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谢选骏文集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中国游客被瑞典酒店驱逐演变为外交事件 瑞典检方解释为何不通知大使馆》(2018年9月20日 BBC等)报道:
   
   三名中国游客近日到瑞典旅游,试图提前入住旅馆被拒,强行滞留遭店家报警,警方将三人强制驱离。随后此事件不断发酵。

   
   9月初,一名中国游客和父母在瑞典因入住问题与酒店发生纠纷。该游客指,酒店报警后赶到的瑞典警察态度粗暴,最终将他们扔在“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座坟场”,该事件经中国官媒报道后引发激烈讨论,成为近期中文社交媒体上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瑞典事件当事人之一曾先生的身份被中国自媒体起底,曾先生被指是天津上市公司天士力国际(尼日利亚)分公司总经理曾骥,而曾骥的父母是教育工作者。
   继9月14日针对在瑞典的中国公民发布安全提醒并向瑞典政府“提出严正交涉”后,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两次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强调中国游客“遭到了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外交部周一(9月17日)表态称,瑞典警方至今并未回应中国使馆有关见面沟通情况的要求,不符合外交惯例和国际通行做法,要求瑞方彻查该事件。
   此前负责审查该案的瑞典检察官马茨·耶里松(Mats Ericsson)对BBC中文表示,他已接到中国大使馆的报告,并且包含有游客自己的陈述,但是需要翻译。瑞典检方已将此视为对案件停止调查的投诉,将由更高级别的检察官在一个月内进行审查。
   但他同时指出,瑞典警察有权在必要时驱逐(必要时可采取一定武力)任何扰乱公共治安的人,包括将其在警察局拘留几个小时,或把人带到远离事发地的另一个地方。
   瑞典检察官回应BBC中文采访:检方审查的重点是什么
   瑞典检察官的职责是检查警察在处理中国游客纠纷时是否违法,比如他们的行为有没有大大超出《警察法》中的规定,在本案中即警察法第13条,或者使用了远远超过实际所需的暴力。这项检查是非常正式的,我们无权从好或不好的角度来判断警察的行为,我们不能判断在当时情况下有无其他更好选择,也不能向警方提出笼统的建议。瑞典警方和检方是我们体制中的两个独立机构,而我们并不在警察之上。
   《警察法》第13条规定,警察有权在必要时驱逐(必要时可采取一定武力)任何扰乱公共治安的人,包括将其在警察局拘留几个小时,或把人带到远离事发地的另一个地方。
   中国大使向我们报告了相同的事件,我们昨天(9月18日)收到了这份报告。在他的报告中有来自游客自己的声明,需要翻译。我们将根据这一请求,审查此前停止调查的决定,案件还将移交给更高级别的检察官做进一步审查,整个过程需要大约一个月。
   这些游客没有犯罪嫌疑(扰乱治安不是犯罪),也没有被逮捕,因此(收到大使请求)之前我们没有必要与中国大使馆联系。
   围绕这起消费纠纷细节的争议目前尚未有最终定论。但站位不同的评论和观点已日趋火爆,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中国官媒紧跟中国外交部的措辞,指责瑞典警方粗暴执法,瑞典相关酒店缺乏人文关怀。与此同时,中国社交媒体上出现了来自网民和公众的海量批评。前所未有地,中国网友纷纷留言和发帖,指责几位中国游客“一哭二闹三上吊”,“丢人”, “不文明”, 认为有故意占便宜和上演中国式“碰瓷”之嫌。
   有学者指出,中国使馆和官媒因一次游客纠纷密集发声且表态强硬,是国内“战狼式”宣传后,驻外机构不得不做的“政治正确”。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事件是中方不满近期达赖喇嘛访问瑞典而借题发挥。更有网民执着搜索还原此次事件舆论在网络上发展和发酵的脉络,质疑这是一场中国官媒设计的针对瑞典政府的”网络泄愤“。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出安全提醒后不到一天,一贯持强硬民族主义立场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于上周六(9月15日)率先报道称,中国游客曾先生和父母9月2日凌晨抵达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青年旅店,但由于预订的入住时间是当2日当天午间,当时已无空房,曾先生认为父母身体不好,便希望旅店能允许其在大堂过夜。
   《中国日报》周一报道了更多细节,文章称,旅店最初同意曾先生一家在大堂休息,但曾先生在外出寻找周围是否有酒店可以入住时,在路上遇到一位同样没有找到酒店的中国女留学生。由于室外气温较低,曾先生带她一起回到旅店取暖,前台服务人员随后命令他们立即离开。带人回酒店这一细节后来成为争议的焦点之一。
   曾先生对《环球时报》说,旅店不久后便叫来警察。警察将其父母强行从座位上拖出旅馆,他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父亲当场发病。他们随后被带上警车,警方威胁将其“送到森林和野兽一起”。近半小时后,三人被扔在“市区几十公里之外”的林地公墓(Skogskyrkog?rden)。
   然而,瑞典《晚报》(Aftonbladet)报道称,警方是将三人送到了“距离旅店7公里之外的林地公墓地铁站”。BBC中文记者查证,林地公墓距离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中央车站车程大约7公里,且附近的确有一个同名的地铁站。
   报道中国多年的瑞典自由记者尤伊·奥尔森(Jojje Olsson)对BBC中文表示,林地公墓是斯德哥尔摩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也被收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争议焦点
