美国首先是美国介入了墨西哥的内政,因为美国以此来支持一个反叛的省份。墨西哥多年以来一直在以战争威胁。英国始终试图防止墨西哥向比它更强大的美国宣战,但是1844年英国本身也与美国有一些严重的纠纷,两国之间爆发了一些小冲突后波尔克下令扎卡里·泰勒带兵进入得克萨斯。泰勒渡过纽埃西斯河,不顾墨西哥向他提出的撤军要求,一直进军到格兰德河畔并开始在那里修筑布朗堡。
   1845年,美国宣布,假如得克萨斯共和国愿意加入美国,美国将承认格兰德河为其边境。同年得克萨斯加入美国成为美国的第28个州。美国总统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认识到,假如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爆发战争的话,墨西哥无法防御其遥远的北部省份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而这正好符合美国民主党的“天定命运”的扩张理论,宣称“我们天定命运的权利,就是扩展到整个大陆”。与此相反的美国辉格党强烈反对美国的疆域扩张,和强烈反对对墨西哥作战。
   美国企图夺取加利福尼亚地区和太平洋出海口的野心由来以久。1835年,杰克逊总统曾试图以55万美元的代价购得旧金山港口及其以北地区。1845年11月,波尔克总统以墨西哥应归还美国30万美元债务为要挟,妄图取得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地区,墨西哥政府拒绝了美国的无理要求。1846年1月13日,波尔克命令泰勒越过努埃塞斯河,占领从不属于得克萨斯的格兰德河左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