   事发后,瑞典驻华使馆官方微博评论区几乎被“攻陷”,很多中国网友指责,瑞典警方将老人丢在墓地旁非常不人道,甚至有“种族歧视”的因素。
   前媒体人王志安发文称,“对于一个已经付费订过客房的客人,你可以拒绝不合理的要求,但也应该尽量帮助他们克服现实中面临的困难,至少不该如此简单粗暴地处理”。
   然而,在《晚报》周六晚间公布一段疑似由目击者拍摄的视频后,舆论开始反转,一些网友质疑该男子缺乏规则意识、“强行碰瓷”。
   在新公布的视频中,疑似曾先生的男子先用英语大声喊道“这是在杀人,这就是瑞典警察!”,但当警察试图抓住他的手时,他用一种夸张的姿势缓慢趴倒,并放声大哭。他的母亲也在一旁大喊“救命”。
   “中国一家人跑去瑞典,为了省钱少定(订)一晚提前到达酒店,酒店按照规定不允许入住,这家人就开始了在国内的套路,一副你酒店必须把消费者当上帝,必须给我安排住宿,”一名微博网友说。
   瑞典检察官马茨·耶里松向BBC中文确认,根据瑞典《警察法》第13条规定,警方有权驱逐任何扰乱公众秩序的人,包括在警察局内拘留一段时间或将其带离到距事发地较远的地方。
   当被问及为何事发后瑞典警方与检方都并未主动与中国使馆联系,耶里松说,在此案中,中国游客并没有达到犯罪的程度,“他们没有被捕,因此我们不需要与中国大使馆联系”。
   中国律师王振宇对BBC中文表示,中国虽然没有瑞典那样的明文规定,让警察可以将闹事人员带离至另一个区域,但警方实际也是可以这样做的,比如强制驱离。
   当被问及外国人纠纷否需要通知大使馆,王振宇表示,每个国家的法律适用、管辖权等也都有不同定义。
   “就我了解,如果外国人在中国违法或者犯罪,也没有要求必须通知大使馆,除非两国或几国之间有条约或者司法合作类的约定,”他说。
   “战狼式外交”抬头?
   据中国媒体报道,事发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对此“深感震惊和愤慨”,中国外交部和大使馆已多次向瑞典政府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瑞典方面立即对此事件进行彻查,中国使馆还向赴瑞典旅游的中国公民发布安全提醒。
   很多网民注意到, 中国大使馆安全提醒的发布时间为周五(9月14日),而《环球时报》那篇引发众议的报道则于周六凌晨首发于其官网,标题为《中国游客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一家三口被扔坟场,外交部严正交涉!》
   随即,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周日和周一连续接受瑞典媒体《晚报》、《快报》(Expressen)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对瑞典记者表示,即使这3名中国游客的行为有不足或瑕疵之处,都不能构成瑞典警察这样粗暴对待他们的理由。“我们不是要尊重人权吗?我们不是要讲人权吗?”
   针对这起已经成为外交事件的旅游纠纷,政治学者乔木对BBC中文分析称,中国使馆和官媒积极介入的态度,表现出中国国力上升与民族主义情绪抬头,以及对电影《战狼2》的大规模宣传后,驻外机构在压力下的一种“政治正确”。
   “如前段时间日本台风,中国政府也是主动派车接被困游客,这已成为一种收获民意的方式。在中国这种体制下,一个非常小的个案也能上升到这种高度,”乔木说。
   借题发挥?
   瑞典是首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但自桂敏海事件以来,两国的关系出现裂缝。
   2015年10月,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瑞典籍书商桂敏海在泰国失踪,近两个月后,他出现在中国央视的荧幕上“认罪”。2018年初,出狱后的桂敏海在火车上再次被中国当局带走,瑞典政府随即召唤了中国大使。2月,中国官媒刊发了关于该事件的“真相调查”,文中指责瑞典当局出于政治目的“炒作”该案。
   此外,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上周三(9月12日)到访瑞典马尔默(Malm?)参加一场公开演说,瑞典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学者斯万特·卡尔森(Svante Karlsson)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当局对此次事件表现得非常敏感,或许与达赖喇嘛的访问有关。
   达赖访问翌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表谈话称,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官方人士同达赖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希望瑞典某些人能够“认清他的反华分裂本质,不要被他蒙蔽和利用”。
   乔木认为,中国每次对达赖所谓的“窜访”都非常关注,但直接抗议并未有太多实质效果,达赖外访还是经常出现。中国或借此事件“小题大做”,以对瑞方表达不满。
   “就像以前挪威因为颁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对他们的三文鱼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查。只不过那个是经济压力,这次是舆论压力,”乔木说。
   但谈及中瑞两国未来前景,斯万特·卡尔森表示乐观。他认为,中瑞两国关系虽然暂时遇到问题,但不会是一个长期过程。“因为相比之下,中国对于瑞典更加重要。”
   
   谢选骏指出:人歧视人、人压迫人,是正常的,相反,企图消除歧视与压迫的努力,例如共产主义,带来的却是更大的歧视和压迫。这是因为,人就是要通过歧视别人,才能获得更大的心理满足。不仅欧洲人要歧视亚洲人,欧洲人彼此也要互相歧视,甚至互相虐待和杀戮,二战中的事例比比皆是。你想要瑞典人不歧视别人,就像要北欧海盗不抢劫别人,那是不可能的。瑞典警察又不是机器人,他有了机会而不整人,就会手心痒痒,这就是基本人性或曰人的罪性,文革中的事例比比皆是。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